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逆世狂女 尾声。 完结感言 番外。(幻灭诡隐+黑狐该隐)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完结了……终于完结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大结局里面有即墨鸣渊的番外,那是因为以前一时抽风写的,大结局顺便就发上去了……(糗……)

    想必很多亲都感觉,结局好像有点仓促,而且幻灭和诡隐之间的互动很少。我只能说……你们真相了!

    因为家里某些客观因素……唉……结局是仓促了点,但结局也是好的不是。还有一点原因是因为我不会写感情戏……咳咳,这点一定改,我发誓!(不过不喜欢结局的亲表拍我哦~捂脸……)其实我本来想弄个悲剧的说……咳咳……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不管怎样说,还是感谢一直支持我走过来的你们,现在回首看看,四十多万字,虽然不是很多,但起码以前我是绝对想不到我我能写这么多字的,这一切,还要谢谢你们的支持。

    好了,咱也不煽情了,结局了落落真的很开心啊,只是对逆世还有几分不舍和遗憾而已。

    相对于我来说,逆世这本书也留给了我很多遗憾,不仅结局仓促很多情节都没写出来,而且职业特点也没有凸显出来,但是逆世从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是我的处女作了,亲们还是多多包容包容,咱幼小滴心经不住打击啊。(不过还是欢迎打击的,呵呵~)

    话不多说,结局了怎么好意思再让你们看我废话呢?(貌似已经废话很多了……咳咳……)

    某落……最后还是默默地飘走了……  

    下面是诡隐与幻灭的番外。

    “我用万千世界为聘……娶你……”低沉磁性的声音犹如苍茫之风燎原而起,又像是从宇宙深处古老的低吟之声,瞬间穿过整个洪荒大陆,天涯海角、无尽沙漠、诡秘森林!

    所有人兽都敬畏地仰望着天空,那天空,已经不同于平日的一碧如洗,而是充斥着万里红云,又像是极致的烈焰火莲,瞬间可变幻万千色彩,好似那大喜之日血红的颜色。

    不过转瞬间,那天上近似火焰舞动的金红色云彩瞬间层层递散开来,泛起波澜,逐渐化为一朵朵跳跃的红莲,端是漂亮无比,而男子的声音,还在广袤大陆上迟迟回荡不散!

    那声音不大,却好似有着连绵不断的力量,可瞬间传遍整个世界!

    不管是人还是魔兽皆是睚眦欲裂、被惊了个五内俱伤、经脉逆行!

    靠!哪个败家子求婚啊?!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不过眨眼间,所有人都疑惑地看向火云扩散之地,眼中不自觉地染上一片敬畏之情。

    说话间天出异象,声音传遍大陆,要何等绝世强者才可做到?

    怕神帝也难以做到了吧!

    与此同时,罪魁祸首所在之地……

    “我靠!哪个臭小子勾引我女儿呢?!”精致的竹舍中传来暴躁的一声怒吼,诡隐的便宜老爹顿时怒气冲冲提着一把巨斧二话不说跳起来向幻灭劈去!

    幻灭面色不变,冷冷地看了即墨时泽一眼,身上的火焰几欲脱身而出,在他的概念里,没有父女母女之说,他只知道水无月在诡隐心中的地位不轻所以不能伤害她,但是这位从未见过的男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诡隐面色一惊,纵身一跃跳到龙首之上,抓住幻灭的手道:“住手,他是我爹!”她并不担心自己的老爹能伤害到幻灭,倒是幻灭捏死即墨时泽的可能性大得多。

    听到诡隐的话,幻灭果然安静地停下了手,身上的红炎迅速挥手进去。

    即墨时泽顿时蹲在角落抹了两把老泪画圈圈去了,尼玛女儿竟然不相信他的实力!

    水无月见此便轻笑地说了一句:“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敢年轻一辈争什么争?只要女儿愿意就一切都好了。”她可是盼诡隐嫁出去盼了好久了,即墨时泽把事搅黄了到时候蹲在角落抹泪的人就要换人了!

    诡隐听到水无月的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年轻一辈?

    璨若星辰的眸子打量着幻灭,诡隐顿时满脸纠结,幻灭的年纪可以当她祖先的祖先了吧!

    见到诡隐看过来,幻灭微一偏头,略带疑惑地看向她。

    “你多大了?”诡隐轻声问道。

    “……”幻灭闻言脸色一僵,过了好一会儿才手指指地,看向诡隐喃喃轻声道:“比这个世界要大……”混沌者与宇宙同寿,生命无限延长,又有谁会在无尽的生命中去计算年龄呢?

    就算要算个大概的数字,即使最新诞生的混沌者的生命也要以亿做单位,更何况混沌之主?

    不知道自己年龄的幻灭只好用洪荒大陆跟自己比较,在洪荒大陆还未出现时他便早已存在了。

    “……”这下轮到诡隐无语了,三岁一代沟,他跟幻灭到底有多少代沟啊?!

