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腹黑宝宝:弃妃妈咪耍大牌 红尘乱世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抱着霍小福上车,霍傲柔冷冷的开口,这个地方她再也不要涉入!过去的种种到这一刻就当做是浮华一梦吧!时候到了就该散场了!

    马车一路急速一直到东方已经明亮,带头的袁沐景才缓缓地勒住缰绳跳下马,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那鹰挺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别样的情愫,最后终是在晨曦中隐为无有!

    “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该出了这边界,宇文弘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奈何不了你们!”

    霍傲柔掀开帘子跳下马!

    “袁沐景!谢谢!”

    虽然知道这两个字实在是太过的轻,可是现在的她也就只剩下这两个字了!

    “你之前也那么帮我!这点小事我还不放在心上!”

    低下头,霍傲柔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忽然抬起头,伸出手投进袁沐景的怀抱,声线低哑!

    “袁沐景!你一定要好好的!”

    “好!”

    那僵硬的手缓缓的抬起,最后柔柔的揽上那柔软的腰身!

    这一生我没能早点遇见你,下一生我一定会早早的等着!

    “我走了!”

    松开手,霍傲柔豪不回头的爬上马车,催促着木隐朝前走!

    袁沐景!你一定要幸福下去!老娘当初花了那么多的功夫才让你坐上天上第一庄庄主的位置,你可不能给我丢脸,最好是娶一个年轻貌美的庄主夫人,然后生一堆小孩!

    “你还真是不简单!”

    马车内的络舞泪眼神不定的看着霍傲柔,冷嘲热讽!

    “我很简单,不过是想好好的过日子罢了!”

    霍傲柔隐起心间的那抹惆怅,袁沐景的心思她不是不懂!只不过她始终不是他的那个唯一!

    “这也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出去了就别在回来了!”

    络舞泪抬起眸子定定的注视霍傲柔,眼神坚定!

    “我从小就和师兄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一起学医,一起受罚!师兄总是护着我,无论我做错了任何事他都会站出来替我扛,从小我就发誓长大后我一定要做师兄的新娘!唯一的那个!我等了十八年!师兄下山的日子我天天盼着自己可以快点长大!我没日没夜的习武学医,就是为了能早一点出关见到师兄!我已经把师兄借给你五年了,之后师兄所有的时间都是只会我的!”

    看着眼前这个神情倔强的女孩,霍傲柔只觉得心间一暖,倾颜那么美好的存在只有络舞泪这种敢爱敢恨的女子才配得上他!

    “放心!你的师兄永远都是你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他独占或者是将你赶离他的身边!其实,倾颜那种人是很容易被打动的,你只要在一些小事上多多留心一点,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哼!不用你说,我长的这么美,是个男人都会爱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允许师兄每年给你寄一封信!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不许再讨价还价!”

    呵呵……

    霍傲柔低低笑出声!这么可爱的孩子,倾颜一定会爱上的!

    “好!我不讨价还价!”

    “行了!我走了!”

    掀开帘子,木隐还没有将马车停下,她便一个跃身跳到一侧的树上,眼神烁烁的望着那马车越走越远,已经那个一脸笑意朝着自己挥手的女人!

    那晶亮的眸子在一瞬间浮现一抹浓化不开的哀伤。

    师兄,你的要求我都办到了,你应该会很开心吧!

    “霍小福!你立马给我滚下来!”

    在山下的一栋木房子旁边,霍傲柔双手叉腰,目露凶光!

    而被吼的某人却依旧泰然处之的躺在树上,一脸逍遥!

    从上次逃出来之后,木隐便找到这个山脚,自己动手盖了一间不是很简陋但也不是很寒酸的木屋,至少霍傲柔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比起二十一世纪的水泥房子来说,这样纯天然的更让人心情舒畅!这三年她过的很美满,唯一让她觉得很不爽的就是霍小福仗着自己会点小功夫总是没玩没了的往树上蹭!

    搞得霍傲柔都觉得这孩子是不是猴精转世了!

