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假扮牛郎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夜畅」KTV

    216包厢内热闹喧譁,桌面上摆放了一个精致的蛋糕,上头插着二十九岁的数字蜡烛,一旁则散乱着一堆啤酒罐和红酒瓶,一票女生喝得醺醺然,歪坐在沙发上,萤幕上播放着最新的韩国热门舞曲。

    「维彤,快点许愿啊!」担任这次派对主办者的郑凯妮扬声喊道,尽责地炒热气氛。

    「希望今年大家都能如愿脱离『剩女时代』。」

    身为寿星的余维彤穿着一袭黑色削肩洋装,靓丽的脸蛋漾着笑,但笑意却进不了乌润的眼眸。

    凝睇着荧荧烛火,那两枚小小的火光真能承载她所许下的愿望吗?

    「幸好我已经脱团了。」郑凯妮一脸笑意,笑咪咪地追问道:「第二个生日愿望呢?」

    「希望我的每个朋友都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维彤真心诚意地说。

    「维彤姊,你这个愿望也太大爱了吧!」坐在一旁的小莲笑嘻嘻地调侃。

    余维彤淡笑不语。

    在经过那件事之後,她早就不再为自己许愿了,因为每个愿望都背叛了她的期待,愈是渴望,愈是得不到……

    她清丽的脸上,罩上了一层阴霾,心口涩涩的。

    郑凯妮彷佛看穿了她的悲伤,机伶地接口说道:「第三个愿望由我这个好姊妹替你许,希望能赐给你忘掉烂回忆的解药!」

    「凯妮,你说的这种东西叫做酒精吧!」绰号小花的女生好笑地插嘴。

    「当然不是。」郑凯妮摇摇头,一脸神秘地说:「各位姊妹们,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替咱们寿星准备的礼物!」

    包厢的门在此时被推开来,服务生推着一个巨型的纸箱走了进来。

    「这是什麽?」一票姊妹们好奇地望着纸箱。

    「这是我送给寿星的礼物!」郑凯妮得意地说。

    此时,蜷坐在纸箱里的齐朗听着外头熙攘吵杂的交谈声,嘴角逸出一抹苦笑。因为和朋友玩大冒险输了,让他堂堂一位少东必须纡尊降贵地扮演猛男,还得狼狈地躲进箱子里。

    从外头喧闹的声音听来,气氛好像还满High的。也好,趁着下周接任新工作前,今晚就当作最後的狂欢吧!

    突地,口袋传来一阵震动,齐朗掏出手机,瞧见好友浩克传来一则讯息——

    我们在信义店的「夜畅」216包厢等你,不要跑错家了!

    齐朗一愣,立即暗咒一声。

    台北有两家「夜畅」,刚从纽约返台不久的他,偏偏跑到民权店来了!正当他要回讯给朋友时,纸箱被掀开来了——

    「这位猛男就是我送给寿星的礼物!他一定能够当维彤的解药,把她脑子里所有的烂回忆全都赶跑!」郑凯妮喜孜孜地说。

    为了给好友一个惊喜,郑凯妮特地请在当健身教练的男友情商一位同事,担任今晚的猛男。

    齐朗一脸尴尬地跨出纸箱,立即被一票娘子军给围住,大夥儿纷纷发出赞叹声,叽叽喳喳的,伴随着吵杂的音乐声,根本没有他开口的余地。

    眼前一张一张陌生的脸庞令他更加确定自己真的走错包厢了,然而坐在蛋糕前那位穿着黑色削肩洋装的女人,却深深地攫住了他的目光。

    她一头乌黑微鬈长发垂在肩上,衬着白皙纤巧的脸蛋,但那双水亮的眼眸却彷佛隐藏了难以宣泄的深沈哀伤。

    明明身处在欢庆喧嚣的氛围中,齐朗却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并不快乐,她仰头喝掉半杯红酒,好似在用酒精麻醉自己般。

    齐朗莫名地心软了,感觉眼前的女人很需要被疼、被宠爱……

    「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郑凯妮拍了拍齐朗的肩头,发现男友找来充当猛男的同事居然是个「好货」,既帅气又性感。

