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猫血 第28章 令人无法想象的真相(2)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林羽如?”周峰的心脏狂跳了一下。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问你,为什么要把林羽如安排跟你同一桌吗?其实……我是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的。”

    周峰现在不想知道班主任为什么希望他照顾林羽如,他只想知道林羽如此时在哪里:“她在哪?”

    “市医院。”

    “不可能!我去了好几次,没有。”

    “那是因为你找的是林羽如,当然找不到,她叫万书敏!”

    周峰不可思议地张大了眼睛:“万……书敏?”

    周峰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喉咙里梗了一下,仿佛这个名字有多么拗口似的,也难怪,他从没听过这个名字,他一下很难把它扣在林羽如的身上。

    班主任的眼神忽然飘到了很远很远,他的思维也飘到了很远很远,他喃喃地说:“是的,她是我的女儿,万书敏!”

    67

    说到林羽如的身世,在这里,我打算一笔带过,因为它跟本文的诡异事件并没有什么关系。为了方便阅读,以下我还是用林羽如这个名字,班主任的名字本来叫刘书,但在下面,我仍用“班主任”这三个字。

    林羽如跟刘思佳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是她们彼此不知道,姐妹俩感情特别好,林羽如处处依赖着姐姐,从小就把姐姐当成她的偶像,一言一行都在模仿姐姐,之所以她们身上会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班主任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但造化弄人,世事无常,有情人终究没能走到一起,等到偶然再次相见的时候,却发现彼此都已为人父母了,尽管如此,但他们依然深爱着对方,感情的烈火一旦被点燃,燎烧就无法停止,于是就有了林羽如,为了证明他们相爱,他们把自己名字里的一个字拿出来,再合在一起,给孩子取名“书敏”,至于“万”这个姓,后来是随着刘思佳的母亲姓。

    林羽如六个月的时候打疫苗,不小心感染了,手臂上化脓以后,结了很大一块疤,实在不雅观,于是她的手臂上就有了一幅奇怪的烙印,一弯明月中间横着一把箭。

    由于班主任的妻子检查出来患了白血病,班主任义无返顾地回到了妻子身边,并且把林羽如也带了回来,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几年的医治,几乎倾家荡产,妻子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妻子是个善良的女人,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她哭着哀求丈夫杀了自己,班主任再狠心,也做不出亲手杀死自己妻子的事,妻子无奈,但去意已决,她毅然将那把刀刺进了心脏,当班主任把刀拔出来的那一刻,妻子养的猫突然出其不意地扑向他,刀光一闪,猫的脖子断了,六岁的林羽如直楞楞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她扑过去抢父亲的刀,却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她去摇母亲尚未冷却的身体,她们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她成了一名白血病患者。

    班主任去找过专家,因为他知道绝大多数白血病不具有传染性,专家对林羽如被传染成白血病也有疑问,他们猜想是有一种由病毒引起的成人T细胞白血病所感染,这种白血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但通常是在配偶之间会传染。所以班主任只能认为林羽如被感染是因为她们的血液混合。

    从六岁开始,她知道了什么叫做恨,她一直以为那把匕首是父亲刺进去的,她不再跟他说话,甚至不愿意跟他姓,一直到她长大。

    班主任失去了妻子,又得不到女儿的原谅,他几乎万念俱灰,偏偏在这个时候刘思佳因为网恋自杀,给了他一个致命的打击。刘思佳自杀的当晚,也不知道为什么,刘思佳养的那只猫突然攻击他,他把那只猫弄死的时候,心里确实有着太多复杂的情绪。那只猫死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一下就把他的心脏看碎了,他猜想这只猫是以前妻子那只猫投胎的。他趁着半夜没人的时候把它放到刘思佳的床上,女儿遗传了母亲,从小喜欢猫,就让它去陪她吧,跟当年她母亲一样,可是那只猫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于是第二天,学校就有了一段恐怖的传闻——刘思佳的猫莫名其妙地被人挖了眼睛死在她的床上!

    刘思佳死了以后,他再也没有心思教书了,他开始拼命地赚钱,他要把林羽如的病治好,他只有林羽如了,他离开学校以后,学校来叫了他好几次,他就是不肯回去。

    他发现林羽如是个绝顶聪明的孩子,尽管没进过一天学校,可是她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他买了一堆的书给林羽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林羽如才肯多跟他说几句话。

    后来,校长亲自来了,好说歹说,硬是把他给请回了学校,因为刘思佳的事,他痛恨学生们上网,有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令他大大的震惊了,说的是一个十七岁的学生因为上网连杀六条人命,他彻夜不眠,深深地感受到了沉迷网络的恐怖,要怎样才能让学生远离网络?

