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逆天吴应熊 外传 外章    吴远明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PS:抱歉,因为婚期临近的原因,忙得头昏脑胀的纯洁狼今天没时间写正文,只能以一篇外章献给各位朋友,请各位朋友原谅。)“吴远明,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们XX县交警队的编外员工——也就是临时工了。”唐斌剔着牙缝,懒洋洋的对站着面前点头哈腰的吴远明说道:“好好干,临时工一个月的工资是八百元到一千二,你先领八百的工资,干好了,我慢慢给你加到最高。”

    “谢谢唐队长,谢谢。”吴远明又黑又胖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恭敬得脑袋差点贴到腰上。别看吴远明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是在叫苦连天,“妈的,一个月八百,你他妈的这一顿就吃了老子九百五!”

    刚从职业高中毕业的吴远明毕竟嫩点,心里不满,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低落。旁边陪酒的吴远明大哥吴远文看出兄弟不满,忙打岔道:“唐队长,我这兄弟从学校毕业不久,还不懂事,今后他在交警队,你可千万要多关照他。”唐斌大笑,很潇洒的把面前的剑南春一饮而尽,眼睛瞟着邻桌女人的脸蛋和胸脯,大笑道:“放心,其实也不难,他只要多看多学,好好听话,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学会的。”

    “妈的,尽是空话。”吴远明又在心里大骂了一句,脸上不满更甚。还好唐斌这会已然是醉眼惺忪,没有注意到未来属下的愤愤表情,只是看着吴远文yin笑道:“远文,上次我在你开那个发廊里遇见那个小梅,现在还在你那里干吗?”

    “还在,我这就叫她来。”吴远文心领神会,忙拿出手机拔通电话咕哝起来,唐斌得意大笑,又叫来一瓶两百多的剑南春慢慢细品。不一刻,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坐出租车赶来,与唐斌打情骂俏一番后,吴远文又掏钱在宾馆开了房间,唐斌便当仁不让的领着那小梅进去休息了。结了帐后,吴远明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他妈的,狗杂种!又吃又拿又嫖,他一晚上潇洒,抵得上我三个月的工资了。”

    “该花就花。”吴远文安慰弟弟道:“你先进去干着,然后哥再想办法让你转正,只要你转了正,咱们花这些钱可以加倍捞回来。”说完,吴远文也是心疼的叹了一口气,“远明啊,你在交警队可要好好干,争取干出成绩,哥才好给你活动,如果你转不了正,一辈子当这临时工,咱们兄弟俩可就赔了,你这辈子更是赔了。”

    转不了正,这辈子就赔了。大哥吴远文的这句话支撑吴远明在交警队度过了头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吴远明几乎是整个交警队的公用仆人,端茶倒水,扫地抹桌,脏活累活全都是吴远明的,队长唐斌更是厚颜无耻让吴远明承担了他三个月的早餐——每次和吴远明吃完早饭唐斌总是一抹嘴先走,留下吴远明在背后结帐。如果不是大哥的话无时无刻不在耳边回响,吴远明只怕早把滚烫的牛肉米线拍在唐斌的苦瓜瘦脸上!如果说吴远明在这三个月里除了学会查车罚款外,唯一学会的技术就是开车了——这还是因为唐斌希望吴远明每天开公家车去他家里接他上班。

    第三个月结束,吴远明总算拿到第三个八百元,可是在拿到工资的当天,正赶上唐斌的女儿办十六岁大寿,吴远明只好又向在市报社工作的同学吴风云借了两百元添上——做为寿礼奉送给唐斌那个怎么看怎么象鳝鱼的女儿。那天晚上,吴远明喝了很多很多酒,然后跌跌撞撞的到大哥吴远文新开的KTV厅里,抱着吴远文嚎啕大哭,“哥,我不想干了!你让我来帮你吧!”

