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媚世女帝 情情缠缠绕几世 176章 大结局(2)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东方果儿猛得一闪,一片豪华美丽的梅原已经毁灭。

    两人都没有喘息的机会,无论想不想出手,愿意不愿意出手,对立的那一瞬间就必须拼出一个你死我活!

    他们知道彼此都没有太多力气,面对着亲人的故去,心头本就是伤心之极。战斗到最后,剩下两下昔日最想珍惜彼此的至亲之人,成为了敌对,是何等的苍白与残忍?!

    她有些负荷不住,刚刚倾力救孟雪,救韩成君,她已经没有办法将体力恢复到正常水准。下腹传来坠疼感,使她脸色突得苍白,顿时已经有些摇摇欲坠,无法闪躲东方果儿最强的那个袭击……

    东方果儿一怔,没想到她会突然无力。立即收回手里的力量,可仍有一部分倾斜而出。一个黑影猛得一窜,黑妮帮梅子将那部分威胁挡在了自己的身上。

    东方果儿正要上前扶住梅子,梅子面上一冷,拔下发髻上的梅花花簪倾注了力量射了过去。东方果儿无法闪躲,作出了受之的准备,万万没想到黑妮会再次跃起以身子接受了那个致命花簪!

    “黑妮!”梅子大惊,一把接住黑妮的身子,全身痛苦的颤抖、疼痛!别,千万别。她有九条命!!

    东方果儿正在上前的步子,被梅子冷然的双目阻止,听闻汹涌而至的士兵。梅子看着黑妮眼底的乞求,终是妥协,向东方果儿低吼:“快走——”

    东方果儿淡淡后退,深深地望了一眼梅子和奄奄一息的黑妮,转身飞走……

    倒在血泊里的黑妮,小小的生命正在流失,却意外闪出一丝庞大的光芒……

    刺眼的光亮使梅子无法适应,伸手挡在眼前,她瞪大不可思议的双眼,看到血泊里的黑妮已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个白衣少女……

    …………………………

    七年后

    雪兰国大使欧阳致远进谏,呈上了求和及臣服的意向。几位大臣,都是面面喜色,只有东方睿提出雪兰国路途遥远不好管理,怕是久了此国小人会起内讧。顿时,这东方与欧阳两人又在堂中争执了起来……

    萧梅皇淡淡地看着下方的喧闹,也不急也不恼,美目轻轻地眯起,似乎即将被这片喧嚷催眠。身旁的小路子面部有些抽搐,眼睛连忙飘向下方的孟大人。

    孟飞接触到小路子的求助,嘴角上扬,清了清喉咙,淡道:“还是请皇上定夺罢!”

    此话一出,大堂众人皆静,齐齐跪下呼道:“请皇上定夺!”

    萧梅皇冷冷地瞪了一眼身旁自作主张的小路子,扰了她这片刻歇息,淡柔地一挥手:“笔墨!”

    不一会儿,御笔御纸奉于御桌上。萧梅皇修长娇美的手指,轻轻地提起金黄笔杆,在磨盘里粘了点墨汁,慵懒地写着……

    小路子偏着头看着,眉头细锁,渐渐……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终于写完,萧梅皇将手里的御笔一把丢于一旁。小路子连忙将那四个字举起,展现给大堂下的众臣。

    那四个大字,秀丽而不失骨气,随性而不失庄重!顿时使堂下众臣一片赞誉,随后便又是齐跪欢呼:

    “吾皇声明——”

    被小路子高高举起的那张御纸上,解决了众臣顾虑的四个大字为——“一国两治”!