    「看得出来你的诚意。」维彤睇了面前呆愣的帅哥一眼,嘴角牵起一抹甜润的笑。

    维彤瞅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年纪瞧起来约莫三十岁上下,长得斯文帅气,是大部分女生都会喜欢的类型。

    她甜美的笑颜,教齐朗的心房一震,炙热地怦跳着,不可自拔地受到吸引,连要澄清自己的身分都忘了。

    「快跳猛男舞送给我们的寿星啊!」

    小莲揽住维彤的肩膀,催促道。

    然後,萤幕播放出一支最近很火红的舞曲。

    齐朗扭动高大的体魄,随着音乐摆动,生涩地模仿PSY大叔招牌的骑马舞动作,舞技笨拙不说,连拍子都对不上,却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只能说,人帅真好,连搞笑也比谐星多了一股帅劲。

    「呵呵……」维彤灿然一笑。

    她的笑容,牵动了齐朗的心,当下扭腰摆臀得更加卖力。

    随着气氛愈来愈热络,他甚至还很「称职」地把上衣给脱了,大方秀出傲人的六块腹肌。

    「哇——」一票女生们立即尖叫着。

    「居然有事业线!」郑凯妮赞美道。玩疯了的她,甚至从皮夹里掏出数张百元钞票,塞在他腰间的裤头。

    维彤用微醺的眼瞅着他,嘴角噙着笑,又连喝了数杯红酒。

    她的笑容,燃亮了齐朗的心,让他心甘情愿成为她的礼物,只为了能讨好她。

    这晚,不只让齐朗的心沦陷,连行为也脱序了,从一见锺情延烧成一夜激情……

    男与女,情与慾,空气中浮动着一股炽热暧昧的气息……

    余维彤跌坐在饭店套房的贵妃椅上,手里持着一瓶酒,眯起微醺的眼眸,睇望着眼前半裸的男人,脸颊上因为酒精而晕染上一层明媚的酡红。

    齐朗解开衬衫上的每颗钮扣,露出一片精壮结实的古铜色胸膛,块垒分明的肌肉贲张,深色西裤裹住一双健硕的长腿,腰间还塞了数张百元钞票,俊逸的脸庞流露出慵懒性感的神色。

    「我是你今晚的礼物……」

    齐朗低沈的嗓音带着几分诱惑的意味,居高临下地睇望着躺坐在贵妃椅上的女人。

    她很美,美得教他舍不得移开目光,一举一动都勾诱着他的心,让他心甘情愿地臣服。

    「礼物?」

    余维彤毫不秀气地打了个酒嗝,低低地笑了。

    是啊,眼前这个无论身材和长相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猛男,是一票姊妹淘送给她的二十九岁礼物。

    稍早前,一群好姊妹在KTV欢唱庆生时,服务生推了一个大纸箱走进包厢,男人从箱子里出来後,随着音乐生涩地摆动腰臀,虽然舞技不怎麽样,但那一身媲美足球员的精实性感肌肉,惹得全场女性心花怒放,纷纷掏出钞票塞在他的裤头,气氛瞬间沸腾,大夥儿情绪亢奋地叫闹着。

    然後半醉半醒的她接受他的提议,来到饭店「续摊」。

    许是酒精软化了她的意志力,抑或是今晚的她太过寂寞吧?

    她不想要一个人。至少今晚不要。

    「你是我的礼物?」

    她挑眉,望着男人好看的俊脸,忽见他倾身过来。

    「我是你的礼物。」

    齐朗浅笑,目光胶着在她清丽的脸蛋和柔软纤瘦的娇躯上,清楚地显现他的慾望。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眨着迷蒙的双眼,感觉他混着淡淡古龙水的气息和炙热的体温逼来,乱了她的呼息。

    「你是我的女王。」

    他单膝跪在地上,抬起她的脚脱去了高跟鞋,俯下脸,暧昧地在她的小腿印上一个吻。

    「你对每个女人都这麽温柔吗?」

    她轻愣住,彷佛有股电流从小腿流窜向她的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陌生刺激。

    「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心甘情愿臣服在你的脚边,卑微地化为爱的奴隶。」

    他附在她的耳畔低语,湿热的气息轻拂过她敏感的耳际,令她心跳澎湃。

    齐朗从不相信一见锺情,直到遇见这个女人,她艳丽的姿容深深地攫住了他的目光,教他舍不得移开眼,不可自拔地受到吸引。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哄人开心。」她脸色绯红,几乎招架不住他挑逗的举止和俊魅的神色。

    「我有哄你开心吗?」齐朗伸手抚着她微蹙起的眉头,低柔地说:「那为什麽你的眼神看起来还是那麽哀伤呢?」

    哀伤?他细腻的心思教余维彤的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怎麽连陌生人也看穿了她的心事呢?

