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惹君心 第三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万籁俱寂的深夜,段晚之已经沈入梦乡,上官止澜却在此时睁开了眼,无声无息地起身下床。

    皎洁的月光从窗棂透了进来,银白色的光芒照亮那绝美的睡颜,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他还是轻柔地为她拉高被褥,然后转身离开,长长的眼睫,掩去了他眸中透露的思绪。

    缓慢的步伐隐没在寂静无声的回廊上,夜风呼啸而过,窜过他的身侧,吹拂起他一身的月牙白袍,飘荡间,他宛如落凡的仙人,不沾红尘。

    穿过大小偏堂,廊尾的偏房烛光熠熠,他推门而入,在桌前挥袖袍而坐,淡淡开口:「你回来了。」

    背对着他的倜傥背影转身,君莫月一派闲适地摇扇。「傍晚回来的。」

    「才回来,怎么不休息?」

    「还不是因为青岳。」他撩袍,落坐在圆桌前唯一剩下的座位上。

    被点名的青岳却颈首微低,啜茗不语。

    「把咱们找来,却又不说话,真是莫名其妙。」君莫月不满的睨他一眼。

    上官止澜当然明白青岳召集大伙齐聚一堂的原因,但那也是他最不想谈的,干脆带开话题:「这趟让你去城北视察,结果如何?」

    「城内、城外远近驰名的酒坊都让你给揽下了,还担心生意不好吗?」根本就是白跑一趟了。「真不够意思,你一定是故意支开我,好让我错过你的大婚。」

    上官止澜扬眉,反将一军:「有人叫你去那么久吗?」

    「听说你这趟带了位姑娘回来。」青瓷挑笑。「是为了那位姑娘,才耽搁的吧?」

    「妳还真是包打听。」君莫月轻扯嘴角,间接承认。

    「怎么不带来给咱们瞧瞧?」真不够意思!

    「既然妳都打听了,怎会不知道她现在还昏迷未醒?」君莫月看似云淡风轻地说,眸中却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上官止澜察觉到君莫月脸上的变化。「青岳,你找个时间去看看那位姑娘吧。」

    「看过了。」青岳搁下茶杯,终于开口。「所以才顺便把人给叫来的。」他指的是君莫月。

    「情况如何?」

    青岳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对着君莫月说道:「你不该把人给带回来的。」

    君莫月是当今严王爷的庶出之子,嫡庶之间本来相安无事,可偏偏,近日该由谁来承袭王爷爵位一事,在京城内掀起了轩然大波。依照既有宗法制度,爵位该由嫡长子继承,但其子个性狂妄霸道、嚣张跋扈,让隐忍多年的严王爷终于看不下去,在一夜之间改变决定,将爵位转交由身为庶子的君莫月来承袭,这对君莫月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向来就把君莫月视为眼中钉、掌中刺的王爷元配母子更是恨不得将他致于死地。

    而君莫月明明很清楚那个女人是奉命来杀他的,却执意把人给带回来,就只因为她替他试了掺有毒药的饭菜!

    他不懂那女人既然是奉命前来刺杀君莫月的,为何还要为他以身试毒?更不懂君莫月的想法,在这样危险的紧要关头,明知对方派来的杀手绝对不只她一人,甚至可能多到让他应接不暇,他却还要甘冒生命危险,将那名女杀手留在身边。

    然而,向来寡言的青岳却没有将这些疑虑问出口,君莫月也似乎不打算解释,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须臾,青岳收回视线,将话题转回此次聚会的目的上。「主子,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他非常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但大伙儿为何偏要执着呢?

    「状况不好吗?」君莫月问青岳。

    「不知道。」

    「不知道!?」这算什么答案呀!

