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秘书借用中 终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不过这一次,何月想当个任性的人,不想一直做个完美的秘书,她有些乏累了。

    当飞机起飞,当她看到那近在咫尺的白云,她的心却没有随着高度而变化,飞机停在了日本,她下了飞机,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人不是很多。

    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一一充斥在她的耳边,没带行李箱,就一个旅行袋,没有多少东西,很轻就如她的心一样,没有了重量,只是轻浮着,找不到重心。

    手机被她关机了,她不想在此刻还有扰人清闲的电话。

    接下来,去哪里呢?

    她突然想到「东京爱情故事」,心里一动,身随心动,用着流利的日语交代去向。

    不同于台湾的天空,日本的天很蓝,她的额头抵在窗……

    很少会有事情能让淩锋感觉困扰,但是有个人就是有本事让他感到困惑和矛盾,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不禁思考便问了她,那种感觉似乎将她当成了一个有着心机的女人,高傲如她,她没有生气,心平气和地对他提出分开一段时间。

    就是她该死的不辩解,该死的冷淡,该死的提出这种要求,大男人的他怎么能不气?怎么能先屈服?

    在男女游戏中,他从不是屈服的人,即使在她的面前,他低过头,可这一次,他不想先低头。

    他等着她,等着她能主动来找他,知道她和梁青青是好友,所以在梁青青产后的每一天,他都会去看她,名义上是看她,实际上却是去看某个没良心的女人,怎知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一次也没有让他碰到!她是无意还是存心的?

    「喂,拜托你不要表情这么狰狞好吗?」梁青青看着脸色一天比一天差的淩锋,心中更是郁闷到了极点,这一对闹情绪,怎么闹到她这里了?

    「不好意思。」吓坏刚生完的梁青青,宋翔大概会把他给赶出去,表明以后淩锋勿进,所以为了私心,他只好忍辱负重。

    「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

    「哼。」淩锋想起自己上次问梁青青,她打死也不告诉他,何月是否来过,于是他便厚着头皮每天过来,给这个尊贵的孕妇削苹果!

    「我不要吃苹果啦,你不要弄了!」在这里待这么久,还给她削这么多苹果,她吃不完,全氧化掉了,太浪费了,而那削苹果的手一顿,他阴森森地看了她。

    「不行吗?」孕妇最大。

    「那你要吃什么?」宋翔去买晚饭了,还没回来,最好快一点回来,否则等他回来,大概会是一具尸体了。

    「柳橙。」她指了指水果,淩锋耐着性子拿过来,为她切柳橙。

    「我真是想不通,你们怎么这么情绪化,两个人都像小孩子似的。」淩锋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柳橙上。

    「特别好笑的是,你每一次都在何月走后才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们在玩有缘无分的游戏呢!」

    「你说什么?」他提高声音。

    「你都听见了还问。」

    「多久了?」

    「一开始呀。」

    「为什么不早说?」他的声音冷飕飕的,叮惜孕妇没听见。

    「那时没想到。」刚生完小孩很累。

    在淩锋发疯的前一刻,伟大的爸爸终于回来了,「怎么了?」宋翔望着淩锋脸色暗沉。

    「每一次何月一走,我就来了?」他低低地问。

    「是呀。」宋翔倒没觉得不妥。

    「你该死的,为什么没跟我说?」

    「你们不是在冷战吗?我是局外人,当然还是少说的好。」宋翔故作沉稳地说。

    「你!」

    「哦,对了,我可爱的秘书在昨天请假了。」说到这个,他咬牙切齿,竟敢在这么忙碌的时刻,幸好集团里的人不是吃白饭的!