    “娘亲,这上面的风景可比下面的好多了!你要不要也上来看看?”

    霍小福贪出一个头,笑的一脸欠扁!

    今天木隐叔叔和月儿姑姑都下山去下面的市集买东西了去了,他才不怕他娘亲的威胁呢!

    “霍小福,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下来!这辈子你就都待在上树上!”

    “一!”

    “二!”

    ……

    霍傲柔那个三还来得及喊出口,一个矫健的身影便倏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直直的将霍小福抱下树!

    “啊!爹爹?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到下个月才回来的吗?”

    霍小福一脸挫败的看着自己的亲爹,这下可惨了!

    “我要是再不会来,你是不是就真的当算在树上不下来了?”

    宇文昊敲了敲霍小福的脑袋,虽然语气严厉但是神情间却是藏不住的宠爱!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天下第一庄庄主大婚难道不应该摆个七天七夜流水席吗?”

    霍傲柔看着宇文昊踏着步子缓缓的朝自己走进,满脸的笑意!

    “我怎么听到一股浓浓的酸味?”

    “死一边去!”

    “我的王妃!当初你嫁给我的时候,可是举国同庆,天下大赦!比起这可不知道要奢华好几遍呢!”

    宇文昊一脸的讪笑的说道!

    “是吗?对不起,我可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霍小福正在闹革命!”

    这不提还好,一提起过去,霍傲柔就一肚子的气,当初他办的那些个破事她可都还一一的记得!

    “咳咳……我们不是说好不提过去的吗?”

    自知理亏的某人一脸悻悻的看着自己的夫人,满是讨好!

    “是吗?刚才是说的举国欢庆,天下大赦的啊?”

    扭头,霍傲柔便往往屋内走去!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看看我给你带回什么好东西!”

    宇文昊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上面飘逸的字体让霍傲柔瞬间的兴奋起来!

    “倾颜的信!这一次他可是缓了三个月才发过来!我猜肯定是络舞泪那小孩私自扣押了!当初明明是她自己说可以一年写一封的!”

    霍傲柔呢喃着做到木椅上拆开信!

    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是对于霍傲柔来说已经是足够了,只要知道他还好那么就够了!

    “你这么一脸幸福的看着别的男人给你写的信!为夫可是会吃醋的!”

    宇文昊扬扬眸子,一脸痞笑的看着霍傲柔。

    放下手上的心,霍傲柔起身缓缓的走到宇文昊的身边,侧身躺在床榻之上,将脑袋枕在某人的腿上,眸子定定的望着头顶上的那张俊逸的脸,语气轻然!

    “我现在也很幸福!”

    谢谢你!谢谢你能在我彻底绝望之前来找我!谢谢你还能继续留在我的身边!思绪突然飘回了三年之前的那天!

    络舞泪才走不走,霍傲柔还没来得及缓解自己的心情,马车边突然一个急刹,差点没把她给甩出去!

    “怎么了?木隐!”

    按理说这已经出来边界,宇文昊的人应该是追不上了啊!

    等了半响外边没有声音,霍傲柔便一把掀开了帘子,看着挡在道路正中央的那抹身影,苏子妍只觉得心间一阵怒火。

    “宇文昊!你要干吗?”

    “我可一直在等你回来实现你的诺言!”

    之见宇文昊摇着扇子一脸淡然的回到!

    “什么诺……”

    忽然霍傲柔脑子里闪过一个场景!

    ‘回去告诉宇文昊!我要是活着回来!他的死期就到了!’

    ……

    “不要告诉你拦在这路上就是为了让我杀了你!”

    霍傲柔冷然一笑,虽然不知道他有想干什么,但他真要是逼急了兔子还会咬人呢!

    “如果桶我几刀能让你心里爽快一点的话,我也不反对!”

    霍傲柔浅浅的皱起眉头!

    “几刀?你以为我们之间的恩怨是捅你几刀就可以解决的吗?不过,你若是有这个诚意我也接受,你就先插自己几刀试试?”