    是她太不懂得隐藏自己,抑或他们伤她太深呢?

    一年前,曾经许诺要给她一生幸福的男友王柏毅,和她最要好的闺中密友纪筠,在她二十八岁生日当天双双背叛了她,只留下一通简讯,连句解释也没有就自她的生活中消失,从此她的生日便成了「情伤纪念日」。

    「谁说我哀伤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她逞强地掩饰内心的脆弱,仰头喝光杯子里的红酒,又替自己斟了一杯。

    「红酒的酒精浓度虽然不高,但你喝这麽猛还是很容易醉的。再说,这麽好的酒不该这样豪饮。」

    齐朗顺势取走酒杯,用着慵懒多情的目光觑望着她,兴起想吻她的冲动,喉头一阵紧缩。

    「要不然你说这个红酒该怎麽喝?」余维彤不自觉地放柔嗓音,语气甜腻到连自己都觉得惊讶。

    齐朗凝睇着她泛红的娇颜,墨黑的眼底闪过一丝坏坏的笑意,仰头喝了一大口红酒後,伸手扣住她纤巧的下颚,吻住她微启的芳唇。

    余维彤的视线暗了下来,感觉到他炽热的唇覆在她的嘴上,醇厚的酒液顺着他的舌尖一点一点地送进她的嘴里,热情又挑逗的举止,在她的体内燃起眩目的火焰。

    她的手无助地抵上他的胸膛,感觉到他混着酒液的气息紧紧包围住她,炙热的舌尖慢条斯理地探入她唇内,与她亲昵厮磨着。

    如此炙热又挑情的举措,迷醉了她的心。

    「敢不敢享用我这个礼物?」他在吻与吻的间隙中问道,扬了扬帅挺的眉,语气里含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他想讨好她,想让她快乐,明知道这样的邀约太过放荡也太狡猾,但他舍不得结束这一夜。

    而且,他要的不只是一夜的激情,而是一段「开始」。

    她昏眩地眨了眨眼,望着眼前这张性感又迷人的脸庞,发觉这个男人的吻还不算太讨厌,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炙热悸动……

    也许这个男人能够教她挣脱那段心碎的情伤,往後的这一天,她的记忆不会只有王柏毅和纪筠留给她的伤与痛。

    「为什麽不敢?」她带点赌气的意味,嘴角挑着一抹堕落放纵的笑,瞅望着男人好看的俊脸。

    以後,王柏毅不会再是她的唯一。

    他能给的温柔,其他的男人也能给她。不同的是,不会再有背叛,不会再有伤害,只有极致的快乐……

    齐朗轻缓地吻上她水嫩红润的唇,火热的舌尖挑逗地钻入她的唇齿间,徐徐地诱惑着她。

    她情难自禁地伸手勾住他的颈项,被动地回应他的吻,感觉他的吻愈来愈热情,愈来愈放肆,炙热得彷佛要吞没她。

    他的吻、他的拥抱,强烈又炙热,让她纵情在原始的节奏中,姿态亲昵地与他交缠着。

    她伸手抚向他光裸的背肌,指尖深陷在古铜色的肌肤里,留下一道道热情的抓痕,他热情的拥抱教她情难自禁地沈沦在这场欢愉的感官飨宴中……

    幽暗的天际泛起一道蓝紫色的光芒,空气中飘荡着欢爱过後黏蜜的情动气息。

    余维彤睁开惺忪的睡眼,小心翼翼地挪开环在腰间那只霸道的手臂,蹑手蹑脚地捡起散落在贵妃椅上的衣物。

    眼角的余光瞄到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那只撕开的铝箔包装,昨晚放荡的记忆纷至沓来地涌进脑里……

