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王妃,王爷有喜了 第三卷 蓬莱有仙路,无人登高峰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危天狭下,锁天一族的人严阵以待,在九锁的带领下,驭兽师与灵兽将神兽洞重重包围起来。

    玻璃落在地上,花惊澜环视众人一眼,而后问九锁,“从哪里出谷最为方便?”

    “这……”九锁略微迟疑,再看了她身旁的伏绿和雷颜,似乎有些不信任。

    “神兽一出,这双兽山下的桃花源将不复存在,锁天一族迟早要离开,区区一条出谷的路又有何用?”花惊澜看穿他的心思,锁天一族还妄想能躲在这危天狭下。

    九锁闻言片刻便叫人去取来谷中地图,花惊澜听得风中婴孩低弱的啼哭声,心神一动,叫住红妆道:“将九天也带来。”

    红妆回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骑在三眼青凤上离开神兽洞。

    “我先将蛇放开。”雷颜突然道。

    花惊澜颔首,转而对九锁道:“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九锁一族灵兽众多,现在离开也来得及。”

    九锁不是不知道神兽的威力,只是她一人又如何对付?

    “吼……!”如撼天之雷般的咆哮声从洞中传出,众人皆是一凛,全身不自觉绷紧。

    花惊澜听着洞里的动静,道:“世上有兽才有驭兽师,可有驾驭神兽的驭兽师?”

    九锁目光微滞,若说是驾驭神兽,她不就是其中一个吗?

    花惊澜看着玻璃,幽幽道:“玻璃只是与我亲近,要驾驭它我完全做不到,倘若神兽洞中的神兽将它的兽性诱发出来,我也没有办法。”

    九锁看着在傲然立于洞前的庞然大物,心神一怔,扬声道:“老人小孩退出危天狭,驭兽师带羽兽与战兽留下!”

    “看守神兽是我锁天一族应做的事,我们断然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他又对花惊澜道。

    花惊澜睨着他,突然一笑,点点头道:“也好。”

    “我将孩子带来了。”红妆捧着九天走进人群来,又对九锁道:“地图我已经交给安盛了,他正带人退出危天狭。”

    花惊澜连忙走过去将襁褓接过来,怀中小小软软的婴孩儿正踢动着四肢,一双金瞳直溜溜地望着她。

    禁不住用脸颊贴上她稚嫩的额头,她轻轻喟叹,“我的女儿……”

    “啊呜!”九天欢快地叫了一声,伸手出来摸她的脸颊。

    花惊澜不住地吻着她的手,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没有什么能比生命的延续更加奇妙,这种感觉,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从她身上掉下来的骨血,她和淳于燕的骨血!

    “孩子也要送出危天狭吧?”红妆有些害怕她那双眼睛,小心翼翼地道。

    花惊澜又亲了亲九天才把她交给红妆,“带她入九合城找淳于燕。”

    红妆对上她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花惊澜飞身坐在玻璃身上,朝九锁伸出手去,“上来!”

    九锁也不不迟疑,对驭兽师比出散开的手势上坐到了花惊澜身前。

    玻璃展翅而起,花惊澜带着九锁、伏绿、雷颜三人浮于神兽洞对面!

    山石开始下落,整个神兽山的鸟雀惊慌逃命,草木发出惊恐的低鸣,颤抖的大山从中开始龟裂,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涌出来!

    透过缝隙扑面而来的热浪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花惊澜命令玻璃再往后退,而此时,一只巨大的兽爪从中伸出来,尖长的爪牙问问卡在裂缝之中,将整个大山从中劈开!

    “吼……!”神兽山从中坍塌,在溅起的漫天尘烟中,依稀可见庞然大物的黑色阴影!

    “这里面有两只火神兽!”九锁护住脸面大声喊道。

    花惊澜倏地眉头一沉,让玻璃速速离开神兽山,却不想那从山中出来的神兽对天喷出一口火来,险些将他们全部卷了进去!

