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腐女的男色后宫 往日如煙隨風散。 №360大大的结局:尘埃落定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忆云山山顶。

    院中,自从允宗和月翎回到忆云山后,允宗每天都要坐在这里看着玉佩想着曾经美好的一幕幕。不论是第一次遇见叶筱朵时候的玩心大起,还是知道她有很多男人之后毅然决然的离开,又或者是救起奄奄一息的她,而后缠绵不已两人只有对方的美好生活,都要被他一遍一遍的回顾。

    “宗儿。”月翎在暗处看到自己心爱的徒弟这样,也只是暗暗的叹了口气,她说的话已经不少了,却始终见他无动于衷,每天只知道看着那个叶形玉佩,想到三天后的事,希望这个能够打动他下山去找她的心。思及此,月翎走到允宗的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叶筱朵向阎卿发起挑战,也许是为了一次性解决天寻族和天叶族(阎罗门)的关系……”她见允宗的眼神已经有些动荡,继续说道:“两族会恶化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说我要负起很大的责任,所以为师打算现在就下山助筱朵一臂之力,你要跟随为师下山么?”

    允宗听见月翎这么说,内心挣扎不已,一方面又怕看到叶筱朵,一方面又担心她到时候的安危。即使叶筱朵的幻杀厉害,但是残叶是怎样的武功无人知道,更何况阎卿又是身经百战的前辈,论江湖经验叶筱朵怎么也比不上,现在又一个阎冥,想必情况不容乐观。

    “宗儿。”月翎见他已经慎重的考虑,决定推波助澜,她也希望自己的爱徒能得到幸福。“宗儿,听为师一句吧,跟着为师下山去见她。不管筱朵的身边再多男人也好,他们能够想得通后一起和平相处,你怎么就是这么死脑经,难道你要像为师一样注定只能一个人孤独终生你才安心吗?”

    “师傅……”允宗当然知道这次下山后见到她岂止那么简单,他当初第二次带着玉佩离开,叶筱朵没有追来,就证明她是想给他他想要的自由,可是自从自己回到这里后,每天都要看着玉佩,想着她,这样的自己,真的自由了吗?不,他的身体自由了,但是心被牢牢的捆着,挣扎着,也许只有那个人,能给他他想要的答案。“我知道了,我随师傅下山。”

    “嗯。”月翎点点头,和允宗两人起身进去收拾了点东西后,便下山往金城而去。

    当约定的日子到来,叶筱朵不忘让人留下来加强叶府的安全,带着莲君、天影、小仙、情天门及自己训练的部下往金城郊外的绿林而去,眼见申时已经快到来临,叶筱朵的内心并不如她表面一样那么平静,她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回到主室的时候,坐在窗前的那个妖娆身影,火红热情,但他却没有留下半句言语,只是蜻蜓点水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便消失不见。

    红线,该拿你怎么办。

    而在此时,也有好几部分人马也正往绿林而去。

    约定的申时一到,叶筱朵等人刚好来到绿林,一和莲君天影下了马车,便感到周围传来一阵阵的杀气。

    只见筱朵往前走了几步,对着四周茂密的树林喊道:“既然阎罗门的贵客已经早就到来,何不现身一见?”

    “哼!”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女声响起,声音浑厚有力,听得出来武功绝非一般人。“无知小儿,竟然胆敢向我们阎罗门挑战,即使你是天寻族圣女,今天也让你们有来无回!”语毕,四周开始出现一条条黑影,在叶筱朵他们面前与他们形成两极趋势。而位于最前方的,是一名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看起来已有三四十岁,即使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她看起来却威严不已,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不得不敬佩。

    看来是不好对付的主啊。叶筱朵心里一沉,现在这个时候小幻又不在,这场仗究竟谁输谁赢她已经没有把握了。看了看站在女人身后的红线和银心银冰,叶筱朵出声问道:“前辈可是阎罗门门主阎冥?”

