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南国的雪已流成了泪 第12章 番外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每一个男人都希望生命中有两个女人。一个无法触摸,另一个脚踏实地;一个被你伤害,为你受苦,另一个让你伤心;一个只适宜做情人,另一个却可以长相厮守;一个是火,燃烧生命,另一个是水,滋养生命。男人可以没有水,却不能没有火。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这个道理。

    周若寒就是你的那一把火,而我充其量只是一碗水罢了。

    从民政局里走出来,却突然想就这样走回去。这样长长的一条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行人,只有风吹过后叶子的声音。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悲凉,可是却哭不出来。

    从你哑着嗓子对我说“你知道吗,她死了”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们能走的路已经到头了。今生你都不会再看别人了,她长成了一株你心上的马蹄莲,你的感情从此残废了。

    我虽然爱你,但是我不能和一个感情残废的人生活一辈子。我会继续爱你,但是我不会继续和你在一起。

    离婚是我最后的尊严,请你原谅我,我不想输得彻彻底底。

    从来我都是一个骄傲的人,唯独对你。我没给任何人低下过头,只有你。

    我总是以为在你身边够长够久,你就会把你那尘封已久的爱分给我一点点,哪怕一个手指头那么大我都会死而无憾。

    我爸曾经指着我的额头说,你就那么喜欢他?他有什么?是钱特别多,还是长得跟潘安似的?或者说他对你百般呵护千般爱怜也就算了,可他对你冷得就像块石头。你知不知道“羞耻”和“自尊”这两个词啊!

    是啊,苏默,我还知不知道羞耻呢?

    从大一开始,我就像一个影子一样跟在你身后跑。你是太阳,我就是向日葵;你是月亮,我就是星星;你是狂风,我就是大漠,你往哪儿吹,我就往哪儿奔。

    自尊吗?不重要。

    羞耻吗?更不重要。

    我能待在你身边,这才是最重要的。

    和父亲闹到不可开交是我预料中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会用枪指着我的脑袋说,你要是一定要跑去找他,那我就一枪毙了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爸爸,他红着眼睛,居然要开枪杀了我。可是我还是走了,我听见身后的父亲颓然倒在地上的声音,他的枪没有打中我,而是对着我侧边的那一面玻璃窗。玻璃碎了一地,就像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他终究还是老了,体力不支倒在沙发上,刘妈扶着他上楼,乘着这混乱,我急急忙忙跑出来了,因为错过这次的机会,我肯定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我边跑边祈祷,希望他没事,又急忙给我哥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回家,这样我才稍微放心地走了。

    你知道吗?在美国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只有你和我。虽然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可是能见到你的只有我,能知道你胖了瘦了的也只有我,连你的一日三餐、穿衣打扮都是我亲手打理的。我离你那么近,却离你的心那么远。

    我曾经看见你偷偷给她写信,那么长那么长,那么厚那么厚。苏默,你知道吗?其实我当初不太想嫁给你。当你拿出戒指跟我求婚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你眼睛里的悲伤和绝望,我根本不能确定你到底是在跟她求婚还是在跟我,抑或我只是她的一个影子。

    现在,我们终于离婚了,我除了有一点难过之外更多的是释然了。

    苏默,我追逐你太久了,就像风筝,我永远被你牵在手心里。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可是你跑得太急,风筝终究会有脱线的那一天的。

    拿着那个绿色的离婚证的时候,我发现离婚证果然还是没有结婚证好看,红色的终究还是比绿色的要喜庆一些啊。

    我放好绿色的本本,飞往美国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站在机场大厅中给你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关机。

    我说:苏默,我累了,我要飞走了。你要好好活下去。

    我亦是。

    在飞机上,我终于泪如雨下,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你。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