    她狼狈地别开脸,迅速地走到浴室,冲去体肤上陌生的气息,但却冲不掉白皙肌肤上一圈一圈的热情咬痕。

    漱洗过後,她穿妥洋装,回到房间捡起掉落在地毯上的高跟鞋,觑望着躺睡在床上的陌生男人,怎麽也没有想到昨晚的他竟温柔得不可思议,热情地膜拜她的每一寸肌肤,彷佛她是他的唯一……

    余维彤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眼前这男人昨晚的表现果然让她暂时忘记了被背叛的痛。

    往後这一天,不再只是她的情伤纪念日。

    不知道郑凯妮去哪里找来这个男人的,该不会是牛郎店吧?否则怎麽会说要当她的礼物呢?

    她拎起包包,从皮夹里掏出八张千元钞票放在床头柜,压覆在酒杯底下,感谢他昨晚的「热情奉献」。

    她不知道像他这种「等级」的男人,该付出多少价码,但八千块是她皮夹里的全部了。

    她深深地睇了男人好看的睡颜一眼後,毫不眷恋地扭开门把,跨出套房,将一夜的浪荡激情掩在门後。

    一周後

    一束银白的光打在伸展台上,两侧的音箱流泻出轻快浪漫的法式香颂,纤瘦高的模特儿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展示着身上华丽的衣着。

    今晚是法国知名品牌「Chantal」的秋装发表会,为了打响品牌的知名度,总公司特地租下饭店的宴客厅布置成伸展台,邀请各家媒体、时尚达人、名媛贵妇以及VIP会员一起到场看秀,为下个月进驻「齐亚百货」信义旗舰店造势。

    会场内,担任品牌经理的余维彤清丽的脸蛋化上淡淡的彩妆,使得原本细致的五官更加立体明艳,一头乌黑微鬈的长发垂落在肩上。

    她一身米白色及膝洋装,合身剪裁裹住她窈窕有致的曲线,及膝的裙摆露出匀称的小腿和性感的脚踝,足蹬着三寸高的细跟高跟鞋,外罩着一件浅紫色风衣,俨然成为品牌的最佳代言人,气势完全不输给伸展台上的模特儿。

    秀展结束後,维彤忙着在会场里发新闻稿、接受几家平面时尚杂志的专访,镁光灯此起彼落闪个不停。

    「余经理,听说『Chantal』即将进驻『齐亚百货』信义馆,这个消息是真的吗?」一名刚出社会的菜鸟记者绞尽脑汁终於挤出一个问题。

    「没错。」维彤噙着笑,礼貌性地说:「所有的宣传细节、折扣优惠等全都写在新闻稿上了,等会儿将连同公关商品一并赠送给各位媒体朋友。」

    「这次很多品牌都想进入『齐亚百货』,据他们招商部门的主管透露,竞争非常激烈,你怎麽谈成进柜计划的呢?」另一名专跑生活消费版的记者问道。

    「『Chantal』在市场上非常具有竞争能力,完全符合现代都会女性的品味,结合了时下各种流行元素,无论剪裁、流行性、搭配度都能贴近消费者的需求,去年还拿下《流行女王》杂志举办的消费者票选最爱品牌之一。『齐亚百货』一直提倡要给顾客最优质、多元的购物空间,当然不会错失『Chantal』这麽优秀的品牌。」维彤毫不居功,很有技巧地宣传起自家品牌的优点。

    「余经理,听说最近『齐亚百货』的高层有一波新的人事异动,原本担任总经理的齐叡会转调回总公司,改由其他人选接任,会不会影响贵公司的进驻计划呢?」一位专跑财经线的女记者犀利地提出问题。

    「我想那是『齐亚』内部高层的问题,应该与合作厂商没有太大的关系。何况我们已经和招商部签妥合约,所有的合作细节也敲定了……」维彤一一回答每个问题。

    媒体采访结束後,维彤又忙着和会场内的宾客寒暄。

    突地,倚在吧台前那抹坚毅颀长的身影有几分眼熟,让她的目光不自觉地胶着在那男人身上。

    下一秒钟,男人捧着一杯调酒转过身。

    两人的视线隔着浮动的人群对上了,维彤顿时僵住,彷佛全世界的声音突然淡去,仅剩下自己慌乱的心跳声怦怦地跳动着,那张陌生的俊脸将她藏放在心底深处的轻狂记忆掀拔开来——

    是他!