    “呵,小娃娃,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是阎冥吗?”只听女人一阵语气中带着轻蔑,随后道出自己的身份:“我是阎卿。”

    叶筱朵听到阎卿自报身份,愣了一下,随后看到红线面色复杂的走了出来,说道:“我才是阎冥。”

    他是看着叶筱朵的眼睛承认自己的身份的,只见叶筱朵虽然震惊了一下,但是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凌厉,他知道,叶筱朵一定对他非常气愤,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她最恨的就是别人骗她。

    而阎冥想的没有错,叶筱朵现在非常气愤,甚至以前对红线,不,对阎冥的好感已经全部消失,昨天晚上来到自己的房间留下那个吻,看来是为了道别,因为他知道今天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阎冥会是男子,还是这么妖娆得要人命的男子,现在听到他承认自己的身份,以前同问天一起的所有疑惑也都解开了,今天这场仗不得不打,及时是他,自己也不能停下。

    “啊!!!!”随着叶筱朵的一声怒吼,四周原本静止的风开始狂啸,就在这一刻,这场战争开始了。

    莲君和天影深知即使阎冥对自己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有所隐瞒,但叶筱朵一定还忍不下心去同他为敌,所以两人主动的向阎冥攻去,阎卿则和叶筱朵打起来,阎罗门和情天门两方一触即发,打得不可开交,而在这时,一抹墨绿色的身影也随即加入这场斗争中来。

    叶筱朵看到焰伊的到来,皱了下眉,问道:“你来干嘛!回去!”

    焰伊仿若没有听到她语气中的不悦,和来到自己眼前的银心银冰打了起来,说道:“不行,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如果我死了也好,至少不用承受相思之苦,也能还你那一剑。”

    深知他说的是右相叛变之时他给自己的那一剑,没错,她是讨厌别人背叛自己,但是同样的,焰伊对她的爱她也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能够允许自己心狠,但她不会允许自己在乎的人为了她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不是不相信他的武功,可银心银冰也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不管以前你做了什么,但我绝对不会让你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你给我赶紧回去。”

    显然焰伊打算直接无视她的命令,继续同银心银冰打着,过了不久,一个人同两个人斗起来让他有些吃力,很快的,焰伊一个不注意,转过身时便看到银冰朝自己而来的剑。

    “焰伊!”叶筱朵一阵惊呼,看到他有危险后二话不说抬起手中的粉扇就往银冰的剑挥去,却也因为帮焰伊挡下银冰的剑而避不开阎卿的攻击。

    “铮……”一阵弦音突然出现,阎卿有些惊讶的看着挡在叶筱朵身前的人,随后皱眉惊呼道:“千年蚕丝!”

    看到来人,叶筱朵发现自己真的要气爆了,一个个的来这里搅和,只见叶筱朵迅速的将眼前人抱起后向后大退,小仙立马上前和阎卿打了起来。

    “啪!”叶筱朵给了来人一个狠狠的耳光。

    “筱朵……”梦兮抱着蓝琴捂着左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叶筱朵,看到叶筱朵眼中的怒火后又不敢继续开口说话。

    “为什么你回来这里!谁让你过来的!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正在干什么嘛!你以为你替我挡一剑我就可以原谅你以前的背叛吗!要不是蓝琴是我送给你的千年蚕丝和神木所制,可以挡下所有武器,你以为你还能有命站在这里吗!梦兮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绝对不会因为你救了我一命就原谅你。”叶筱朵将怒气全部发泄出来后,看到梦兮眼中强忍着眼泪不敢流出来,心里一阵抽痛,明知道眼前人带给自己的背叛对自己的伤害有多大,但是刚才看到他为自己挡下那一剑就气愤不已,如果不是因为蓝琴保护他,她简直不敢想象梦兮倒在血泊中的样子。

    叶筱朵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将梦兮抱住,擦掉他在眼眶边滚动的泪水,说:“如果想要得到我的原谅,就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受伤,然后自己努力得到我的原谅,知道吗。”

