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一亿元的处女之夜 第十九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一次又一次地点着,温热的触感在晓泱的心上也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渐渐地,雷鸣威加长了在唇上停留的时间,再慢慢蕴酿,直到勾住她的舌为止;晓泱传达给他的感觉已不是害怕与颤抖,而是享受且自然的……

    雷鸣威细细地教着她接吻的技巧,在晓泱陶醉其中时,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左手,正不安分地游移。

    她的浴袍被轻轻地拉下至手肘,白净的乳脂在雷鸣威面前展现,他顺势让晓泱躺下,双方的唇舌仍在恋战中,不肯罢休。大手探入不堪盈握的纤腰,这才狠狠地震惊了迷蒙中的晓泱。她双眼倏地圆睁,想要离开,但此刻的雷鸣威却不可能容许她的退却。

    雷鸣威的吻变得不再温柔而轻慢,而是狂掠得令晓泱无法反抗,手掌在身上的抚摸更让她觉得难堪,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浴袍是何时被褪尽的!!在她惊讶于地上那件本来穿在身上的衣服时,雷鸣威的手完美地罩住她的酥胸,开始要它们为他绽放。

    从颈子到耳根,晓泱的肌肤透著一片绯红,不知如何自处的她,根本不知该如何拒绝,也不知雷鸣威接下来的举动……而身经百战的雷鸣威倒乐于教导身下那未经人事的女人,因为她是他前所未见……

    在汗水和欢爱交织之下,史晓泱一亿元的处女之夜,就此成交。

    这是她原本的计划,但是当她醒来时,已经近午了。昨夜雷鸣威的索求无度令她无法忘怀,一次又一次的激情,她竟也一次又一次地陶醉其中。她喜欢他吻她,喜欢他抚摸她,也喜欢和他的感觉。

    激情一直持续到天亮,她终于体力不支而睡去。而雷鸣威却进入浴室中,接着她便听到了淋水声。

    他是那时候走的吧?

    晓泱再度躺回床上,放在额上的手微拨了下头发,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一切都结束了。

    晓泱起身准备沐浴,就见到了床头一张字条,是告诉她高茜瑜已被送了回去。

    那茜瑜应该没事了吧!

    走进浴室,胯下的疼痛令她有点难受,也正提醒她昨夜的一切。其实她该忘的,可是昨夜的震撼实在令她无法忘怀。光Winner就是雷鸣威这一着,就是她怎么也料不到的。他的铺局一流,让她在电脑上对他有好感,在现实生活中又让她对他矛盾……

    心被掳走了吗?晓泱不禁暗自反问。是呀!昨夜自己的激情与放浪形骸隐含著什么?不正是自己对雷鸣威的喜爱么?她是喜欢他的,昨夜不是为钱而做,不是为应付而交欢,在他们紧贴在一起的整个夜晚,她都是以喜爱他的心……

    喜爱,还不等于爱,她相信那只是一阵子的错觉,过了就忘了。

    晓泱踏着疲累的步伐回家,高茜瑜已经出去了,真佩服她的精力旺盛。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上bbs,把Winner这个名字从好友名单上消除。

    手指在键盘上停伫了一会儿,她将Winner从好友处消除,在坏人处再打上他的名字,后头的补充说明上,打了“大骗子”三个大字。

    这样以后他见不着她上站,她却见得着他。

    何必呢?她也不知道。

    就这样了。

    晓泱望向墙上的月历,十月一日的外围被绿色奇异笔画了个大大的爱心,那是她的生理期,她和高茜瑜都是那种永远记不起自己生理期的女人。她拿起奇异笔,移到月历前,在十号的地方画上了太阳的光芒。

    昨夜。

    她当初只想速战速决,所以仓促地决定在十号交易。不过没差,反正算算,她最快还有五天才是危险期,这点她是不会轻忽的。

    “1999.10.10”,她史晓泱成为女人的日子。

    她不在乎,没事的,一亿元都已经入帐了,她心头为什么总像有片雾挥之不去!?钱都已经是自己的了……

    为什么心里总没有想像中的舒服?晓泱放松身体靠上椅背,仰头叹息。照理说这价值一亿的处女之夜,她应该没什么好惆怅的才是呀!而且已经完事了,她不该这样地不快乐……

    两行清泪滑下两颊,晓泱还是低头认了输。事情根本没有她想像的轻松,没有她想像的容易……为什么对方会是雷鸣威?如果是个陌生人,她或许还不会这么痛苦!!