    臣服之余,欧阳致远不忘打击一下东方小国:“回皇上,据驻于东方的明国大使传报,说是东方小国正在蠢蠢欲动……”

    此话一出,东方睿的脸色铁青,正要辩白,被萧梅皇的冷眼吓退。梅子的嘴角淡淡一扯,指了指堂下的孟飞,低道:

    “孟大人,继续西下,给朕找来神武大炮。东方小国再不听话,一炮灭了!”众臣惶恐,不敢再加多言。退了朝堂,便没有人再敢打扰萧梅皇于大座上歇息,唯有那可爱的小小梅……

    “妈咪……”一声稚嫩的叫唤,跟梅子如出一辙的小小梅跑了进来,一头扑进了母亲的怀抱里。梅子的脸上顿时现出与冷峻截然不同的温和,将女儿拥在了怀里。

    “小武和小睿呢?”小武是孟雪与张武的儿子,小睿则是东方睿与青芯的儿子。

    “他们好无趣!”话音未落,小武便与小睿追了起来,一人拽住了小小梅一只小手,争着往外拉!

    “是本殿下先抓住小郡主的,她要扮演本殿下的新娘!”小武不容置疑地冲一脸柔和的小睿喊起。小睿淡淡地抿着嘴角,握着小小梅的手开始松懈。

    小小梅恨恨地瞪了一眼小武的专横,抓紧了小睿的手,轻道:“是小睿先抓住我的,我扮演小睿的新娘。小武你再欺负人,我跟小睿不带你玩了!”

    “好啦好啦!”小武的妥协,使梅子轻轻地笑了起来。难怪了,东方红梅这幅美艳,让小小梅继承了去,也是招惹!看着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地行远,她微微地轻嚷:

    “小梅,别忘了去看哥哥!”

    “知道啦——”

    一名宫女缓缓步入堂中跪了下来,低低呈报:“回皇上,今天前侧太子妃的求死已经累计到一万次!”

    梅子了然地颌首,在小路子的搀扶下站起身来,随着宫女向西宫走去。一路不容置疑的尊贵,跪拜,敬仰……

    筋骨尽断的傅容儿虚弱的躺在小床上,已经是骨瘦如柴,虽然有宫女细心的照顾,可不见天日的痛苦她已经受够了!见梅子终于委身前来,除了眼睛能旋转,她没办法动弹半点,自喉咙里再次发出恨恨地声音:

    “让我死……”

    “朕放你走!”梅子淡淡一吐,使傅容儿的双眼突得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梅子的轻描淡写。她不相信,真的不相信。“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她居然还让她提要求?!

    眼底淡淡地闪动一丝,喉咙狠狠地卡住,她想说要求,却不敢说。梅子淡淡地笑了起来,轻轻一挥手:“来人,抬前侧太子妃到太子宫去!”

    傅容儿的泪水顿时流了下来,她能再见到逸风吗?她能把逸风一起带走吗?

    简单地单架子,将她瘦弱的身子掀了上去,吱呀吱呀往不远处的太子宫行驶。她能张望这七年来的变化,她不得不佩服东方红梅的智慧与能耐!

    于太子宫门口,梅子吩咐宫人将架子放下,将傅容儿的身子扶坐而起。宫内呈现出来的是一片寂静下的安逸,萧逸风安静地坐在一侧,笑着看向一旁帮他编花篮的小女孩,时不时地低低傻问:

    “红梅,你能教教我吗?”

    小女孩嘟起了小嘴,拿起一支花朵放到了萧逸风的手心,笑道:“哥哥,来,我教你!”

    梅子淡淡地看向傅容儿的泪流满面,将这最后一丝痛苦送还给她,她笑问:“逸风若是愿意跟你走,朕定会成全了你们!”不会,逸风不会跟她一起走的。她没办法拭去自己的泪水,只能任由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心底,看着萧逸风的身影渐渐从眼前消失。随着那句冰冷的命令:

    “送前侧太子妃出宫!”说罢,架子又被人抬起,是送她出宫的方向……

    一路,太多人闪躲,太多人鄙夷,而她终于使出了最后的力量,狠狠一翻身,投进了深池当中……

    …………

    梅子稳稳地坐于大堂之上,不免显得寂寞了起来。今天的早朝有些冷清,退朝过后,她便支起眼皮淡问一旁的小路子:

    “孟将军呢?”小路子一边收拾着纸卷,一边回答:

    “回皇上,陪殿下和小郡主玩呢!”

    “孟大人呢?”梅子紧接着询问。

    “回皇上,说是下西洋给您找神武大炮去了!”