    逃至安全地带,花惊澜这才看清了神兽的全貌!

    蛇麟虎爪,龙嘴牛角,全身呈赤色,口中呼喝成火,个头竟然比玻璃大出好几倍!

    两只火神兽重见天日,仿佛泄愤似的对周遭山木投之以火,顷刻间,整个神兽山就陷入一片火海!

    花惊澜骇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不能把这样凶悍暴戾的神兽与玻璃联系起来,玻璃也曾数次发狂,但所伤牲畜不过个别,而这火神兽,随随便便就能毁了一座山!

    尖啸的箫声响起,她回头,原来是九锁在驾驭灵兽攻击两头火神兽。

    “那个方向能够离开危天狭,决不能让它们上山去!”九锁指着一个方向道:“神兽速度太快,九锁一族会牵制它们!”

    “叫你的蛇把这两头畜生看牢了!”花惊澜对雷颜一喝便提剑从空中冲了下去,笔直地冲向两头火神兽!

    “你……!”雷颜三人同时一惊,她竟然敢……!

    花惊澜踏空而过,跃至神兽右侧,扬起燕啸剑,当空一斩,血色气刃破空而出,长达十数丈的剑形恍若天神之剑从空中劈下,撞地之时,尘嚣崛地而起,山石崩裂,继而山摇地动,而悍如钢铁的危天狭谷底被生生劈出一条裂缝来!

    “吼……!”两只火神兽受惊,在溅起的尘烟中不能视物,只好朝方向奔窜!

    一人一剑足以开山,这是何等的神力?!

    “就是现在!”花惊澜飞回玻璃身上,沉眸对雷颜道。

    三人这才回过神来,雷颜迅速操控族兽追寻火神兽而去,玻璃也紧跟着飞了过去。

    危天狭一带多崇山峻岭且地势复杂,庞大的神兽要攀岩而过,自然不能如履平地,所以这两只神兽所过之处,草木皆燃,山崖倾毁,远远望去竟然仿佛被捋成了平地!

    “它们出了危天狭了!”九锁大喝一声,怎奈玻璃速度不如两只神兽,只能看着它们越跑越远!

    “出危天狭之后走那条路?”花惊澜转头问伏绿。

    伏绿沉吟片刻便道:“向左多是山林,但在白莲滩决不能沿水而上,那里是九合城!”

    花惊澜点点头,对九锁道:“让你的族人跟上两口神兽,跟我一起把它们赶离九合城!”

    她话音落时,人已射出十丈以外,在远方化成一点。

    花惊澜沿着火势追踪两头神兽,除了神兽的咆哮声与九锁一族的人外,她的听力范围内又突然出现了别人的气息!

    就在前方!

    远远看着那一点青色,花惊澜眸色重重沉下,撇开九锁一族的人全速前进,立在树巅,她望着天空上的人,眼底愕然:

    裴幽,他在这里做什么?

    思绪刚至,从他方传出一声刺耳的箫声,竟不似普通的箫声,异常的尖细刺耳,竟然她都禁不住催功抵御!

    裴幽不过梵天,就算用尽内力也绝不可能有这么强的音震,花惊澜正欲追上去看个究竟,仍在前方奔窜的火神兽突地发起狂来,在山与山之间狂躁乱撞!

    视野所及不能看到两头神兽,然而却能看到它们造起的火势,以及滚滚黑烟!

    那是驭兽器!

    花惊澜一咬牙,就势而起冲向空中的人,单足立在他的青凤上,扼住他的脖子阴沉道:“你在做什么?!”

    裴幽不回头也知道是她,他将手中的石箫捏的更紧,沉声道:“花惊澜,我知道凭我之力已不是你的对手,但这件事是翡翠鸟族与伦布新族的恩怨,希望你不要插手!”

    花惊澜冷笑一声,“把石箫给我!”