    上周末和她在饭店共度一晚的牛郎!

    维彤傻愣住,怎麽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关於那一晚的放纵,她连好友郑凯妮都不敢提起。

    只见那男人的神色先是惊愕,然後俊雅的脸上随即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显然是认出她来了。

    男人迈开沈稳的步伐,越过人群,笔直地朝她走来。

    「嗨!」

    齐朗率先开口与她打招呼,瞅望着她那双晶亮的美眸,内心涌上喜悦,取代了先前的遗憾。

    那天他自空荡荡的床榻上醒来後,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失落感,尤其看到床头柜上压覆在酒杯下的数张千元钞票,更是哭笑不得。

    他被嫖了吗?!

    「有事吗?」

    维彤力持镇定,冷湛的目光带着几分敌意,防备地盯着他。

    「你忘记我了吗?」齐朗以为那一晚她喝得太醉,没有认出他来,遂提醒道:「上周末,我在KTV的包厢——」

    她急忙伸手按住他的唇,制止他接下来的话。

    两人突兀的举止引来了一些侧目,维彤立即松开手,以眼神无声地警告他,然後拽住他的手臂离开会场。

    来到僻静的楼梯间後,维彤霍地转身迎视他。

    「你怎麽会在这里?」维彤沈不住气,凛声问道,怎麽也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

    今晚的派对并没有对外开放,必须凭邀请函参加,而受邀的对象除了媒体记者、服装造型师、知名的部落客作家外,再来就是一些名媛贵妇和VIP客户了。

    该不会……有人买他「出场」吧?!

    她睇了他一眼,不可否认,这男人长得真好看,有一张媲美明星的俊脸,模特儿般挺拔高大的身材,举止与气质流露出一股优雅的贵气,完全没有欢场上的浪荡气质。

    「我为什麽不能在这里?」

    齐朗玩味地望着她略带敌意的小脸,从她微愠的眼色看来,她好像不怎麽乐意见到他呢!

    但,他却很想见她,甚至对她念念不忘。

    今晚,她打扮得相当优雅,秀丽的脸蛋化着彩妆,没了酒精作祟,眼波不再媚人,却多了几分都会女性的自信丰采,依然令他胸口一窒。

    「你到底想怎麽样?」

    维彤迎睇上他深沈的目光,彷佛一下子从脚底热到脑门,再度让她想起两人那一夜的轻狂,甚至该死地还记得被这个男人拥抱时的感觉。

    「虽然你生气的样子也很漂亮,但可以不要对我有那麽深的敌意吗?我只想要好好地认识你。」

    齐朗噙着笑,很自然地伸手撩开她垂落在颊畔的发丝。

    她防备地往後退了一步,思忖着他话里「认识」的涵义,该不会是想拿那一晚的事来威胁她吧?

    「你的价码是多少?」

    她先发制人,急着想用金钱摆平这件事。

    「什麽价码?」

    齐朗愣了愣,旋即想到她放在床头的钞票,看来这女人彻头彻尾都把他当作牛郎了。

    其实,那晚躲在纸箱里的他进错包厢了,只是当时的气氛太High,所有的人几乎玩疯了,而坐在蛋糕前的她清丽的脸上有着落落寡欢的神情,攫住了他的心,於是他便将错就错,带她回到朋友开设的饭店。

    但,齐朗怎麽也没想到自己会由猛男沦为牛郎。

    他薄而好看的嘴角牵起一抹自嘲的笑,反问道:「你呢?又为什麽想在陌生人的身上寻求慰藉?」

    齐朗见她气质优雅恬静,不像是那种会玩一夜情的女人,而且那晚她的眼神感觉好寂寞、好脆弱,与现在剑拔弩张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无须知道。」

    她往後退了一步,企图逃开那双过分炙热且犀利的眼眸,却反而落入他的箝制。

    齐朗往前蚕食了一步,仗着身材的优势将她围困在胸膛与墙壁之间,暧昧的只隔着半只手臂的距离。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齐朗玩味地瞅着她,思忖着该不该表明身分,还是让她继续误会下去?