    “哦!”梅子淡然地颌首,眉头轻挑:“去把韩侧妃叫来,陪我解解闷!”

    小路子身上一紧,抽搐低回:“皇上,韩侧妃追孟大人去了,说是想下西洋玩玩。”

    “哦!”梅子又淡然地颌首,伸手扶了扶眉头:“那朕的东方将军也一定是追去了!”小路子回一嘿笑,直赞萧梅皇料事如神!

    “那去把他家的侧夫人叫来吧,不知朕让她做的牌做得如何!”

    说到曹操,曹操便到。青芯挺着六甲之腹缓缓步入,正要请安,梅子连忙示意小路子将她扶起。青芯将袖中纸牌呈了上去,梅子淡笑地翻看一番,直夸青芯的手工做得好。

    “小路子,去把小妮子叫来,这斗地主得三个人!”

    说到曹操,曹操又到。白衣小妮子背着小包袱跳进了大堂之中,伸出娇柔小指,大胆地指向了大座上的萧梅皇,低吼:

    “我听说你要找神武大炮攻打东方国?”梅子看着她娇怒的小脸,不免有些忍俊不禁。冲小路子使了个眼色,小路子便赶紧扶着吓大眼睛的青芯转到了后厅休息!

    梅子缓缓起身,伸出手狠狠地戳了下她的额头,低道:“再大呼小叫,信不信朕砍了你的尾巴!”

    “我没有尾巴!”小妮子低吼,屁股后面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了一条黑色猫尾。脸上一红,连忙收了起来!

    “你要上哪?”梅子看着她身后的小包袱,淡淡地问。小妮子嘟着小嘴,娇嚷:

    “我要回东方,跟果儿一起抵制你!”

    梅子朗朗地笑起,又戳了下她的额头,低笑道:“你们抵制不了朕的,一个大炮飞过去,都成了灰烬!”

    “你敢——”小妮子愤怒不已,小黑尾巴又窜了出来。梅子依然大笑着,看着小妮子笨拙地将尾巴藏起,也终于忍不住心神,要提前回东方了。

    小妮子怒瞪了梅子三眼,背起小包袱,猛得飞身而走,留下一句威胁:“不许攻打东方,不然我会让你也长出尾巴!”

    梅子摇头苦笑,冲内厅轻嚷:“去把奇将军家的夫人叫来吧,这斗地主得三个人!”

    …………

    ………………

    东方国城头,狂风四起,将黑色衣衫吹在风中徭役着。对着空中苍月,东方果儿傲然屹立,面容却寒气冷硬。昔日的少年郎,已是如今明国最头疼的东方君主了。

    城下的噬骨池早已被他掩埋,那下面埋着他父亲的尸骨。心头轻轻一扯,他又想起了她。微微提起一口气息,还未叹出,少女娇怒声出现在背后:

    “你又想她?!”他一怔,眉头轻蹙而转身。他居然没有听到有人靠近,她像猫一样无声地走到他的面前。

    眉头蹙得更深了一些,他不认识她,却觉得太熟悉。“你……是?”他清冷问道,不自觉地放缓了冰冷。

    “我是小妮子!”小妮子立即回答,跟他一起站在了城头前,望着空中苍月,两只漂亮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低笑道:

    “阿婆现在很好呢!”东方果儿的眉头猛得舒展,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低道:

    “你是姑姑……你是东方红梅……”

    “我才不是姑姑!更不是东方红梅!”小妮子快速反驳,是的!她不是从前的东方红梅,也不是重生之后的东方红梅。她是小妮子,从猫身苦苦修炼,在梅子纯阳神功的帮助下,成功化作了人形。

    她没了东方红梅的冷漠,没了居心叵测,也没有报复。现在的她,会笑,会怒,跟梅子经历了苦痛,经历了情感的冲刷。现在的她,是小妮子!

