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诡行天下 第330章 番外 俗套的幸福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出发!”

    映雪宫巨大的雪太岁船头,小四子伸手指着前方,船缓缓地动了起来……

    “小四子。”

    辰星儿托着一盘银耳红枣汤,对他招手,“过来吃点心。”

    小四子跑回去,大船里头帷幔落着,展昭和白玉堂正托着下巴,看着天尊和殷侯下棋呢。

    展昭和白玉堂的假期开始了,赵普安排妥当北边的军务之后众人就一起到了极北冰原岛,想先探望白玉堂的外公和叔公。

    不过陆天寒和陆地冻都不在岛上,不知道跑哪儿野去了,众人白跑一趟,倒是碰到了映雪宫的大船。

    原来是辰星儿和月牙儿来极北冰原岛凿冰玉。冰玉是冰原岛的特产,质地和玉石差不多,晶莹剔透就好像是冻住的冰,而且透着刺骨的寒冷。

    事关陆雪儿最近突发奇想,想弄块冰玉做一套冰家具,让两个小丫头来取石头。

    展昭和白玉堂他们正好坐上映雪宫的船,回映雪宫探亲。

    天尊和殷侯最近不习惯下围棋了,因为每次都打起来,于是改下五子棋,依旧杀得天昏地暗。

    展昭坐在雪太岁上,觉得活的船就是不一样,一点不晃,也不晕船,就问白玉堂,这船会不会咬人?

    白玉堂仔细给他解释太岁究竟是什么东西,解释道最后,展昭来了一句,“可以吃么?”

    白玉堂彻底放弃……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从极北驶向映雪宫。

    辰星儿就问展昭和白玉堂,“少爷、少爷夫,咱们去映雪宫还是殷红寨?”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想起个严重的问题——映雪宫和殷红寨分别在水路的两头,往左往右距离相近,怎么办?

    “啧。”

    这时,殷侯拿着棋子左右为难,“放哪边呢?”

    “两头不着边,放哪儿都是输!”天尊得意。

    殷侯撇嘴,将一颗棋子一掰二,一个半边,撇嘴,“两头堵!”

    沉默片刻后,天尊一把掀了桌子,“老魔头,你会不会下棋啊?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

    “不管,反正两头堵!”殷侯对天尊做鬼脸,俩老头就在船上打了起来。

    小四子端着银耳汤,边喝边看着眼前殷侯和天尊一圈一圈转圈圈。

    公孙将棋盘摆好,对一旁打哈欠的赵普勾手指。

    赵普最近可闲了,从战场回来之后他觉得近期内应该再不会出了什么乱子了,于是就陪公孙和小四子,跟着展昭白玉堂到处探亲。他俩和展昭白玉堂正好反一反,赵普和公孙几乎没亲戚,赵普亲人也就一个老娘,其他的都在开封府和边塞。边塞那些之前见过了,开封府的么……众人都觉得回开封府就不是度假了。

    于是……赵普和公孙带着小四子,做了展昭和白玉堂的“食客”。

    见公孙要下棋,赵普托着下巴靠过去,“下什么?”

    “五子棋!”公孙拿过棋子,“让我两颗!”

    赵普嘴角抽了抽,公孙开口,别说让两颗,五颗都照让!

    公孙摆了棋子,开始和赵普斗智。说起来,公孙的智慧绝对是不应该输给赵普的,但是智慧和狡猾是两回事,下棋这种狡猾人的游戏,赵普向来玩得最好,公孙弱就弱在真的输急眼了,也没办法把棋子掰开。于是,大概三盘下来,赵普终于忍不住捏着公孙的腮帮子来了一句,“笨呐……”

    公孙彻底暴走,掀翻了棋盘,追着赵普满船跑。

    小四子吃完了点心,对还在一旁苦练功夫,苦心钻研兵书天天向上的萧良招手,“小良子,我们下棋吧?”

    萧良笑眯眯跑过来,“好啊。”

    小四子摆好棋盘,和萧良摆棋子。

    展昭和白玉堂被四人转得头都晕了。

    展昭拉住殷侯的衣袖,“外公,别闹了,晕不晕啊。”

    “我不闹啊,这老鬼追我!”殷侯对天尊撇嘴,“你个老不修啊,追着我满街跑都追了那么多年了,要脸不要脸啊!”

    天尊气得就差拔刀了,白玉堂赶紧拦住,心说他师父也是,平日泰山崩于前那可是面不改色,半死不活的性子贯彻到底,就是跟殷侯,三句不到就开始吵架,一说不拢就动手。

    那边,公孙将赵普按在地上掐脖子,赵普趁机占便宜,被掐得不亦乐乎。

    好容易四人都安静下来了,展昭和白玉堂转过去看了看正在“鏖战”的小四子和萧良……一时间也无语了。原来无论萧良摆了几颗棋子,只要小四子不发现,他就是不赢,最后小四子摆了一棋盘的小猫小狗,还说要摆个熊猫,萧良只会一脸认真地夸赞,“槿儿又聪明,手又巧!”

