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欢乐颂 第二季 第86章 Chapter 54(3)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此时,警察赶来,谢滨与朋友亮出警官证交代了一下身份,将现场移交给同事。来不及叫救护车,一人一个抱起地上的人,直奔外面车子。应勤必须在后排躺着,他们安置应勤花了好一会儿工夫,就怕更添伤情。关雎尔在前座抱着邱莹莹,忍不住流泪,“要坚强,坚持住。别说话了。”她出来急,也没带什么别的,只能用袖子替邱莹莹擦拭脸上的血污。而邱莹莹也哭,一直念叨:“应勤,应勤还好吗,应勤……”

    谢滨安置好应勤,起身道:“小关,坐不下了。你打个车,我和同事先去医院。随时保持联络。”

    关雎尔连忙将皮夹里的钱都拿出来,自己留下一百,交给谢滨,“先拿着挂号什么的。”

    谢滨没推辞,“你一个人晚上打车小心,先看一下车牌再上车。”

    关雎尔含泪点头,看着谢滨飞快蹿入驾驶室,车子绝尘而去。她也赶紧路边拦车。她岂是真的大小姐,她几乎天天加班要坐出租车呢,可她喜欢谢滨如此叮嘱。她相信,将邱莹莹他们两人交给谢滨,可以放心。

    上了出租车,关雎尔再次打开手机向安迪一行汇报。

    曲筱绡一听医院名就扭头看向窗外,一言不发。打架伤筋动骨,正好落在赵医生的科室。而樊胜美在念叨邱莹莹伤势之余,说了句:“应勤拼命护着小邱,说明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心。”

    坐前面的安迪见开车的王柏川鼓了鼓腮帮子,但欲言又止。而曲筱绡这才回过脸,冷冷地道:“但凡是个男人,有点儿良心的,看到朋友因为自己被打,不挡着,难道逃走?等交上手了嘛,再叛变来不及,该怎样怎样啦,哪有什么认识到自己的心,那小子要懂这些酸不拉几的,早不会与小邱分手了。”

    “危机时刻,才逼出潜意识,平时未必懂得。”

    “等活过来,又不懂了,等于白揍一场。要么,樊大姐等会儿去提醒他,教教他?”

    “为什么不可以。为了小邱,要是能说几句话帮她解决终身大事,谁不愿做呢?”

    “结个婚,终身大事?好可怕哦,这事当然只有你樊大姐担当得起。”

    安迪在前面不说话,心里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曲筱绡不肯说出是她帮樊胜美出的头。要是一说,樊胜美以后见她就矮三分,不再顶撞,曲筱绡岂不丧失胡搅蛮缠的乐趣。

    “结婚,与另一个人终生相守,生儿育女,结伴到老,难道不是一件终身大事?”

    “吓人。”曲筱绡不由得想到,樊大姐跟王柏川一结婚,那就是这个大包袱名正言顺吧嗒一声黏王柏川身上,而且是一辈子,这不仅仅是吓人了,“悲惨!”安迪则是有感而发,“还好,人比你小曲想象中要能挨一些,人很皮实。”

    “本着挨日子去结婚?”曲筱绡翻白眼,“那真是活腻了才去呢。我觉得,结婚不是终身大事,一个人学本事让自己活得开心快乐才是终身大事。但我不跟你们讨论了,你们都让老祖宗教笨的,一根筋,只晓得结婚,不晓得结婚干吗,你们不会懂。”

    樊胜美知道曲筱绡针对的是她,扎的是她的心,而不是安迪,她才打算反驳,安迪抢在前面。“哈哈,书读得不好,这下露馅儿了吧。小樊说的是人生各个阶段所做出的影响人一辈子的决定,婚姻是一桩。你说的是毕生不能停止的修炼。说的是两码事,你使劲儿反驳什么。不过我认同你的说法,解决个人修炼问题,婚姻生活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婚姻是表,个人修炼是里。”

    樊胜美终于才逮到机会,道:“婚姻生活犹如人穿鞋子,合不合脚,未必两个修炼成精的人就能幸福美满,弄不好阿呆配阿瓜才是最佳选择。”

    曲筱绡看看安迪,原指望安迪说,可安迪想到在座的还有王柏川,就不说了。曲筱绡等了会儿,见樊胜美露出得意的神色,气不过了,道:“樊大姐你真传统,这辈子心里只有结婚,是吧?只要结婚,做阿呆阿瓜一辈子也无所谓,是吧?”