    裴幽缓缓抬起来,花惊澜正伸手去拿,此时脚下青凤却突然斜身一翻,她一个不稳,竟然被甩了出去!

    等她再想抓住裴幽时,青凤仍在不断升高。

    裴幽从上方看着她,“花惊澜,你不要忘了,这是天上,即便你武功再高,也没有翅膀!”

    花惊澜落回丛林中,手捏得死紧,极速在林间穿梭前行,抓住他不可能,但她要赶去阻止发狂的火神兽!

    “九锁,杀了裴幽,夺下他手中的石箫!”用内劲将声音催大,确定传到了九锁的耳中后,她才尽力赶往火神兽的所在地。

    悬在空中的裴幽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远远看到九锁一族的羽兽追了上来,他拍拍身下的青凤道:“追上神兽!”

    九锁听到花惊澜所说的“石箫”便知道是神兽洞中的焚心箫,而裴幽,则一定是趁机进入神兽洞中夺走焚心箫的人!

    跃上九锁一族驭兽的背,他对雷颜与伏绿道:“我去追回裴幽,你们先赶上花惊澜!”

    玻璃携着两人走了,九锁眉心一拧,下令羽兽困住裴幽与青凤。

    纵然裴幽要朝前许多,但青凤的速度却没有羽兽快,尤其是红妆的三眼青凤,不多时,九锁一族的人就将裴幽围了起来。

    “将你手中的焚心箫交出来!”九锁上前道。

    裴幽冷眼看着他们,青凤固然敌不过他们,但他的武功绝不会输给他们!

    本以为无处可逃的人突然连着青凤一块儿坠向地面,九锁等人错愕之余连忙追了上去,而裴幽却在半道离了青凤,迅速窜入树林之中。

    九锁一惊,大声道:“追!”

    “族长!”红妆突然指着后方道:“有人追上来了!”

    九锁回头,咬牙道:“竟是伦布新族!”

    来人正是江引,他带领伦布新族羽兽倾巢而出追着九锁一族而来,临到之时,他将人分成两拨,一半留下来牵制九锁一族,一半由他带领追着裴幽而去!

    裴幽一边前行一边摸索着焚心箫,虽然他能吹响焚心箫,但不知为何,却总有种不得要领的感觉,神兽闻声而狂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如果不能顺利驾驭这两只神兽,凭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杀了江引!

    然而他越是急,手下越是没有章法,远处不断传出神兽的咆哮声,反复试了十几次也没有成功!

    “裴幽,交出焚心箫!”江引猖狂的声音突然出现,他利眼回眸,阴鸷之意昭然!

    江引的身后,是数十头灵兽,裴幽于他不过是瓮中之鳖,要拿住他,全然不在话下!

    灭族仇人就在眼前,裴幽略作迟疑,便猛地停下脚步,将焚心箫别于腰间,正面对上江引等人,沉声道:“想要焚心箫,用命来换!”

    *

    花惊澜此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裴幽,他根本不能驾驭这两头神兽,然而石箫吹响时,火神兽却一次比一次狂躁!

    绿水在前,前面应该就是九锁说的白莲滩,但两头神兽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一味地在山间破坏,根本不能同时起到震慑作用!

    风声在耳边呼啸,她一鼓作气超越两头神兽寻水而上,果然不出数十米就看到了“白莲滩”三个字!

    望着湍急的河流,她定住脚步回过身去,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拦住上游的通道!

    双手合剑,她跃至江水之上,连斩三次,滔滔的河水飞炸而起,足足溅起数十米,在整个山谷形成一幕厚重的水帘!

    一波未歇,她又连斩三次,如此往复!

    “吼……!”两头火神兽果然压着上游来了,然而却在面对这重重水幕时生生停了下来,迟疑不前,观望咆哮。

    花惊澜见时机已到,便冲出水幕,挥剑斩向其中一头!

