Linux
亡灵传说之巫妖 第三卷神魔的黄昏与亡灵的黎明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子(4)+后记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尽管你被称为智慧之神,”幽银之火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宝剑:“但你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聪明,至少,在实现你梦寐以求的目的这件事情上,你犯了一个极为愚蠢的错误——你让自己越绑越牢。现在,该是挣脱这一切的时候了,你也许会跳出去,但也有可能就此毁灭,只需要你自己来做出选择。”巫妖猛地挥动宝剑,向卡伦劈去,与此同时,他解开了后者身上的束缚。

    幽银之火的宝剑的速度并不快,但重新获得自由与力量的卡伦并没有躲避或者招架,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向自己头顶落下的宝剑,一抹了然一切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

    宝剑毫无阻碍地从卡伦的头顶落下,穿过他的身体,从他的胸前被巫妖抽出。几乎在同一时刻,卡伦的身体开始分解,无数闪烁着明亮光芒的微粒从他的身体上飞出,飘散在星空之中,几秒钟之后,远古智慧之神终于完全从这个宇宙中消失。

    终于完成了最终使命的幽银之火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在星球解体形成的无数光点中,巫妖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的到来。

    一道光芒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从幽银之火的体内射出,巫妖身体和灵魂中蕴含着的巨大能量沿着这光芒源源不断地传出,随即归于周围的空间。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幽银之火对着面前的虚空缓缓说道:“在我的家乡,这种行为有一个称呼:过河拆桥。”

    “但你还是料错了一件事,”巫妖体内射出的光芒突然消失了,“我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你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掌握着一切。”

    一个无形的力场在幽银之火周围形成,为他抵御着来自周围宇宙空间的无尽攻击,但显然,在来自宇宙的压力下,这个力场并不能支撑很久,不到半秒钟,一道道裂痕已经出现在了力场之上。

    但这已经为巫妖赢得了足够的时间,在力场崩溃之前,他完成了自己的咒语,两个比太阳还要明亮的光团骤然出现在距离他不到百公里的星空之中。

    “看到他们了吗?”巫妖一面极力维持着力场的稳定,一面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说道:“在你毁灭我的同时,他们也会爆炸,注意到他们的位置了吗?那是整个星界最薄弱的地方,他们身上那不属于这个宇宙的力量一旦被释放出来,整个星界将会被重创甚至摧毁,在整个宇宙陷入动荡的现在,作为宇宙的中枢,星界的任何损坏都可能对你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

    幽银之火周围的巨大压力突然减轻了许多,但并没有完全消失,在这压力的束缚下,巫妖就像处于深海之中一样,随时会被压得粉身碎骨。

    “就像我说的,”趁着这个难得的喘息之机,幽银之火急忙说道:“你并非掌控一切。作为一个早产的宇宙,在你从母体脱离出来的同时,便注定了你的先天不足,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会求助于与你同源的兄弟,而我也不会被我所在的宇宙派到这里,为的只是帮助你将本来已经孕育却难以分娩出来的胚胎顺利产出。”

    巫妖的话使得他周围的压力再次加大,但随着幽银之火的一个意念,不远处的两个光团的亮度骤然增加,随即,来自周围的压力又一次减轻。

    “他们随时会爆炸。”针对对方的行为,幽银之火警告道:“假如我再受到攻击,我会毫不犹豫地引爆他们,到那时,你即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受到重伤,甚至因此而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的宇宙。”

    这番威胁显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周围的压力再度减轻了一些,至少,幽银之火已经能够维持身边力场的稳定。

    “我不知道你的母体怎么会孕育出像你这样的早产儿,”巫妖继续说道:“但显然,这让你的身体有着很多的缺陷。”

    “首先,你对于身体的防御远远比不上你的同胞们,甚至在外来事物侵入体内的时候,你依然对此毫无所觉。其次,对于自己体内原有的事物,包括像我这样的被你重点关注的对象,你都无法做到完全掌握,对于你的感知能力来说,你的体积和太过庞大,而身体内的事物又太过繁多,任何细微的疏忽都足以令你错过许多事情。第三,你犯了一个大错误:你忘记了我并非属于这里,通过时间之河对我做出的任何推测都并非一定会实现,同样,你根据这些推测所做出的安排也是如此。正是因为这三点,当我遇到一些和我一样不属于这里的存在,并且将他们的力量注入我的手下体内时,我只是略施小计,就让你对此变得毫不知情。”

