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绝版毒妃 第3卷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早晨,太阳早就已经升起多时,杜洛洛这才睁开慵懒的眼睛,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她的脸上不由多了一抹娇羞!

    清醒过后,更多的是让她觉得羞耻,明明那么恨他,为什么却又那么贪恋他带给她的感觉呢?

    “玉秋,你在外面吗?”杜洛洛轻声道

    站在门外一直等候的玉秋听到叫声,连忙推门进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高兴,“美人,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早上,独孤宇上早朝的时候特意吩咐她们不要吵醒美人,她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进来侍候,看到皇上对自己主子如此好,玉秋也跟着高兴不己。

    杜洛洛看到玉秋眼中的暧昧之色,更加觉得脸上一阵躁热!

    “给本宫准备热水,本宫要沐浴!”昨天不知道出了多少汗,身上粘糯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

    “奴婢马上去办!”玉秋行了一礼向外走去

    杜洛洛没有让任何人侍候,独自一人坐在沐浴桶中,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是那么的肮脏,她不停的用手搓抓着自己的皮肤,直到身上像是被愤怒的野猫抓过一般,全是清晰的指印才肯停下动作。

    玉秋见杜洛洛迟迟没有出来,有些担心的问:“美人,要不要奴婢进来侍候?”

    “哦,不用,本宫马上就好!”杜洛洛说着走出浴桶,拿起一件干浴巾,将身上的水渍擦干净,动作熟练的换上干净的衣服。

    见杜洛洛走了出来,玉秋忙迎上去,“美人,常公公已经在院内等候多时了!”

    杜洛洛眉头一皱,“是吗?他来做什么?为什么没有通知本宫?”

    “回美人,常公公说皇上有交代,等美人醒来后再宣旨,万万不可打扰美人休息,美人,皇上对您可真是体贴,奴婢在宫中当差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见过皇上对哪位贵妃,美人这么体贴入微过。”玉秋脸上带着骄傲的神色,在宫里,哪个娘娘受宠,身边的奴婢也会比其他奴婢高出一等,玉秋会高兴,杜洛洛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

    “奴才常海参见杜美人!”常公公一副献媚的模样。

    “常公公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杜洛洛淡淡的问

    常公公忙从小太监手中拿出一道卷好的圣旨,清了清嗓子,“请杜美人接旨!”

    杜洛洛虽然不愿下跪,但此时此刻也由不了她,只好在玉秋的搀扶下跪在地上,“杜绾心领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杜绾心,温婉淑德、娴雅端庄,着,册封为后,为天下之母仪。内驭后宫诸嫔,以兴宗室;外辅朕躬,以明法度、以近贤臣。使四海同遵王化,万方共仰皇朝。特,颁旨布告天下,咸使宇内闻之,钦此!”

    常公公的话一落音,绾君殿内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

    同时,也包括一向冷静淡定的杜洛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独孤宇会下这样的圣旨,封她为皇后。

    “皇后娘娘,还不快快接旨谢恩!”常海见杜洛洛一脸呆滞的神情提醒道

    “臣妾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杜洛洛谢旨谢恩。

    常海等一群太监见杜洛洛起身,忙扑通一下全部跪在地上,“奴才们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夜之间,杜洛洛摇身一变成为高高在上的六宫之首!

    杜洛洛觉得自己仿佛如置梦中一般。

    要不是那些脸上笑得花枝灿烂的各宫嫔妃们进进出出提醒着杜洛洛封后的真实性,她真想找块豆腐好好撞几下,来让自己清醒一下。

    好不容易送别完那些嫔妃后,杜洛洛只觉得整个人快要累得骨头散了架!

    “玉秋,传旨下去,闭不见客!”杜洛洛轻啜了一口茶道

    “是,皇后娘娘,奴婢这就去办!”

    **

    转眼间,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在这段时间内,杜洛洛一切准备充分,今天,她决定报仇雪仇,了结独孤宇。

    “玉秋,给本宫梳妆打扮,本宫今天要以最漂亮,最迷人的妆扮迎接皇上。”

    “是,皇后娘娘娘,奴婢这就为你梳妆!”