    哄得小四子笑得比刚才那碗银耳红枣汤还甜蜜。

    展昭看不下去了,摇头趴在栏杆边,就见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码头上,对他们招手呢。

    “这不红侯么!”展昭也跟他挥手。

    “展大哥白大哥!外公!”红侯站在码头旁边的一根木桩上面,平衡能力惊人,挥着手一个劲招呼。

    殷侯到船边,“这不小猴子么,又长高不少啊!”

    映雪宫的船缓缓驶入岔道口,红侯就蹦上船来,“展大哥,师父让我出来接你们去吃中午饭。”

    “哦……”展昭刚刚哦了一声,辰星儿就蹦跶出来了,一伸手拦住红侯,“你个红毛猴子,怎么抢人呀,我家宫主吩咐了,少爷和少爷夫要去映雪宫吃中午饭的。”

    “都到家门口了,先到殷红寨吃中午饭呗,再去映雪宫吃晚饭!”

    “凭什么呀!”辰星儿不答应。

    两家僵持不下。

    展昭和白玉堂无奈地看着殷侯和天尊,那意思——做长辈的倒是出来说句话啊!

    殷侯和天尊一起望天,谁得罪得起那两个丫头!

    最后无奈,展昭索性问小四子,“去哪儿吃中饭去哪儿吃晚饭?小四子说了算!”

    一句话,小四子立刻睁大了眼睛左看右看,啥?

    公孙就眯着眼睛瞧展昭——瞧你那点儿出息!不过也是,这时候小四子拿主意最好,两家大人都不会生他的气。

    “当然是去映雪宫吃饭了。”

    这时候,一艘大船从岔路一头开过来,陆雪儿袅袅婷婷站在船头,身后白夏伸手跟俩儿子打招呼,“昭昭,玉堂!”

    展昭和白玉堂刚想打招呼叫声爹,另一头又传来一个声音,“玉堂,昭昭!”

    展昭和白玉堂转脸望过去,就见这下可热闹了,殷红寨的船也来了,殷兰瓷站在船头,身后展天行边挥手,边还跟白夏打招呼,“亲家!”

    白夏直蹦跶,“亲家,我这儿有好酒!”

    相比起两家爹的相亲相爱,两家娘可对上眼了。

    殷兰瓷抱着胳膊,“呵呵,当然是去我殷红寨吃中午饭了,我三天前就开始准备了!”

    “有什么好吃的?”展昭听着新鲜,三天前就准备了?那该多丰盛?

    “你那顿就留着当晚饭吧,才三天而已!”陆雪儿不甘示弱,“我这边半个月了!”

    “我这边一个月!”

    “我这边两个月!”

    “我这边三个月!”

    ……

    等三艘船的船头碰到一起,两人已经吵到三年零四个月了。

    展昭和白玉堂扶着额头。

    白夏和展天行可不管这些,上了展昭他们的船,提着好酒就跟殷侯天尊他们碰杯。

    “娘,别吵了。”展昭拉住殷兰瓷。

    “算了,上哪儿吃不一样,你再说那饭我没出生就准备好了。”白玉堂拉陆雪儿。

    “不行!”陆雪儿一手拽住展昭,“上娘家里吃中饭!”

    殷兰瓷也不甘示弱,一把抓住白玉堂,“到娘那儿吃中饭!”

    展昭和白玉堂两只袖子都被扯住了,回头一看,那边赵普他们都喝了一坛子了,红侯也开始调戏辰星儿了,小四子和萧良还在棋盘上摆着各种小动物。

    月牙儿拿着根篙子,戳后头被挡了船道的船只,好让他们改个道继续走。

    那些船好容易绕过三艘大船,有几个船家就埋怨呢,“我说你们两家一个月要挡几次船道啊,怎么天天吵嘴的?还就爱在路当中……”

    话没说完,两家娘一起转脸,杏眼一瞪柳眉一挑,“你有意见?!”

    “没……”船家惊得赶紧封嘴走人。

    最后,还是小四子出了个主意,不如两家娘亲来个剪子石头布,赢的那个呢,就吃中午饭,输掉那个呢,吃晚饭。

    可这主意刚出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好主意,但在殷兰瓷和陆雪儿互不相让不分上下持续剪子石头布了一个时辰任然没分出胜负之后,众人就觉得有一千只苍蝇绕着脑袋边嗡嗡飞,嘴里还一个劲念叨,“剪子石头布、剪子石头布……”

    “行啦行啦。”白夏站出来了,伸手戳戳陆雪儿,“你看你,这让玉堂昭昭多难做?中午饭就去殷红寨吃,晚饭到映雪宫,又不要紧!”