    气刃成剑呼啸着劈向神兽,花惊澜本以为一击即中,却不想那神兽竟然将她的气刃弹了回来!

    巨大的冲击将她撞入江中,而燕啸剑不堪如此力道,从中折成两断!

    深深扎入水中,水压挤着她的五脏六腑,还未游出水面便听得远处又传来刺耳的箫声,紧跟着就是两声巨大的兽啸,河水震动,火神兽已沿河狂奔而上!

    简直混账!

    花惊澜冲出水面,一刻也没耽搁地抄近道朝九合城的方向去!

    一路上她也试图让火神兽改道,然而后方箫声不断,火神兽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横冲直撞,全然不顾在她在前面挑衅!

    眼见离九合城越来越近,但凭她一个人是拦不住了,九合城外汇集了大量的灵兽、野兽,如今恐怕只有万兽齐奔才能阻止发狂的火神兽!

    而九合城内城外,不论人或野兽都能嗅到危险与恐惧的味道,震天动地的兽鸣与奔踏声就近在咫尺,谁不为之颤栗?!

    “太子……!”大武立在夏侯锦身边,道:“我们赶快离开九合城吧!”

    夏侯锦目光直视前方,定声道:“我的子民还在城中,我绝不会弃城而去!”

    “何况,逃,又往哪里逃?”

    大武无言以对,与其说九合城危在旦夕,不如说九合城是铜墙铁壁,城外多如牛毛的灵兽与野兽或许是最好的保护,然而如果万兽为神兽所惧,反而践踏九合城,那将是灭顶的灾难!

    “那里有人!”城楼下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众人纷纷循声望去,果然看到黄土与绿林相交之间飞出一道蓝色的影子来!

    “蓬莱门梵天弟子听令,循此箫声而去,夺下石箫,凡阻拦者杀无赦!”花惊澜话音一落,城楼上数十道影子飞射而出!

    眼前万兽踌躇,花惊澜只能远远地看着城楼,她微微闭上眼睛,能听到淳于的呼吸,能听到九天的呜咽,素欢低声的祈祷,想容的哭泣,尉迟玥低微的气息……还能听到人们惊慌地交谈,野兽恐惧的低鸣……她所珍视的一切都在城楼上,所珍视的一切!

    决不能让任何人破坏这一切,哪怕不惜代价!

    “神兽出现了!”

    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只有在神话中才肆虐横行的怪物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抽气声一声高过一声,夏侯锦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是不是我眼花?”他颤声问道。

    “不是!”淳于燕怀抱着九天,沉眸看着远方的人影,他的妻子现在就在那里,纵然他很想与她并肩而战,但他双腿已断,没有这个能力!

    抱紧怀里的孩子,他抿紧唇,低声道:“澜儿,如不能同生,我便与你共死!”

    素欢与梅二听到他的呢喃,满心担忧地看着远处,神兽奔踏,已经看不清那本来就渺小的身影,漫漫尘沙中,他们的小姐又在什么地方?

    温濯衣将手中的飞叶针握紧,沉着地看着远处,默默地道:惊澜,你一定要平安无事,饶是这九合城倾覆又如何,只要你平安无事……

    灵修不禁握紧了温如玉的袖子,小声而哀戚地道:“师兄,我们能躲过这一劫吗?”

    温如玉目光如炬,牢牢地盯着远处,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他能左右的!

    “门主不会有事吧?”程辙自言自语,他已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花惊澜身上。

    桑不归神色淡然,他的命早已是花惊澜的,若是她死了,他自然也不会苟活于世!

    这一切,都系在一个人身上……!

    花惊澜衣衫飞舞,冲天血蟒拔地而起,声嘶之时,她已点地飞起,直冲两只神兽而去!

    “蛇!好大的蛇!”

    高低错落的惊呼声不断响起,然而只有桑不归一行人才知道那是花惊澜的兽形!