    感受着她的怀抱带来的温暖,梦兮点点头,他知道以前叶筱朵就一直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她对他的疼爱甚至超过母亲,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原来叶筱朵不是气他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而是气他没有好好爱护自己。“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不会拖累筱朵的。我也会努力让你原谅我,梦兮没有筱朵会活不下去。所以筱朵你也要好好的,不可以有事。”诉说着自己的爱意,梦兮想,如果自己死了,一个人到了地府,到时候一定会非常寂寞。但是如果叶筱朵死了,他也一定不会苟活,叶筱朵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守护天使,他的生命中不能没有她, 所以他要她好好的,直到自己得到她的原谅,回到她身边为止。

    “我知道了。”叶筱朵见他明白,松了口气,带着他到更远的地方后,让他不要随便走动,随后对着身旁不远处的一棵树说道:“允宗,麻烦你帮我照顾梦兮。”语毕,不给来人说话的机会,有上前去接替小仙的位置,和阎卿打了起来。

    允宗没有想到自己刚来不久就被叶筱朵发现自己的踪迹,更被她要求要照顾好梦兮,却对他没有任何表态,让他的心情顿时百味交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带允宗而来的月翎只是专注的看着林中的交战,在看到叶筱朵身上挂彩了好几刀后不禁皱眉,虽然每个伤口都小得不足以为惧,但是没道理叶筱朵的幻杀练到第五层还会被残叶打成这样,果然,还是因为江湖经验吗?不管怎样,月翎决定还是献身去帮叶筱朵一同对付月翎。

    而阎卿看到月翎的出现,原本清冷的眼神顿时火热起来,每一个攻击更加令叶筱朵难以抵挡,却也因为随后月翎的帮助而得到松口气的机会。叶筱朵见形势不妙,深吸口气开始调养自己的气息不被打乱,原本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使出幻杀第五层,因为太过耗费体力。但如今看来只有用第五层才能扳回这一局。

    只见原本柔和不已的风开始渐渐狂啸起来,被狂风扫起的树叶划过树干的时候落下一道刀痕,慢慢的,刀痕开始加深,甚至较细的树枝直接被拦腰截断。而原本闭着眼睛的叶筱朵瞬间睁开眼睛飞了起来,凌驾于风上,似将风作为筋斗云一样踩在上面。

    手上的粉扇打开,叶筱朵开始如同跳舞一般舞动起来,凡是被粉扇扫过的地方皆是面目全非,阎罗门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却都已经倒在地上不得动弹。唯独银心银冰、阎冥和阎卿受了轻伤。局势一下子逆转,阎卿没有想到这才是幻杀真正的力量,尽管自己这么多年来研究残叶,想让残叶更加出众,甚至超过幻杀,可看着眼前的惨象,她深知残叶终究比不上幻杀。无论如何,只要她还站着,她就不能放过天影和月翎。思及此,阎卿拿起手中的剑,再次向月翎攻去,小仙赶紧上前帮助月翎,想让消耗体力的叶筱朵休息。可阎卿因为幻杀受到的伤,体力已经不如之前,很快便处于下风。

    “嗷~”一声狼啸响起,正在一旁休息的叶筱朵睁开眼睛,看到小幻的身影渐渐靠近,直到到了她的身前才停下,将嘴中的一封信交给她后,似是和叶筱朵说着什么,只见叶筱朵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语毕,叶筱朵站起身来,走到阎卿不远处,举起手中的信封,说道:“阎卿,这是天玄让小幻带来的,沈悦的遗书。”

    正在同月翎和小仙搏斗的阎卿听到叶筱朵说的话愣了一下,月翎和小仙对视一眼迅速退后。叶筱朵将信封递给她,已经有了一段岁月的信看起来已经泛黄,阎卿颤抖的结果信,带着戒心打开信后,看到字体,立刻确定这确实是沈悦的笔记。眼泪不自觉的夺眶而出,悦姐姐对自己的疼爱仿若历历在目:“真的是悦姐姐的字,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阎罗门和情天门因为叶筱朵同阎卿的话语停下打斗,迅速回到自己的领地。