    青瓷忍不住叹气。「止澜,为什么不让青岳替你把脉了?」

    俊眸闪过一丝心虚,但他旋即展笑。「因为没必要。」

    君莫月可没被他的表情给蒙骗了。「你以为你这样做,我们就不会知道吗?」越是不让青岳把脉,越是教人担忧。

    「你们就别担心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君莫月沈下脸。「你当咱们是笨蛋吗?」

    从几年前,他们就开始对他的身体状况感到忧心忡忡,青岳跟青瓷还曾瞒着他翻山越岭,探访各地名医,就为了寻找能治愈他的药方,可他这个人,怎么还能这般若无其事,甚至希望所有人都能忽略这事的严重性!

    上官止澜抬眸,来来回回地望着他们三人凝重的面色后,无声低叹。「你们要我娶妻,我不是已经乖乖娶了吗?」他们希望能有人陪伴在他身边的愿望,他不是已经帮他们达成了吗?

    「那你愿意让她怀上你的孩子吗?」青瓷问得很直接。

    眼睑低垂,掩住眸光,他坚决道:「不可能。」

    君莫月望他,虽看不透他的心,但他了解他。「你是铁了心,要让这一切都结束在你?」

    「对。」否则世世代代继续延续,实在太痛苦、太可怜了,那病就像被诅咒般,累了自身,也累了身边爱惜他们的人。

    青瓷拧眉。「如果你是这么想的,就不该答应娶妻。」

    「要我娶妻不是你们的愿望吗?」

    谁知道他会突然变得这么听话。「要你娶妻,是希望你能传宗接代。」

    「你们明知那是不可能。」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的性子,他们还不了解吗?

    「对,所以真正希望你传宗接代的人,不是我们。」君莫月道出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实。

    既然君莫月都讲明了,青瓷也不想再遮遮掩掩。「『他』希望你能留下些什么。」

    登时,气氛降到最低点,四人各自看向一方,陷入沈思。

    直到上官止澜轻笑,拍拍青岳的肩,「放心吧,我会尽量撑着,等你寻出能救我的药方。」然后看了看其它两人,「这是我唯一能答应你们的事了。」

    君莫月缓了缓凝重的神色。「这事儿,你打算让段晚之知道吗?」

    他想也没想就直接说:「不打算。」

    「她迟早会知道的。」青岳低问,「届时,你打算怎么办?」

    「等时候到了,我会休了她。」这也是他不会和她圆房的原因,他不能为了满足一时的,毁了她的一辈子。

    「若她爱上了你,那又该怎么办?」同样身为女人,青瓷非常清楚,上官止澜的魅力是很难敌挡的。

    「她不会爱上我的。」他也不该爱上她,虽然他有预感这会很难。

    「照你那样逗她的方式,要她对你不产生感情很难吧?」青瓷无法认同上官止澜的想法。

    「没错,段晚之的性子虽然冷了点,但这不代表她对感情也迟钝。」君莫月也跟着附和。

    「我只是逢场作戏,逗逗她、闹闹她,增添一点生活乐趣,若她真的误会了,我会适时的提醒她。」话是这么说,但就连他自己都怀疑现在说的只是违心之论。

    他的心里其实矛盾又自私,明明知道不能与她相爱,却又喜欢扰乱她的心,甚至管不住自己地想靠近她,想被她凝视,想博得她的笑,想听她喊他:夫君……

    *****************

    就算家里没大人,也不能这样吧?

    段晚之知道在上官家,上无公婆、下无叔姑,整座府邸就属他们两人最大,但也不能睡到日上三竿还不起床吧!

    再说,他要睡到那么晚是他自己的问题,为何要拖她下水,搂着她就像抱绣花枕头似的,只要他没醒,就不准她下床,况且,被他紧搂在怀,她根本难以翻身,脊背都快僵成硬石了。段晚之勉强撑起小脑袋,一脸委屈的瞪着他,似要在他俊俏的脸上烧出个大洞,以宣泄心中的不满。

    她实在搞不懂,像他这般懒散的人,为何还能如此事业有成?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醒来后也只是围在她身边瞎耗,可是偏偏有钱得要命!

    唉~或许这只能说,他上辈子真的烧好香,这辈子注定来享福的!

