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眷恋的傀儡情人(续) 番外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渥太华城的秋天绮丽无比,虽然清晨会使人感到一丝寒意,可当云雾渐渐的散去时,天空就会慢慢晴朗起来,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彷佛生命的节奏都在这时候被放慢了。

    一辆黑色加长型房车,缓缓驶进市中心的一辆高级住宅区时,会立即发现家家户户都闹哄哄的,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老人、孩子都忙进忙出,各式的家用物品被堆放在自家的车库门前。

    “搞什么东西?难道今天又是什么鬼节日?”房车里的男子摆明了脸很臭,心情很不爽地问驾车的桃花眼帅哥。

    中国人喜欢过节,传统佳节过个遍不说,还把外国人的节日也弄来过过。

    在这一点上,加拿大人毫不逊色,一年当中除了传统节日,还想出一堆譬如牛仔竞技大赛、龙虾品尝大会或是汽球节,真是有够闲。

    对于古赫泉这种一回到台湾,就被铺天盖地的工作包围,整天日理万机到连口气都没法子好好喘,连心爱的小妻子都没法抱个过瘾的大老板来说,心里实在是够窝火。

    而且,算上这一回,他们已经是第三次光临这座城市了。

    傅特助先生似乎依然没有回台湾的打算,看样子是想待到他那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的前妻生产,然后……

    再、做、打、算!

    这四个字,就足以令古总裁发狂了。

    欧玺心中嗤笑,漫不经心地开着车,懒得搭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暴躁的男人。

    从古总裁上了专机,就一路发着脾气,搞到一班空姊最后都用看炸药包的眼神,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们,欧玺虽然也不是好惹的,可是当碰到一个压力大到失去理智的家伙时,他在深思熟虑后毅然决定……装聋作哑。

    “你说他到底要怎么样?公司难道是我一个人的吗?他一声不吭就溜了,非要我三请四请,还有没有一点兄弟情分了?”

    “董事会和公司里那帮老狐狸、小狐狸、狐狸精们,每天给我出难题,不就是不服我嘛!想趁着他不在,最好唬得我把公司卖掉,皆大欢喜对不对?”

    “他那离了婚的老婆,不就是怀个孕吗?又还没有要生,非得紧张成这样?难道回台湾不比在这里好吗?”

    快被逼疯了的古赫泉唠叨不休、抱怨不止。

    欧玺瞟了他一眼,说一句:“如果你老婆怀孕了,你会不会紧张?”

    同样爱妻如命的古总裁很想反驳,可是思索半天,找不着有力的措辞能说服对方,便一下子闭上了嘴巴。

    欧玺不屑地“嘁”了一声,将车停到路边。

    社区的道路两旁都种植着枫树、梧桐、桉树等各种美洲树,大片整齐低矮的绿色灌木丛,草坪上,这时已经摆放着不少各式各样的物品,看上去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简直教人眼花撩乱……

    这里正在举办出售家庭旧货的“假日市场”。

    两名高大英俊的男人穿过大型的桌椅家俱、精致的餐具杯碟、可爱的玩具布偶、花花绿绿的装饰品,还不时尴尬地弯下腰,生怕碰坏了挂在枝头的风钤、气球和一些亮晶晶的挂饰。

    不少摊主都是孩子,一边做着小生意,一边打闹玩耍,疯狂跑着发出尖锐的笑叫声。

    “噢!”古赫泉再次发出哀号,他刚刚又被一个调皮的小男孩,火星撞地球般猛地撞向腹部。

    欧玺还算灵活,一面闪躲,一面露出友好的笑容,显然要比黑着脸的古总裁,受到小孩欢迎。

    “喂,他们在那儿。”欧玺突然笑道:“嘿,快看!”

    古赫泉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天啊!

    他那内涵城府颇深,善于藏匿野心,不动声色在运筹帷幄中,决胜的得力助手,正在帮忙……

    卖旧货!

    一个金发小男孩儿牵着胖乎乎的妹妹,手里拿着一对刚刚看中的毛绒绒的玩偶,似乎还在和卖家讨价还价,竖起两根手指头,昂着小脸,满是期盼地看向对方。

    颐长的男人穿着休闲的灰色高领针织毛衣、黑色长裤,英俊的脸上薄唇微勾,摇摇头,显然没有与客户达成共识。

    小男孩儿失望地垂下小脸,盯着手心里的两枚钱币,很不舍地将手中的玩偶递还给男人。

    男人笑着摸了摸那颗金色的“蘑菇头”,接过其中一只玩偶,而另一只手则从小男孩儿摊开的手心里挑出一枚硬币。

    一反手却递向胖乎乎的小男孩,小男孩小脸呆凝,难以置信地看看他,又看看开心地将小兔子抱进怀里的妹妹,接着兴奋地欢呼一声。

    古总裁震惊了。

    想要做生意,“古氏”有大把的钱,让他随便在股市或商场上折腾,不比在这里跟孩子玩家家酒似的要刺激的多得多吗?