    “那你就是黑妮!”东方果儿快速地截断她的反驳,怀抱更紧了一些,是她用生命挡住那至命的一簪!伸出修长的手指,从她头上将那红梅花簪取下,她的发丝自风中狂起,盘旋,美艳而动人。

    “我不是猫!”小妮子的小脸殷红,瞪大美目再次反驳。东方果儿低低地笑着,将手里的一团黑色呈到她的眼前,笑道:

    “可我摸到你的小尾巴了!”小妮子的脸更红了一些,想要收回尾巴却被他紧紧地抓住。她在他的怀里挣扎,觉得被他抓住尾巴的感觉很糟糕,很丢人!

    “你的尾巴在我手里了!”东方果儿朗朗地笑起,将她长长的尾巴紧紧地缠在自己的手腕上,也缠进了自己的心里。

    …………

    ………………

    “妈咪,我想爹地了!”小小梅趴在梅子的身上,撒起娇来。对于这两个称呼,是梅子让她改的口。她喜欢这种感觉,亲切,亲昵,没有距离。

    “好,妈咪带你去看看爹地!”握住女儿的小手,两人谴退了所有的下人,缓缓地往废弃的皇帝寝宫走去。后院的一座小山下,一大一小的身子埋进了山洞之中。

    刚入洞,便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春的气象似乎立即掩埋在如冬一样的沉寂当中。梅子将手里的小斗篷披在小小梅的身上,紧紧地裹住,低问:

    “丫头,冷不冷?”小小梅哆嗦着小俏脸,口是心非地摇摇头。

    梅子淡然地笑着,两人一步一步向深处走着。越往深,便是越冷的。这是梅子为青墨打造的家,能让他常存的家!

    雪白的气息扑面而来,朦胧间小小梅已经看到了躺在水晶床之上的父亲。疯狂地奔跑过去,她趴在了父亲的身上,摸着父亲僵硬的脸,双目赤红地冲母亲喊起:“妈咪,爹地的脸又有些硬了!”

    梅子的眼眶也泛着红,坐到了青墨的身边,伸出手轻轻地抚着他冷硬的脸,女儿则轻轻地抚着他冷硬的大手。渐渐,僵硬变得柔软了一些,梅子伸出手抚向了他的胸膛,进行每日都会来倾斜的无用力。

    又是错觉,她觉得他在动,在慢慢睁开双眼,深深地注视着她。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可小小梅却欢呼了起来:“妈咪,爹地在动!”

    梅子一惊,仓皇地见青墨已经坐了起来。睁开的双眼直直地望着她,深深地望着她,大手紧紧狠狠地握着还没来得及从他胸膛撤下来的颤手……

    “爹地醒啦,爹地终于醒啦!!”小小梅连忙跳上水晶床,在青墨愣怔的脸上亲了一口,小身子疯狂地奔向洞外,大喊着:“爹地醒啦——”

    梅子的双眼淡淡地缩着,看着青墨的不同,他眼底慢慢恢复的焦距下,向她闪现出一种不可置信与疑惑。持着探索与探视的语气,他终于开了口:

    “你是梅子吗?!”

    梅子的心猛得一敲,他、他不是青墨!

    她的手正想抽出,他却握得更紧,一只钻戒猛得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他一把将她拥在了怀里,惊喜低道:“梅子,梅子,我找到你了!我是青墨啊……”

    泪水,顺着梅子的眼底滑落。她不知这是上天的作弄,还是上天的怜悯,他是青墨,却又不是青墨。在他的怀里颤抖,她颤问:

    “你怎么来了?”

    “我不知道,准备去墓地看你,在路上看到你在哭,出了车祸……”

    梅子的泪水更加地汹涌,嘴角却不自觉地挂起了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还那么执着!他连忙伸手擦着她的泪水,吻着她的泪水,捏住了她的小鼻子,笑道:

    “你这是在拍古代女皇,还是在古代当女皇?”

    梅子噗嗤一笑,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笑着娇嗔:“你猜!”

    青墨在这寒冷的洞里打了一个冷战,正想猜,从洞外窜进来无数宫人及侍卫,齐齐跪下,齐齐大呼:“皇上大喜!吾皇万岁万万岁,萧峻王千岁千千岁——”

    ~~~~~完~~~~~~

    与原来设定的悲剧不同,君直接改成了大团圆结局--我心里舒坦,我的小说我作主,啊哈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