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病娘子 第三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她在做什么啊!?

    傅玉邪羞得想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子里,手掌下薄利柔软的双唇,让脸颊传来阵阵滚烫,心跳骤然加快,就像发病前的症兆,但又有点不同。

    她惊慌的想收回手,莫汉却眼捷手快捉住她的柔荑,看着她羞窘的模样,让他想要一亲芳泽,但莫汉最后还是克制住自己,不愿因为一时的冲动而伤害到她。

    「妳想要什么礼物呢?」他低声询问,解除她的困窘,但大掌依旧紧紧扣住她的柔荑,温热体温不断传递过去,让她的小脸变得更加娇羞可人。

    「我想要……汉哥哥陪我出去玩,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也可以。」她低着头,声如蚊蚋。

    自从她生病之后,踏出府的次数少得可怜,而汉哥哥也因为开始接管家族的产业,而忙到没有太多时间可以陪她。

    「如果大夫允许的话,我就答应妳。」

    「真的吗?」听到他的回答,傅玉邪的眼睛为之一亮,兴奋的紧抓着他的袖口,满脸的期盼神情说明她此刻的心情。

    「别高兴的太早,大夫未必会同意呢!」

    「我已经很久没发病了,大夫一定会同意的。」傅玉邪信心满满,像个孩子般微嘟起红唇,向他撒娇道:「汉哥哥,你一定要说话算话,不能后悔喔!」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答应妳的事,绝对会做到。」莫汉目光变得温柔,不论她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会替她办到的。

    「汉哥哥果然是世上最好的人!」也是她最喜欢的人,傅玉邪在心中补上一句话,笑得好不甜美。

    但两人的亲密举动,落在正准备踏进凉亭内的男人眼中,却是醋意横生。

    「玉邪。」莫桐出现在两人面前。

    「桐哥哥,你也来送我礼物吗?」

    听到「也」这个字,莫桐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神有些懊恼,为什么他总是比大哥慢一步?但看着傅玉邪开心的笑靥,所有的懊恼烟消云散,他从身后拿出要送的礼物。

    「这是我送妳的生日礼物。」

    美丽的金色鸟笼里有一只鸟儿,耀眼的鲜黄色羽毛,一条黑色条纹从淡红色的小喙子边绕过眼睛,延伸到后颈,让傅玉邪睁大眼睛,苍白小脸有着欣喜与激动。

    「好可爱的小鸟,这是什么鸟?」

    看见她兴奋的模样,莫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这次的礼物果然没选错。

    「这是黄莺,很会唱歌喔!」

    「唱歌?」傅玉邪目不转睛盯着笼里可爱的小家伙,牠微歪着小脑袋看着她,孤伶伶的好像有点可怜。

    「是的,牠的叫声十分清脆悦耳,妳一定会喜欢的。」莫桐十分得意,看着傅玉邪脸上的笑容,彷佛尝到胜利的滋味。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下意识地与大哥竞争起玉邪的笑容,他要玉邪像对待大哥那般,也对他展露灿烂美丽笑颜,他要证明,他也能带给她快乐。

    「我虽然想听牠唱歌,但我不想要牠跟我一样,每天被关在笼子里。」傅玉邪于心不忍,她知道被关着的痛苦,尤其是在她发病时,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床柱,却什么都不能做。

    她抬起头,一双明亮灵动的眼眸闪烁着哀求的目光,「桐哥哥,我能不能放了牠?」

    莫桐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脸上流露出不甘与挣扎。「难道妳不想听牠唱歌吗?」

    他的心在隐隐作痛和发怒,难道他送的东西一点都不值得她留恋?

    「我想听,可是牠好可怜,孤孤单单地被关在笼子里,看起来一点都不快乐。」傅玉邪将视线移到笼中小鸟的身上,没有注意到莫桐难看的神情,但这一切全都落入莫汉的眼中。

    「玉邪,这只黄莺应该已经习惯笼子里的生活,若妳把牠放出去,反而会害牠活不下去。」莫汉开口,解除莫桐的尴尬。

    「为什么牠会活不下去?」她仰起头,眼里透露出好奇及疑问。

    「因为牠已经没有觅食的能力,只能等着人喂食。」莫汉向她解释时,注意到她的眼神变得黯淡,小脑袋垂得低低的。

    「怎么了?」他勾起她小巧的下颚。

    「玉邪就跟这只小鸟一样,若没有莫家的帮助,说不定早就夭折了。」她想到自己的身世,若不是因为莫家的帮忙,自己的下场铁定是香消玉殒。

    「玉邪,不准妳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听到她丧气的言谈,莫桐的胸口就好像被一根硬刺狠狠地扎了一下。

    「桐哥哥,你在生气吗?」傅玉邪被他的怒火给吓到,下意识地靠往莫汉的身后,怯生生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莫桐身子一僵,她胆怯的反应让他的心感到微痛,为什么她要畏惧自己?难道她怕他会伤害她吗?