    终于被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开始是这么想的,如果学生上网上得好好的,突然从屏幕里蹦出可怕的东西,说不定他们会害怕的,然后,他去了一趟传奇网吧,用了整整四天的时间,终于把网吧的老板感化了,请了一个专业制作电脑程序的高手。

    林羽如一听说父亲的计划,她立刻就感兴趣了,一向不愿多跟父亲说话的她主动让父亲把她弄到学校去,她要参与这次的计划。这是林羽如第一次对他有所求,他什么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林羽如又提出了一个条件,在学校不许公开他们的父女关系,她甚至把名字都改了,父亲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又不敢多问,只能由着她了。

    王利生是第一个在电脑里撞“鬼”的人,本来班主任根本没想到把电脑里的恐怖,跟生活联系在一起的,那天半夜他闹肚子,在厕所突然流鼻血,流了好多,止都止不住,正好王利生来上厕所,他开始并不知道是王利生,也没敢出声,他一鼻子的血怕吓着人家,后来王利生问了句“谁?”,他一下就听出来了,然后他把那些鼻血往脸上一顿乱抹,摔了出去,爬到王利生的面前说了句王利生在电脑里看到的话。

    从厕所出来没多久,他就敲响了校长的门,跟校长说林羽如要来学校的事。

    林羽如刚来学校的时候,他不放心,总担心女儿的身体,偷偷跟着她,但又不敢让她发现,怕她生气,后来跟了几次,发现女儿还好,所以就没再跟了。

    林羽如知道,自己如果把头发散下来,单从后面看,确实跟姐姐很象很象,她知道姐姐是因为网恋自杀的,所以她很支持父亲的想法,她也知道姐姐死后学校闹过一段鬼,她在潜意识里甚至希望别人把她当成姐姐的鬼魂附身。

    那天晚上,她刻意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披散着长发,先站在操场旁边的一棵树下,远远地注视着高一(二)班,她在寻找哪一个女孩是李霞,因为她听父亲说李霞好像经常去上网,结果被王玲看见了,她赶紧躲到了树后面,这是她第一次扮“鬼”,难免会紧张。

    后来王玲在厕所看见了她,停电的时候,她正好流鼻血,王玲因为当时太害怕,所以看成了她全身都在流血。

    班主任发现,自从那晚吓过王利生以后,王利生再也没去上过网了,于是他们决定按照生活中能发生的恐怖事情制作恐怖画面。其他的恐怖事情都不难实现,就张洪亮看到的画面不好做,尤其是那双死鱼般的眼睛,林羽如练习了好几天。

    林羽如在吓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受到了很多的惊吓,所以,她的身体越来越糟糕,那天在窗户上不小心划破了手臂,也让她血流不止。一直到文艺汇演结束,完成了张洪亮最后看到的一幅画面,她终于坚持不住了。

    68

    周峰完全听愣了,也完全听傻了,他从来没想到,林羽如来学校是因为一场计划,更没想到林羽如的脸色苍白,是因为她是一名白血病患者!

    周峰的心脏蓦地被绞痛了。

    班主任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都咳出来了,他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指了指墙角的热水瓶。

    周峰忙走过去拿,发现是空的,他说:“刘老师,我去给你打开水。”

    班主任摆了摆手,止住咳嗽:“等等再去。”

    说完,他从桌上拿起那封信,看了周峰一眼:“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她吧。”

    “你为什么不自己给她呢?”

    班主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带着一种无限的悲凉,他回想那天在学校后面的那条河边女儿对他说的话,他鼻子一酸:“她不会原谅我的,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我没有勇气再失去她了。”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周峰,别把她的身世告诉她,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好。”

    班主任又开始咳嗽,他边咳边说:“去吧,咳!去打开水!我吃,吃药!咳咳!”

    周峰在打开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晕的,他从什么都不知道,转眼变成了知道得太多,他无法平静地消化这一切……

    就在开水从热水瓶里溢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他丢掉热水瓶,魂飞魄散地往班主任的房间跑去。

    已经来不及了。

    班主任仰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很大,嘴边全是白沫……

    地上丢着一个甲氨磷的空瓶子。

    他选择了跟刘思佳同样的方式离去。

    周峰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一滴一滴落得很急,到最后,变得汹涌如雨。

    他哭出了声音!