    幽银之火的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试图将我改造为适合这里的规则的生物,却又害怕因此而影响到我完成使命,所以,你在我的灵魂和身体之内依然保存了一些原来世界的种子。但正是这些种子,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已经长成了巨树——除了那些用于迷惑你的之外,我所有的能量,此刻都已经变成了和我本来同样的性质,这让你通过剥夺所有能量而使我毁灭的希望落了空。”

    “总之,在过河拆桥这件事情上,你已经完全失败了。感谢我的同胞,伟大的魔法之父,他在穿越的过程中窥见了许多这个宇宙的秘密,并且瞒过你将这些秘密传给了我,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过我,要么在毁灭我的同时让自己重伤。”

    巫妖已经掌握了这场较量的主动,他相信,作为一个永恒的存在,宇宙绝对不会让自己置于任何危险之中的:海特和他的那个女朋友体内存在的能量并不属于这个宇宙,尽管被他很好地进行了压缩,并且在外面设置了绝佳的伪装,但幽银之火相信,宇宙能够轻而易举地感觉到这些能量的性质,毫无疑问,这些数量庞大而又不受控制的,位于星界节点的能量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它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些能量爆炸的后果。

    事实上,早在感觉到恰洛尔存在的第一时间,幽银之火便已经察觉到了前者与这个宇宙中其他生物的不同,而在进一步的观察之后,他终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个生物并不属于现在所在的宇宙,但它可以自由把这个宇宙的能量转化为己身的力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个为自己将来可能遇到的危机而制定的计划渐渐在巫妖脑海里形成,在海特和那个女孩夺取了恰洛尔的全部力量,并且被他施加了某种特定的法术之后,两个足以威胁到宇宙安危的存在出现了。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由于这个宇宙的反应的迟钝,尽管巫妖施加的法术的力量来源于其本身,但要想解除这样的法术,在事先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至少要消耗近千年的时间——这中间绝大部分的时间将用于宇宙做出反应,真正用于行动的最多不到半秒钟——而在此之前,幽银之火有足够的时间来引爆两人身上的能量。

    但仅仅这样还不能让幽银之火感到安全,对于宇宙来说,这样的打击也许并不足以造成太重的伤害,就在他思索如何进一步完善这一手段的时候,哈伦提供的神剑的消息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假如把这个宇宙中所有的事物按照能量多少来进行排位的话,这把初代战神使用的武器绝对可以排在前三位,仅以具备的能量而论,它几乎超过了任何一位神诋或者恶魔,更重要的是,和其他所有同种类型的神器一样,卡里尔拥有的力量可以被任何得到其认可的生物使用,而且,作为一件武器,它永远不会拒绝那些得到认可者提出的借用力量的要求。

    一切在按照巫妖的设想进行着,在来自卡里尔的力量的下,狩猎之神和他的女朋友展现出了强大的威慑力,在这样的力量面前,缺乏反应时间的宇宙也不得不感到顾忌。

    然而幽银之火还是低估了宇宙的力量,就好像生物在遇到危险时会爆发出潜能一样,在巫妖制造的威胁面前,宇宙的反应也变得空前迅速,在他说完话的同时,两个耀眼的光团突然开始剧烈地闪烁起来,与此同时,光团中具备的能量开始飞快地减弱,转眼间,至少三分之一的原本属于恰洛尔的能量已经被导出两人体外。

    “看来你的潜力已经被发掘出来,”幽银之火并没有因此而惊慌,“但这样还不够。”一个隐约的亮点出现在远处的星空中,在一瞬间便来到了巫妖的附近,并且显示出了本来面目。

    “九十六号,”巫妖介绍道:“我的朋友,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使者,顺便说一句,你刚才导出的那部分能量其实就是来自他曾经被分裂出去的一部分——那个存在给自己起名叫恰洛尔。”

    一年前,幽银之火的神域中。

    “你已经受到了近乎致命的伤害,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你失落的部分躯体和灵魂,很快你就会毁灭。”看着面前的九十六号,巫妖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前者曾经的处境,“你早就知道结果,为什么要这样?”