    不一会儿,一个光彩照人的迷人女人出现在铜镜面前,杜洛洛望着眼前的自己满意的笑了一下。

    今天就算是她和独孤宇同归于尽,也要为她的孩子报仇。

    杜洛洛才站起来,只觉得头脑一阵旋晕,整个人跌倒在地。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玉秋看到杜洛洛晕倒,忙大喊道:“来人,快请太医!”

    当杜洛洛醒来的时候,看到孤独宇那张俊朗的脸正充满笑容的望着自己,杜洛洛忙要起身,孤独宇一下子按住她,“皇后,快躺着,你现在怀有身孕,太医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太过劳累,胎儿胎象不稳,千万不可乱动。”。

    杜洛洛整个人都愣住了,什么?她怀孕了?她明明将措施做得很好,怎么还是会怀孕?

    孤独宇见杜洛洛发呆,笑道:“皇后听到自己怀孕了是不是也开心的傻了?朕和你一样,当知道皇后怀孕时,朕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杜洛洛的手不自觉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了一个小生命,是这个男人的。

    这个男人在杀害了她一个孩子后,又在她的身体里种下了一种生命,她该怎么办?

    她费心千辛万苦来这里是为了要杀他的,可是,却偏偏又怀了他的孩子,她还要继续报仇吗?如果不报仇,她又如何放下心结和他生活下去呢?

    “皇上,臣妾累了,想休息一会,皇上请回吧!”杜洛洛道

    “好,皇后你休息,朕批好奏折后再来看皇后。”孤独宇对玉秋交代了一翻后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在转身的一刹那,他的眼底含着说不出的忧愁。

    “玉秋,你也出去吧,让本宫一个人静一静!”杜洛洛淡淡 的道

    玉秋面露为难之色,“皇后娘娘,皇上交代让奴婢寸步不离的随时听娘娘差遣。”

    “本宫现在不需要,你出去吧!”

    玉秋无奈只好离开并将房门关上。

    躺在床上的杜洛洛左思右想,“不,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出世,他有一个那样残暴无情的父亲,他出生后也不会幸福,与其让他来这个世界受苦,倒不如不让他来这个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想到要把腹中的孩子打掉时,她的心揪得生疼生疼,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仿佛是孩子知道她这个娘亲不要他一般对自己质问。

    你为什么不要我?你有什么权利剥夺我来这个世界的资格?你既然怀了我,为什么要狠心的不要我?

    杜洛洛泪流满面的抚摸着小腹部,“对不起,对不起,等娘为你哥哥报了仇,一定会下来陪你。”

    **

    杜洛洛望着眼前碗中暗红色的药水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那难闻的药水只要她一喝下,她腹中的孩子便彻底的离开她的身体。

    支撑她活到现的唯一信念是报仇,她不允许自己半途而废,说什么也要毁灭掉独孤宇。

    她轻轻的端起碗,用一只捏住自己的鼻子,昂头将碗递到自己嘴边。

    苦而涩的味道顿时在口中蔓延,泪水顿时决堤而出。

    “孩子,再见了!”她在心中默默的道

    “砰……”一声,房门被打开,独孤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来到她的身边,一把向下按住她的头,一手用力拍打她的后背,一阵内力运行,杜洛洛口中吐出几口污秽。

    “洛洛,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自己,即使你恨我,你想让我死,也不能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啊,孩子是无辜的。”独孤宇急切的道

    杜洛洛浑身一僵,站起来看向独孤宇,“你刚才说什么?”

    独孤宇望着杜洛洛目光里满是爱恋,疼惜之色,“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我只所以不揭穿你,是想用现在这样的方式去爱你,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恨我如此之深,即使在知道怀了我的骨肉后,还是不愿意原谅我……”

    杜洛洛一个踉跄向后退几步,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自己哪里露出破绽了吗?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怎么还敢每天陪在我身边,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杜洛洛恢复冷漠之色,目光狠戾的望着独孤宇。

    “我时刻都在准备着牺牲,谢谢你这么久没有动手了解我,还怀有我们的骨肉,你放心,只要你想要我死,我就绝对不会活着让你看着难受,我只求你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立马去死,绝不让你动手。”独孤宇坚定的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这样的话,杜洛洛觉得心里很是难过,但一想到当初他的绝情还是冷冷的道:“什么事情?”

