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爱上猪头男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结束漂泊的旅程,秦毅尧在暮色中回到秦家华宅。

    把背包一扔,他不顾在客厅的佣仆看得目瞪口呆,一鼓作气地跑到于恩谊的房间门口,用力地敲门。

    回来的途中,他不断地思索他和于恩谊的关系,终于确定他这一生不能没有她。

    「开门!恩谊。」秦毅尧叫得声嘶力竭,还是没有人开门。

    随后赶来的佣人阿莲嫂拿着他丢下的背包,忙着喊住他,「少爷,恩谊小姐不住这里了。」

    「什么?!」秦毅尧停止敲门,慌忙地看着服侍他们父子多年的阿莲嫂,「她怎么会不住这里?」

    阿莲嫂用责怪的眼神瞪着他,似乎认定他就是于恩谊离开的祸首,「恩谊小姐在你出去玩的那一天就搬出去了。」她可是看着于恩谊被他欺负长大。

    秦毅尧脸色一青,「那爸呢?他现在在哪里?我去问问他为什么不留下恩谊?」

    「老爷很早就上床睡觉了……咦!少爷你要干嘛?」阿莲嫂见到秦毅尧仓卒转身,急忙叫道。

    「找我爸……」秦毅尧往楼梯口冲,要去秦颐昌的卧室。

    「哎呀!不是跟你说老爷睡觉了吗?少爷……」阿莲嫂在后面叫道,可是秦毅尧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辗转反侧的秦颐昌一听到房间外面的骚动,立刻起身,坐在放置在卧室内的大沙发上。

    秦毅尧一打开门,往父亲的床瞧去,发现没人,惊慌地大叫:「爸──」

    「毅尧,我在这里。」秦颐昌在黑暗中出声。

    秦毅尧打开一盏立灯,迫不及待地追问于恩谊的下落,「爸,恩谊人在哪里?你怎么让她离开?」

    「坐下来,毅尧。」相较秦毅尧的惊慌失措,秦颐昌显得平静。

    秦毅尧依言坐下来,可是神色仍不定,「爸,恩谊呢?我要见她!」

    「恩谊她可能不回来了。」秦颐昌落寞地说。

    「为什么?」秦毅尧心头一悚。

    「她是很乖的女孩,这些年来,我把她当女儿一样疼爱……」秦颐昌忽视儿子的问题,喃喃地说。

    对于恩谊的离去,他很不舍,原来失去她的感觉和当年秦毅尧离家的感觉一模一样,都是充满了伤心及悲痛,这个家根本不能没有她的存在!

    「爸,恩谊她去哪里?」秦毅尧急迫地想知道她的下落。

    「我答应她不能让你知道。」秦颐昌摇摇头。

    「为什么?」秦毅尧脸色愀变,一副受伤的样子。

    「因为不这么答应,她不会告诉我她要去哪里。」秦颐昌想到于恩谊临走前的交代,悲痛不已,忍不住责备儿子,「我曾告诉过你,恩谊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去找你前女友,你为什么把错全怪在她身上,不去想想真正罪魁祸首就是我?」

    「我知道,爸,我错怪了恩谊。」秦毅尧坦承自己犯下错误。

    「唉!」见儿子爽快地俯首认错,秦颐昌也不愿再苛责。

    「爸,你告诉我地址,让我去找恩谊。」秦毅尧请求。

    「你为什么非得找到她?」秦颐昌后知后觉,还窥不出这小俩口情爱的瓜葛。

    「因为我爱她,爸。」秦毅尧毫不犹豫地说。

    秦颐昌忍不住惊呼,「你们……」难怪于恩谊这么在意秦毅尧……

    「因为她的关系,我才回家,爸。」秦毅尧让父亲知道谁才是促使自己回家的功臣。

    「我知道,可是你们……」这事太突然了,秦颐昌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我知道你想说我以前很讨厌她,是不是?」秦毅尧问道。

    秦颐昌颔头,「是……」秦毅尧欺负于恩谊他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当时他不以为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想起自己的年少无知,秦毅尧忽然露出一个苦笑,「因为我瞧不起你叫她往东就往东,对于当时处于叛逆期的我来说,听你的话是全世界最恶心的事。」