    陆雪儿撅个嘴。

    展天行也站出来了,戳戳殷兰瓷,“你也是,就让他们去映雪宫吃个中午饭么,再回来吃晚饭不也一样?都是自家人。”

    殷兰瓷也撅个嘴。

    最后,两个爹开始拉锯。

    白夏客气,“先去殷红寨吧。“

    展天行客气,“不行不行,先去映雪宫。“

    “先去殷红寨吧。“

    “先去映雪宫。”

    这一拉锯,又是一个时辰。

    这边两个爹爹说话还不跟两个娘似的忽高忽低,他俩基本没声调,一个调门客客气气声音还轻,于是众人就觉得有一万只蚊子呼啸而过,嗡嗡嗡嗡……

    最后小四子晃悠着脑袋就说,“头晕晕哦!”

    身后的船都堵出几里地去了,管理船运的几个官员急的直给陆雪儿和殷兰瓷作揖,“两位女侠啊,你们天天这么堵着路吵架要出人命的啊!下官还一家老小要养啊,高抬贵手呀!”

    “不然这样吧。”萧良给出了个主意,“今天呢,先去映雪宫,晚上去殷红寨,顺便就在殷红寨过夜了。明天呢,白天在殷红寨吃过中午饭,晚饭到映雪宫,顺便在映雪宫过夜……”

    众人一起仰起脸算了算——好主意!

    小四子拍了拍萧良,“小良子好聪明啊!”

    萧良哭笑不得,他只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可争的啊,吵了两个时辰了……

    到了映雪宫吃饭,殷兰瓷忽然想起件事情来,跟陆雪儿提亲,“把你家辰星儿给我家红侯了吧。”

    辰星儿撅个嘴,“谁要嫁给那猴子。”说完,面红红跑了。

    月牙儿一个劲帮着对陆雪儿使眼色,那意思——成的!

    于是,又一桩喜事落成了,红侯乐呵呵计划怎样把原本就珠圆玉润的辰星儿再养胖个一圈。

    其实要养胖的又何止是辰星儿这一个,众人都有目标的。

    比如说,白玉堂看展昭就怎么看怎么瘦,这猫也是奇怪,整一吃货投胎,基本什么都爱吃,但就是吃不胖。

    同样的,展昭看白玉堂也是怎么看怎么瘦,这耗子根本不吃饭也不吃菜,对食物根本没有起码的,不瘦才怪。

    于是,吃饭的过程变成了互塞的过程,努力将对方的碗堆得很满很满。

    殷兰瓷边给展天行夹菜,边使眼色——两人感情不错啊!

    陆雪儿边给白夏舀汤,边使眼色——知道疼人了啊!

    展天行和白夏则是顾着给自家媳妇儿嘴里塞吃的,顾着吃就不记得吵嘴了。

    公孙那一家子更逗。

    赵普早就觉得公孙瘦得膈手,给他塞吃的。公孙边自己被塞了满满一嘴,边往小四子嘴里塞吃的,顺便招呼人,给赵普盛饭。

    赵普一放下碗,公孙瞧见了,立刻招手,“盛饭!”

    最后赵普盯着永远空不掉的饭碗瞪公孙,“你真把我当饭桶啊?!”

    公孙一脸惊讶,“可是欧阳他们明明说你是西域第一饭桶!”

    赵普气的鼻子都歪了。

    边塞,欧阳、邹良、乔广外加贺一航那一群人正聚餐呢,烤肉胡椒粉放太多了,边吃边打喷嚏。

    赵普腹诽了自己那群不给他面子的手下一顿,拽过顾着给小四子塞吃的的萧良来,也塞几口,嘴里还胡说八道,“多吃点,做攻的都是饭桶。”

    一句话,就听到后头“噗”一声,紫影茶水都喷出来了,看看自己碗里满满一堆吃的,又看看赭影碗里小半碗,紫影捧着饭碗凑过去问赵普,“真的啊?!”

