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萌猫王子的诱惑 第32章 伤逝 (2)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那夜贾斯汀昏睡,睡了很久,在梦里,我听到他皱着眉头叫父亲和母亲,喃喃地说:“父亲,吉尔已经很强大……强到整个魔界都没有对手了呢……母亲……吉尔好想你……不要丢下吉尔……好黑……好黑……”我握着他的手,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他的手背上,那上面的数字已经变得很淡很淡……贾斯汀,为什么光是这样看着你,我就感觉好心疼,你完美修养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悲伤?有多少个夜晚在独自哭泣?

    贾斯汀最后睡醒了,发现自己的身上湿了一片,贾斯汀用手轻轻地摸着我墨绿色的脑袋。我睁开惺忪睡眼,清晨的阳光照在贾斯汀那没有血色的脸上,让那完美的五官有种冰雕玉刻的清透感,不知为什么我感觉肚子不太对劲。可是贾斯汀有话对我说,我就忍着。

    “宝贝,”他摘下自己的蔷薇花耳钉,“这个东西你拿着。”

    于是我就拿着。

    “将来,给亚力克。”

    我立马还他:“我不给!要给你自己给!”说着说着我就哭,一用力,肚子里什么东西破了,直觉告诉我,羊水。

    “看,宝贝,亚力克已经想要了呢,帮他拿着。”

    “哪有!我尿裤子了!”

    贾斯汀笑着扶额,这是他最后一次对我做这个动作:“去吧,宝贝,把我们的亚力克生下来,我就在这里等着,我答应你。”

    他看着我,他的眼睛是这般美丽,深蓝的颜色,闪着盈盈的光,就像夏夜的繁星,让人忍不住久久凝望,于是我在被一群巫医推着去产房的时候,仍旧拼命地扭头看他。

    生产的过程很艰辛,亚力克的肩膀卡在那里,怎么也出不来,我浑身汗湿,四肢酸软,几乎虚脱……刚刚我撒泼打滚说就在他眼前生,反正是夫妻有什么关系。贾斯汀笑着说:“宝贝,你要为亚力克的人生创造一个美好的开始。”我想了想的确有道理,于是就抓着他的领子说:“那你要等我!啊……肚子好疼……你……一定要等我!”手里握着他给我的蔷薇花耳钉,因为用力,已经扎破了手掌,血把耳钉染得更加鲜艳,我把耳钉拿在眼前,微笑着。又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几乎昏厥,突然感觉自己也许就这样死掉了,我哭泣,同时又深深地感到幸福,这是他给的疼痛,他给的,就让这种感觉深深地印在我的灵魂里吧……这种刻骨的感觉,啊……很珍贵呢……

    看到亚力克的那一刻,我哭了。

    3.

    贾斯汀骗了我,他没有等我,我生孩子到一半,他就永远地睡着了。我拖着虚弱的身体抱着亚力克坐在他床边等了好几天,一直和他说话,贾斯汀仍是沉沉睡着,以前在他面前一哭,他就要心疼死,这次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嫌我生完孩子就变老变丑了?那我什么都不吃,也不给亚力克喂奶,让身材不变型行不行?我绝食,亚力克你也别喝奶了,看你父亲嫌弃我们……

    尹墨第八次来拉我,我愤怒地推开,身体晃了两下,娜娜子端来米粥,我苍白着双唇:“我不能喝,一喝,小东西更不要我了。”优姬红着眼睛过来骂我白痴,我不理她继续狠狠地拍着亚力克,小米莉哭了:“爱丽丝,呜呜,你好可怜,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杰米瑞那个贱嘴巴见到这个场景,叹气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亚伯一脸严肃地说:“爱丽丝,贾斯汀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也有一些东西要交给你……”“他说什么?什么东西!你拿出来!快点!给我!给我!”我扑过去,双腿一软,眼前一黑……

    贾斯汀留下的是三本日记,我翻开其中的一本,熟悉的字体,熟悉的风格。

    “今天我见到了她,她的头发是可爱的小卷,蓝盈盈的,眼睛很大,下面没有穿衣服……可能是有些害怕,她小便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小便时蹲下?一向很讨厌污秽的东西……她应该是一张不错的底牌,爱丽丝,或者说,伊丽莎白……”