    深吸一口气,淩锋不再像无头苍蝇般胡乱发脾气,定定地看着宋翔,眼里的风暴缓缓地沉淀下来,转为飓风,他缓缓地对着梁青青说:「你知道吗?」

    宋翔开始觉得很不对劲,「你……」

    「宋翔是我们这群中最早破处的。」淩锋扔下炸弹,存心挑拨着这对夫妻的感情后,拍拍屁股就走人。

    梁青青后知后觉地想到,他们好友里,最风流的是淩锋,可宋翔比淩锋还早……

    「宋翔!」新任妈妈力量十足。

    「老婆。」他叫得无力。

    走出病房,淩锋突然想到在找到那个逃跑的女人之前,他应该先做一件事情,正好手机响起,「喂,查得怎么样?」

    「枉费我帮你这个忙,你是不是该先说声谢谢呀?」关彻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那也得先看内容,才能道谢吧?」他还是有这个思维逻辑的。

    「好吧,是之前跟我们打招呼的学姝。」关彻太无聊,主动说帮他查查,过过侦探的瘾头。

    「嗯。」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你想怎么样?」他笑着说,淩锋整人超强的,他非常期待。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的声音透着戾气。

    关彻先是一愣,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我挂了。」

    「等等!」已经挂了,这个淩锋,他的谢谢呢?

    日本箱根是温泉之乡,何月投宿在一个民宿,逛了逛自己想去的地方以后,便一直待在房间里,发发呆,看看天空,做着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就这样过了两天。

    十二月底的日本已经开始下雪,白白的、柔柔的,向窗外一伸手,便飘在了她的手心里,白色的小东西飘在她的手心里,一开始没有重量,接着她的体温融化掉了雪,冰心透骨的感觉从手心传进心里。

    抖抖手,她将窗户关上,简单地吃了晚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准备去泡个温泉。

    途中碰上老板娘山本太太,她是个传统的日本女性,对着她一个鞠躬,「你是要去泡温泉?」

    「是的。」她有礼地回礼。

    「你可以去泡露天温泉。」

    「这种天气?」她从来没有在冬天泡露天的温泉。

    「呵呵,这种天气,可以边泡着,边欣赏雪景。」山本太太笑着。

    「是吗?」她不是那种轻易就改变自己想法的人,可有时候人需要的就是改变,「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

    轻微地鞠躬,何月往露天温泉走去,回眸一看,山本太太用着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回礼。

    她学不会日本人这一套,虽然很礼貌,可她觉得很麻烦。

    推开门,一股浓浓的烟雾传来,她小心地关上门,其实她不喜欢跟人共浴,所以选择人少的时候来,正好,没有人呢。

    在淋浴处洗干净身体,她缓缓走进温泉中,身体马上暖暖的,抬头想看看星空,却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见,可黑色更衬托出了雪的白。

    雪,一片一片地落入温泉水中,随即没了踪迹,一些飘在她裸露在外的肩头上,却不会很冷,温泉的暖意蔓延了全身。

    山本太太说得很对,这样的泡温泉真的很有新意,而且闲情逸致地让她很舒服,雪在飘,烟渺渺升起,她有一种置身仙境的错觉。

    不过泡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她觉得有点热了,想起身,正好门被拉开了,她赶紧蹲下身,她不习惯让人看见自己的裸身,所以连忙背过身。

    那人淋浴了一番,过了一会儿,下到水中,何月缓缓吐气,被热气给熏得有些晕,脸蛋红红的,她侧着身子,像只螃蟹,绕过那个人,想上去。

    「啊!」不知道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脚,她吓得乱踢着腿。

    「是我!」深沉的男性声音传过来。

    「淩锋?」没有时间怀疑,男人将她拥进怀里,熟悉的男性躯体,安抚了她惊吓的心跳,「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里?」

    「哼!」他不在意地哼了哼,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丢下他一个人,他不来找她,她自己一个玩得很开心嘛!还泡着温泉看雪景,真是好心情!

    可怜他帮她报了仇,劳心劳力,还要来日本寻找她的芳踪,她却一个人享福,

    「这里是女人汤。」何月皱着眉,不赞同。

    「哼哼!」有什么关系?

