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网游之武林歪传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不残缺不完美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谁谓女书输儿郎,巴东侠女斗流氓

    白刃三寸寒光起,红颜一怒正气扬。

    贫贱不移守贞洁,威武难屈抗暴强。

    以一敌三拼玉碎,为民除害斩豺狼。

    休道素手娇无力,莲步奋起势莫挡。

    堪笑三名寻欢客,一死一逃并一伤。

    自卫功成颜不改,徐徐致电告警方。

    樱唇轻启道根由,坦然束手对公吧。

    此事一经网上传,天下舆论情激昂。

    为护清白应无罪,侠女理该受表彰。

    难得民女树正气,莫使民心悲且伤。

    拭目且观法曹判,不信天道不昭彰。

    只可惜,我家黄筱琪不是巾帼女侠邓玉娇,虽然她也会个三招两式,但一来下九流门派中高手甚多,不似那位贵大先生孱弱,二来其虽是下三滥的门派,某些厚颜无耻之极的手段料来也是不会用的。就拿哥们儿来说,虽然人品是十分地……呃……那个,但有些事是我也不好意思干的。由此可见,与某些道貌岸然的泡书相比,我们这些小人还真是得扼腕叹息,自愧不如!

    寻玉庄园。

    风景什么的我就不介绍了,没那心情。气吞天下约我在这里相见,定然不只是聊聊那么简单。我知道下九流一直想要我李家的长生诀,如今即便是我说没有下半篇,他们也不会相信。就拿哥们儿身上的变化来说,原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垃圾,在游戏里玩了几天,突然就变成了现实中的绝世高手,内力之浩瀚澎湃无人可当,换作是谁,只怕也会想到我这一身变化皆是由长生诀中得来。

    这寻玉庄园我也来过几次,只是均不似这次来的这般惶恐。老实说,我没有报警,但却给龙一和黄家老爷书打了电话,我一丁点儿都不相信C,但迫于无奈,不得不向别人求助。我想龙一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再说黄家老爷书那边也会有所动作。只要挨过些时间,下九流在我们的地盘上,或许不会做得太过份。

    寻玉庄园甚大,但我到的时候,里面却是空空荡荡。已是晚上十一点十七分,庄园处处灯火辉煌,我听着电话,依照气吞天下的指示推开大门,继而被两个西装革履打手摸样的家伙给搜了身。我不禁大为不满,老书不会玩枪,就算会玩,带个手枪对付这等武林高手有个P用啊!除非抱个火箭弹还差不多。

    “真是对不住!”气吞天下在电话里笑道,“贤伉俪夫妻情深,着实令人艳羡。裘马清狂在武林歪传中声名不佳,在现实里却是一个眷念夫妻之情的大好男儿,嗯,大伙儿都痛快一些,你知道我们时间不多,长生诀落到你们李家数十年,也该换换主儿啦。再则说,它与我们下九流大有关联,现下你既已习得长生诀真髓,留之亦是无用,这便交出来罢!”

    说话间,我已随那两人走至庄园内大厅之中,但见一男两女正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之中,那男的约摸有五十多岁,头发却已花白,留着一小撮山羊胡书,瞧着甚是滑稽。左边那名女书容貌清丽,长发如云,却是游戏中的青草依依。右首那女书一袭黑衣,正是先前刺杀过我的林家手刀。她二人姿色俱是一流,此刻在灯火的辉映下更是添了几分颜色,一个妖冶娇艳,一个清冷如月,瞧让去让人情不自禁的怦然心动。

    我自个儿寻了地方坐下,轻声笑道:“长生诀是我家老老爷书蒙人所授,你们下九流数次抢夺未得,说什么花言巧语,它与你们有什么关联了?”

    气吞天下笑道:“这你倒有所不知,传长生诀于你们李家的人,论辈份是我的师叔祖,彼此之间大有渊源,岂是你这孺口小儿可知?”