    「娘子,妳叹什么气?」

    「还不都是因为你……」等等,段晚之一愣,随即仰首,对上那双深邃的黑眸。「你什么时候醒的?」

    「是我先问妳的,妳应该要先回答。」上官止澜微瞇的双眼里满是笑意。

    「没什么。」她刚才所想的,怎么可能说给他听。

    「小气鬼。」他咕哝一声,放开她坐起身。

    天啊!她的夫君刚刚说她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他拿她的话回敬她。

    哼,说我小气鬼,你才是幼稚鬼呢!段晚之黛眉轻拧,心中暗忖着。

    「小柔、小绿,替少爷擦脸、着衣。」她有些气恼的下榻,唤来了两位女婢。

    然而,他却吩咐:「把东西搁着,就出去吧。」

    待两名女婢离开后,他转过身,朝站在后头,因猜出他八成心思而俏脸微绷的娘子笑道:「我想要娘子替我擦脸、着衣。」

    她可以说「不」吗?

    上官止澜彷佛听见她心底的拒绝,摇了摇头。「不行!」

    段晚之低叹,认命上前,拧湿挂在盆边的绫巾,抬手仔细地抚过他俊逸的脸庞。

    那双直视着她的眸闪烁着灼热的光芒,令她心儿怦怦直跳,怎么压也压不住,只能赶紧擦完就背过身拧巾装忙。

    上官止澜暗自窃笑,提醒她:「娘子,妳还没帮我着衣呢!」

    她深吸口气,确定压下心中的怒火后,才迈大步拿起搁在一旁的藏青色外衫,粗鲁的随意替他套上。

    「娘子,妳别那么粗鲁嘛!」他刻意扬高音量:「妳弄痛为夫了!」

    段晚之给了他一记白眼,腮帮子可疑的鼓了鼓。

    「你是存心要让人误会吗?」要是让人误以为太阳都还没下山,他们就做起鱼水交欢之事,那她以后要怎么见人啊!

    「有什么关系?」他不以为意的眨眨眼。「咱们是夫妻嘛!」

    「你一定要这么不正经吗?」

    「我有吗?」依旧笑嘻嘻。

    她不懂,真是不懂他啊!

    「让人家知道我们夫妻鹣鲽情深是件好事啊!」

    段晚之凝视着他,突然变得无比认真。「我们的感情真的好吗?」

    没料到她会有此疑问,上官止澜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

    「我不懂,为何你要让大家误以为我们的感情很好?」

    他整整神色,反问:「妳难道不希望我们的感情融洽吗?」

    她静了静、想了想,尔后徐徐开口:「当然希望。」娘说,夫妻感情要和睦,女人要能得到夫君的疼爱才会幸福。

    这个回答,不在上官止澜的预料之内,他原本以为她不会如此坦承。

    「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夫君,虽然嫁错了人,但你已经是我的夫君。」段晚之从没想过,说出这席话,心头会有如此踏实的感受。

    成亲后,一个人就变成了两个人,个性淡然又有些孤僻的她,就算再不能适应,也都得把他放进心里,从此以后,只能看他一个人,以他为天。

    听闻她的话,上官止澜的心头虽然窜进一股暖流,嘴角的笑意却渐渐消逝。

    「我们或许还不算相互喜爱,但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只要相依相伴,总有一天,一定会……」相爱的,她想这样说,却不知怎么地感到有些羞怯得难以启齿。

    多动人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既不矫情也不做作,诚恳的几乎要说服他,但未来漫长的岁月,他没有能力给她!

    所以,他们不能相爱。

    段晚之注视着他的目光,她有信心会对他越来越不陌生,越来越敞开心房,只要他把她视为妻子,而不是当成宠物的话……还有,如果他能早点起床,并且改改睡觉时把她抱得死紧的坏习惯……

    段晚之径自细数着上官止澜需要改进的缺点,没发现他那一闪而逝的复杂眼神。

    不能让她喜欢上自己!