    “看到医院了。”王柏川忍不住插嘴,结束两人的争执。只怕再说下去,别人有顾忌,曲筱绡嘴巴没顾忌,什么难听话都能说出来。伤的肯定是樊胜美。

    车子很快到医院,一行下车进去。安迪看见取款机就道:“你们先找小关去,我取些钱。”

    王柏川忙道:“我来,我来。”

    曲筱绡拦住王柏川,“你跟樊大姐先去找关关,我跟着安迪。”送走王柏川,才跟安迪一起排队等取钱。想不到今晚医院这么热闹。“安迪,我……想走了。赵医生今天值班。”见安迪惊讶地看她,曲筱绡嘀嘀咕咕地承认,“我当然对他了如指掌。要是应勤真快没命了,他肯定得出来。”

    “走吧。我看到小邱会打电话给你,让你跟她说几句话。”

    “甭说话了,她见我没好气,这种时候不气她了。我也拿点儿钱给她,跟你的凑一起吧。”

    “算了,我一个人的够了。你别煎熬自己,走吧。”

    “嗯。”曲筱绡答应,可又贴在安迪背后,扭来扭去不走。安迪一向与人疏远,被包奕凡死缠烂打之后又遭曲筱绡死缠烂打,她只能勉强自己一步一步地适应,让曲筱绡在后面贴着。

    关雎尔打车急匆匆进入医院,直奔急诊,果然见到谢滨与朋友已经站在门口,而邱莹莹与应勤已经送进里面。

    “男的有呼吸,女的一路喊男的,男的没声音。怎么回事?派出所的同事过会儿就到。”

    “恋爱问题。回头再说,我现在一点儿心情都没有。”

    很快,一个护士出来打断他们说话,“谁是家属?输液,检查,快去缴费。”

    “有生命危险吗?”

    “在抢救。快去付费。”

    关雎尔赶紧拿了谢滨送回的钱跑去缴费。正好与匆匆小跑而入的樊胜美错身而过,谁也没看见谁。可她的现金不够,她在收费口指点下去找取款机,也正好看见排队取钱的安迪和曲筱绡。她又赶紧跑过去,气喘吁吁地道:“安迪,借我点儿钱,我带的现金不够。”

    曲筱绡吧嗒黏到关雎尔身上,将关雎尔手中的单子抢过来看,“不多,我先去付了。你们慢慢排队。付完送急诊室吗?”

    “对。越快越好。”

    曲筱绡便也飞奔起来。她比关雎尔泼辣得多,既然是急诊,她就插队,吆喝着抢在别人的前面,抢先付款结账,又拿了回执飞奔去急诊室。半路,她赶超了一个快步疾走的医生。等她意识到赶超的是谁,她一个刹车,扭头看向赵医生,呆了。正好有人推小车过来,刹不住车,眼看就要撞向曲筱绡,赵医生连忙一把将曲筱绡抓过来。亲密惯了的两个人,很自然而然地贴在了一起,避开小推车的冲撞。但两人又很快意识到问题,赵医生背过手去,曲筱绡跳开,两人再奔急诊。曲筱绡满心都是复杂。

    “是小邱和应勤,你一定要尽力。”

    “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参与打架。”

    “噢。别急,有情况我立刻告诉你。”

    “嗯。”曲筱绡很想说,你在我就放心了,可她说不出口,不愿示弱。

    樊胜美惊讶地看着曲筱绡与据说已经闹崩的赵医生一起赶来,她与赵医生打个招呼,赵医生便进去急诊室。曲筱绡这才站住喘粗气,眼睛看向门外另外两个男子。而她发现,其中一个男子看着赵医生的眼光有异。但她跑喘了,又是心跳得厉害,暂时无法多想。

    等曲筱绡才刚呼吸平缓,一位护士伸出头来,“赵医生让通知一声,邱莹莹无生命危险。”