    幻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之人何尝又耳力底下呢?

    随着境界的提升,只要他们想听,即使千万里外蚊蝇扇翅的声音他们都能听得见!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所有人都在心中大声嚎叫道:尼玛!变态啊!

    四周一片寂静,就连竹舍旁常年不断的徐徐微风也被吓到停了下来,浓稠的威压让气氛瞬间凝滞。

    最后还是幻灭先打破了这静得可怕的沉默。

    他看都没看下面呆滞的众人众兽一眼,漂亮妖异的红眸望向诡隐,“我要娶你。”

    而随着幻灭话音落下,竹舍旁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众兽皆是一片起哄声。

    “主人,答应啊!幻灭老大的求婚耶!”

    “答应!答应!”

    众兽顿时忘了主次,齐齐大声吼叫道,更有甚者现出兽形,嚎叫之声传遍万里,惊得领地外的普通强者一个激灵,又是哪个惹不起的大魔兽抽风了?!

    幻灭打量了一下下面的众兽,心中略微思量道:嗯,都挺识相的!

    “好……”清越的声音响起,诡隐眸含笑意,点头答道。

    “哦耶!!!”魔兽之中瞬间爆发一阵欢呼之声,百年内诡隐的魔兽大军又壮大了不少,更有不少是成双成对,只是除了银狼和金币这一对其它的似乎都没确立关系。

    自己主人还没嫁出去呢,它们怎么好意思就成亲嘛?

    天空中顿时升腾起一片璀璨华光,天空中氤氲着一片水波,蔚蓝深碧璀璨无比,上面用金刃组成了硕大的字体: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不用说,这肯定是这群魔兽的功劳。

    诡隐尴尬地扶额,这些东西它们都是从哪学来的啊?她可不记得她交过它们这些!

    幻灭眉毛一挑,弹指间将那个‘百年好合’去掉,他们的寿命岂止百年?

    而早生贵子四个大字则是在一片水光火光中被映衬地熠熠发光。

    即墨时泽默默地抹了把老泪,尼玛刚和女儿呆了个几年就被一个红毛臭男人抢过去了,他不服啊啊!!!

    水无月则几乎笑咧了嘴,天知道她有多想抱外孙女?

    “姐姐!”这时,竹舍中冲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他站在水无月旁边,小手指着幻灭偏头向水无月问道:“那是姐夫吗?”

    还不待水无月解释,在一旁独自低沉的即墨时泽便跳了起来,大声吼道:“什么姐夫!还没成亲呢!臭小子我告诉你,我即墨时泽的女儿的婚礼一定要最豪华的,不然你别想把我女儿拐走!”

    幻灭与诡隐对视一眼,似瞬间理清了即墨时泽与自己的关系,笑着点头颔首道:“好!”

    黑狐呆在阴暗的竹林之中苦涩一笑向外走去,这喜庆的场景,似乎一点都不适合他。

    ……

    洪荒新纪年九五年,洪荒之主破虚空而去,周游于各个世界之中,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将统治王位交给即墨一家。

    而即墨家主女儿即墨诡隐则与一名神秘男子成亲,洪荒新主幻灭继位,婚礼盛大空前,四方来朝、八海恭祝,不少黑雾笼身的神秘强者飞过祝贺。  

    洪荒新纪年一零三年,即墨诡隐诞下一子,取名幻隐,刚出生便有讳深莫测的实力,被尊称为‘神主’。

    洪荒新纪年一零五年,幻灭尊主与即墨诡隐退位给不过两岁的孩子幻隐,两人彻底消失于洪荒大陆上,再无一人看到两人身影。

    洪荒新纪年一零九五年,水家与即墨两家合并,合称‘即墨家族’,即墨鸣渊被选为家主,即墨家族达到洪荒世家的顶峰,与暗刃、风影、洛阳、夭矢、清耀的五大家族合称洪荒六大家族,即墨家位居首位。

    幻隐退位给表舅即墨鸣渊,带一干混沌者去游弋宇宙,美名其曰,寻找父母。

    下面是黑狐和该隐的番外。(落落友情提示:看之前请带好避——雷——针!)

    夜,浓稠得宛如一团化不开的墨,偌大的别墅像西方血族沉寂的古堡,染上了一层苍凉与死寂的色彩。

    没有一丝生气,没有一丝生机……

    黑狐抱着早已没有气息的人,朝别墅走去。每一步都走得缓慢而沉重,似乎那一段距离,可以走上一辈子!

    古堡这种建筑在现在实在是少见,但是以该隐的能力,想建造,轻而易举。该隐确实像西方华贵的吸血鬼,对血液有着特殊的执念与爱好。

    “呵~这么快就回来了?”昏暗的大厅里,只有一点惨淡的月光从巨大的落地窗与阳台外倾泻过来,让人勉强能看清这屋子里的一切。

    一头黑发的男子慵懒地躺在华贵的沙发中,一双红瞳泛着冷芒,脸上却笑得温和,手中如鲜血般的红酒在月光的倾洒下显出一番异样的堕落与华贵——这是一个非常妖异的男人!