    “赚了一块钱哦。”傅珩回头,抬眸,微笑着看向坐在旁边的白色椅子上,盈地注视这一幕的年轻女人。

    一直笑盈她穿着蓝底印花连身裙及嫩黄色的纯棉外套,露出的四肢依然纤细,除了小腹高高耸着,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怀孕六个多了。

    长及肩后的秀发微卷,被碎花发圈在脑后清爽地绑成一束,露出一张白皙光滑的绝美脸蛋。

    “谢谢,辛苦啦。”星辰巧笑嫣然地朝他伸出乎,要他将那一块钱放到自己的手掌上,再看向跑远的那对小兄妹,“好可爱,是不是?”

    他笑着蹲在她面前,先将钱币放进她洁白细腻的掌心中,然后大手包握住纤细柔荑,举到唇边吻了吻,“再过几个月,我们也会有两个了。”

    她白净的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娇娇地腻在他颈处,小声地跟他说着话。

    肚子里的可是一对健康的小宝贝,而且大概是知道妈妈一次怀两个很辛苦,都乖乖的,并没有太折腾她。

    大掌温柔地揉上她的腰背处,缓缓地游移,细细地替她按摩,因怀孕负担太重而酸软的腰肢,俯耳倾听心爱女人的小小唠叨。

    “梅丽打电话来说,晚上公司聚会,问你要不要一块儿去?”

    “我可以去吗?”他轻笑,班廷那家伙每次看他都横眉竖眼的,这倒也能理解,谁会想到一直藏在暗处的情敌,竟然会是老同学?这口气班廷就算伸长脖子也咽得困难啊。

    “嗯,你陪我去好不好?”她也笑,轻轻柔柔地提出邀请。

    “好,你想要我陪你去做什么都可以……”他俯首,薄唇触碰她娇润的红唇,温柔至极。

    四瓣唇自然而然地贴合在一处,这个吻明明不狂野激烈,却缠绵得叫人脸红心跳。

    无论是古赫泉,还是欧玺,他们都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傅珩。

    他看似淡然温和,其实那只是保护色,由内到外都充满着防备,肩负的压力和报仇的信念,让他的心里充满了冷酷和阴霾,这些恐怕他只让那个古家小女儿看到过。

    古赫泉想起自己在古世昌和马伦娜逃离台湾后,曾经碰到过一次古丽莎,她当时已经准备移民去美国找古宏超。

    “泉叔,我们家已经完了,翻不了身了,好歹是亲戚。”曾经风光一时的千金大小姐,已经落得憔悴不堪,她凄怆地问:“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古赫泉对此嗤之以鼻,试问古世昌当年买凶对他下毒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亲戚”这回事呢?

    他唯一好奇的是骄纵成性、擅长死缠烂打的古丽莎,怎么会乖乖地对媒体澄清订婚事件。

    “他当着我的面打了一通电话给报社,然后问我,是他说还是我说……”

    那时候,其实傅珩还对她撂下狠话,她还记得他对自己说:“我这个人,是很不喜欢被别人自认为抓住了我什么把柄,尤其是自作聪明以为可以威胁我,古小姐,我记得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去为难她,现在我再说一次,不要去为难她,甚至是接近她,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我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商场上的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甚至是无恶不作,六亲不认,只要我想,我做得出任何事情,再说……要毁掉一个女人,也不是多大的难事。”

    他的眼神像老鹰一样盯着她,“你想试试我的能耐吗?”

    被这样的男人爱或者恨,应该都不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她古丽莎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古赫泉暗笑。

    傅珩的厉害在于深谙人心,面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式,或隐忍不发,或强势打压,使对手猝不及防,一击即溃。

    而现在,精明的傅特助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在看着古家那个小女儿时,眼底爱意汹涌,再没有一丝阴冷。

    傅珩在义大利跟古家小女儿结婚时,瞒过了所有人,唯独没有瞒过他。

    他当时还猜测,原来为了报仇,那家伙竟连这么阴险的招数都用上了!明里迷得古丽莎绅魂颠倒,暗里还操纵着一个傀儡老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古世昌恐怕要因为自己的一对女儿都栽在同一个男人手里而气到连吐三升血。

    这样的手段,实在教古赫泉叹服。

    谁知不是这样!

    他一往情深、死心塌地地爱着古世昌的小女儿,明知不能爱,却偏偏要爱,这样的感情,是每个人心中的魔鬼,是夏娃和亚当偷吃的那颗苹果。

    还好,他最终收获了幸福。

    而现在,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在看着古家那个小女儿时,眼底再没有一丝阴霾。

    他很幸福,他有了温暖的家,有了心爱的女人,不久后还要为人父,他的心被装得满满了,再也不会孤独寂寞了……这样的幸福来之不易,所以更显珍贵,没有人能忍心去破坏或打扰,就连向来没天良的古总裁也不例外。

    古赫泉泄气般地朝欧玺耸了下肩,倏忽转身大步离开,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悄悄算计。

    实在没办法时,自己只好跑路了,看他有没有良心回来拯救吧……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