    「别怪阿桐生气,我也不喜看到妳垂头丧气的模样。」莫汉的表情虽然平淡,但微暗的双眸中隐藏着无限爱怜。

    「汉哥哥也不喜欢……对不起!」傅玉邪低下美丽如花的俏颜,搅拌着手指头,嗫嚅道歉。

    听到她对着莫汉说出「对不起」三个字,莫桐额头上的青筋微微抽动,难道在她的心中,真的没有他的存在吗?

    「妳应该跟阿桐道歉,礼物是他送给妳的,妳把小鸟放生,岂不是代表不愿意收下他的礼物。」莫汉严肃提醒,心中顿感五味杂陈。

    他看得出来莫桐对玉邪的感情,唯有她还不明白。

    莫汉不知道是该提醒她,还是自私一点,让玉邪只注意他一个人就够了,但面对莫桐难看的脸色,心中也跟着叹气,他无法漠视莫桐的感受,毕竟莫桐是他唯一的弟弟。

    傅玉邪的芙蓉小脸微愣,这才注意到莫桐难看的神情,满脸的愧疚。

    「桐哥哥对不起,请你别生气,我不是不愿意收下你的礼物,而是……我看牠孤孤单单的好可怜,所以我……」

    瞧着她雪白小脸添上一抹歉意,一双美丽的杏眸充满浓浓的愧疚,莫桐的脸色微霁,即使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也无法真的对她生气,只是她对大哥言听计从的模样,让心中的那把怒火无法得到真正的释怀。

    「大哥,你送玉邪什么礼物?」他突然询问道。

    「我没带礼物给她。」莫汉说的是实话,可是莫桐不相信。

    大哥会忘记玉邪的生日!?

    不可能!每年他都是快他一步把礼物送给玉邪,就跟今天一样,他要送礼物时却发现大哥早就在玉邪身边,他会没带礼物?说什么他都不相信这种鬼话,但大哥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怀疑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最后目光停留在傅玉邪的小脸上。

    「玉邪,大哥究竟送了什么礼物给妳?」

    傅玉邪不懂气氛为何会变得如此尴尬,甚至有股浓浓的烟硝味弥漫四周?但还是选择老实回答莫桐的问题。

    「汉哥哥答应我,只要大夫允许,就带我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莫桐皱眉,心里有些酸意,她开心微笑的模样像朵惹人怜爱的芙蕖,清新淡雅却柔嫩脆弱。

    「我好久没出门了,汉哥哥答应我只要情况允许,就会带我出去游山玩水。」她喜不自胜的表情叫莫桐嫉妒,目光落在面无表情的大哥身上。

    莫汉想要叹息,若是别人他可以置之不理,但对象是他的弟弟,他只能缓缓开口询问:「你要一块去吗?」

    莫桐眼睛为之一亮,转而看向一旁的傅玉邪。

    「那要看看玉邪让不让我跟?」黝黑的眼眸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但佳人的目光却落在另一名男人身上,心中涌起的酸味变得苦涩。

    「桐哥哥想跟就跟,玉邪没有意见。」她低垂眼帘,掩饰住失望的神情。

    原本她想与汉哥哥单独相处,但又不忍心拒绝桐哥哥,毕竟两兄弟就算住在一起,平时也是难得一见。莫汉忙于处理及接管家中产业,而莫桐也开始跟在姨丈身边学习,就算同处在一个屋檐下,但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算了,妳根本不是真心的欢迎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莫桐恼怒地拂袖而去。

    傅玉邪眨眨无辜眼睛,不明白莫桐为什么生气。

    瞧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莫汉只能直摇头。

    「桐哥哥在生玉邪的气吗?」傅玉邪回过头,询问身旁的男人。

    「不,他没生妳的气,而是生我的气。」莫汉抚着她柔嫩的脸蛋安抚道。

    「为什么?」她眼中充满困惑。

    被她这么一问,莫汉陷入沉默,现场气氛也顿时尴尬。

    「我说错什么,或做错什么了吗?」傅玉邪不安极了,小手揪着他的衣角,一双漆黑硕大的双眸布上一层雾气,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疼。

    「不,妳没说错什么,也没做错什么,别胡思乱想了。」莫汉嘴角缓缓一勾,大掌揉乱她的青丝。

    傅玉邪心里虽然抱着怀疑,但并没有在这话题上打转,免得又被汉哥哥斥责她老爱乱想。

    这时小鱼端着汤药走了过来,一头雾水地问:「小姐,我刚才遇到二少爷,他一脸的怒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桐哥哥就突然生气走掉了。」傅玉邪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小鱼注意到小姐身旁的大少爷时,恍然大悟。