    “我的创造者不允许我自我毁灭。”九十六号的声音显得有些尴尬:“但在脱离家乡的时候,我就知道,创造之父和我的同胞们已经被宇宙毁灭了,我是整个文明唯一的幸存者,我独自一人流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几乎不会死去,这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所以,你有意借助我吸收能量时造成的空间湮灭来让自己毁灭,”幽银之火冷冷地说道:“你认为这样就是解脱?”

    “也许,”九十六号如实地回答着巫妖的问题:“至少对于那时的我来讲是这样。”

    “至于现在,”九十六号尽情伸展着久违了的身体,恰洛尔巨大的身体几乎遮蔽了巫妖上方神域的天空,“既然无法毁灭自己,我就必须继续活下去,这是创造之父在制造我时的愿望。”

    “无论如何,我必须感谢你,”九十六号对巫妖说道:“是你让我重新得到了这部分身体,进而挽救了我的生命,虽然你已经在我重新融合的一百年里消灭了那个邪恶的存在,但我仍然希望能够为你做些什么。”

    “我想,你很快就会有机会的。”幽银之火平静地说道。

    星界的虚空中。

    幽银之火站在九十六号巨大的身体上,在他前方,海特和他的女友变成的两个光团停止了闪烁,他们体内的能量也已不再流逝——与九十六号这个能量是前者百倍的庞然大物相比,他们的威胁已经几乎可以忽略,假如这个大家伙在星界爆炸的话,整个星界,以及所有与之相连的空间,都将遭到最严重的破坏,宇宙蒙受的损失将是前者爆炸造成损失的无数倍。

    僵持。

    此时的形势只能用僵持来形容,如果双方没有人做出让步的话,结局只有一个:巫妖和九十六号将遭到最完全的毁灭,而宇宙则将在两者最后的抵抗中受到空前的伤害。

    一个黑洞悄然出现在幽银之火的身边,与此同时,那原本聚集在巫妖周围的,几乎凝结成实质的能量在突然间消散,整个星空又恢复了平静。

    “你比我预想的要成长得快。”幽银之火对着那个黑洞说道:“现在,你已经快要化身为宇宙了。”

    “暂时还没有。”卡伦的声音从黑洞中传出:“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的母体是个先天不足的早产儿,作为被它繁育出来创生宇宙的种子,这一点也严重地影响了我,在化身宇宙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卡伦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需要你的帮助,作为报酬,你将免于被毁灭,而且,只要你肯承诺不会破坏平衡,我和我的母体的宇宙将任由你自由往来——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须帮助我完成化身宇宙。”

    “我需要时间办理一些私人事务。”幽银之火回答道。

    亡灵界。

    幽银之火站在神力结晶爆炸所形成的巨坑边,静静地等待着这里的主人到来。

    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他的身边,那是一个中年男性人类,无论是外表还是气质上,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我该怎么称呼你?”幽银之火直截了当地说道:“初代神魔的灵魂聚合体?还是别的什么名字?”

    “你可以叫我无。”中年人微笑着,就像一个在街上遇到熟人的小市民那样,“一切起自于无,也终会回归于无。”他看着眼前的巫妖:“你快要走了?”

