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亲,女配是无辜的! 第80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漆亲切会见了程伶,事实上因为他不说话面上也没有表情甚至目光不看程伶,程伶更加手足无措,巴不得趁早离开这个鬼地方,程伶以飞快的语速照本宣科地讲了一套武林盟的官腔出来,漆只点点头表示听见了。和哑巴对话最大的好处是,当你想离开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又引出一个新话题留住你。

    程伶将月饼放在桌上马上告辞,正要一路狂奔逃出去,大老远被人喊住。

    “程姑娘?程姑娘!请留步!”

    叫住程伶后,一个面容娇俏的侍女气喘吁吁追上程伶,在安静得像一口大棺材的冥域敢奔跑还敢大喊的人,程伶还是第一次见到。

    “程姑娘之后可是要去薛晴姑娘那里?”那侍女问道。

    程伶点点头,心生疑虑,薛晴早已退隐,现在还知道她名号的人算的上稀罕了。

    “果真如此,劳烦姑娘去见一见白公子吧,出冥域后一直向东的竹林里便是。”那侍女笑着说道。

    白公子,指的是天道道主白昔尘吧,白昔尘和薛晴是知交,程伶对他安心不少,许是有事找她,便顺着侍女指的路去拜访白昔尘。

    程伶没看见自己的背后,那侍女转身进了漆的房间。

    “漆大人,武林盟的人有没有找你麻烦?”侍女有点胆怯又温柔地问漆,曾经她叫阿丑,冥域易主后便用回了本名——惜欢。

    漆当然不会回答,他从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也懒得搭理任何人,埋头做自己的事。惜欢眼尖,一下就发现漆桌上多了个食盒,走过去打开盒盖,看见里面是一块块摆放精美的月饼。

    “中原人送来的?倒是有些心意,我瞧瞧,桂花莲子的,杏仁的,莲蓉的,桂圆的……”惜欢一块块数着月饼的不同口味。

    听到莲蓉两个字时,漆的耳朵动了一下,他对月饼不感兴趣,但他知道有一个人会感兴趣。

    拿着那块莲蓉月饼,漆走进了冥域地下的死牢,原本就不见天日的冥域,死牢更是点了长明灯也同样昏暗。死牢里很少有人,因为进来的人不出三日都死了,只有一位例外,自阎溟逃出冥域后她一直被关在这里,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她吃饭,但她不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到底算是活的还是死的。

    漆走到那间牢房前,安螺就被关在里面,牢房被打扫得很干净,她就安静地坐着,不声不响。如果漆会说话,也许他会说话,也许他依然会像现在这样默默地将月饼放在安螺面前。那时,昆仑山上的那场大火燃烬后只留下一片废墟和无数烧焦的骸骨,虽无法具体辨认出阎溟的尸体,从那以后再没有阎溟的消息,以阎溟的傲气又怎会忍气吞声,结果就只有一个,只是安螺不愿相信罢了,她心里应该是知道的,她等再久也没有用啊。

    薛晴临走之前说过,如果安螺想要接管冥域,她不会阻挠,但看现在清醒,安螺不知要多久才愿意走出这间牢房,也许要几年,也许要更久,也许要一辈子……

    薛晴和流萤一起归隐山林,隐居之地只有几位相熟的掌门知晓,程伶与薛晴算得上有些交情,自然也是知道的,只因武林盟新立事务繁忙一直没有机会亲自来拜访。这一处竹林远离人烟又不脱离中原地界,春暖秋润又能见冬日落雪,实乃难得,听说是流萤公子亲自找的,找这样一块地方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吧,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找的呢,也许从很久以前他就动了归隐的念头吧。

    生怕惊扰了竹林的宁静,程伶让马车停在竹林外,独自一人走进林中,穿过层层的翠绿竹茵,竹林深处是一间竹楼,竹楼前一匹纯白色的骏马正在打盹,稍远的地方还立了块石碑,上面工整地刻着几个大字“小心脚下,爱护花草树木人人有责”。