    也难怪二少爷会生气,看到小姐与大少爷这般亲密,心头多少会不舒服,可是小姐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二少爷的心情,只能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

    「汉哥哥,喂我吃药。」傅玉邪捧着汤药,一脸期待地看着莫汉,白皙小脸飘来两朵红云。

    「妳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莫汉莞尔提醒。

    「我不管,人家要你喂我吃药嘛!」傅玉邪的软言柔语,让莫汉根本无法拒绝。

    小鱼在一旁窃笑,结果换回来莫汉的白眼。

    莫汉接过汤药,拿起汤匙,替她把滚烫的汤药吹凉。「来,张嘴。」然后将汤药送到她眼前,嘴角缓缓往上轻扬。

    傅玉邪微启朱唇,一口口把苦涩的汤药咽进肚子里。只要汉哥哥在她身旁,心头的甜蜜滋味就能掩盖汤药的苦涩。

    只是没想到,这一幕你侬我侬的画面又被踅回身的莫桐撞个正着,整个人僵直在原地,眼神变得阴鸷,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刺入手掌心。

    傅玉邪心中根本没有他的存在,除了大哥之外,任何人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难道她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吗?

    莫汉瞧见莫桐的身影,动作微微一愣,令傅玉邪好奇的抬起头。

    「汉哥哥,你怎么了?」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道火热的目光紧盯她的背影,因为她的眼中只有莫汉的存在,小手伸过去,抚上男人棱线刚硬的脸庞,嘴里嘟嚷道:「汉哥哥累了吗?」

    细腻软嫩的触感,让莫汉脸上刚硬的线条变得柔和。

    「我不累,趁热把汤药喝完吧!」他把汤药送到她的嘴边,让她将剩余的汤药喝完。

    莫桐再也受不了,转身来个眼不见为净,但心中的酸意和怒火还是不断啃蚀着他的心。

    他想要冲到玉邪的面前质问她,难不成她的眼底只有大哥一人吗?但他害怕知道答案,更怕玉邪不愿面对他的感情,但是忍着的怒火及感情已经快要溃堤,他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好苦。」傅玉邪吐吐舌头,嘴里尽是苦涩的药味,她摀着小嘴忍住想要呕吐的,脸色有些发青,小鱼立刻上前,把准备好的桂花糕呈上去。

    「小姐,吃块桂花糕,压压胃吧!」

    「谢谢。」傅玉邪正要拿起糕饼,男人的手却抢先一步拿了一块。

    她仰起头,看着莫汉,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来喂妳。」

    傅玉邪的身子微愣,脸颊瞬间变得嫣红,看着他手中的桂花糕,有些手足无措。

    在一旁的小鱼瞧见这暧昧气氛,识趣地退下,留下大少爷与小姐独处。

    「把小嘴张开。」莫汉诱惑道。

    低沉的嗓音让她不自觉得照着他的话去做,咬了一口桂花糕,一股香甜的滋味在嘴里泛开,掩盖掉药的苦涩,心头也被甜蜜滋味给笼罩。

    她一口接着一口,直到接触他的指尖,伸出粉嫩小舌划过他的手指,一股电流瞬间窜过他的身体,男人的眼眸变得深沉,火光在眼底跳跃。

    傅玉邪在他的注视下,脸颊变得滚烫,心跳加速,但这与发病的症状不同,没有痛楚,只有淡淡的甜蜜感,让她觉得好幸福。

    她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停在这一刻,没有病痛,也没有别人的存在,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汉哥哥……」看着俊颜缓缓靠近,随着温柔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她的眼儿跟着迷离,口中也吐出她最深的迷恋。

    心跳动得好快,她屏住呼吸,看着莫汉的脸孔在眼前慢慢放大,灼热感熏红脸颊。

    他的唇缓缓贴上她的,轻轻蹂躏辗转。

    傅玉邪微启朱唇,心跳如万马奔腾,甚至险些发病,但她按捺住胸口传来的微微痛楚,能得到他的疼惜,就算是死也甘愿。

    「汉哥哥……」她被吻得头晕目眩,而他则像是在沙漠里饥渴的旅人,终于寻获甘泉,不停的吸吮品尝。

    她无力的瘫软在莫汉的怀里,小手揪着他胸前的衣襟,嫩白脸颊被染成一片粉色,直到一股黑色吞没她的意识为止。

    「玉邪!?」莫汉皱起眉头,看着怀中昏厥过去的人儿,知道她并未发病才松口气,但眉心却紧拢。

    他才与她接吻,她就无法承受,若是成为夫妻的话……莫汉心头一凛,目光落在那张苍白又柔嫩的小脸蛋上,眼中尽是温柔。

    他可以不在乎一切,但是却无法不在乎她。

    在他替她决定名字的那一剎那,她就已经注定是他这一生最甜蜜的负荷,粗糙的指腹划过白嫩肌肤,眼神转为深沉。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让妳活下去。」

    *****************

    好丢脸!