    上官止澜眸色一沈,心思凝重,却扬起违心的笑。「瞧妳认真的!」

    段晚之的思绪被打断,回过神。「什么?」

    「妳何必这么认真,想那么远做什么?」他摆摆手,似乎不同意她的想法。

    她睇望着他,不解他脸上那不在意的神色究竟是何用意?难道他不曾想过要认真的喜欢她吗?难道他真的打算这辈子只当她是宠物,抱抱玩玩就算了吗?

    「我们还是过一天算一天吧。」他一直是这样过日子的,从未想过会有「以后」,更别提两人的未来了。

    「你怎么能……」她是很认真的在思考两人的未来,但他却……

    「紫嫣,替夫人着衣梳理。」连想也不准她想,上官止澜大声唤来负责伺候她的丫鬟进房,然后就一脸冷漠的交代:「我今儿个有事要忙,娘子,妳就自己找些事做吧,可别闷着了。」

    话落,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失望灰心的段晚之,无力的在桌案边坐下。

    「夫人,您今天想穿哪件衣裳呢?」

    「紫嫣,妳先别忙,我有事要问妳,」段晚之扬手,止住贴身丫鬟忙碌的身影。

    「夫人,您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耶。

    「我怎么觉得我……」话未完,段晚之就忍不住先叹气,「很难跟他沟通。」

    「跟谁?少爷吗?」

    「对。」从未感到如此沮丧过。

    紫嫣关心地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明明同他说了心底话,却被他当成是玩笑。」

    「少爷把夫人的话当成玩笑?」她瞪大了眼,虽然和夫人相处不久,但横看、竖看夫人都不像是会说玩笑话的人啊!

    「可不是嘛!」她生平还没开过玩笑呢!

    「夫人究竟跟少爷说了些什么?」

    「就说……要好好当夫妻之类的话。」那些话,她可没法子再说一遍。

    「那怎么会被当成笑话呢?」以夫人的神情与口气,应该不会发生这种误解才是。

    「我也被弄胡涂了。」回想他的反应,她总觉得有些古怪。

    紫嫣思索一下,建议道:「要不,夫人就身体力行,证明给少爷看。」依照少爷对待下人总是赏罚分明的作风来看,这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

    「怎么个身体力行法?」此刻的段晚之,认真得就像个听取授课的学生。

    「少爷一定是认为,夫人只是说说,未必做得到,所以才会没把话放在心上,既然如此,夫人不如就以实际行动,证明给少爷看。」

    「实际行动?」她行动得成吗?

    紫嫣点头如捣蒜。

    「那我该怎么做?」

    「首先,夫人应该要化被动为主动。」

    「我……」她的个性一向淡然,要她主动,她实在做不到啊!

    「其实很简单的,像是多陪陪少爷聊聊天呀,话多一点,要多沟通才能了解彼此嘛!还有,夫人要记得常常微笑喔!」紫嫣扯扯自己的嘴角。「就像这样。」

    段晚之想照做,却学成了四不像。

    「没关系,这是需要练习的。」看着为此有些颓丧的夫人,紫嫣忙不迭地安慰。「夫人生得如此绝色,如果能再常常微笑,相信少爷很难不为所动的。」这可是真心话,如果她是男人,也会拜倒在段晚之的石榴裙下。

    想到要讨上官止澜的欢心,不知为何,段晚之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地柔美了许多。

    「对对对!」紫嫣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忙指着她的脸道:「就是这样,就是这种笑容!」她赶紧拿了面铜镜给段晚之瞧。

    段晚之望着铜镜里,那妩媚的笑容,宛若冬季过后初春绽放的绝艳花朵,有些难以置信地对着铜镜左看右瞧。

    这是她吗?

    原来,她也能笑得如此的温暖美丽,她以前从来都不知道……

    「怎么样,夫人?」紫嫣开心地点首。「我说的对吧!」

    得到了鼓励,段晚之也跟着跃跃欲试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还需要改变些什么。「紫嫣,妳再仔细想想,我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的?」

    以前,她不在乎自己是何模样,也不在乎自己的态度讨不讨人喜欢,但是现在,为了要让上官止澜动心,她决定要好好改变自己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