    相隔还有十几米,屋内的人就清楚地感觉到程伶的气息。

    “何人?”从屋内传来清丽的男声,想必是流萤公子。

    “在下程伶,久违了,薛姑娘,流萤公子。”程伶答道。

    说罢便被招待进屋,从外面看只是间普通的民居竹楼,没想到里面……奢华至极!传闻薛晴离开冥域时洗劫了冥域的银库,程伶一直认为是无稽之谈……如今看来……

    薛晴正半躺在靠窗的藤椅上,小竹窗半支开正好能看见窗外怡人的景色,流萤公子坐在薛晴身后,手中拿着蒲扇不缓不慢地给薛晴扇着,这场景让程伶想起了那些富商老爷的丫鬟。将心中古怪的想法驱散,程伶忙送上带来的食盒:“这是我和箫盟主的一点心意,许久没见,薛姑娘,流萤公子都可安好?”

    “我们俩好得很,要是禅空方丈逢年过节少来敲诈我们就更好了。”薛晴笑着说,话音刚落却别过脸去似有作呕的样子。

    程伶虽还未婚嫁,却也知道这是什么症状,但中原素有孕期三月内不能言说的风俗,薛晴既然没开口,她也便全当没看见,当然回武林盟后怎么跟箫归应八卦那是后面的事了。

    “要不要喝水?吃什么?酸梨糕要不要?让大夫再来看一看?”一向淡若萤絮的流萤公子也有这忙乱的一面,说话间还不忘继续扇手中的蒲扇,程伶不禁有些羡慕,要是她心中的那个人肯这样对她,那该有多好。

    “对了,我刚从冥域过来,天道主让我将这个带给薛姑娘。”程伶突然想起白昔尘的嘱托,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子,想是重要的东西,程伶生怕在马车里颠坏了,一直藏在身上。

    流萤接过白玉瓶,打开瓶塞,扑鼻而来是一股夹杂着淡淡的血腥的酒香,程伶在对面就看见瓶中装的是艳红色的液体。

    “这是?”程伶问道,看起来像血,闻起来像酒,白昔尘为何送这种东西来,未免有些太惊悚了。

    “蟒血酒,白公子真是有心了。”流萤说着眼神温柔地搂住薛晴的肩膀。

    “恩。”薛晴点点头,靠在流萤怀里,目光中是温情又是怀恋。

    还记得那一年,也是满月下的中秋,酒楼之上,一桌菜,一壶蟒血酒,师侄两人,主仆两人,相对而坐。阴晴圆缺一年又一年,终是不负相识一场,这一份曾交托了性命的交情,他还记得,她又怎么会忘。从蟒血酒到赏菊大会,从中原又到漠荒,她未曾停歇的脚步,因陪伴才会变得坚强,暮然回首,曾哭过也曾笑过,做对过也做错过,几经离索终是没负这一场穿越而来的邂逅。

    中秋佳节,竹楼中是薛晴夫妇举杯敬天,昆仑山之上却有在淋酒祭地,方云只带着一位女弟子走上昆仑山,看着一片凄冷的废墟,叹息一声。曾经的昆仑宫是令多少人心生向往的天鸾之所,昆仑宫的弟子精通音律,美丽优雅,令多少江湖儿女黯然倾心。

    “樊承,昆仑宫已变成这样,你的魂魄是否会来看一眼?”方云喃喃自语着,在废墟中慢慢走着。

    樊承,昆仑宫主的得意弟子,与方云在门派切磋时相识,直到中原门派决定征战漠荒,两人已到了生死相许的深情。两人都是名门出身,得掌门厚爱,在江湖中是多令人称羡的一对儿,又有谁能料到,从漠荒回来的只有方云,再无樊承。多少个夜里,方云都会从梦中惊醒,因为,是她,眼睁睁看着樊承去送死的。