    赭影一把将他揪回来,“不要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经过众人的努力,在映雪宫和殷红寨的半个多月,大家还真是都胖了一些,随后,告别两家挥手绢的娘亲和继续客气的爹爹,众人上路,往逍遥岛和陷空岛行去。

    到了岛上兵分两路,赵普一家子别过展昭和白玉堂,回逍遥岛了,两人要在岛上逍遥到明年开春在回开封府呢,到时候是不是要回去,也可以再说。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往陷空岛去了,天尊和殷侯原本是跟着一起去的,不过半路上,殷侯说回天魔宫了,天魔宫的那些老魔头好像搞了个什么赏花大会。天尊一听兴趣来了,屁颠颠也跟去了,顺便到天魔宫去蹭吃蹭喝。

    展昭和白玉堂独自回到了陷空岛。

    却发现岛上没人……

    “诶?”白玉堂前前后后转了个遍,陷空岛上就剩下些下人,其他几位哥哥嫂子都不在。

    “五爷,展大人,你们回来啦?”白福迎出来。

    “我大哥他们呢?”白玉堂不解。

    “嗨!”白福摆手,“五爷您快别提了,自从你把这附近十里八乡的鱼都买光了之后,岛上一个月没吃着海鲜了,三爷都暴躁了,这不一家大小跑去外地吃鱼了么。”

    展昭也哭笑不得,白玉堂真的把陷空岛的鱼赶尽杀绝了啊!

    “他们去哪儿吃鱼了?”白玉堂好奇。

    “常州府啊。”

    展昭一听,“常州府不我老家么?”

    “可不是。”白福点头,“就是展皓大爷请一家老小去的,说是去常州住几天。”

    展昭倒是挺惊喜,“这样啊……”

    “不如我们也去?顺便游历一下”

    “游历去哪里?”展昭笑问。

    “嗯,洛阳桂林、秦淮江南、天南地北名山大川,总有好地方去的,是不是?”

    两人对望那会儿,白福已经默默帮着将两匹马牵上船了,心说,快走吧您二位,再腻下去,蜜蜂都招惹来了。

    ……

    一年后的开封府。

    包拯看着桌上堆得高高的礼物,打着哈欠问包延,“展护卫和白少侠到哪儿了?”

    “不知道呀,礼物是云南送过来的,估计玩到大理了吧。”包延打开其中指明给包大人的一包,“爹爹你看!”

    包拯接过来一看,不解,“这什么呀?藕粉?”

    “珍珠粉,给您擦脸的,说会白!”

    包拯嘴角抽起老高。

    一旁来蹭饭吃的庞吉哈哈大笑,庞煜拆开指明给他爹的礼物,递到庞太师眼前,“爹爹,这个给你的。”

    “这什么?”庞太师接过个普洱面饼,点头,“喔!知道老夫喜欢喝茶啊?”

    “是普洱。”庞煜指着信上写的,“说减肥的!”

    太师和包拯对视了一眼——这两个小兔崽子!

    皇宫里,赵普和庞妃啃着赵普从云南给他们派人捎来的云腿月饼,看着地上香香和小太子正捉迷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四子,这小太子胖乎乎圆滚滚,怎么看,怎么是个小版的小四子,实在讨喜。

    “对了。”庞妃问赵祯,“皇上,展护卫和白少侠是不是好久没回开封了啊?公孙先生和王爷也都好久没回了。”

    赵普叹了口气,“是啊,现在开封府文官有包延和庞煜帮着,武官有岳阳、唐石头还有个谢白。”

    “那岂不是见不到他们四个了?”庞妃似乎还挺寂寞,“我可想念小四子了。”

    赵祯也挺闷,正这时,外头陈班班跑进来,“皇上皇上,据说发生离奇命案了!”

    赵祯双眼一亮,腾地坐起来,“那……”

    陈班班会心一笑,“包大人早就写信去了,说是明儿个展护卫和白少侠,还有王爷他们一家子就都回开封了!”

    赵祯一乐,就听到“咕咚”一声……趴在他身上打盹的香儿从他身上掉到了床上,揉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她爹。

    庞妃拍着儿子好奇地看赵祯,“皇上,什么事情那么开心?睡觉都笑醒了?”

    赵祯才明白过来,原来做梦呢!

    “唉……”赵祯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摇摇头,拿起桌上看了一半的折子——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思念那四个自由自在的人呢,还是羡慕他们自由自在的生活。

    “皇上。”

    外头,陈班班跑进来,“开封附近发生了奇案。”

    赵祯愣了愣,点头,“嗯,交给包卿处理。”

    “皇上。”陈班班试探着问,“要不要召展护卫他们回开封?”

    赵祯放下奏折,良久,笑着摇了摇头。

    陈班班就转身出去了。

    赵祯伸手抱起帮他磨墨的香香,走到窗台边看御花园里开得枝繁叶茂的海棠,笑嘻嘻跟怀里的小丫头说,“等你长大点啊,父皇就给你找个情投意合的闲云野鹤,然后啊,你们就出去自由自在的飞吧,那样的日子,比什么都强!”

    END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