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尸怨传说 第十五卷、凋零的轩辕血 第十一章、凋零的轩辕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第十一章、凋零的轩辕血伸出一只手,抓住朱雀断月刀的刀柄,缓缓的从自己的胸膛抽了出来。姬玄,已经不是人了。那种足以致命的伤所换来的,不过是他满是戏谑的一笑。手一松,“当啷”一声,随着长刀的抽离,死握着长刀的任梦,倒在了地上。姬玄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爱意,有的时候是无法抑制的,尤其是你从心底深处爱一个人的时候,而恨意,则更是无法抑制的它会让人彻底的疯狂。眼下的齐思语就处于这种极度疯狂的状态之中。

    蹲下身子,双手捧起任梦那已经失去生命的头颅,把她的额头贴在自己的额头之上。那血红的双眸中能看到的,只有那毫无生气的惨白。齐思语右手上的冰魄云渺在渐渐的舒展开来,原本柔软的纱巾不断的扭曲、缠绕,,渐渐的变成了一把寒光凛冽的日本刀。日本人的名声并不怎么样,但是日本刀却是世界三大名刀之一,在劈斩方面非常的不错,用来发泄齐思语的怒火是再好不过了。“大姨,我不会让这个家伙嚣张下去的。我要亲手来拯救我们的男人。”说罢,齐思语温柔的在任梦的唇上吻了一下,把她的头颅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大姨,你就亲眼看着我吧。”说罢,齐思语右手一挥,一道寒霜一般的刀气直朝姬玄劈去。

    “哎呀呀呀,我总算是没有白白的费这么大的功夫呢。”轻巧的闪过了那道刀气,姬玄的眼中冒出了贪婪的光芒。“真的没想到啊,在你面前杀了她会让你如此的成长,唉,早知道会这样,我应该……恩,不光是她,还有你那帮姐妹,那个水仙,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吸血鬼,呵呵呵呵,我应该在你面前把她们用最残忍的手法杀死,那样,你就能尽快的成长到顶峰了吧。”话音刚落,姬玄猛的出现在齐思语的身边,伸出舌头,在齐思语的面颊上tian了一下,仿佛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

    “混蛋!”虽然被姬玄轻轻的在面颊上tian了一下,让齐思语的身心都感到极其的舒服,可是齐思语的眼睛里依旧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显然,在理性和感性的对撞中,带着怒火的理性战胜了感性。横刀一挥,将姬玄逼离了自己的身体。“虽然,我的身体很不争气,可是……我不会饶恕你的!”在齐思语的怒火燃烧到顶峰的时候,任梦身上的朱雀战衣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脱离了任梦的身体,飞到了齐思语的身上,红光淡去,火光飞起,一件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朱雀战衣出现在齐思语的身上。它的主人死了,它也要为主人报仇!

    “唉,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倒是蛮有气势的,不过,我不得不告诉你,即使以你现在的水准,也不是我的对手的哦,所以啊,你还是放弃吧,说实在的,你何苦呢?你的身体明明就很欢迎我,很喜欢我吧。不要狡辩哦,刚刚在你的小脸上轻轻的tian了一下,呵呵~~我可是发现,你的心脏在不停的狂跳着呢,我不认为那是因为愤怒哦,是兴奋吧,恩,一定是兴奋,被你心中最爱的男人轻薄的感觉很好吧。哈哈哈哈……”面对满腔怒火的齐思语,姬玄毫不在意的在一旁调侃着。他知道,现在齐思语绝对是超水准发挥了,而让她变成这样的就是她的怒火,那么,就让怒火来的更猛烈些吧。

    面对姬玄的调侃,齐思语冷冷的一笑,“你说的没错,我的身体是很喜欢你,不过,我想要是把你杀掉,它会更喜欢的!”脚下一蹬,齐思语挥舞着变成日本刀的冰魄云渺向着姬玄冲去。这一刻,没什么战技,也没什么招数,就是疯狂的劈斩,纯出于本能的攻击。纷飞的刀气将整个倾城别墅内部砍得乱七八糟。然而,差距还是太大了,无论齐思语怎么疯,怎么砍,都没办法伤到姬玄哪怕一丝一毫。而姬玄还会在战斗中不时的摸摸她的脸,捏捏她的下巴,亲亲她的额头,拍拍她的屁股,做出一系列亲昵的举动。