    巨大的血蟒仿佛活的一样缠住了火神兽,有了方才的经验,花惊澜知道神兽全身硬如铁,绝对不是普通利器何以损伤,如此看来,要杀它们,只有震碎它们的五脏六腑!

    神兽恍若将她认作了真蛇,而此时箫声也停,两头神兽也渐渐冷静下来,不像刚才一样无暇顾及她,而是玩似的用爪子拍打着她!

    这看似玩耍的动作却每每足以将地面踩陷一块,花惊澜还要避开两头神兽的火势,因此应付起来格外小心。

    九锁一族与天灵驭兽族将最骁勇善战的灵兽驱赶到了队伍的最前,谨防神兽冲向九合城。

    然而谁都知道这并不能起到根本的作用,只有杀死这两头神兽,真正的危机才会解开!

    花惊澜身形骤动,快比风雨,绕过神兽巨大的爪,她移至其中一头的腹下,端足了十成十的功力拍向它的腹部!

    “吼……!”神兽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时不能站起来,花惊澜心下一喜,果然有用,马不停蹄的,她又冲向了另一头神兽!

    见自己的同伴被打倒,另一头神兽忽而仰天一声狂啸,低头之际就朝花惊澜喷出一口火去,不再给她接近自己的机会!

    花惊澜险险避开,衣角却已烧着一片,她挥手撕了袖摆,飞身退后三丈与它拉开距离。

    此时倒地的神兽也站了起来,两头神兽亲昵地靠近着,头耳摩挲一阵之后便纷纷回过头去,看向了九合城的方向!

    花惊澜大惊,飞身冲过去,决不能让它们靠近九合城!

    “哈……!”两股浓烈的火焰从神兽嘴中喷出,花惊澜只得半道折回,然而两只神兽却齐齐朝她奔来,左右用火将她围在其中!

    花惊澜被火熏得睁不开眼睛,待避开火势之后,头顶大风骤生,她一抬头,巨大的兽爪形成一片阴影挥斥而下!

    双手一抬架住巨大的兽爪,花惊澜闷哼一声竟被这力道压得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撕心裂肺的力道冲击着她的五脏六腑,喉口涌起腥味,她抿紧了唇,但嘴角还是泄露了丝丝血迹!

    泰山压顶的力道,花惊澜还没缓过来,另一神兽便挥爪朝她扫了过来!

    双目圆整,她猛地顶开头顶的兽爪,抽身欲退,然而爪风已至,背上挨了重重一击,她失重飞向九合城!

    “澜儿!”

    “小姐!”

    “门主!”

    那道蓝色的身影被打飞吹来,任谁都能看得到,心脏在这一秒停止了跳动!

    沽岩动作最快,飞下城楼接住猛撞而来的花惊澜,连带着她也被撞出好几丈远,让人胆寒!

    花惊澜稳住身体后猛地俯身吐出一口血来,沽岩一惊,她却抬手制止她说话,“我没事,只是一口淤血。”

    花惊澜稳住身体便再要向前,这时唐门与天灵兽族的驭兽师纷纷上前道:“这关系所有人的生死存亡,驭兽族与兽族决不能坐以待毙!”

    花惊澜看出他们的意思,这便是要以兽对战,然而这些灵兽,又怎么会是神兽的对手?!

    耳中尚未出现九锁等人的踪迹,蓬莱门的高手也未返回,那把箫,一定要拿到那把箫,九锁一族的人一定知道里面的窍门!

    就在她思绪纷乱的时候,驭兽族与兽族已经组织本族灵兽进攻火神兽。

    灵兽们缓步向前,在两头大如城墙的火神兽跟前甚至不足一只兽爪大,两头火神兽也就站在了原地,低头端倪着群兽。

    “吼……!”两头神兽同时俯头嘶吼,巨大的声音冲击着兽群,本就犹豫向前的灵兽此时惊惧嘶鸣,竟再也不停驭兽师的操控,反而涌向了城楼的方向!