    「啊?」秦颐昌想不到因为自己的关系,让儿子讨厌起于恩谊。

    「后来长大了,又因为我们立场不同,我不喜欢她站在你那一边,所以……」秦毅尧难为情地说。

    「这样啊……」秦颐昌明白了,原来儿子是不满自己,才处处挑剔于恩谊。

    现在想一想,当年他太过自负,目空一切,所以惹得儿子不快,又不会去化解儿子的误会。

    「爸,我想跟你说,我不仅要恩谊回来,我还要娶她。」秦毅尧双眼盯着父亲,坚决地说出心里的决定。

    突然得知儿子中意于恩谊,秦颐昌却不显大惊小怪。

    「你不会反对吧?爸。」秦毅尧盯着父亲,发现他脸上没有怒色,才松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和父亲和好,他可不希望为了他的结婚对象,再发动一场战争。

    「我答应。」秦颐昌的回答虽然慢了几秒,不过语气绝对是赞同的,在他心中,于恩谊比任何人更有资格当他的媳妇。

    秦毅尧漾开一个欣喜的笑意,难掩内心的激动,「爸,谢谢你!」

    「不要谢我,我这是为了恩谊,如果她爱你,我会举双手赞成;如果她不爱你,那么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娶她。」秦颐昌言之凿凿地说。

    因为比起儿子,他一手抚养长大的于恩谊更有资格获得幸福。

    「爸……」秦毅尧想不到父亲一颗心全偏到于恩谊身上。

    「别说我偏心,你自己想想,我养她有比养你不好吗?别说我视力退化那段期间,事事都依靠她,她从小到大就比你听我的话,从来不惹我生气。」秦颐昌毫不留情地指责儿子的顽劣。

    「她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听到父亲夸于恩谊,秦毅尧又嫉妒起父亲。

    听到儿子不知在嘟嚷什么,秦毅尧探身问道:「什么?」

    「没事!」秦毅尧神色一敛,「爸,恩谊现在在哪里?你告诉我好不好?」

    「好!」虽然会辜负于恩谊的交代,不过,这对她绝对有好无坏,他老人家乐观其成。

    「谢谢爸……」秦毅尧终于放下心,开怀地笑了。

    于恩谊一开门,看到英气逼人的秦毅尧,倒抽一口气,急忙要关上大门。

    秦毅尧身手敏捷地侧身登堂入室,「别想关门,让我进去!」

    于恩谊红着小脸,看着秦毅尧挺拔地站在她面前。

    「不请我喝杯水吗?」两人站在门口互视许久,秦毅尧先打破沉默。

    于恩谊愣了一下,才从厨房端出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的小几上。

    「你为什么来找我?」于恩谊知道一定是秦颐昌将自己的住址给了秦毅尧,不过,两人都已经闹翻了,为何他要来找她?

    「我想来看看妳这里有没有藏野男人!」说完还故意四处张望,探头探脑。

    「就算有,也不关你的事!」于恩谊闻言十分气结,恶声恶气地说。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秦毅尧不高兴地拧眉,「妳不知道外面的男人很坏吗?」

    「有比你糟吗?有比你会占人便宜吗?」于恩谊生气地回道。

    她的清白就是毁在他手里,他还有脸说别人?

    秦毅尧猛地语塞,顿时有些难堪,不过仍嘴硬地强辩,「那是妳情我愿好不好!」

    于恩谊愤愤地撇开脸,再次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今天带辞呈来还妳。」秦毅尧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到于恩谊眼前,「我不准妳辞职,妳明天起给我回公司上班。」

    于恩谊看一眼递到眼前的辞呈,对他自大的口气微感发怒,「不要!我不会回去了。」

    他真的为了找她回公司,所以才来找她的吗?于恩谊感觉有股怒气涌上心口。

    「为什么?」秦毅尧错愕不已。

    「不为什么,我累了,我受不了你轻视我的眼神,我不要……」于恩谊忽然掩面。

    秦毅尧赶忙冲到她身旁,忧心轻喃,「恩谊……」

    「你去找妳的凌音……不要来烦我!」于恩谊烦躁地甩开秦毅尧伸来的大手。

    「妳要我去找她?」秦毅尧脸上泛出惊讶,声音颤抖不稳,「妳希望我找她吗?」

    「对!既然你对她念念不忘,为什么要来找我?」于恩谊歇斯底里地大叫,「你如果不能原谅我,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眼前,让我……呜……」