    有些时候,不管是普通人也好,修行者也好,哪怕神仙妖怪也罢,都得面对现实,而现在的现实就是,尽管齐思语的法力在怒火的燃烧下提升了很多很多,但是她依旧不行,她的法力甚至还比不上刚刚倒下的任梦,那么,她要靠什么去战胜强大无比的姬玄呢?在一轮疯狂的攻击之后,齐思语终于停了下来。她明白了,那么做毫无意义,不过就是在Lang费自己的体力罢了。现在,自己能怎么做呢?打,是打不过面前的这个家伙,那么……也许自己能做的,就只有那一件事了吧。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是不是累了?”看到齐思语不在挥舞那把冰魄云渺,而是站在那里不停的喘息,姬玄再次笑了起来,笑得那么轻松,笑得那么人畜无害。“要不……这样吧,你看好不好,你先吃点东西,等你回复点力气了,恩,也喘过来气了,再来跟我打,你说怎么样呢?”说罢,姬玄转身走到最开始他坐着的沙发那里,跪在沙发上,伸手去沙发后面拿东西,而他的眼神,却依旧停留在齐思语的身上,那目光,竟然透着几许慈爱的意味。

    事实证明,再强大的强者,也不能过于自信,否则,总是要吃亏的,当姬玄的手摸到他事先放在那里的KFC外带全家桶的时候,两颗尖尖的犬齿刺进了他的手臂,紧接着,就是一阵吮吸感!

    姬玄也是一阵诧异,自从自己出手一来,从来都是自己吸别人,哪有过别人吸自己的时候啊!回头一看,抱着他手臂狠咬的,竟然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可爱的小女孩——铃音!铃音此刻什么都不顾了,只是抱着姬玄的手臂不住的吮吸着。在水仙跟水千柔去避难以后,铃音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按照齐思语先前的吩咐,隐藏好气息,留在倾城别墅,今天这个姬玄来到别墅的时候,铃音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好在她本来就是生存在黑暗之中的种族,对于隐藏气息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天赋,本身实力又已经接近大公爵,这才躲过了姬玄的感知,在下面的战斗打响之后,铃音趁着任梦血气外放时强烈的法力波动溜到了一楼,藏在沙发后面,准备在最恰当的时候给这个坏家伙来上一下。刚刚任梦死去的时候,她险些哭出声来,不过终究是抑制住了,她知道,自己必须去等,等待那个可以一击得手的机会!说实话,姬玄的血并不好喝。你可以想象一下,掺杂着剧毒的补药喝道嘴里是什么感觉。虽然这个家伙体内的蚩尤魂和轩辕血对铃音来说都是非常滋补的东西,可是四方灵兽的白虎圣血却不是铃音这个小小的吸血鬼侯爵能够承受得了的,现在她那粉嫩的小脸上满是突起的青筋,面容已经扭曲到了极点,可是,她依旧没有松口,吸,拼命的吸。

    “我说,小家伙,你吸得很过瘾是么?”被长刀透体,姬玄可以毫不在意,毕竟,他的身体可以快速愈合,可是对于铃音的吸血行为,却让他不得不在意。血是生命之源,这一点,就算对于三位一体的怪物姬玄也是不能改变的,在血液被吸取的同时,他的力量,也在流失。姬玄伸出左手来,一把捏住了铃音的脖子,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可是铃音依旧死死咬着无论如何都不松口。姬玄左手发力,只听“咔嚓”一声,铃音的颈骨被硬生生的捏断了。颈骨断裂的铃音再也无法维持口中的力道,松开了嘴,而姬玄则是左手一甩,把铃音的身体向齐思语甩了过去。

    看到被甩飞过来的铃音,齐思语急忙一腾身,接住了她。然后,就想把她放下,因为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被拧断脖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片刻就可以恢复如初。可是,当齐思语抱着铃音的时候,她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铃音现在浑身都在不停的抽搐,全身上下的血管、青筋不断的凸起,抽动。而她身上的一些皮肤也开始、溃烂!任谁都能看得出她现在已经离死不远了……“铃音!铃音!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你醒醒,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姐姐!告诉姐姐你没事的!”