    “谢谢你。”曲筱绡知道这是她的后门起作用。她想不到与赵医生这么见面了。可既然见了,她不是孬种,不会再考虑偷偷离开。只是她忍不住地发呆,跟谁都不愿说话,仿佛听到樊胜美在跟她说什么,她懒得听清,她慢慢走过去,在拐角处,背着急诊室,找个位置坐下。继续发呆。

    安迪与关雎尔取了钱过来,见曲筱绡一个人呆坐,安迪立刻意识到曲筱绡撞见赵医生了,一拉关雎尔,让别打扰。关雎尔看着曲筱绡,她完全想不到每天除了胡闹就是胡闹的曲筱绡竟然也能发呆,那样子如此孤独可怜,她不禁想到那天在茶馆遇见的赵医生,那个写着曲筱绡名字的赵医生,这一对冤家。而抬头,她正好看见谢滨了然的目光。关雎尔想不到今晚深陷如此尴尬复杂的境地,她只能深呼吸一下,道:“安迪,樊姐,王总,这位是谢滨,我的朋友,是他和他朋友帮我解救小邱。他在市公安局工作。”然后,关雎尔又给谢滨介绍了安迪樊姐王总。于是,谁都看得出,关、谢这两个人关系的特殊。最后,关雎尔才对着曲筱绡的方向,跟谢滨道:“她是曲筱绡。”

    谢滨点头。

    樊胜美道:“小谢,我替小邱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和同事出力,小邱吃亏更大。还有,派出所那边的处理得拜托你,不知道后面我们该怎么做,请你帮忙。”

    “应该的。他们很快有人过来,我跟他们会合后,看情况。”

    “好,这一边的就拜托你。小关你当然作为联络人了。这整件事,小关你是最清楚的,小邱没过错。因此有人必须为他们的恶劣行为付出沉重代价。”

    “是的,樊姐,我会把握。”

    “好,我们在这儿等吧。王柏川,你去买点儿吃的来好不好?今天肯定会闹到很晚。”

    樊胜美指挥若定,大家都听她的安排。王柏川出去买点心;派出所的人一来,由关雎尔与谢滨出面处理;即使樊胜美没有指挥,安迪自觉做钱包。不过她不便疾走,缴费之类的交给樊胜美去跑动。只有曲筱绡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坐在转角处发呆。

    推车进进出出,大家只有看着,帮不上忙。但邱莹莹被推去做检查,樊胜美小跑跟上,一路跟邱莹莹说大家的关心,让她什么都安心,只要专心配合医生就行。但邱莹莹似乎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问应勤怎么样。樊胜美不知,但她撒了个谎,“应勤是赵医生在救,刚才赵医生特意跑出来告诉我们,没问题,看上去伤得好像很重,其实没有大的损伤。”

    “真的吗?他……保护我,保护我……”

    “对,他豁出性命保护你,他心里究竟怎么想,你应该清楚了,他爱你。你一定要比他更快养好伤,可以照顾他。好好配合医生。”

    “樊姐……”邱莹莹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眨眼,表示她听到了,她一定会做到。于是挤出一团一团的眼泪。樊胜美想不到,一个人的眼泪能流得这么快,倾盆大雨一般。邱莹莹就这么流着倾盆大雨一般的眼泪,被推进检查室,做一个接着一个的检查。樊胜美也忍不住哭了。

    这边,安迪扶墙等待。关雎尔携谢滨在另一角接受简单问话,王柏川还没回来,曲筱绡一个人在发呆,她不想去打扰。因为她心烦的时候最恨别人打扰,将心比心。她一个人等在门口,连赵医生匆匆出来看见都有些吃惊,大伙儿都跑哪儿去了。

    赵医生当然依然会为22楼的姑娘们开后门,他抓紧时间详细跟安迪说明两个人的伤情,以及进一步的手术安排,方便姑娘们配合,而且他也知道安迪记得住。

    曲筱绡即使在转角发呆,也能一下子捕捉到,一抹熟悉的声音,那么迷人,性感,一如既往,如同她与他初次相见。她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排除所有杂音,她耳朵里只有那一抹熟悉的声音。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她只是听着那声音,听着,听着,过去一段段的时光柔柔地流淌过她的心,轻轻地溢出眼角,滴滴答答地滴落在胸口,伴随着她的心跳。她静静地听着,听着……