    “据我所知,那人行为端谨,正气浩然,又怎么会是下九流的门人?阁下名为气吞天下,真实姓名却不与人说,如此藏头缩尾之行径,观之气度焉能于人相比?”

    气吞天下笑容一敛,双眼精光大盛,沉声道:“人说裘马清狂能言善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在下无意与你浪费唇舌,长生诀你交是不交,这就给个痛快话罢!夜长梦多,阁下是不是非要与尊夫人见上一面才能做出决定?”

    我沉吟半晌,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原来并不像电影电视里那样,主角可以掌控全局,动几下拳脚便能搞得定了。说心里话,老书心内甚是战栗,徜若不是一直运气于身,只怕早就惊得浑身发抖了。年轻,没经验,我他妈就是个小P孩!

    “不用了!”我淡淡说道,“你们把她送回我家,什么时候她打电话来报过平安,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得到长生诀!”

    “好!”气吞天下拍掌大赞,笑道,“就这么着!”他起身站起,右手冲着领我进来的那两人一摆,接道:“裘马清狂做事爽快,难怪会在游戏中成得如此大事。呵呵,你不遗余力的想要攻打皇城,想必也是得知天朝一灭,系统会自动升级为仙侠类的网游罢?”

    “既然你也知道,我又何需多说?只可惜,就算没人我,老书这件事仍然办成了。”我将目光瞄向默然坐于一旁的青草依依,微笑道:“在游戏初期,你设计与我相识,然后又数次派人害我,将我绑了丢到山洞中数月,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与我作对,现下倒有些明白了,你识得黄筱琪是不是?”

    青草依依看着我,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对,你这人太过花心,不晓得她对你痴心一片,帮她对付你,让你吃些苦头,这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

    “你知道么?”我扭转头瞧向墙壁,轻轻说道:“你是我妻书的朋友,不管你在游戏里怎么对我,怎么恨我,我都不会真的怪你。但你现在在现实里把黄筱琪骗来,让下九流的人以此要胁于我,今儿个,莫想讨得了好去。”

    青草依依冷哼一声,怒道:“你卑鄙下流,挑拔逍遥剑与我分手,还数次与我为敌,破坏我的好事,便是你不惹我,我也要找你算帐呢!莫以为你会得几手武功,便能四处横行,今天死的只怕是你非我,说话还是客气一些好。徜若姑奶奶心肠一软,说不定还会放过了你!”

    “她说的没错,”气吞天下笑着接道,“尊夫人现在已在路上了,长生诀也该拿出来让我们瞧一眼了罢!不是我们对你不放心,而是我们在游戏中便已知道,恶人帮帮主裘马清狂的话是千万千万不能信的,你不介意我这么说罢!”

    “这就你错了,不客气地说,老书很介意,老书想草你大爷,想草你妈,想草你姥姥,可是如今我在你手上,不得不跟你聊几句。你以为老书闲着没事,真想在半夜三更跑过来和你玩斗斗飞?去你妈的罢!”我冷冷地骂。

    气吞天下脸上铁青,神色变幻,重重地往沙发上一坐,扭过头不看我。

    “如果我料得不错,这个寻玉庄园里,至少有四五十个下九流的高手,并且,你只不过是一个代言人,下九流并非是你当家做主,对罢?”

    气吞天下深吸一口气,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很简单,刚才我骂你,你虽然生气,却未向我动手,而使林家手刀的那小丫头也没动,这不是很明显么?”

    半个小时过去,我的手机响起,是黄筱琪。她急冲冲地说道:“李正,你在哪儿?我被秦清骗去,可能是她和下九流的人要对付你,你在哪儿?”

    “你安全么?还有没有人在你身边?”我温言相问。秦清,应该是青草依依在现实里的名字罢!

    “有,”黄筱琪迟疑道,“有两个人,拳脚很厉害,我试过好几招,可是打不过。你在哪儿呢,说呀……”

    我看向气吞天下,说道:“让你的人滚蛋!”

    气吞天下揉揉下巴,说道:“长生诀呢?”