    「你出去!」何月说道。

    「不要!」

    「那你放开我,我要出去。」何月拉开他的手,他竟乖乖地听话,放开了她。

    她走出温泉池,擦干身体,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低头拿起浴衣,「啊!」

    男人突然走上来,圈住她的腰。

    ……

    这个男人的能耐明显比她强太多,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她轻喘着,靠在他的胸前,低低地弃甲投降,「我爱你!」

    她的爱语催发了他所有的感官,他一个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灼热抵在她的深处,「证明给我看。」

    她拉下他的头,吻住他的……

    嘴上的爱语还不够,只有在对方的身上印下属于彼此的印记,才能深刻地感觉彼此的心意。

    翻云覆雨了一整夜,隔天一大早,何月便从阳光中醒过来,从他的胸膛前抬起头,望着熟睡的男人,她笑了笑。

    昨夜的种种,让她身体很是疲惫,却让她心里很开心,这种热烈的拥抱,消除了她心中的不确定,这个男人,是真的属于她的,真真正正地属于她了!

    轻手轻脚地移开自己的身体,她准备起身,却看见了一样很眼熟却不该出现的东西,她伸手拿了过来。

    他似乎很着急就赶到日本,没有带什么东西,而唯一的东西,就是不该出现在他衣服口袋里的属于她的丝巾……

    一条正方形的丝巾,黑白骷髅头,是她很喜欢的,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她记得自己将这条丝巾,留在了那个地方。

    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丝巾上留下了一句话,短短几字,是她拿口红充当笔写下的。

    「醒了?」带着浓浓的鼻音,男人从后圈住她纤细的腰身。

    「你怎么有这个的?」她的声音里有着不可思议。

    「我跟在你的身后,随着你走遍了你留下的踪迹。」他靠在她的身后,听着她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在一个车站,眼尖地发现了她常常带着的丝巾,从栏杆上解下丝巾,是她的,口红的颜色是鲜艳的,说明才写下不久,还是她最喜欢的,带着淡淡的粉红色口红。

    「所以,你找到了我?」她的心快速地跳了好几下,才慢慢地缓过来,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眼中盈满了闪亮的泪花。

    「嗯。」他没有多说,一个人找寻的路途是多么的孤单,多么的思念,多么的担心,多么的急躁,害怕她一个女人在陌生的地 带,遭遇可能危险的际遇。

    「淩锋……」她眨眨眼,逼回眼泪,她不是随意挥洒泪水的女人。

    「嗯?」

    「没什么……」有些话,她想说却说不出来,因为她不是那种会轻意地将自己的心情一一全盘托出的人,如果那个人懂她,那么即使她一声不吭,他会懂的,所以,他愤怒、他生气,可他看到了那绦丝巾,再多的复杂情绪都慢慢地沉淀了。

    「你昨天答应了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她笑着,眼睛水润水润的。

    「答应我,以后不能说离开就离开,就算要走,也记着带上我。」他厌恶被抛下的孤独,即使他曾经是万花丛中的一点绿,现在他真诚地希望,她成为他人生中的唯一的一抹粉红。

    「呵呵。」她笑了,跟在这个男人在一起,真的很难生气,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发自内心地笑着。

    「带着我,你可以不用担心一个人,我可以白天带着你玩,晚上尽情地侍候你。」他邪恶地补充他的重要作用。

    这个男人……何月笑中带泪,没让背后的男人瞧见,「好!」她答应。

    他的左手交握住她的右手,两只同款的蓝宝石戒指闪闪发光,即使何月洒脱地离开,她留下了所有的首饰,却独留下了戒指,他手上的戒指,是他要首饰店依着女款制作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我爱你!」他在她耳边咬着耳朵,女人的笑容在阳光下灿烂无比。

    雪后的早晨,满室的温馨,遗留在一边的丝巾上,上面写着字。

    爱你如呼吸!

    【全书完】

    @欲看宋翔如何夺得梁青青芳心?请看脸红红系列426《押总裁上床》。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