    那晚她离开之後,他再回到KTV询问店经理当晚订包厢的人,企图想透过各种线索找到她的下落,无奈业者以为由,坚决不肯透露任何讯息。

    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她,没想到两人却在「Chantal」的秋装发表会再次重逢,只是她对他的态度不怎麽友善。

    「不想。」

    她答得斩钉截铁,丝毫不想再跟他有所交集。

    「那我的名字呢?」

    他凝睇着她,嘴角的笑容不断地扩大。

    「没兴趣。」

    她傲然地迎视他饶富兴味的黑眸,冷冷地回绝。

    那晚的风流,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眼前的男人,对她来说也只是个陌生人,是逃避情伤时的短暂抚慰。

    「确定不想知道?」齐朗挑了挑黑眉。坦白说,她的拒绝令他有些失望,他是那麽期待与她重逢。

    更正确来说,他要的不只是重逢,而是希望能跨进她的生命,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念念不忘。

    原来爱情让人坠入的速度这麽快,只需要一夜就教他动心动情了。

    「不想。」维彤不假思索地拒绝。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太富有侵略性了,更何况他的身分太过「敏感」了。

    要是让人知道她跟牛郎纠缠不清,肯定会影响她在公司的形象。再说她接任品牌经理才刚满一年的时间,好不容易谈成进驻「齐亚百货」的案子,不想因为私人因素而把一切搞砸。

    「但是……我却对你很有兴趣。」

    齐朗打量着她,瞧见她胸前挂着一个识别证,顾不得礼貌地伸手拉了起来,定睛一看,上头写着「Chantal」品牌经理——余维彤。

    维彤急着扯回来,将识别证握在手上。

    「余经理,很高兴认识你。」

    齐朗的嘴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容,决定将错就错到底,当起她专属的「牛郎」。

    原来她是「Chantal」的品牌经理,看来两人日後见面的机会不会太少。

    「你到底想怎麽样?」她动了气,恼怒地说:「如果你嫌我那晚给得太少,没关系,你说出一个价码,我觉得合理的话,明天马上汇款给你。」

    「这是我第一次拿到……夜度资。」齐朗笑了,要是她得知他的真实身分,肯定会很有趣。

    「我付的价钱够吗?会不会太少了?」

    维彤没好气地说,伸出食指轻戳着他,但一碰触到他衬衫下结实的胸膛,彷佛有股电流奔向她的指尖般,令她感觉一阵麻痒,因此又飞快地缩回手。

    「不会。」

    他直勾勾地盯住她,一瞬也不瞬的,令她不禁紧张起来。

    「既然你觉得我付的价码很合理,可不可以请你让开?」她企图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两人靠得太近,近到她的鼻端全是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这既熟悉又暧昧的气息,教她忍不住又回想到那一晚……

    明明努力想要遗忘,但因为他的出现再次让回忆变得鲜明。

    她清楚地记得他占有她的感觉,温柔得不可思议,既专注又热情,彷佛她是他的唯一。

    「我让你想起了什麽吗?」齐朗明知故问,早从她逐渐绯红的耳根和脸颊看穿她的心虚。

    「什麽也没有!」她连忙否认。

    「如果什麽都没有的话,余经理的脸为什麽这麽红?」齐朗俯近她耳边,暧昧地朝她细白的耳朵吹气。「是不是我让你想起了那一晚?」

    「你——」

    她咬牙,由羞转怒。

    「还满意我的服务吗?」齐朗笑得有些无赖,瞧着她红艳艳的脸颊,可爱得令他好想一亲芳泽。

    「走开!」

    她杏眼圆睁,拒绝回答他的问题,用力地推开他。

    「余经理,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非常乐意做『售後服务』!」齐朗在她身後扬声喊道。

    维彤蹬着高跟鞋,亟欲离开,不理会他的调侃。

    齐朗性感好看的唇畔噙着笑,怔望着她美丽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