    叶筱朵说:“这是沈悦的吩咐,只有在天寻族和天叶族两族之间真的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方,她才会让天玄将这封信带来,这是小幻从天玄那里拿来的,要我交给你。”

    阎卿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也许悦姐姐早就猜到两族间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才留下这封遗书,事实上,当年沈悦死前,最后的一个请求,便是让天玄为她卜这一卦,知道会有这么一劫后,用自己的力气留下这封希望,以望能化解两族间得恩怨。

    “卿儿收。”入目的第一行字,是悦姐姐对她的爱称,也许一个已经三四十岁的老女人还哭成这样很丢人,但是沈悦一直是她心里不可替代的存在,一直是,所以每次看到有关沈悦的东西,她都泣不成声,即使是这样一封小小的书信,都能将她的坚强击垮。“我的卿儿,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离开你很久很久,这封信是我特别交代族长两族的关系倒万不得已的地步的时候给你的,也许你会气,并且恨悦姐姐的自私,就这么丢下你离开。但是相信悦姐姐,我的卿儿在姐姐心中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姐姐不想看到卿儿为了我而和天寻族反目成仇。姐姐并不后悔当年做的事,天宇不爱我也是命中注定,姐姐之所以无怨无悔,是因为姐姐懂得什么是爱,今天姐姐要在这里给卿儿上的最后一课,最后一个作业,是希望卿儿能学会如何去爱人,就像爱着姐姐这般。因为只有我的卿儿学会如何爱人,才能得到幸福,姐姐想要卿儿幸福。

    卿儿,放下两族的恩怨吧,这个重担一直压着你,让姐姐非常愧疚,希望卿儿能听姐姐一句,只要我的卿儿幸福,姐姐在泉下有知也会安心的。沈悦留。”

    看完信后,阎卿已经泣不成声,阎冥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这样悲伤过,即使知道沈姨娘在母亲心中的地位,但这么不顾形象的痛哭还是第一次。

    渐渐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情,擦去脸上的泪水,阎卿由阎冥扶着站起身来后,说道:“阎罗门人全部撤退。”随后,又对着叶筱朵说道:“以后世上再无天叶族。”语毕,带着阎冥等人直接离去。

    一个月后,叶府。

    这两天的叶府开始热闹起来,只因为半个月后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一个月前,当叶筱朵带着焰伊、梦兮等人安全回来的时候,叶府里的几个男人才终于安下心来,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焰伊和梦兮开始每天来叶府做客,并努力让叶筱朵原谅他们两个。而当天,当叶筱朵他们安全之后,月翎带着允宗又回了天琼山。

    而当初问天赶到落云城的时候,只见薛府到处张灯结彩,细问之下才知道是薛家公子薛青嫁人,想到是任轻灵要娶薛青,问天当下大闹婚礼,直到到了大堂,看到坐在宾客桌的任轻灵后,才发现原来娶薛青的是薛青从小青梅竹马的心上人,这下囧大了。

    任轻灵作为救命恩人才答应参加婚礼,却没想到因为误会把人家婚礼闹成这样,赶紧赔礼道歉,并带着问天赶紧离开。

    “轻灵,我错了,我不该如此冲动的。可是我以为你要娶那个什么薛青,我才会那么激动啊,轻灵,你不要不理我,等等我嘛……”看着一直走在前头的人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问天赶紧紧跟其后不断道歉,从薛府出来已经一炷香时间了,也不知道任轻灵到底要去哪里,只见她一个人一直乱转,弄得问天心里难受得要命,以为任轻灵因为薛府的事又要离开他。

    “砰。”和任轻灵靠太近的问天没想到她会突然停下来,直直的撞向她的后背后抬起头来,看到任轻灵皱眉的表情后赶紧后退,急急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停下来。你不要生气了,你生气我就害怕,薛府的事真的不是有心的,是我太冲动了。”