    雷鸣威,与她玩着网路游戏、易的男人;同时又在现实生活中追求她的男人。

    她对他的限度,真的只有喜爱吗?晓泱苦笑起来,任泪不停地滚出眼眶。这一棋,她真的是下错了!!

    从那日过后,她和高茜瑜就鲜少碰面;她不知道茜瑜在忙些什么,一天到晚往外跑,已无心过问彼此。而在惊觉自己的心失落后,晓泱就变得沉闷而自我封闭。不再见面……这是她订下的规则,可是她后悔这个规则。但对方只是把那晚当作一个交易,她若是执着下去,只会令自己痛苦。

    也不再碰bbs了,晓泱每天就是坐在窗口发呆、睡觉。

    “气死我了,他妈的!!”门砰地一声巨响,唤醒了神游的晓泱:“下次给我看着办!!”

    “怎么了?气成这样?”茜瑜的精力依旧:“和十八号吵架了吗?”

    “十八号?我被他甩了!!”高茜瑜满脸溢著怒气:“你能相信吗?我被人甩了!!”

    这倒是条大新闻!!晓泱将身体转了过来,正坐在沙发上。

    “他甩掉你,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快两个星期了,都是他那个天杀的哥哥!!”高茜瑜狠狠地把背包朝地上甩去:“他哥怕他那个宝贝弟弟于我,拚命不准我们见面,还介绍了一个温柔的马子给他,然后……”

    “你被甩了?”瞧茜瑜气成那样,她这辈子怕是第一次被人家甩:“那你这几个星期忙什么呀?”

    “找他哥算帐!!你知道吗,我真相信冤家路窄这句话!”高茜瑜坐下沙发,依旧激动非常:“那天我在楼下发现Winner是雷鸣威,结果冲上楼去找你,被人家一记手刀劈晕,那个人就是那大混帐!!”

    那天……晓泱的心又一阵紧。

    “别气了,晚上我们去吃涮涮锅好了!”晓泱适时递上一杯冰水让她降温:“我们有一阵子没一起吃饭了。”

    高茜瑜喝了一口水,便瞄向晓泱。她将头发塞到耳后,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才知道喔!从那天到现在,你根本就像一个没魂的人偶!”心掉了也不会去捡回来:“要真的喜欢他,就去找他呀!”

    晓泱摇摇头,极为无奈地。

    找他?那她还真的是失格了。

    她不要他,她要不起他;几次见面和电脑交谈,一切都是游戏。现在游戏结束了,他是赢家,她是战利品,就这样。

    高茜瑜起身走到桌旁,抽起晓泱笔桶中的绿色奇异笔,漫步到月历前。

    “拿不起放不下,倒楣的可是你自己喔!”她可是情场老手,说的话不会错的:“他要是连你的脸都不记得了,你最好也赶紧忘掉他。”

    “别再提他了!”她应该快忘的,只要没有人再提起:“说说你和十八号他哥的事吧……喂,你拿我的笔干嘛?”

    “做记号呀!”高茜瑜在十一月一日上画了个大大的爱心。“提到那家伙我就火大,不过因为今天是生理期第一天,火会更旺一些!”

    这倒是,一号,高茜瑜也是一号呀……等等!!

    “你是一号来的吗?”晓泱猛地站起。

    “对呀!数十年如一日,月月三十天!”高茜瑜满意于自己的爱心,将笔盖盖上。“你干嘛?”

    晓泱踉跄地走到她身边,看著她画上的爱心。

    “你怎么会画爱心,不是都打勾吗?”不会的,不该会的!“爱心是我才对,我不是一号来的吗?”

    “我看你的爱心可爱,就学著画啦!”高茜瑜将月历翻向前几月。“我的爱心比较大,哪!这才是你的,九月二十五日呀!还没来吗?应该刚过吧……啊!!”