    秦毅尧伸出手将于恩谊纤细的身子搂在怀里,让她偎在自己的肩窝掉泪,「对不起……恩谊。」

    于恩谊闻言立刻仰起泪脸,愕视着他,十分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向妳道歉,恩谊,不只为了凌音的事,我还要为这些年来对妳的态度道歉。」秦毅尧真心真意地说。

    于恩谊听了泪流满面,捶打着他的胸膛,「为什么?为什么要向我道歉?说啊!」

    见到她委屈地哭泣,秦毅尧心底难过不已,「我从没同情过妳的处境,我看不起妳讨好爸,看不起妳对爸唯唯诺诺,我……从没为妳设身处地过!」

    要不是后来父亲告诉他,初见到她是怎样的情形,他绝对猜不到她在父亲和继母身故后,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梦魇。

    原来,她会俯首听命父亲的吩咐,是因为害怕回到举目无亲的日子。

    「呜……」于恩谊啜泣着,想到这些年遭他多少白眼,心中愤愤不平,「你好坏!你只会欺负我,对我爱理不理的……一点也不疼惜我。」

    「是,我很坏,我不该欺负妳。」她哭得好凄惨,他赶紧安慰着她。

    「不只这样,有次你竟然骂我马屁精,就因为我回答舅舅说新买的车子很好看。」于恩谊抖动着身子,哭诉他的恶劣行径。

    秦毅尧愣了一下,想不起来他是哪时这样骂她的。

    「就是舅舅买的银色宾士,你忘了吗?」于恩谊看他一副记不起来的模样,忍不住斥责。

    「哦!是那台哦!」秦毅尧恍然大悟,想起他十八岁时,父亲换了一台银色的宾士轿车。他那一年刚好考上驾照,很想要一台拉风的红色法拉利,所以对父亲的选择大失所望,可能因为恰巧听到于恩谊的赞美,把气迁怒在她身上。

    「对!我骂了妳,我现在马上向妳道歉!」他立刻向她致歉。

    「不止这样,还有……」于恩谊一边哭,一边控诉他的恶形恶状。

    「好了,妳不要说了,我是猪头!我不该欺负妳!」秦毅尧很怕于恩谊没完没了,试图制止。

    或许想到以后还有机会翻旧帐,所以于恩谊收敛了哭声,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真的是猪头!」

    秦毅尧顿时露出一个苦笑,如果能博得佳人灿笑,就算被当作猪头也无妨。

    「恩谊……」秦毅尧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痕,「不只回公司,也回秦家好吗?」

    「为什么?」于恩谊红着双眼问他。

    「因为我爱妳,我想娶妳。」他不像一般男人,面对感情扭扭捏捏,他比任何人还要落落大方,勇敢承诺。

    「我不信!」于恩谊瞪大杏眸,反应十分激烈。

    「为什么不信?」秦毅尧大声问道。

    「你回来不到三个月……教我怎么能相信你一下子就爱上我!」他可是讨厌她讨厌了十多年,怎么可能不到三个月,态度就有如天壤之别?

    秦毅尧听她这么说,结结巴巴地说:「这……该怎么说呢?」忽然见到指责他说谎的目光,立刻出声澄清,「我没说谎,我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一开始我是贪恋妳的,可是到后来我发现我不能没有妳,所以当我人在外面放逐,心还留在你身上。」

    「难道你心中没有凌音了吗?别忘了你为了她对我发了很大的脾气,甚至不能谅解我。」于恩谊凄然地说。

    「我会发脾气,是因为它曾是我未好好处理的伤痛,所以不经意地碰到它,就算这伤口现在对我不痛不痒,我仍然被过去惨痛的记忆影响,像被踩中尾巴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乱发脾气。」秦毅尧幽幽解释。

    是这样吗?于恩谊抬眼盯视他俊美的脸孔。「可是……你心里还有凌音……」想起他的前女友,她的心整个揪拧。

    「不是!」秦毅尧忽然按住她的双肩,认真地直视她,「从凌音她悔婚开始,就结束了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承认我以前爱过她,可是,现在我的心里没有她,尤其这次我独自出外旅行,和她不期而遇,更确定她的身影早在三年前就被抹掉了。」

    「你遇见她?」于恩谊十分担心,凌音见到他仍单身一人,会不会急着和他旧情重燃?