    傅玉邪捧着发红的脸颊,恨不得找个洞将自己掩埋起来。

    没想到一个吻就让她昏倒,汉哥哥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娇弱了?

    看着铜镜内照出苍白削瘦的脸蛋,唯有那两抹因羞赧的红云让她看起来略有血色外,瘦弱的身子说明她绝对禁不起他更激烈的索求。

    「小姐,妳为什么一直盯着镜子呢?」小鱼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一脸疑惑的盯着镜中的她。

    「没……没什么……」她被她吓了一大跳,接着脸儿微热,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矢口否认。

    小鱼挑挑眉,露出诡谲的笑容。「该不会是小姐与大少爷偷做了什么事吧?」

    「才没有……」小鱼暧昧的语气让傅玉邪羞得抬不起头,提出微弱的反驳。

    「我才不信呢,大少爷是不是吻了妳?」

    「妳怎么知道!?」被一语道破,傅玉邪惊得抬起头,看到小鱼满满促狭的神情。

    「喔……」她拉长音,脸上有着浓浓的取笑调侃意味。「难怪小姐满脸春风,原来是在思念大少爷。」

    「妳别胡说……我……我才没有……」傅玉邪急忙否认,却怎么也消除不了脸颊上的两抹嫣红,看起来格外娇艳美丽。

    「真的没有吗?」小鱼仍是逗弄着她,瞧她着急又心慌否认的模样好可爱,难怪会俘掳两位少爷的心。

    「小鱼,我不理妳了!」傅玉邪娇嗔,趴回床上,用棉被掩住赤红的面容,即使被自己的贴身侍女取笑,心里仍是觉得无比的甜蜜,想到汉哥哥的吻……小手轻触着唇瓣,心在微微悸动着。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妳好好休息吧。」小鱼见好就收,可不想真的惹小姐生气。

    正当小鱼准备踏出房门时,棉被底下露出一双晶莹的美目,悄声问道:「小鱼,我配得上汉哥哥吗?」

    小鱼停下脚步,回过头,似乎不明白她为何这么问?

    「小姐为何觉得不安?」

    「我是个病入膏肓的人,随时有可能一命归西,根本配不上优秀俊逸的汉哥哥……」傅玉邪眼儿氤氲,心头有些发酸,这样的她能带给汉哥哥什么幸福呢?

    「大少爷可曾嫌弃过小姐的病弱?」小鱼走到床边反问她。

    傅玉邪摇摇头,「汉哥哥才不是那种人!」就算她病得再重,他依旧选择陪伴在她身边,给她生存下去、对抗病魔的勇气。

    「既然知道大少爷不是那种人,小姐又何必自寻烦恼?在大少爷的心中只有小姐的存在,就算有再多再漂亮的姑娘也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对汉哥哥很不公平。」傅玉邪吐出心中的忧虑,柳眉蹙得死紧,柔弱的模样令人心折。

    「怎么不公平?」

    「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汉哥哥才会对我这么好……」傅玉邪低语着,心在隐隐作痛。

    她知道她好贪心,有了汉哥哥的温柔,还想要他的心,想要他是真正爱着自己。

    「小姐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大少爷?」小鱼听到她庸人自扰的疑问,好气又好笑,就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大少爷对她的一颗真心,唯有小姐这个当局者,还陷在迷沼中。

    不过小鱼也替二少爷感到悲哀,小姐心中只容得下大少爷一人,从头到尾只有「汉哥哥」这个名字,压根忘了桐少爷的存在。

    「这种羞人的事,我怎么敢问……」傅玉邪把头又埋进棉被里。

    「小姐就别再想东想西,船到桥头自然直,大少爷对妳是何意,妳终会知道的。」小鱼坏心眼不说出她观察到的事,与其由她说出口,还不如让小姐自己去体会。

    「说的也是。」傅玉邪的语气有些沮丧,原本她还希望能听到小鱼的见解。

    瞧她丧志的模样,小鱼倒有些不忍。「小姐,只要妳想想大少爷是怎么对妳的,就能知道他对妳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经她这么一提醒,傅玉邪想到早上的吻,莫汉的唇压上她的,躲在棉被下的脸颊慢慢变得羞红,忙不迭的转过身,背对着小鱼,语气急促道:「我知道了,我要睡了。」

    小鱼见傅玉邪古怪的反应与动作,眼珠子一转,像是想到什么,笑嘻嘻把蜡烛吹熄,走出小姐的闺房。

    等到小鱼离开之后,傅玉邪伸手轻抚着自己柔嫩的双唇,想到汉哥哥的吻,不禁脸红心跳起来……,这是否代表汉哥哥也同样喜欢自己呢?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