    任轻灵看着问天一路上一直跟她说对不起,一直解释,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问天不再像以前一样霸道,反而处处维护她在乎她,从叶府那里离开,便成了他追逐自己。薛青的事她虽然生气,但是也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更加能够看出眼前这个正太是真正的在乎自己。“哎,该拿你怎么办。”

    “轻灵……”问天看到她原本紧皱的眉头突然间舒展开来,温柔的表情让他愣了一下。

    任轻灵将他抱住,感觉到问天僵硬的身体,笑着说:“以后你要是惹我生气,我就真的移情别恋哦。”

    “轻灵……”回过神来,问天赶紧将她紧紧抱住,生怕她返回,又怕她真的移情别恋似的,他笑着说:“不会,以后轻灵就是问天的一切。”语毕,抬起她的头,在她深情的注目下落下深深的一吻。

    雅帝四年,风国风云人物叶王爷叶筱朵大婚,叶府及其周围连续举办流水席五天,当天,风国所有的官员都来给叶筱朵祝贺,风帝更是亲临叶府做这场盛大婚礼的主婚人。而叶筱朵更是将叶父叶母、叶筱尊叶筱柔、小颜壹壹都接过来一起参加婚礼,并让叶父叶母同贤雨一起坐高堂。

    吉时一到,九顶华丽的轿子停在叶府门口,这九顶轿子里有隐宫宫主赤月、江湖第一红牌莲君、著名的铸剑山庄后人季勋之、风国皇室王爷风尊彦、江湖第一杀手焰伊、雪国前任皇帝(只有自己人知道的内幕)雪翼、前任左相之子梦兮以及人们心中的活菩萨大善人寒轩。

    可想而知,一下子娶九个的场面有多混乱,光是剪彩带就剪得手发酸,拜天地拜得晕头转向,直到一声礼成后,都还分不清东西南北。

    新郎被请到主室等候,叶筱朵开始招待宾客。来到叶父叶母那一桌,叶筱柔笑得奸诈无比的靠在叶筱朵耳边说:“姐,晚上不要精尽人亡啊!”

    叶筱朵嘴角抽搐,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没有良心的妹妹,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偷欢喜自己练了幻杀,每次鱼水之欢不会让自己觉得辛苦,反而更加有精神,现在自己胸前的彼岸花可谓如同真花一样栩栩如生。“多谢你关心。”叶筱朵假装咬牙切齿的说,同父母寒暄了几句,又和一些官员打了招呼后,这才一个人往洞房而去。还好风雅下令不准闹洞房,不然到时候只怕今晚洞房就别想有了。

    来到三楼楼梯口,叶筱朵从暗处叫出两名护卫,命令他们守好不准任何人闹洞房并接近主室后,走到主室,打开门,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嘴角抽搐,只见九名新郎躺的躺,打牌的打牌,切磋功夫的切磋,一见到叶筱朵来了,各个脸红羞涩起来。

    “你们就装吧!”又不是不知道来人是她,看到后还假装什么羞涩。“都做好,盖好盖头,我要掀盖头的你们不知道吗?那个谁,躺在床上的,天影,勋之,你是不想喝交杯酒了吗。还有那三个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斗地主的雪翼,赤月,尊彦。下棋对弈的梦兮和寒轩,切磋功夫的莲君、焰伊,你们都不想喝交杯酒了吗,是不是我现在直接扔一封休书给你们算了……”

    话还没有说完,原本各做各事的九人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内迅速盖好盖头乖乖的坐在床上,叶筱朵点点头上走上前去,一个个掀开他们的盖头,和他们喝交杯酒,这才发现这张床突然好像大了很多。

    看到她眼中的疑惑,赤月和雪翼笑着说:“这可是前几天命人打造的,这样以后就不怕床睡不下了,嘿嘿。”

    扶额,难怪昨天发现他们好像忙着搬什么,并不准自己进主室,原来是换床。

    “唔,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叶筱朵本想说不如今晚想些什么打发时间,话还没说完就不知道被谁的手一拉扯到床上,随即九个人开始忙碌起来,一瞬间的,叶筱朵身上已经赤果果的呈现在他们面前。看到九个人一脸动情的笑着看着她,叶筱朵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你们根本就不是新郎,是色狼!啊!!!!!!!”