    “为什么?”吴远文阴沉着脸问弟弟道。吴远明大哭,“哥,他们都欺负我,什么脏事累事都要我干!我干得慢点少点,还要被他们骂!他们黑,超载半吨他们敢罚五百!超载三倍,他们只要收了钱,可以装做看不见!他们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是我五倍,但我干的活要比他们多五倍!他们的老婆孩子也把我当临时工,放学放假都叫我开车接送!他们把罚款和工资挂钩,逼着我天天找借口罚款扣分!我不干了,我不想和他们一样,我那怕来给你看门都行,我实在不想干了。”

    “啪!”吴远文一耳光打在吴远明脸上,打得吴远明嘴角都出了血,也打得吴远明酒意全无。吴远文点燃一支香烟,又递给吴远明一支,替弟弟点燃,抽着烟慢慢的说道:“你知道哥为了你转正的事花了多少钱吗?三万只多不少!你现在不干,想让你哥的血汗钱全砸水里吗?你知道哥为你花这些钱,背后被你嫂数落了多少次吗?”

    “花了这么多钱?”吴远明嘴唇哆嗦着,烟灰落到裤裆上都没有注意。吴远文阴阴的说道:“你以为想当上公务员有那么容易吗?你又只是个职业高中的毕业的,花的就更多了,哥准备着再往你身上扔三万,怎么也得把你给转正了。”

    “哥,我为什么一定要转正?”吴远明眼泪汪汪的看着吴远文。吴远文吐出一个硕大的烟圈,慢悠悠的说道:“转正了就可以终身衣食无愁啊,吃香的喝辣的,要不了多久哥帮你砸出去的钱就能全捞回来。转正了就有提拔的机会,哥别的不求,只要你升到唐斌那一级,你哥的生意至少能扩大一倍,也能跟着你沾光。”这时,又有一帮脑满肠肥的客人进来找小姐快乐,吴远文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拍着吴远明的肩膀匆匆说道:“弟,向唐斌那个杂种多学学,他那套你只要学会了,转正就不成问题;他那套你要是用的比他更好,将来你比他还混得开。”

    “哥……。”吴远明醉眼迷离,泪眼婆娑,看着大哥向客人点头哈腰的佝偻身影,若有所悟……

    ……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吴远明逐渐的适应了唐斌一帮人的生活方式,随着吴远明开出的罚单逐渐增多,唐斌等人对吴远明的态度逐渐也有了些改善,加上又有一些临时交警加入,唐斌也转移了早餐付帐的对象——吴远明总算能把欠同学吴风云那点帐还上。又过了一个月,因为吴远明开出的罚单在队内排名第二,唐斌总算给吴远明把工资加到一千,又在吴远文掏钱结帐的酒宴上摇头晃恼的说道:“吴远明,有长进……嗝……好好努力,再过两个月,我们队里老于就要退休了,空出一个编制……嗝。”

    有了唐斌这句话——虽然唐斌的话基本不管用,吴远文加快了活动的节奏,吴远明也加快了他撕罚单的速度,可就是在吴远文又扔出近两万元为吴远明的转正指标活动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那是一个中午,天上下着大雨,国道线上大堵车,唐斌带着一大帮交警和吴远明在路上指挥疏通道路,唐斌自然是坐在车上指挥,吴远明却要顶着风雨站在路边指挥。这时候,路上忽然有一辆被堵的客车车门打开,一个孕妇捂着肚子呻吟着被车主赶下了车,孕妇坐在公路边上大声呻吟,而车主大声呵斥道:“快找车送你去医院,别生在我们车上。”那孕妇抽泣着说道:“老板,我实在疼得受不了了,外面下雨,你让我在车上躲躲吧。”

    “躲个球!”那车主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叫道:“你如果在我车上生了怎么办?我还怎么做生意?自己找车去医院?”孕妇知道在车上生孩子不吉利,车老板绝对不会同意,便只能认命的抽泣,在泥水雨点中痛苦呻吟,双腿之间已有鲜血渗出……

    “队长,我们抽出一辆车送她去医院吧。”吴远明看不下去了,向唐斌恳求道。唐斌一边喝着可口可乐,一边懒洋洋的答道:“别管,这些事情多着呢,管也管不过来。再说要是在路上出了事,谁来负责?”