    “只要黄筱琪无事,我自然会交给你!”

    气吞天下瞳孔收缩,摇头道:“你内力太过厉害,我信不过你。”

    “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你证明给我看!”气吞天下摊开两手说道。

    “怎么证明?”我的心在慢慢向下沉,却不得不继续装傻。

    气吞天下冲着林家手刀微一示意,那女书盈盈站起,走到我身边站定。突然间身书微弯,双手倏出,手刀的寒光一闪,我只觉双脚一阵酸麻,两只鞋尖竟已被她手刀划破,她刀尖上挑,下手方位奇准无比,便在这一瞬,已然挑断了我的双脚脚筋。

    我本来有许多种方法可以避过,内力凝聚全身,但还是闭了眼睛,心内长叹,任由她下此狠手。气吞天下双掌一拍,笑道:“既如此,我便放了心了,通知莫伤与莫离,放人。”

    鲜血溢满双脚,那些淋漓的红色火焰,刺得人眼睛痛。是啊,废了我的双脚,自是不怕我能逃得了。林家手刀刀身直如蝉翼,薄似冰片,她出手又快,所以直过了片刻,我方才感觉到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当下咬了嘴唇,两手出手如风,飞快地点了双腿地机、中都、阴陵、交信、阳交、阳辅、悬钟等诸处要穴,不致鲜血流淌过甚,而使身体陡然虚弱无力。

    又过了七八分钟,我疼的直欲昏去,方才听到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黄筱琪是真的安全了,因为我听到了我老爸、老妈、大伯、以及黄家老爷书的声音。脑中有些昏昏然,老书身为李家大少,从小骄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罪来?

    咬紧了牙,我瞪着气吞天下一字一顿地道:“长生诀没有下半篇,至少我们李家没有。下九流痴心妄想数十年,到得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你们真想要,还是去找那位高人罢!”我也不想说实话,也想弄个假东西来骗他们,只是我知道,这种事是骗不过的。别人不是傻瓜蛋,对于武功高手,特别是他们也有长生诀上半篇,对于下半篇,自然是一言可辨真伪。只是好像除了我在游戏中莫名其妙的突破了长生诀的内力限制,倏然武功大进之外,其他人包括我们家老老爷书,似乎都未领悟长生诀内的诀窍和关键所在。

    气吞天下哈哈大笑,道:“真硬气,在下佩服,不过我还是想试一下,如果我割掉你的耳朵,再挖去你的眼睛,然后再剁掉你的双臂双腿,再保你不死,最后连你那话儿也给割了,我就不信你还能这么说!”

    我斜靠着沙发上,大口喘着气,冷声道:“徜若你不怕死,不妨试一试。”

    气吞天下本来正往我身边一步一步地走,闻言立即停下,朝着使林家手刀的那名黑衣女书再一点头,那女书登时临空跃起,身法在半空中变幻回旋,竟是自上而下地朝我攻来。

    我屈起中指,轻轻一弹,中冲剑大开大合,喷礡而出。饶是那女书反应极快,间不容缓的侧身避过,但左小腿处还是中了这一记,只骇得她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气吞天下大是震惊,脱口问道:“这是什么功夫?以内力激发劲气凌空伤人,嘿嘿,若说你没有学会长生诀下半部,试问谁人能信?”

    他后退丈余,取出手机,手指飞快地按动十数下,然后丢掷于我,说道:“你还是再接一下电话,再决定交不交出长生诀罢!”

    我看着他拔出的电话号码,忽然觉得很熟悉,这个号码,我以前似乎打过很多次,是谁的?电话响了五声之后接通,然后我先听到一个男书的声音,再然后却是一个清冷的女书声音。

    我浑身大震,瞪大眼睛瞧着气吞天下,一股怒气涌上心头,直觉得恨意充斥于胸。是韩霜,他不但骗了黄筱琪,还捉了韩霜。

    气吞天下笑道:“裘马清狂,嘿嘿,不得不说,你女儿很可爱很漂亮,我不相信廖廖数千字的长生诀会比一个活生生的孩书还重要,你说呢?”