    “不要打掉孩子好吗?孩子是无辜的,我死后,你一定要带着孩子幸福的生活,好吗?”独孤宇用乞求的目光看都会杜洛洛。

    “你真的舍得你现在的一切吗?你的皇位怎么办?你的臣民呢?你的江山呢?你都不要了吗?”杜洛洛问道

    “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君主,我走了还会有贤者居之,但你只有一个,如果我死了你能幸福一些,为了你和孩子,牺牲我的命我觉得很幸福。”独孤宇坚定的道

    望着他坚定的眼神,杜洛洛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心软,可是,她不相信独孤宇会值得他拥有的一切,这么至高无上的权利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多少人为了皇位勾心斗角,血流成河,他怎么会这么洒脱的抛弃这一切呢?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你放心,你死后,我会生下这个孩子,将他带大成人。”杜洛洛说着丢给独孤宇一把匕首。

    独孤宇接过匕首脸上露出一抹解脱的微笑,“洛洛,这些日子我一直不愿意面对我们之间的仇恨,我以为用我的真情会慢慢融化你那一颗受伤的心,会让你慢慢的接纳我,我们会这样相安无事的幸福过一生,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不过,现在我觉得自己很轻松,我终于可以在你面前大大方方的对你说一声‘洛洛,对不起,我爱你。’”说完一把将手中的匕首向自己的胸前插去。

    杜洛洛见状忙上前一把拉住独孤宇的手,但还是迟了一步,那把匕首已经插进独孤宇的胸前,鲜血顿时染红了他明黄的龙袍。

    “你,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真的捅下去了!”杜洛洛一把搂住独孤宇一脸的悔恨之意,她刚才只不过是想试探他一下而己,却没有想到他会真的这么捅下去。

    在听到他对自己说‘为了她和孩子,他愿意去死时’,她的心里就已经原谅了他。

    独孤宇看到杜洛洛脸上的泪水微笑道:“真好,能在我离开前看到你为我掉泪,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我走后,你一定要带着孩子幸福的生活。”

    杜洛洛觉得心痛无比,“宇,你怎么这么傻,我没有真的要你死啊,你怎么也不想想你是皇上,我杀了你我又如何能活呢?纵然我武功再高,也抵挡不了千军万马的追杀啊。”

    独孤宇推开杜洛洛,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床前,将床头的一根柱子用力拧动,顿时,床下立刻闪开一个洞。

    “这里是一个密道,这里可以直接通向城外,你从这里逃出去,走得远远的。”独孤宇道

    杜洛洛疑惑的道:“这里怎么会有密道?而且通向那么远的地方?”这么浩大的工程,少说也要几个月才能完成啊。

    “在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是杜洛洛时,我就偷偷命人在连夜挖了一条密道,以备不时之需,就在三天前刚好完工。”独孤宇身体虚弱的趴在床边,“快走,快从这里走,再不走被人发现就来不及了。”独孤宇说着将杜洛洛推向密道

    杜洛洛挣扎着站了起来,“不,不,我不能就这样走,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快走,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我觉得现在自己好轻松,终于不用再愧对于你,到了地府后,我会向我们的孩儿跪地赔罪!”独孤宇说着身子缓缓的倒在地上。

    “独孤宇,独孤宇,你不能死,我命令你给我活着,我不允许你死,我和孩子需要你。”杜洛洛伤心欲绝的道,她现在真的好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丢那把匕首给他,后悔自己在原谅他后还要试探他。

    有些事情是不能试探的,你无心,听者却是有意的。

    杜洛洛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就此陪他离去,但是,她答应过他,会好好抚养他们的孩子长大,会幸福的生活,她不能反悔,不能不兑现对他的承诺。

    玉秋走过来看到满地的鲜血和躺在地上的独孤宇,吓得大惊失色。

    “娘娘,这是怎么回事?”玉秋忙走到独孤宇身旁检查他的伤口。

    “你会医术?”杜洛洛疑惑的问

    玉秋道:“我爹是民间郎中,对治疗跌倒损伤,刀伤很厉害,小时候耳濡目染懂一些,后来进宫也曾在太医院做过一段时间,皇上受伤的事情绝对不能传扬出去,所以不能去宣太医。”

    “皇上受伤?”杜洛洛脸上浮起一抹惊喜的笑容,“你的意思是说皇上他没有死?”