    幽银之火默默点了点头。

    “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将无法诞生,”无说道:“也许即使再过一万年,我还是那些因为挑起战争而受到宇宙惩罚,被剥夺了的初代神魔灵魂的零散集合。”他深深地注视着幽银之火:“所以,你尽可以对我提出要求。”

    巫妖轻轻挥了挥手,维拉,冰封,多恩和朵伦丝,以及回复了神智,对昏迷期间的事情一无所知的海特和他的恋人,同时出现在无的面前。

    “很显然,”幽银之火说道:“你现在是这个宇宙最强大的存在,假如你愿意,整个宇宙都将在你的统治之下,但你需要一些助手。替我照顾好他们,你会发现,这些人将是你最有力的帮手。”

    “在你将他们带走之前,他们会是我最信任的部下,也将是这个宇宙中最高贵的神诋。”无承诺道。

    巫妖满意地点了点头,下一刻,一个黑洞在他身边打开,幽银之火走向了新的,未知的旅程。

    后记

    诸神的毁灭并没有让宇宙中的生灵的生活有太多的变化,因为在他们陨落后不久,一群新的神诋取代了他们的位置,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这些新神以自己的公正,理性,仁慈与能力获得了所有生命的崇敬,尽管并非所有人的生活都因此变得更好,但至少没有由于神魔的消失变得更坏。

    多恩和朵伦丝漫步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作为神诋,他们必须时常以各种身份到自己信徒的领地体察民情,以便了解他们真正需要什么。在这个凡间的城市里,人们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全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边走过的这对年轻男女,正是他们在神庙中顶礼膜拜的对象。

    “我感觉到了爱耳洛丝的气息。”朵伦丝突然说道,用法术掩饰了自己美貌的女神随后向路边的一个小酒馆走去。

    “嘿,罗尔!”一个醉醺醺的酒鬼冲着驼背的酒馆老板喊道:“叫你那个女神老婆出来,让我们开开心!”

    这句话引起了所有人的哄堂大笑,人们拍着手,高声呼喊着,要求老板把自己的老婆带出来。

    “我是女神,伟大的生命之神,你不能这样对我!”一个尖细而粗鲁的声音从一名身材臃肿矮胖的丑女人嘴里发出,她一边尖叫着,一边极力挣扎着,试图摆脱驼背丈夫的双手。

    “老实点,你这个蠢女人,不然就让你吃点苦头!”驼背老板厉声说道,粗壮的巴掌同时落到了女人的脸上,这让后者越发尖叫起来,却再也不敢用力挣扎。

    “快点跳舞!”驼背老板高声对站在酒馆大堂中间的女人喊道,然后,在女人扭动她那令人作呕的身体的同时,满脸谄笑地走到客人们的跟前,开始讨取赏钱。

    “真是一对可悲的人,”在老板走过后,一个客人对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同伴低声说道:“那个疯女人总是说自己是生命女神,并且拒绝做任何事情,而那个驼背的家伙总是因为这而打她。直到后来,一群闲极无聊的酒鬼突然发现了这件事情,这些寻找刺激的家伙要求她为他们表演,从此,她的苦难就真正开始了——她每天都得跳那可怕的舞蹈,而且,在很多时候,应客人的要求,那个驼背会用鞭子抽她,或者用其他方式打她,以此来取乐那些客人。”

    “难道治安官不管吗?”客人的同伴问道。

    “没有人会管,没有人喜欢那个驼背,但没人能够否认那个女人是他用钱买回来的私人财产,即使是国王也无法阻止他对女人做任何事情——据说,他在晚上把她和猪关在一起。”

    “她就是爱耳洛丝,”朵伦丝对自己的丈夫说道:“尽管没有了力量,但她的气息没有改变,看来我们的主人在离开前为她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归宿。”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驼背和她的寿命都被延长到了数十倍于凡人,也就是说,这样的遭遇将陪伴她至少几千年。”在被世人膜拜多年之后,多恩的心态重新回到了变为亡灵之前,“无论她曾经做过什么,现在的遭遇已经足够抵消她的错误了,我想我们可以提前结束她遭受的这种折磨,毕竟,她曾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神。”

    然而在他动手结束这一切之前,一股无形的,却又难以抗拒的力量向他袭来,制止了他的行动,下一刻,两位神诋同时认出了这力量中蕴含的熟悉的波动,他们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带着无限的激动与崇敬向力量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个身穿黑袍的人静静地站在酒馆的角落里,在神诋们的目光落到身上的同时,他转过身,走出了酒馆,接着,在两名神诋追出来之前,消失在门外街道上的空气里。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