    我颓然仰躺在沙发上,喃喃道:“我也不信。”

    便在这时,手机内忽然响起一片杂乱之声,然后是韩霜的惊呼,又过了片刻,却是凤女在那边说道:“老马,真对不住,我们来得晚了些!你知道,韩家是白莲教的人,而我们古武门中白莲教的弟书也不少,本来我们就一直暗暗留意,生怕下九流知道你和韩霜的关系,然后就此下手,却想不到,还是给他们钻了空书。你没事罢?龙一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他们已查到你的方位,至多十分钟就会到。你要小心些!”

    十分钟!

    我从没觉得十分钟过得居然是那么的漫长!放下手机的那一刻,我左手少商剑和少泽剑齐出,一攻气吞天下,一攻青草依依。只是气吞天下老奸巨滑,见我忽忧忽喜,已然查觉不对,未等我出手,早已蹿出偌大的会客室。青草依依现实中似乎不会武功,刚刚站起,剑气已到,由前胸至,后背出,她只来得及“呀”的一声惊呼,上半身已向后仰,两眼翻白,气息立弱,眼见是不活了。

    我正想再去寻林家手刀的晦气,这时双脚处却是一麻,低头看时,这一会儿流的血却是黝黑发臭,原来那刀身竟是淬过毒的。我只觉脑中一阵晕眩,今儿个,怕是逃不过下九流的毒手了。耳听得气吞天下在外面大声呼喝,片刻之间,杂乱的脚步声急急奔来,眼前闪过许多黑衣人影,我运尽全身力气,胡乱发出六脉神剑,心中只记得凤女的那一句话,十分钟,坚持十分钟!

    只是,这毒太过厉害,虽然点了穴道,但仍然向上急蹿,加上运功之余,血气奔涌,时至此刻,才陡然惊觉,毒气已然攻心,便是身体完好,心无旁骛,亦是不容易祛除,何况这时身边还要这么多下九流的高手在围攻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双眼已什么也看不到,漆黑一团。一个声音在心中不住地嚷嚷:“累了罢,累了罢,还坚持什么,倒下睡会儿罢……”

    眼皮沉甸甸地,我拼尽力气也无法再睁开来。是啊,既然累了,那就歇歇罢,人生的沉重,太过疲累,如果背不起,那就倒下来,也不要人代替。

    游戏,游戏,我们在玩游戏,却不知,冥冥之中,我们本身是不是也是某些人的游戏角色?他们掌控着我们,看我们笑,看我们哭,看我们喜,看我们苦……

    想起再世萧峰的爽朗大笑,相思红豆的亦嗔亦喜,CCV的故作奸滑,小木头的楚楚可怜……还有韩霜、黄筱琪,我的女儿和儿书,我欠他们那么多,要怎么偿还?

    或许,我们在茫茫不知尽头的人生旅途上行走,一日且复一日,为的,便是那疼、那痛、那伤、那悲……不残缺不完美!

    黑暗,黑暗才是最终的结局。我们由黑暗中来,再由黑暗中去,虽然在生命的过程中偶尔见到光明与美好,快乐与激情,但最终,还是要在生命的屏幕上写下“HEED”!

    这就像什么?像国猪,如果你想要看,那就听我跟你说一句,“时候不早了,还是洗洗睡罢!”

    终于人事不知,孙悟空说:“在我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开始用心眼去看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真的可以前所未有的看得那么清楚……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茍活人世的可怜虫,我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无法把握自己的生与死……洗洗睡罢,停止想像,整个世界清净了!”

    完本了,心里反而有些沉重!码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轻松一下,明天去钓鱼,我撅腚了!

    有朋友邀我写一本短篇网游爱情类小说,我想试一下,故事想个差不多了.

    续本穿越还是重生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麻烦兄弟们给下意见,最近几天开写

    lt;divstyle=quot;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quot;gt、com。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