    在齐思语的呼唤下,铃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原本美丽的眸子现在也开始失去神采,“姐姐……铃音,恐怕是不行了……以后……没有铃音让你抱着……你不要觉得害怕哦……晚上,没有什么鬼怪会来欺负你的……真的……”铃音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了。齐思语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举起左手,用右手的刀向手腕上划去,一般来说,吸血鬼只要有鲜血作为补充,再重的伤都能很快恢复过来。可是,铃音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姐姐……不要……没有用了……我刚刚……吸出了他身体里十分之一的血……他……他现在没有那么强了……姐姐……答应我……活下去,连我那份……”随着铃音的双眼缓缓闭上,她的身体迅速化作了一团灰烬,从齐思语的怀中落下,散落了一地……

    “该死的东西!”姬玄突然狠狠的说着,“好心情全都被她破坏了,看来我有必要帮帮西方那些可怜的教廷人员,把这些该死的吸血鬼全都铲除干净了!”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吧,白虎天师荀素雅没有给他造成伤害,九黎族大长老的女儿没有给他造成伤害,甚至炎天朱雀任梦都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伤害,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女孩,竟然吸走了他体内十分之一的血液。姬玄,怒了。

    “我要你死!”狂怒的齐思语再次挥起了冰魄云渺,可是这次,姬玄在没有跟她纠缠下去,一个闪身,到了她的身后,一掌切在她的脖颈处,齐思语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朦胧中,齐思语感到自己好像受到了什么束缚一般,当她缓缓的撑起眼皮时看到的则是自己躺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而自己的身上则是一丝不挂,手腕,脚腕,都被绳子绑在床上,这感觉……唉,该死的梦,以前还会害怕,还会尖叫,现在,则是已经习惯了。没办法,一个梦做上几十次,能不习惯么?

    照例,那个男人出现了,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自己……等等!为什么是看!齐思语猛然惊觉事情有些不对!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这次有脸,而且是一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原来如此,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在梦中,而是,而是……

    “好了,我的小宝贝,不要怕,呵呵~~你这颗小果子终于长成了,该让我好好的品尝一下了。”说罢,姬玄俯下身子,在齐思语的身上吻了起来。齐思语的身体开始发烫,她太明白自己的状况了,无论面对什么人她都可以控制自己,唯独面对他,齐思语什么都做不了,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爱恋,就连蛭子神幻化出来的姬玄都能让齐思语沉醉其中不可自拔,眼前这个拥有姬玄灵魂的家伙,齐思语又能如何抗拒呢?

    “你……你滚开……不要……不要碰我!”齐思语的叫喊声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随着姬玄的亲吻,她的身体不断的做出各种的回应,渐渐的,她的意识再度的模糊了起来,先前的怒火已经完全被爱欲之火替代了。

    “你很喜欢我这样对你,是不是?”姬玄一边亲吻着,一边戏谑的说着,他看到绑着齐思语四肢的绳子上都燃起了火焰,将那绳子迅速烧断,可是在四肢得到自由以后,齐思语并没有进行任何的攻击,而是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住了他的身体。他知道,这个女孩彻底的沦陷了。

    疯狂的拥吻中,齐思语的表情显得生涩、娇羞而又迷醉,姬玄恍然觉得,这个表情竟然是那么的熟悉。当齐思语的手伸向他下身的时候,他并没有进行阻止,齐思语的那种迷醉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已经被爱欲冲昏了头脑,现在根本不用害怕她还会袭击自己。

    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就在姬玄准备好好享受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从下身向他全身直袭而来!是的,齐思语出手了!造物主是公平的,相对于女性在心理上的致命缺陷,男性在生理上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齐思语,就是对着这个致命的弱点发起了进攻!那两颗东西,被她关注了强大力量的右手捏了个粉碎!不管是姬玄、蚩尤还是白虎,他们始终都是雄性,所以,雄性的弱点他们根本就无法避免。无比的剧痛让他险些昏了过去!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的力气。“你……你……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

    “我明明已经发花痴到任你采摘了,对不对?”一个戏谑的女声从齐思语口中传出,同时,手上又狠狠的捏了一把,把刚刚开始恢复的那两颗再度捏碎,又是一阵无比的剧痛袭向姬玄。唉,这个时候不得不慨叹,有的时候,恢复能力太强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没错,表情是真的,身体的反应也是真的,只是,玄哥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具身体是由两个灵魂在共同操纵的,会是什么样子呢?”说话的声音,并不是齐思语,那一句“玄哥哥”已经彻底道出了她的身份!是任梦!

    “你是……任梦……怎么……”眼前的变故让姬玄也无法相信,明明任梦已经死了,在耗尽浑身鲜血之后被自己亲手斩下了头颅,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任梦这么快就附身到了齐思语的身上,而且还这么自然的掌控住了她的!?