    “不好!”花惊澜骇然回头!

    灵兽反噬,两头火神兽也悠然向城楼走去……不!确切地说是向花惊澜走去!

    一把推开沽岩,她飞身冲向两头火神兽,同时道:“让将士放箭!”

    花惊澜将两头火神兽带着调了头,背后血蟒乍现,不留丝毫余地的,双掌汇成巨大的气流团击向两头神兽的腹部!

    这一击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两头神兽嚎叫一声踉跄了几步,却稳住身体没有倒地,回过头来时已经是双目猩红,全速冲向花惊澜!

    纵使花惊澜速度再快也敌不过两头神兽的夹攻,刚挡了前面的攻击,后背便又袭来!

    险险侧身躲过兽爪,却被刮伤了腰,她整个人翻滚落在地上,腰上被拉出了一道深长的血痕!

    她小看了神兽,以她的功力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

    “嘶……!”箫声再起,两头神兽追击花惊澜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只片刻,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而城楼上此时火箭如雨,吼声惨叫声嘶鸣声乱成一片,这自然吸引了它们的注意!

    火神兽调头便要冲向城楼,花惊澜见那势头,竟有不可阻拦之势,她颓然扶腰站起身来,却一时难以作出多余的动作!

    神兽已闯入群兽中,肆意践踏,距离九合城城楼,不过数十丈距离而已!

    “吼……!”城楼上突然传出一道巨大的吼声,花惊澜愣了一下才分辨出这是淳于燕的声音,然而就这片刻,群兽竟然奇迹般地停止了动作,纷纷调头看着城楼上的人。

    火神兽更是止步不前,一动不动地仿佛在打量着什么。

    “哇……哇……哇……”婴孩的啼哭响彻云霄,万兽仰天齐嚎,这宛如暴风雨一样骤然密集起来的声音骇得两只火神兽也禁不住退了半步!

    花惊澜转头看着飞来的玻璃,暗暗一笑,好样的,不愧是她的女儿!就差这一会儿了!

    飞身攀上玻璃,她从九锁手中接过石箫来,道:“这个怎么用?”

    九锁摇头,沉肃道:“我也不清楚,焚心箫本是操控神兽之物,不过经方才来看,贸然吹响只会让神兽狂躁。”

    花惊澜立在玻璃背上,隔着万兽遥遥看着城楼上的人,深吸一口气,只能赌一把了!

    丹田聚气,她运功吹响焚心箫,呼啸的气息透过石制的箫形成声音飘入空气,尖细的声音仿佛是用刀片割着人的耳膜一般,九锁和雷颜、伏绿三人捂着耳朵连忙从玻璃背上飞下去,玻璃则带着花惊澜飞向两头神兽。

    箫声一出,两头神兽纷纷掉转了方向,并没有先前的狂躁,只是出神地望着花惊澜。

    花惊澜不敢掉以轻心,缓缓运功,将箫声催大,在空气中形成一波接一波的冲击,冲向两头火神兽。

    “吱……!”轻微的碎裂声响起,花惊澜倏地睁大眼睛,看着手下开始龟裂的箫,不由在心底咆哮:这什么玩意儿?!这么轻易就碎了!

    “嘭!”石屑碎开,纷纷落下,东西还稳稳地拿在手中,她松了口气,这才仔细看着在阳光下发光的金色焚心箫。

    原来石头下包裹的,竟是这样的东西!

    石头碎开的同时,箫声也清朗起来,宛如天籁般悦耳,又如佛音般涤荡人心。

    玻璃开始后退,两头神兽竟也跟着她走了出来,眼中戾气消弭,直勾勾地看着她。

    花惊澜不动如何运用旋律驾驭神兽,然而两头火神兽就这么站着动也不动,弄得她忐忑不已,生怕一停歇下来,这两头就又不听使唤了。

    音符滞留,众人的心也跟着猛地一跳,生怕这两头庞然大物突然翻脸。

    箫声停止,花惊澜缓缓放下手,看着这两个东西,抬手朝下一压,“坐下!”