    那时,昆仑宫弟子深入漠荒,其他门派已获悉这是冥域诱敌深入想要一网打尽的计谋,但若去救援,被冥域先发制人的正面冲突必定让其他门派都损失惨重,为了保存实力,几位掌门决定冷眼旁观,牺牲昆仑宫,待冥域以为自己计谋得逞的时候突然给它迎头痛击。方云作为当时灵禹派掌门的大弟子,这一切都是知道的,那队昆仑宫弟子正是樊承带领的,她可以选择单敲匹马去报信,这样樊承也许可以及时逃出去,但是她没有,她选择了顾全大局,也就同时选择了郁郁不安的下半生。

    从漠荒凯旋归来,其他门派虽也有损伤,都只是皮毛,唯有昆仑宫一脉损伤过半,那时风华正茂的方云再无法接受别的男子的爱意,她的愧疚永远无法消除,她接手灵禹派后无论什么原因不与任何门派动武,因为她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任何血腥。

    “樊承,你说过下辈子我们也要做夫妻,但这样死去的你下辈子并不想见到我了吧?”方云跪在只有半壁残骸的昆仑宫大殿中,无法消散的是愧疚,比愧疚更伤人的是自己亲手切断的情丝,情丝那一边的人被自己亲手害死,这情丝已然成了索命的绳索,随着昆仑宫的大火越烧越烈。

    在方云祭拜樊承的时候,跟随方云而来的小弟子偷偷跑开了。方云已多年没收弟子,却在去年收了这个小丫头,而且言传身教,大有将她培养成灵禹派下一任掌门的势头。方云最开始会留意这个小丫头是因为她的眼睛特别像樊承,之后悉心教导是因为她在这个小丫头身上看到了自己几位师弟师妹的聪颖,薛晴已归隐,自己的几位弟子又没有特别出色的,便将全部心血放在了这最后一位小弟子身上。

    那小弟子因无聊从方云身边偷跑开,她只知道昆仑宫做了不少为害中原武林的事儿,最后掌门发疯将整个门派都烧毁,不知道自己师父为什么要来拜祭这样的门派。小弟子一个人在废墟中乱走着,却听耳边有奇怪的响动,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她得方云真传,并不害怕,倒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与她较量,于是放慢脚步故意与那人周旋。等她找准位子想要拔剑的时候,猛回头却发现那人比她更快一步已站在她身后。

    小弟子惊得屏住呼吸,在她面前站着个蓬头垢面的人,毛发杂乱得像山中的野人一样,但就算脸上盖了厚厚的泥泞仍能看出这个野人的五官非常俊美。正当小弟子做好迎战的准备,那野人却突然咧嘴一笑:“洛洛!洛洛!”野人含糊地欢喜地叫着,转身蹦蹦跳跳地逃走。

    小弟子平顺呼吸,野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刚才的压迫感如梦似幻,那疯子是谁?她不知道,摸了一把额头,一手的冷汗,竟然被个疯子吓成这副德行,这丢脸的事儿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一季换一季,四季换一年,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是人变了,又成了新的江湖。

    最后的最后·无尽的穿越

    书荒,多么严肃又让人伤感的棘手问题,收藏夹里的几个作者都下楼买包子到现在还没回来,列表里二十多篇文竟没一篇有更新,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要再发掘点新鲜血液才行。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个找文的好方法,在搜索栏里打入自己的名字:柳茧蝶,竟然真的搜到了一篇文《女配是无辜的》,可惜自己的名字只出现在配角栏里,不过她还是美滋滋看起这篇文来。

    与自己同名的这个角色还真是可怜呐,故事才进行到一半就死了,还背了莫须有的骂名,为什么总是女主能活到最后,女配也想要阳光灿烂的人生啊!一边抱怨着一边继续看,看着看着柳茧蝶就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梦里有做云霄飞车的感觉,还有一只手推着她的肩膀:“姑娘,姑娘,醒醒,灵禹山到了。”

    【全书完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