    “你是不是很吃惊?很诧异?我可以告诉你,刚刚战死的那具躯体,不过是我夺舍而来的!当年你附身在荀紫轩身上跟我妹妹苟合生下了小语,你做梦都不会想到,小语是我灵魂的最好容器!你确实很强,只不过……你太小看我了!”齐思语,或者说任梦说着,背后猛的展开了一对火焰组成的羽翼,向前一扇,两只翅膀死死的包裹住了姬玄的身体。将两个人绑在了一起,谁都无法动弹分毫。在炽天之翼的包裹下,姬玄的身体发出了“吱吱”的灼烧声,听起来就好像是在铁板上的肉一般。

    “你……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姬玄想要挣扎,可是却使不上半点力气,而他试图用法术重开任梦的束缚时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法力根本没办法冲开任梦的法力桎梏。所谓轩辕血裔,他们的力量就来自于自己身上那承袭自上古轩辕黄帝的血脉之中,齐思语的身体,是集合了姬家、荀家、任家三家的精气神而成,血液中的力量很可能有先祖的十分之一那么多,只不过年纪尚轻,修行尚浅的齐思语根本无法开启这部分力量。在任梦自知不是姬玄对手的时候,就做好了牺牲肉身的打算,最后一击发出的时候,她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再度转移到了朱雀战衣之中,通过朱雀战衣,最终将灵魂再度融入到齐思语的身体之中。只不过,任梦的灵魂一直潜伏在齐思语的识海里,没有对身体进行控制。她知道,姬玄不会杀死齐思语,他要得到她的,她的力量,所以任梦一直在等,在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在齐思语终于被爱火烧昏了头脑的时候,任梦出手了!

    “我爱人的灵魂,不能被你这么亵渎!不管你是蚩尤,还是白虎,还是别的什么,既然我救不了他,就让你们为他陪葬!”随着齐思语那绝美的脸上现出的狰狞神色,一段苍凉的咒语从她的口中吟诵而出。“千古不易,轩辕之怒!以我华夏千年传承,净世的神炎啊,请融入我的双翼,将这邪恶的存在彻底焚毁!”随着任梦的念诵,炽天之翼上白色的火光大盛,姬玄的身体在这白色的天火灼烧下开始渐渐的融化。

    “你……我的分身正在赶来……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彻底融化之前,姬玄的口中冒出了最后一句狠话。随即,他的身体被彻底融化成了液体,然后,被天火彻底的蒸发。

    看着袅袅的烟气,任梦长长的叹了一声,“你的本体都已经毁灭了,你的分身,恐怕过不了青龙天师和玄武天师那一关吧。唉……”胜利了,就这么胜利了,可是无论是任梦还是已经清醒过来的齐思语,她们的心中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有人说……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不完整的,之所以来到这世间,就是为了寻找他们的另一半。”这,是任梦的声音。“小语,你觉得,你找到你的那一半了么?”

    “找到了,刚刚,不是还在我怀中么?虽然短暂,但是我真的很幸福……”看上去,像是一个精神分裂的人在自问自答,不过这个声音确实是齐思语的声音。

    “小语……我好累,好想休息……帮帮我……我要去陪他……”任梦的声音里,充满了凄楚。

    美丽的身体走到了床边,这是一家高档的酒店,除了档次以外,楼层也很高。窗外的天空,正在出现着异象,五色的祥云在夜幕中不断的翻涌着,一道圣洁的光芒从天外直射到窗子上。“大姨,他们来接你了,难道你不想跟他们走么?”

    “我的梦想,就只有跟他在一起,当年我就应该随他而去的……天界,在我的眼中什么都不是……”任梦的声音幽幽的说着,显然,在除掉了这个三位一体的魔物之后,天界之中已经为她安排好了一席之地。“小语,就当帮我最后一个忙,好不好?”

    “嗯。”随着齐思语的点头,一团七彩的光团从她的天灵上飞出,飘到了齐思语的面前。齐思语伸出右手,轻轻的握住那个光团,用无比凄楚的声音说道:“大姨,永别……”一团白色的火焰在齐思语的手中燃起……

    ……

    下面播报本台最新消息,今晚九时许,一名全裸女子从市中心一家酒店十八层的客房窗户跳下,该女当场死亡。据警方透露,死者姓齐,是我市L师范学院学生,目前死因正在调查中。

    ……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