    「嗯!」秦毅尧点头,「她向我解释她当年为何逃开的原因,除此之外,我们都没有再提起过去的那段情。」

    「可是……她不会想要和你……」于恩谊吶吶地问。

    「如果妳想问她会不会和我再续前缘,我可以告诉妳,这是不可能的,别说她已嫁人,连孩子都生了,心里有妳的我,也无法再次爱上她。」秦毅尧说得斩钉截铁。

    「你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他不会和凌音在一起,于恩谊心里一阵雀跃,但她选择极力掩饰。

    「早在遇见她之前,我就爱上了妳!」秦毅尧深情地凝视着她。

    于恩谊怔怔地看着他,因为他真心的话语逐渐融化,「你……」

    秦毅尧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我爱上妳了,恩谊。别问我为什么,爱上了就是爱上了,至于为何今天才说出来,是因为我故意蒙住自己的心……」

    因为他一径认为她是他瞧不起的女人,所以即使霸占她的,仍拒绝承认他是因为爱才要她。

    他发自内心的真诚爱意终于扣住她的心弦,让她相信他吐诉的爱语,「我好高兴……我……」

    「恩谊,那妳爱不爱我?」秦毅尧盯着于恩谊泫然欲泣的表情,有些担心是自己一厢情愿。

    「猪头!」于恩谊两眼闪着薄薄的泪光,温柔地轻斥。

    瞧她回嗔转喜,秦毅尧心中狂喜,「骂我猪头是因为我迟顿,不明白妳心里爱着我吗?」

    于恩谊小脸绯红,含怯带羞地点头,「我也爱你!」心中重重的结一旦解开,对他的情愫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秦毅尧将于恩谊用力搂进胸膛里,两手环住她的腰,「恩谊──」他就知道,她绝对不可能对他无动于衷,要是没有她的回应,自己对她的爱不会一发不可收拾。

    于恩谊躲在秦毅尧怀里,吐露着心中的爱意。「我爱你,从我懂得男女感情以来,我就一直喜欢着你。」

    「妳的意思是……」秦毅尧低下脸,惊讶地望进她含羞的杏眸。

    言下之意,在他讨厌她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他了吗?秦毅尧心里忽然激动起来。

    「虽然你欺负我,可是我一直偷偷暗恋着你……」于恩谊瞄他一眼后,害羞地闭嘴。

    「对不起,我不该一直鄙视妳。」秦毅尧立刻为自己年少轻狂的行径,向她道歉。

    于恩谊摇摇头,脸上有些担忧,「别提这些,你刚说要娶我是不是太冲动了?要是舅舅反对……」

    秦毅尧用手指点住她的唇瓣,「这妳不用担心,爸并不反对。」

    于恩谊杏眸圆瞠,小嘴半张着,「这怎么可能……」

    「爸很感谢妳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当我的面告诉我,只要妳答应嫁给我,他绝对举双手双脚赞成。」秦毅尧被于恩谊一脸吃惊的样子给逗笑了。

    「真的吗?」她几乎当成父亲般尊重的秦颐昌,同意她成为他的媳妇?

    秦毅尧点点头,露出迷人的微笑,「真的!他现在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只要妳幸福,他愿意让我娶妳。」

    「毅尧……」于恩谊作梦也没想到,她竟然可以嫁给他。

    「恩谊,我爸已经不是阻力了,妳愿不愿意嫁给我?」秦毅尧索讨着她的答案。

    「我愿意。」于恩谊毫不犹豫地回答,她露出腼觍的笑容,「只要你永远爱我……」

    喜悦立刻充斥胸怀,他的大手珍惜地捧起她的酡颜,「我会爱妳一生、一世……」说罢,立刻吻她上柔软的唇瓣。

    他愿意毫无保留地奉上一颗真心,永远爱她……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