    他,便是该隐!一个嗜好鲜血的男人,一个妖孽的男人,一个变态的男人,而他手下的杀手就如吸血鬼般,染上无数鲜血与罪恶,所以他说,他是该隐,一个天生附带罪恶的人,创造了无数嗜血的恶人。

    “我已经把她带来了。”黑狐没有回答该隐的话,直接无波无澜地说道,而低着头被墨发遮住的深邃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啪!”地一声,该隐手中的高脚杯不知何时摔碎在地,红酒慢慢在纯白的华丽地毯上晕染开来,给这诡异的房间抹上一层红色的芳华。

    黑狐咻地抬起头望向该隐,精致的脸上,不变地依然是那温和的笑意,似乎与往常无异,没有臣服、没有卑微,只有淡淡的平静。

    “真够狠心呢!毕竟也是一起长大过的啊。我知道你们的感情出奇的好呢!自己亲手杀掉自己的伙伴,你可恨我”该隐躺在豪华瑰丽的沙发上,丝毫没有在意摔碎的酒杯,红瞳淡淡地看着黑狐,淡淡笑问。这样一句疑问句,却硬是让他说出了肯定的语气!

    “没有。我答应过——追随与你。而且,杀手,不需要感情!”黑狐面色无波,平静自然地回答。但抱着诡隐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有些颤抖。

    “还真是一条‘忠心’的狐狸呢!”该隐嗤笑道,但马上就变脸了,失去了笑容伪装的脸显得冰冷苍白,周围温度似乎一瞬间下降了,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散不去的暴虐气息,可怕得渗人。

    “是她要要逃离组织、逃离我的,那她这样的下场便怨不得我了。不是要自由么?那我便给她,要知道,死,也是一种自由。黑狐,你说我哪里不好了?自由真的有那么好吗?”该隐现在像一只愤怒的老虎,语气咄咄逼人,带给人一种压力,忍不住让人臣服。

    “没有。”黑狐平静地回答,丝毫没有因为该隐的愤怒而感到一丝不适。

    “呵呵。那当然,我该隐,从未做错过任何事情。”该隐一瞬间恢复了平静,语气中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他又妖魅地笑道:“不过我怕你不适应她的死亡,新调了一个成员配给你当搭档,虽然她不如诡隐,但是实力也不可小视。

    还记得以前曾经和你共同做过一次任务的灵猫吗?是个佳人呢。而且她一只对你有意思,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虽说杀手不需要多余的感情,但我还是希望你和她发展发展,毕竟也是一个实力强悍又灵动娇小的美人呢!”

    黑狐低着头,紧咬着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淡无波:“是。”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该隐挑起一抹魅惑世人的笑容,饶有兴致地看着黑狐。他,从来便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也是一个耐着自己性子、喜怒无常的人,忤逆他的人,都得死。他是霸道、是嗜血、是残忍,可是那又如何,他有力量,谁又能反抗他呢?任何反抗他的人,都已经在黄泉路上了!

    “属下告退。”黑狐低沉着脸走出古堡,深邃如星空的眸中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杀意。

    古堡内,晚风不知疲倦地吹起阳台上的薄纱,一个妖孽,一具尸体,一地酒渍,还有柔和堕落的背景,无一不挑人心弦。

    这里的静景和动景构成了一副绝美的堕落图。

    “何必呢……”精致的面容上已经没有那无时无刻不在的笑意,该隐低垂着眼帘,喃喃自语。

    修长完美的脚踏在地上,如白玉的脚在夜里仿佛散发着温润的光华,一落地,便马上被地上破碎的高脚杯碎片给划伤,殷红的血液与红酒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独特的魅惑之感。

    该隐浑然没有在意脚上的伤,冷着脸向诡隐走去,月光撒在那一身娟邪的红衣上,妖孽至极亦嚣张至极,却偏偏魅惑人心。

    “如果你可以温顺地留在我身边,你就不会死了……”该隐骨节分明的手摩挲着诡隐惨白的脸,眼中是一片死寂。

    “这样安静的你,真难得……”该隐脸色莫测地抱起手中了无生气的尸体,柔声说道。

    “或许……这样的你也不错……?”该隐喃喃自语,“这样……你就能永远永远留在我身边了……永远,都不会去想那虚无缥缈的自由……”

    风吹起窗帘,皎洁的月光映在那两对拥着的璧人身上,该隐把头埋在诡隐颈间,轻轻地阖上了眼睛,长而密的眼睫毛上镀上了一层银花。

    月亮的光辉中透着一股淡淡的苍凉,见证一个妖孽令人窒息的爱……

    周围那透明的玻璃碎片反射着冷芒,好不美丽,好似,碎了一地的繁华……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