    一夜的折腾让即使练了幻杀的叶筱朵都睡到第二天傍晚,撇去早晨迷迷糊糊的被九个人拉起来去给叶父叶母和贤雨敬茶不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边一阵红晕。

    叶筱朵看到原本空空的主室内突然多了一个人,坐在床边的红色妖娆身影。床太大,使得他想碰触到她只能整个人走上床,却被叶筱朵突然往他脚一拉而跌落在床上。感受到叶筱朵慢慢攀上自己的身躯,看到她满身的青紫嫣红及眼中的妩媚,他忍不住咽了咽口说:“妖女……”

    “怎么,舍得来了?”叶筱朵趴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说道:“给你一次机会,给我看看你的表现够不够资格当我的男人。这个机会……你要不要?”

    阎冥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欣喜若狂,对着她的唇就是深深的一吻,两条粉色的舌头缠绕在一起,顿时让两个人的一发不可收拾。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站在床边的九个人看到床上多出来的阎冥后,九个人的眼睛瞬间眯成一条线,逮着叶筱朵和阎冥就是一阵群殴。

    半个月后,忆云山。

    月翎半个月前已经下山去参加叶筱朵的婚礼了,随后再也没有回来,独留允宗一人在忆云山上以酒买醉,每天看着玉佩失魂落魄,想着正在当新娘的叶筱朵。

    她当新娘一定很漂亮吧,当初和月翎回到天琼山的时候,月翎对他又是一阵劝说,他何尝不想留在她的身边,但是心中的千言万语到了口中又是无言,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以前的允宗放浪不拘,现在的允宗为情所困,曾经以为自己是情场老手的人,在真正面对爱情的时候,反而成了青涩的深闺男子。甚至不敢爱,不敢言,不敢追求。他知道是自己的占有欲在作祟,他只想让叶筱朵成为自己一个人的宝贝,但他更知道叶筱朵不可能舍弃那几名男子,那几个人,爱她也如自己一样,深深的,深深的,不可自拔。

    院中充斥着一股酒气,允宗趴在石桌上睡着了,他梦见当初和叶筱朵在这院中的欢爱,梦见叶筱朵吃着他做的桂花酥一脸幸福,梦见……梦见她现在就坐在身旁的树上正看着她。“宝贝……”

    “借酒消愁愁更愁,傻瓜,看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她的声音响起在他耳边,允宗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但眼前之人是那么真实,真实到他瞬间从石椅上站起,看着她的眼睛不敢移开,就怕梦一醒来她又不见。“宝贝……真好,梦见你。你现在一定跟那几个男人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早已经忘了我,对不对。”

    “嗯,抛弃我的人,是应该忘记。”叶筱朵不提醒他这是现实,故意气他。

    “不要!”允宗迅速的跳上树,将叶筱朵抱住,一身的酒气瞬间将叶筱朵包围,脸上已经许久未整理的胡须扎得叶筱朵生疼。“我没有抛弃你,我是怕如果和他们一起,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会渐渐变小……变小……”语毕,一颗滚烫的泪水落在叶筱朵的粉扇上,散开。

    “傻瓜,来,摸摸我的脸,是热的。”叶筱朵抓着他的手摸向自己的脸,看着他一阵错楞后说道:“你们在我心里都是不可替代的,不会不见的,我给你的玉佩你还好好的收藏着不是吗?我保证,允宗是无人替代的,我是允宗的宝贝,好不好?”

    “宝贝……”允宗确认这不是梦后,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将她紧紧的抱住,他问:“宝贝你是来安慰我的吗?”

    只见叶筱朵抬起头,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后说:“我来带回我的未婚夫。”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