    “让她的养父母丢了她,这么好的一颗棋子,不能毁在人类夫妇的手里。伊丽莎白好像完全在按照人类的方式生活呢,幼儿园?那是什么东西?她怎么被开除了那么多次?希望不是她的问题。”

    “最近要忙西玛的事情了,战争,永远是强者的利益。所以伊丽莎白这边先放着,希望她不要长太快,我会经常来看她的。”

    “听尹管家汇报了工作,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伊丽莎白——卑贱的爱慕,跟动物发情有什么区别?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爱上一个人的确是勇气的象征,但是我认为那是一种深刻的愚蠢,不过她怎么可以一晚上尿湿三张床?还帮别的小女生出头被揍得流鼻血,还拿着驱蚊剂狂喷把自己弄中毒?本以为那次绑架事件是偶然,看来,纯属行为主体的原因。”

    “来卡西建好了,在另一维时空,在某些孩子的梦里,伊丽莎白已经变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不过修养真是差到家了,也不知道尹管家是怎么教导她的,让优姬去好了,她一直很喜欢扮人类玩。”

    “梅林女士答应继续帮忙,帮我演好这场戏,所以伊丽莎白仍然以为自己是人类,尹管家也对她说自己是奉梅林女士的命令来安排她的生活,其实……这样不光让过程变得很有趣,最重要的是,可以更好地隐藏她,或者说,保护她。”

    “优姬生气了呢,美丽的女人做什么都没错。她说我对爱丽丝投入的心血太多,其实我只是想让结局完美一些,毕竟谁也无法预料伊丽莎白产生的影响,于是我希望最大限度地提高棋子的战斗力,给老顽固们致命一击。”

    “我竟然被伊丽莎白发现了,在体力最弱的时候,化为本相,被捕鼠夹夹到手腕。还好另一只手可以动,不然那灰色的带牙膏的绷带简直让我窒息了,她怎么可以这样懒惰和邋遢?我有些怀疑她能否成为我想要的底牌。”

    “再一次看到了她的,两个字,很美,右肩上有着和玛丽莎皇后一样的胎记。她好像受到了什么困扰,情绪一直很低落,那晚我和她还有一个人类少女待在一起,看得出来伊丽莎白是个单纯的小傻瓜。不过看她瞒优姬瞒得那么辛苦,明天就让优姬对她摊牌,当然,真相不能告诉她,游戏才刚刚开始。”

    “今天我到学校看她,顺便告诉波龙西和密古斯诺院长伊丽莎白的真实身份,他们到人界来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这当然也是出于对伊丽莎白的保护,知道秘密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如果她够聪明,应该早就可以猜出黑猫和贾斯汀殿下的关系——黑猫就是贾斯汀,贾斯汀就是黑猫。我给了她很多暗示,甚至她的朋友都猜出来了,她还是傻乎乎的一副‘无神论’者的姿态,哎,真羡慕她的愚蠢。”

    “波龙西好像很喜欢爱丽丝,我不高兴,不知道原因。尹管家也一直钟情于她,甚至为了让她安心去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谈恋爱。我表示很不理解,同时也深深对这个身份卑微的男人表示厌恶,他怎么可以在唯诗凯亚的花园里种了那么多丑陋的花,死人般苍白的花瓣,还让她洗澡的时候用?嗯,看来我要给他一个善意的提醒。”

    “不知为什么喜欢默默地看她,看她发脾气,看她大笑……对其他女人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包括优姬,我只爱她们的身体。当然,对优姬要爱得多一些,因为她足够美丽。爱丽丝好像很讨厌我呢,不过,我喜欢她的讨厌,就像,猎手看一只猎物的挣扎。”

    “亚伯说让我小心手背上的契约,不能爱上任何人。但是我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她,想把她绑在手腕上,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今天我伤害了她,我的情绪一向控制得很好,但看到她为了一个下人和我翻脸,我真的很愤怒,尤其是知道那个下人曾经在她的房间里待了整整一夜……”