    玉秋点点头,“对啊,皇上只是受了重伤昏迷过去了而己,这把刀在外力的阻止下并没有刺中皇上的心脏,所以皇上并无性命之忧!”

    外力的阻止?杜洛洛想起在独孤宇刺向自己的那一刻,她伸手去阻止却没有来得及。

    三天后,独孤宇轻轻的睁开眼睛,看到杜洛洛的脸在自己眼前。

    “我,我,我这是上了天堂吗?”独孤宇声音虚弱的道

    杜洛洛莞尔一笑,“傻子,你没有死,你活得好好的!”

    独孤宇说着挣扎着从床上要坐起来,杜洛洛忙按住他,“你要做什么?你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你想要什么我帮你拿?”

    “我要匕首!”

    “为什么?”

    “那一刀居然没有了结我的性命,我要再补一刀,我答应过你会自己了结自己,我绝不迟言!”独孤宇说着不顾杜洛洛的拉扯就要去拿挂在墙上的剑。

    他的力量很大,杜洛洛用力去拉他却还是拉不动,杜洛洛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大声道:“孩子不能没有父皇。”

    独孤宇顿时停止了挣扎,转过身看着杜洛洛美丽的眸子,“可是,我答应过你我会自动消失。”

    “我已经原谅了你,我不再恨你,我想我们逝世的孩子一定也已经原谅了你,或许,他已经转世投胎到我的肚子里来和我再续前缘,所以,你千万不能死,你要用一生来为我们母子赎罪,用你一生的时间让我们幸福。”杜洛洛闪着动情的泪花道

    独孤宇紧紧的将杜洛洛抱在怀中,“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子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

    几年后!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在御花园中玩耍!

    “皇兄,皇兄,等等我,你不要跑那么快,我追不上你了啦!”小女孩卖力的在后面奔跑,小脸憋得通红,试图可以追上跑在前面的男孩。

    “快来,快来,快点来追我啊!”小男孩倒着快步走对小女孩道,我让你一百步你也追不上我。

    小女孩见自己非常努力跑,而小男孩轻松的小跑着,自己却怎么也追不上他,急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父皇,母后,皇兄欺负我,皇兄欺负我!”小女孩大声叫喊道

    “子运,还不快点去哄你妹妹!”独孤宇一脸严肃的道

    小男孩给了小女孩一个鄙视的眼神,不情不愿向小女孩走去,嘴里嘟囔着,“你们女人什么的最麻烦了,以后我一定不要娶妻子!自己一个人多快乐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杜洛洛听着儿子的低语忍不住笑了起来,问身边的独孤宇道:“喂,独孤宇,你罢遣后宫所有嫔妃,这么多年来面对我一个人,你一定也像儿子那样觉得我很麻烦吧?”

    杜洛洛眯着眼前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副若是他敢说什么不好的话,看她怎么收拾他。

    “是啊,我也觉得你们女人什么的最麻烦了!”独孤宇冷着一张脸道:“这宫里确实是好多年没有新鲜女人的味道了,要不,我弄进来几个女人陪你玩玩?我看你一个人怪寂寞的。”

    杜洛洛俏脸一怒,双手插腰,“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说我烦?你居然敢想其他的女人?”说着作势就要去揪他的耳朵。

    “是你自己问的啊,难道不允许我说实话吗?”独孤宇道

    “不许,不许,就算我是一个麻烦精,你也只能要我一个麻烦精,不可以再要其他的女人,不对,其他的女人你想也不能想。”杜洛洛揪着独孤宇的耳朵气呼呼的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要其他的女人,也不想其他的女人,你一个麻烦已经够我操心的啦,我可不想要更多的麻烦。”独孤宇将杜洛洛的双手捂在自己的胸前,“这一生,我只要你这个麻烦精!”说着在杜洛洛额头上印下深情一吻。

    杜洛洛俏脸一红,依偎在他胸前,“那我这个麻烦精就缠你一辈子。”

    远处,小男孩和小女孩鄙视的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男女。

    “父皇,母后,又在演言情片了!”小女孩道

    “甭鸟他们 ,我们继续玩!”小男孩见怪不怪的道

    整个御花园内,到处都充满了幸福的欢声笑语!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