    “哎哟——!”那孕妇在泥水雨点中痛苦的翻滚起来,血还没有冷的吴远明脑部血液忽然沸腾起来,大吼一声打开车门,一把将唐斌从驾驶位上拖下来,“我负责!”吼着,吴远明冲过去横抱起那孕妇,将她抱上唐斌专用的三菱车,跳上驾驶位,就把车往后倒,唐斌大骂着冲了上来,吴远明飞快从副驾位上抓起夜光型停车牌,指着唐斌吼道:“你他妈的干过来,老子今天就让你回不了家!”唐斌没敢再阻拦吴远明,只能在雨水中眼睁睁看着吴远明操纵着他的三菱车倒行出两里多地,调过头飞奔向县城的医院……

    在那一天,吴远明驾驶着那辆三菱车挂花了十几辆轿车、货车,总算是把那名孕妇送到了县医院,也是因为吴远明驾驶着三菱车的原因,医院里的医生才在没有收到一分钱的情况下收治了那名孕妇,眼看着那名孕妇被送进了手术室,自知没钱交住院费的吴远明悄悄驾着车回到堵车现场,把车停到大骂不止的唐斌旁边,下车顶着仍然倾盆不歇的大雨慢慢往家走。

    出乎吴远明的预料,当天晚上大哥吴远文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后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沉默了许久,最后才给吴远明和自己斟上一杯酒,端起酒和吴远明碰杯,一饮而尽,匝着嘴说道:“谁他娘的不是爹娘生父母养的?不行的话回来吧,哥把原来那家发廊的生意给你做。”

    ……

    吴远明并没有被开除,因为那位孕妇的家人把锦旗送到了交警队,唐斌代表交警队接受了那面锦旗,也代表交警队上了市报头版头条,唐斌也用交警队的经费报销了那些被吴远明挂花的汽车修理费。但这并不代表着唐斌就不向吴远明展开报复,逢事必给吴远明穿小鞋不说,吴远明工资也被降回了八百元,还有吴远明又被从油水最厚的焦煤检查站调了出来,调到县城里的十字路口指挥交通,风吹日晒,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让吴远明苦不堪言,几乎把肠子悔青。

    “妈的,干完这个月,老子死活不干了。”在距离新的一个月发薪日只有不到十天的时候,吴远明终于下定决心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用这个月的工资给吴远文买条烟,给嫂子买一套化妆品,然后就去投奔在市里报社上班的同学吴风云——那丫听说是来县里采访什么安全会议,晚上可是约了吴远明吃饭的——富国酒家,那可是县里唯一一个拿茅台打牌喝酒的地方。

    “停车!”眼看吴远明正要结束午班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忽然闯红灯冲过了斑马线,吴远明条件反射的挥舞停车牌,把那辆轿车拦了下来,吴远明二话不说,上去敬一个礼就说道:“司机同志,你违章闯了红灯,请你交出驾驶执照,到交警队接受交通安全教育处罚。”

    “对不起,我因为赶着去开会所以开急了些,所以闯了红灯。”驾驶轿车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很抱歉的向吴远明说道:“交警同志,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实在是太忙,再耽搁就要迟到了。”

    “不行,就算你是县长县委书记也不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吴远明没好气的说道。那中年人无奈,只得把驾驶执照递给吴远明,吴远明一边熟练的拿出暂扣凭证,一边念着驾驶执照上的名字,“姓名,刘小苏;工作单位,县委……。”念到这里,吴远明的脸色都变了,颤声问道:“你是县委书记刘小苏刘书记?”