    两头神兽微微动了一下,而后竟然真的屈腿趴在了地上!

    玻璃托着花惊澜走过去,她试探性地伸出手摸了摸其中一只的耳朵,竟然真的不动了!

    “哦!!!”欢呼如山,九合城之危已解!

    缓缓吐出一口气,花惊澜唇边扬起一朵笑容,低头看着手里的焚心箫,不由再一次感激前人,若不是这箫,九合城恐怕会被夷为平地。

    城门大开,梅二推着淳于燕走出来,之后还跟着温濯衣、温如玉与蓬莱岛岛众,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朝花惊澜走了过去。

    停在她跟前,淳于燕向她伸出手,笑道:“过来看看我们的孩子。”

    花惊澜握住他的手走了过去,将焚心箫交给了素欢,俯身抚摸着九天红彤彤的脸蛋,笑道:“九天救了我们一命呢!”

    “是个幸运的孩子。”淳于燕覆盖上她的手,抬眸望着她道:“我亦然,因为遇到了你。”

    花惊澜眸中的血色渐渐散去,恢复成黑色的瞳孔盛满动容,她握紧淳于燕的手,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心意。

    这时旁边却突然冲出一个人来,猛地从素欢手上夺了焚心箫,高举着道:“谁也不准过来!”

    花惊澜抬眸,才是江引。

    江引五官扭曲,狂笑着道:“焚心箫是我的了,从此以后两族再无我的对手!”

    花惊澜抬手制止欲出手的沽岩,冷眼瞧着他,“你有胆子就试试。”

    江引吞了一口口水才将焚心箫放到嘴边,奋力一吹,却发现吹不出任何声音来!

    他惊慌地抬起头来惶惶地看了花惊澜一眼,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然而任凭他怎么努力,焚心箫始终没有一点声音,这时他瘫软跪在地上,失神地看着手中的箫,不可置信地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想容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了焚心箫回来,不住地擦拭,还厌弃道:“你当神兵利器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呀!”

    花惊澜笑了笑,已经无暇去顾忌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目光柔和地注视着淳于燕,她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淳于燕点点头。

    “花姐姐,你们这就要走了吗?”夏侯锦难过地看着她,“接下来要去哪儿呢?”

    花惊澜与淳于燕相视一笑,而后道:“走到哪儿算哪儿。”

    “门主!”沽岩连忙从怀中拿出月小满,双手奉上道:“请您接管蓬莱门!”

    花惊澜瞥了眼她手中的玉,月小满,加上她手中的月银钩,就是一块完整的玉了。

    婆娑门与蓬莱岛的弟子全部单膝跪拜,“请门主收下掌门信物!”

    花惊澜单手挑过月小满扔给素欢,朗声笑道:“既然都叫我门主了,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沽岩一喜,连忙起身追上她。

    驭兽族与兽族纷纷侧立两旁,注视着从中通过的花惊澜一行人。唐继禾率先带领唐门的人拱手鞠了一躬,而后其他兽族也依次鞠了躬:无论之前如何,眼下这个救命之恩是在的。

    唐继禾微笑着注视那道蓝色的背影,张口无声道:一路走好。

    谁知花惊澜此时却抬起手来,扬声道:“还有见面的机会,再会!”

    黄沙古道,万兽送行,此行注定已成奇迹。

    很久以后,当人们再提起花惊澜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不会忘记今日九合城一役,双兽山已不复存在,而传闻从双兽山中放出的两头神兽也再无踪迹,如花惊澜这个名字一样,都成了传说。

    很多人都会怀疑事情的真实性,然而却没有人怀疑花惊澜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因为传说一直在延续。(全文完)

    PS:结文啦,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这个结尾能让大家满意。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