    霍傲柔发誓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她想按照宇文昊的性子有怎么会那么听话呢?

    可是那人却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好!”

    手起刀落,比谁都下的快,刺的狠!等到霍傲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身已经被他自己捅了五六刀,霍傲柔愣愣的看着他将那深处刀柄的匕首拔出来又准备刺下去的时候,冲出马车一把挥开那只手!

    “你又想玩什么?”

    “心里好受点了没?要是没好点,我让你再多刺几刀!”

    宇文昊扬起一抹虚弱的笑意,淡淡的说道!

    妈的!再多刺你几刀你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好了,如果你是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一点,现在我出气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苏子妍便转身离开,手臂却被宇文昊一把抓住!

    “既然心里好受一点,是不是可以听下我的解释?”

    “你当初怎么就那么狠?还真的就往自己身上刺啊?”

    从回忆里醒来,霍傲柔闪着眼问道,要知道那个时候他说完那一句话便轰然倒下了,她差一点就把他丢在路边为狼了!那下手还真够恨了!

    后来的半年他都是在床上躺着的!直到现在他胸前还有这明显的刀痕!

    “呵呵……既然是苦肉计就当然是要狠一点,再说我可是有精确算过的,虽然那每一刀下的都狠,可是却刀刀避开要害,我可不想还什么都没说就这样死掉!”

    宇文昊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我就知道你这人每一步都算的那么精确,你是不是就料定了我一定不会不救你?”

    “无论从那种情况来说你都不能丢下我的!”

    宇文昊浅浅一笑。

    “呵呵……这么有自信,那个时候我可是恨的想直接拿刀了结了你!”

    之前那么对她,虽然后来他全都解释清楚了,可是当初她那么伤心的时候却改不了!

    “因为你是霍傲柔!我宇文昊的霍傲柔!”

    ……

    宇文昊的声线在空寂的房间的显得悠远深邃,像是一种肯定更像是一种宣誓!

    “不过你就那样离开没事吗?”

    霍傲柔挑起宇文昊胸前的一抹头发绕着圈圈。

    “皇兄他向来就比我聪明,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初那么费劲心机的要排除朝廷内所有的障碍,现在我已经替他完成了,继续留在他身边也没什么用!”

    “其实我也不喜欢他!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人!”

    霍傲柔瘪瘪嘴,她到现在还是对宇文弘充满了怨念,要不是他胁迫,宇文昊就不会说那些伤人话,虽然事后想想也没什么,但是当初那股绝望到定的感觉现在还依旧清晰!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外边的事再也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就留在这山间野林里做一对潇洒快活的神仙夫妻!”

    一低头,狠狠的吻住那张娇艳的唇瓣,微风从窗户间吹进,凉凉的风意也安抚不了室内的浓浓高温!

    “喂……不是指亲一下吗?”

    “谁说的?”

    “你在外面是不是又长胖了,快被你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没关系,为夫为你渡口气便好……”

    “唔……嗯……”

    不消片刻,屋内便传出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不明声响,霍小福一脸无奈的站在屋外,似乎里面的人忘记了他还站在门口。

    算了,还是去找小曼吧!前天刚刚发现树上有几只新孵出来的小鸟,她看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而远在另一边际的山头,络舞泪正一脸笑意的靠在一快冰凉的墓碑之上,嘴角的弧度斜斜翘起。

    “师兄!你看,我把这里料理很好,一根杂草都没有长!这应该也算是小事了吧?你看了会不会喜欢呢?”

    “师兄,今天的我中的牡丹又开了哦!很漂亮,不过你看不到了。”

    侧着身子,络舞泪将自己的脸轻轻的贴在那冰凉的碑上,似乎是想要多感受一分那墓里面人的温暖!

    师兄,那人现在生活的很好,你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她的命,要是她敢活的不好,我一定会去闹个天翻地覆的!

    师兄!这一生我们就真的再也不会分开了吧!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