    高茜瑜瞬间噤了声。

    晓泱倒向墙边,必须扶着墙才能站立……她们两个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如果晓泱的生理期是二十五号,那么那天十号……不偏不倚,正是她的排卵期呀!!

    “没来吗?他没有做安全措施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

    晓泱紧闭起双眼,一次又一次……

    拼命地摇着头。

    脸上毫无血色的晓泱排着队,手中握着一张名片及存折簿,耳朵边嗡嗡的吵杂声并未影响到她,她只听得见刚才医生说的话。

    “恭喜你,你怀孕了!”

    “我……怀孕了!?”

    “对呀!孩子的父亲没有来吗?啊……你不会是……当然,要堕胎也是可以,我们有打针法、吃药或是直接上手术台都行,要价在五千至六千左右。”

    “我……得问一下孩子的父亲……”

    “当然问一下是最好,最好不要堕,你的身体不太适合堕胎喔!”

    “那……名片给我一张……”

    她不记得自己怎么走出医院,怎么来到邮局的。她只知道,现在自己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酝酿,一个根本不该有的生命居然来到世上了!!

    是上天在惩罚她吗!?为她的天真,为她不重视爱所做的惩治!?在没有任何人期待的情况下,降给她最大的罪!!

    “小姐,该你了!”身后的女人推了推晓泱。

    晓泱猛然回神地向前走,将簿子放进补摺机,听得一阵打字声;在抽回簿子之后,她竟没有心情去翻开它。

    蹒跚地走出邮局,她甚至连伞都忘了带,也可以说,她已经感受不到是否身在雨中;一旁的人声、汽车声,什么都无法影响到她;在她的眼中、耳中,只见到一片黑暗和自我责备的声音……

    步过偌大的马路时,她没有注意到黄灯已闪,所以便在中间的安全岛那儿被迫停了下来。南下北上两车道的车子在她身前身后奔驰着,她也毫无所觉,让雨淋得颤抖的手终于拿起紧握的存款簿。

    1999.10.10 100,000,000

    一个晚上,她的处女膜,换来的代价。

    呵呵……不仅于此呀!上天为了补足她的贪婪和作贱自己,还特别免费奉送一个新生命,一个她或雷鸣威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生命!!

    眼前的一亿元,拿出一万元堕胎都嫌九牛一毛,但是她的身、她的心,已被伤害得太深,不该是这种结果的!!

    眼前奔驰过一台她再熟悉不过的跑车,九十度转向她左斜后方的另一条路。虽然只有一刹那,她还是看得很清楚,驾驶座上坐的是腹中孩子的父亲,而他身边坐的是一个妖艳异常的女人……那个叫Daring的女人吗?

    是呀!那是他爱的女人;像她这种圣女型的,就是他未碰触过的娱乐甜点;她愿意当甜点,他也愿意花一亿元买鲜奶油,这是一场再公平不过的交易。

    所以,危险期算错是她的失误,她没有资格去向他要求些什么……没有资格……再说些什么、抱怨些什么。或许,她应该好好地谈一场恋爱,把自己的初夜给爱她的人,就算有了孩子,也可以一起商量他的去留……

    她要……的……是……雷鸣威……

    或是让一切从头开始,不要贴上那篇文章,甚至不要让她遇上雷鸣威!!

    一切真的都错了吗?

    是呀……错在什么?错在她在这场游戏之中,注入了最该死的“爱”!!

    她迷恋上雷鸣威,疯狂地为他的味道所着迷;落入他的陷阱内,自寻……死路。

    她根本不要这一亿元!!

    终于,晓泱不支地就地伏倒在安全岛一旁的斑马线上,失声痛哭。

    灯号转为绿灯,行人慢慢围近地上那全白而湿透的女人。

    以高速度转过弯的跑车,停了下来。

    雨,还在下着。

    “月如勾,晚风刺入骨,环顾四周皆情侣;

    情绵绵,意幽幽,看在心头,不知是酸还是苦抑或慕”

    “我要定你,你就是我的!”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