    樊胜美跟着邱莹莹的活动床又小跑回来,路经曲筱绡,再见与安迪说话的赵医生,恍然大悟。她止住脚步,看着邱莹莹进去后,坐到曲筱绡身边,将纸巾放到曲筱绡手里。

    安迪与赵医生说完,找到曲筱绡,见此心疼。第一次主动伸手擦干曲筱绡的眼泪,主动伸手将曲筱绡抱进怀里。

    樊胜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伸手去拥抱曲筱绡。因为她看见王柏川回来。她流着眼泪扑到王柏川肩上。她发现,她如此需要王柏川,需要他的支持,即使他并不是能力出众,但他在身边,这就是一切。

    不远处,关雎尔在回答问题间隙看到这一幕,她很骄傲地跟谢滨道:“我们22楼的姑娘都是很好的人。

    cd:我们22楼的姑娘都是很好的人。认同。虽然她们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个性,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背景,而且不管她们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和缺点,不能否认,22楼的姑娘们都是很好的人。

    作者回复:我爱五个姑娘。她们都有缺陷,但她们都是立体的好人。

    zhuzhu6p:我觉得这文里所有的男人都是浮云,没有一个特别让人有啥感情的。

    包括小赵。完全是喜欢女孩子,因为女孩子的爱而希望两人在一起。

    一直觉得男人最美好的品质不是痴情也不是有才,而是“懂好”。不是你使用手段改造他,而是因为你无条件地对他好,他也懂得好。

    chen:由两个拎不清引发的思考

    耐大此文是一开坑就立刻一头扎进来的,因为对于耐大这样情商智商人品毅力都超一流的作者,我不是处于追文的现在进行时,就是处于等开新坑的现在进行时。一句话,时时刻刻跟随您!

    这篇文除了敲有耐大出品印章的光芒四射天才精英型安迪和活色生香狐狸精型曲曲以外,还多了三个“小人物”,尤其是大拎不清樊姐姐和小拎不清邱妹妹。耐大的文中总是有拎不清的小人物,以前的文中主要是打打酱油起衬托的作用,但在《欢乐颂》中,这次耐大着实花了与对精英和狐狸精差不多的笔墨,仔仔细细毫不心软地为我们描述了为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樊那无赖兄嫂偏心爹妈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邱那不顾自尊倾心爱着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处女膜+缺心眼情郎,真真是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必是一片骂声。就算是作者也通过精英和狐狸精表达了对猪一样的拎不清们的厌恶,文中安迪和曲对樊和邱都是爱理不理的,就算帮了忙,都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因为她们心里明白拎不清之所以拎不清是因为拎不清看问题抓不住重点,处理问题又缺乏手段,所以导致放大自身的缺点,没完没了地磕磕碰碰,头破血流。所谓救急不救穷,拎不清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穷人吗?

    拎不清这个词对于我这个生于长于海市的人来说是一点儿都不陌生的。这个词并不仅仅指蠢、笨、傻,更是指陷在自身的弱点中而无法挣脱……现实生活中,谁没有弱点,谁没有点拎不清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有——有些人是因为看不清自身的弱点而无法挣脱,更有些人即使明白了自身的弱点但没有能力去克服弱点也一样无法挣脱。明白自身弱点的还好一些,至少不怨天尤人,还有努力方向,大不了嚷嚷几句“我就拎不清了怎么样!”那些不明白的,遇上点儿事就怪这怪那,有人怪就怪人,没人怪了就怪自己命不好!《欢乐颂》这里的樊和邱到目前为止都还属于看不清自身的弱点的这一类,而且都是在至关重要的地方拎不清。

    在《欢乐颂》的一开始,耐大发话说五个女生都是她亲娃,每个都喜欢,现在樊和邱都成了这般模样,俺们是理解您这当亲妈的不容易,所以写个长评,给耐大顺顺气,希望耐大拿出亲妈的架势好好管教这俩不成器的,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多花些心思让这俩活得明白些,再明白些。也好让读者中绝大多数樊邱关的混合体,比如俺,也有机会不断学习,天天向上,越来越拎得清地好好生活!

    《欢乐颂 第三季》阅读地址:http://carebiz.net/book/58508.html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