    69

    周峰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市医院。

    林羽如看到他并不惊讶,曹学军都能找得到她,何况是周峰。

    林羽如虽然不惊讶,但是她被周峰沉重的神情弄困惑了,她说:“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不要一看见我就黑着一张脸。”

    周峰没说话,凝神看着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给她。

    “什么?”

    “是班主任,哦,不,应该是……你爸爸,让我给你的。”

    林羽如一听,立刻就把那封信扔了:“我不想看。”

    周峰把信捡了起来:“你还恨他,是吗?”

    林羽如咬着嘴唇不说话。

    “别恨他了,以后……也没机会再恨了。”

    林羽如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周峰的眼睛又红了,他哽咽着:“他刚刚已经……他服了甲氨磷,他说希望你……希望你能原谅他。”

    林羽如的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甲氨磷对于她来说,太熟悉了!姐姐当初就是服甲氨磷自杀的!

    她一把抢过周峰手里的信,由于激动,她几乎把整个信封都撕烂了。

    里面是一叠厚厚的信纸,一本存折,还有一串用红线串起的项链。

    周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

    他颤抖着拿起了那串项链。

    那是半个月亮,中间横着半根箭!

    他想起了班主任说的话——为了证明他们相爱,他们把自己名字里的一个字拿出来,再合在一起,给孩子取名“书敏”。

    班主任的名字叫刘书,周峰的母亲叫蔡芬敏!

    周峰手里拿的这半根项链,跟母亲那里的半根,应该是完整的一根!这幅图案已经烙在了林羽如的手臂上!

    周峰怔怔地望着林羽如。

    他终于明白,林羽如带给他的似曾相识,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里流着同一个母亲的血液。他也终于明白,自己对林羽如这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感情,原来是有一条血脉亲情的纽带在绞扭着他们。

    周峰在眼泪再次落了下来,好咸、好涩。

    他感动地注视着林羽如。

    他相信,这是命运的手在指引着这一切,让他牵住了她的手,带她回家。

    然后,他真的牵住了林羽如的手,他轻唤:“羽如……”

    林羽如一把圈住了他的脖子,哭了出来:“周峰,我要怎么原谅我自己?其实我早就不恨他了,真的不恨,我就是不肯承认!我怎么办?怎么办?爸爸!爸爸……”

    “羽如乖,不哭。”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有我,不是吗?羽如,白血病并不可怕,你一定要让自己好起来,知道吗?”

    她哭得肝肠寸断,把周峰的心也哭痛了,她断断续续地说:“没用的……没用的。”

    “有用的,你听着,目前治愈白血病的最有效方法就是造血干细胞移植,虽然白细胞抗原完全相合的概率很小很小,在同胞兄妹中是25%,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只有十万分之一,但是我们可以试一下,不是吗?”

    他想着班主任说的话——周峰,别把她的身世告诉她,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他低声地、而又肯定地接着说:“羽如,我要你活着!也许,我就是十万个人里面的那个跟你白细胞抗原完全相合的人!”

    他拥紧了林羽如,他从未感觉到如此满足,如此幸福。

    记得有一天深夜,我正埋头写稿子的时候,手机铃声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是一个好朋友打来的,我接了以后,他半天不说话,突然学了一声猫的惨叫,就把电话挂了。

    他知道我在写《猫血》,他装鬼吓我。

    我一下就火了,打过去把他劈头盖脑地骂了一顿,骂得他半个月没跟我联系。

    我不是一个爱发脾气的人,但那次真把我吓到了,因为我正好写到林羽如在床上看到被人挖了眼睛的猫。

    现在,故事终于写完了。

    当我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的眼睛不经意地瞥了一下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

    四点四十四分!

    我浑身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紧张地四处环顾着。

    什么也没有!

    出奇的安静,安静得似乎连我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我想嘲笑自己的多疑,可是,我做不到了。

    我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了,有一团无形的东西正在慢慢地向我逼近。

    显示屏突然一片漆黑。

    我的心掉进了一个无底的黑洞。

    我像具僵尸一样直挺挺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

    显示屏上面的灯突然亮了一下,紧接着,在那块仿佛染满了黑墨汁般的屏幕上,渐渐涌出了一些白色的小圆点……

    它们在蠕动、在挣扎、在扭曲……

    我屏住呼吸,把脸靠了过去……

    你看见了什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