    “看着她浑身是伤,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在乎她,恨不得去替她痛,于是我把那个御医斩了,不为什么,单纯的心情不好。也许……自己真的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她了吧……宝贝……其实……”

    “契约的束缚已经开始发挥威力了呢,身体已经有些开始不舒服,娜娜子给我配了一种药……”

    ……

    杰米瑞对我说:“女一,我们老大其实喜欢你很长时间了,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们老大不管军务有多繁忙,都会抽出时间去看你,给你买草莓,帮你赶猎狗,不然你以为凭你这大大咧咧毛毛躁躁的性格能顺顺利利长大?笑话!”

    优姬带我去贾斯汀的秘密小屋,里面有很多我的画像,幼年的、长大的、鸡窝短发的、瀑布长发的、睡觉的、吃饭的、捏着鼻子灌奶的、横眉冷对的,还有一张没穿衣服的:蔷薇花海的背景,鲜艳热烈,我闭着眼睛,全身,眉头微蹙,墨绿色的卷发倾泻在胸前,遮住关键部位,肤白如雪。每一笔的勾勒都仿佛跨越了千年万年的思念。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不小心碰掉了一张纸片,我弯腰拾起,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上面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满了“贾斯汀”。我认出这是我那次在唯诗凯亚写的,没想到贾斯汀那个爱干净的家伙竟然为了我从垃圾桶里把它捡回来?

    我抱着那张皱巴巴的纸开始泣不成声,优姬开口:“爱丽丝,我真的没想到他会爱上你或者任何一个女人。”

    我暂时停住了抽泣。

    “能得到他的身体我已经很满足了,你真的很让人妒忌。”

    我继续哭。

    “你不要伤心了,这样的爱情足够你用一生去回味。他给你的,很多女人连想都不敢想。”

    我还是哭。

    “好啦好啦,你爱哭到什么时候随便你好了,我要去人界散散心。”

    “啊?你去人界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我脸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鼻涕。

    “这次打算当酒吧女郎,我需要很多男人来忘记他,等我忘记他了,就回来。”又问我,“你和亚力克需要什么?我帮你们带。”

    我说:“贾斯汀。”

    她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然后就扭着小蛮腰出去了。

    我送他的娃娃,他保存得好好的,甚至,上面还残留着他的香味。

    最近去了趟“索尔调香屋”,带着300岁的亚力克,索尔店长仍旧是阴阳怪气的腔调。

    “魔后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索尔伯伯好。”亚力克很有礼貌,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被忽视而生气,耳朵上的耳钉红闪闪的很漂亮。

    “小王子好,魔后这次过来还是要最新款的香水?”

    “是的,和‘伊?米’的外观一样的。”

    “魔后,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想讲就讲呗,咳咳,请索尔店长不吝赐教。”

    “其实您和贾斯汀殿下第一次来,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拥有这样的地位。”

    “为什么?”

    “那瓶蔷薇香水,贾斯汀殿下说是为最尊贵的女人提炼的……请您想一想自己的全名。”

    “伊丽莎白?米凯伊里斯。”

    “懂了吗?”

    “不懂。”

    索尔店长:“请魔后殿下把自己名字和姓氏的第一个字连起来。”

    “伊……米……”

    懂了,我家小东西真会玩浪漫,索尔店长告诉我,那瓶蔷薇香水只有和另一款男士香水混在一起用,效果才最佳,我想了想的确是这样。不过只试了一次,我还是哭哭啼啼的,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索尔店长从柜台里拿出一个信封:“魔后殿下,陛下曾交给老朽一样东西,说机会合适了交给您。”

    我穿着高跟鞋奔过去一把夺过。

    “宝贝,我知道这么多年‘罕泽本’这个名字一直带给你深深的困扰,现在,我亲自为你揭开这个秘密。宝贝,呵呵,你知道‘HUSBAND’这个单词的意思吗?嗯,我就知道我的宝贝很聪明,一定很容易想出来……宝贝,我爱你,也爱亚力克。”

    “浑蛋……”我笑着,泪水滑落。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