    “我就是刘小苏。”刘小苏一边看着表,一边焦急的说道:“你不是要扣押我的驾驶执照吗?快开扣押单来,我要赶着去参加省委、市委的领导主持的交通安全会议,马上就要迟到了。”

    “刘书记,我……。”吴远明差点没哭出来,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罚单。这时,来和吴远明换班的交警已经赶到现场,可是在听说吴远明闯下什么祸后,那交警早早就溜到了岗亭上指挥交通,摆明了不想搀和吴远明这件事。而刘小苏也不想给省委、市委的领导留下好印象,焦急下向吴远明吼道:“快点,我没时间了!要不你上我的车开扣押单,我先到会场报到再接受处罚。”

    “妈的,豁出去了!”吴远明一跺脚一咬牙,在刘小苏和同事惊讶的目光中上了刘小苏的轿车,还真一边和刘小苏赶往会场,一边给刘小苏开驾驶执照扣押单和登记违章记录。这下子刘小苏顿时是勃然大怒,在心里发誓事后要整死吴远明;吴远明那个同事则是欢天喜地的给同样去参加交通安全会议的唐斌打电话通知喜讯,让唐斌做好迎接吴远明和县委书记的准备。而当事人吴远明则悄悄拿出手机,给同学吴风云发去了一条短信……

    紧赶慢赶,刘小苏总算是在会议开始前一分钟赶到会议现场,也不知道是不是刘小苏和吴远明的运气使然,他们俩下车的时候,省委市委的领导正好被一大帮人簇拥着经过吴远明和刘小苏身边,而早接到手下报告的唐斌立即冲上来大声说道:“吴远明,你眼睛瞎了?竟然敢扣押刘书记的驾驶执照?”被唐斌这么一诈唬,省委市委领导的目光立即转移到刘小苏和吴远明身上,让刘小苏的额头上马上分泌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对吴远明的恨意更甚。

    “唐队长,刘书记驾车闯了红灯,依照我国交通法规应该接受处罚。”吴远明硬着头皮向刘小苏又敬了一个礼,拿出在车上开好的交通处罚通知单,双手递到刘小苏面前。在那一刻,省委市委领导的目光象一道道利箭般刺到刘小苏身上,而刘小苏尴尬万分,竟不知道该如何对答……

    “请让一让,请让一让。”就在这时候,吴远明的老同学吴风云挤了上来,先拿着数码相机对着吴远明和刘小苏一通狂拍,然后用尊敬万分的语气对刘小苏说道:“刘书记,想不到你身为一县之长,竟然还能以身做则!带头遵守交通法规!听说你刚才为了参加会议无意中违反了交通法规,这位交警同志已经放弃对你交通违规进行处罚,但你为了带头执行交通安全法,坚持要求这位交警同志对你进行处罚!而且你为了不耽误会议,还请这位交警同志到会议现场再做处罚,你的高尚情操,实在太令人感动了。我是市报的记者,想请你在会议结束后接受我的采访,我想把你以身作则的光荣事迹发到市报的头版头条。题目我都想好了,《人民的好书记刘小苏以身作则,主动接受交通违规处罚》!”

    “哦,原来是这样。”省委领导中为首的一人点了点头,赞赏的向刘小苏说道:“刘书记,你做得很对,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如果我们省、地、市、县的公务员都象你这样遵守交通法规,我们省的交通安全立即就能上一个新台阶。”

    “王省长说得太好了,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啊!”中学时和吴远明穿一条裤子的吴风云带头鼓起了手掌,开始说话那省委领导也鼓掌微笑,向刘小苏点头不已。在场的其他人不甘示弱,会议大厅门前的停车场中立即掌声雷动,不少级别比刘小苏高的官员还向刘小苏树起了大拇指。而刘小苏也把尴尬一扫而空,在众多记者的闪光灯中严肃而满面微笑的接过了吴远明开出的交通违规处罚单——这些照片也上了各张报纸第二天的头版。

    当天晚上,接受完市报记者吴风云专访的刘小苏被吴风云拉进了富国酒家的雅间,而吴远文和吴远明兄弟在放满丰盛酒菜的雅间中等候已久,吴远明本想向刘小苏鞠躬道歉,但刘小苏拦住吴远明,“咱们自家兄弟,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但今天的事你干得漂亮,我不会忘记的。”

    两个月后,吴远明如愿以偿的成为一名正式交警,从此飞黄腾达——直到被城管活活打死。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