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饿鬼随行 性空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这是在西藏边缘深山里的一个藏族村落。这个村落在丧尸爆发前就与世隔绝,世代生活在这个深山中。也因此在第一轮丧尸的爆发中,得以侥幸逃脱。村子里也有几个年轻人在外面打工感染了病毒回家。不过在村子里一个得道的高僧的带领下,很快就剿灭了丧尸。重归安宁。村子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中,虽然这几年的核乌云也造成了村子的粮食困难。但是在高僧常年的佛法化解下,大家互相帮扶,靠着山中一些野兽,勉强挺了过来。现在随着气候好转和丧尸的消退。日子逐渐的一天天的好转起来。大家正打算重新修复了那座断桥,去外面看看世界的变化的时候,在断桥前发现了百合。这个村落一直认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自然的救回了百合,细心的照料起来。

    今天百合的举动倒是让村落里的人大为吃惊。村落以前也解救过流浪者。最恶毒的就是被解救的人悄悄地逃跑,还顺带偷了村子最宝贵的口粮。但是,像百合这样,似乎一意决死的样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负责照顾她的拉姆老妈妈一家反而没有了主意。包扎了百合新的伤口,赶忙跑去询问高僧多吉才让。

    多吉才让是这个村落的孩子,少年就皈依佛门,并在拉萨******获得了格西拉让巴的学位,那时候他才仅仅36岁。据说是进几十年里最年轻的格西拉让巴的获得者。这个学位相当于藏传佛教中的博士学位,是佛学的最高资质证明。过了几年,突然有一天多吉才让顿悟了世间的一切佛理。周游了全国几年后,最后重新回到自己的村落。终日里整理古卷,悠然自得的活着。

    也正因为多吉才让的这些不平凡的经历,让他在村落中有着活佛一样的威望和声誉。在丧尸爆发后,也靠着多吉才让的睿智,化解了危机,更重要的是在物资匮乏的年月里,这个村落三百多户村民,没有因为内耗争夺打过一次架,抢过一次东西。在整个世界中,似乎只有这里最后战胜了人类内心的贪痴嗔!

    多吉才让听到拉姆说完了百合的情况。一同和拉姆去看望下这个刚刚醒来的怪异的女孩。一进拉姆的房门,就看到百合抓着一把藏刀,骑在拉姆孙女身上,作势要刺下去。拉姆和多吉才让吓的大喝一声,百合听到有外人进来,一转身把刀刃架在女孩脖子上。野兽一般的喉咙里□□着。

    多吉才让试图让百合冷静下来,小心的询问着“你怎么了?为什么要伤害她?她们刚刚救了你啊?”百合冷冷的说“她们说晚上要杀了我吃肉!”拉姆听到这里,哭笑不得的喊着说“那里说要杀你吃肉啊?我早晨说要杀只羊给你补补身子啊!”百合并没有放下刀,歇斯底里的喊着“你们骗我,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都一个个想害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边喊边疯狂一般的,试图用刀子割断小女孩的脖子。

    拉姆慌做一团,小女孩也吓的哇哇大哭。多吉才让一声怒喝!“你还嫌你的果报不够吗?你妈妈的业报,你承受!你爸爸的业报,你来受!付瓜瓜的业报,你也要受!现在你难道还要给自己再加一层恶业,层层叠叠,自觉舒服吗?!”

    百合一下被说楞住了。是啊,妈妈研制了TVF病毒,如果说这个世界的摸样,多一半是妈妈的责任!爸爸为了救自己,不惜杀掉左右邻里!瓜瓜为了自己,成了丧尸游鬼!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难道都是报应?是该自己为这些至亲偿还的吗?

    百合手中的刀不觉的滑落在地上,自己木然的坐在那里。呆呆的问着多吉才让,“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多吉才让在百合昏迷的时候,为了了解下百合的身世,看了她贴身的笔记本。大概知道了她的一些故事。

    多吉才让没有回答她,走进几步。蹲在百合前面,慈祥地说“是你的业报,也不是你的业报。不要痴迷了。既然缘分让你来到这里,我定会好好的医治你。不单单是你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你干涸的内心”

    听到多吉才让雄厚的声音,说着自己的内心。百合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整个人彻底的从大江断桥上的迷幻中清醒了过来。

    ……

    百合在寺院里修养了一个多月,身体日渐恢复,多吉才让收留了百合,教了她一些藏语,帮着自己整理一些藏文佛经典籍。

    百合虽然人清醒过来,但是终日里少言寡语,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就是这样一个人呆坐在寺院的仓库里,按照多吉才让师傅的要求,一点点的归类整理着典籍。

    这一天,村子口人声沸腾,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丧尸悠悠荡荡的闯进了村落。几个农夫飞跑过来,喊着多吉才让师傅。百合和多吉才让正在一起整理着典籍。听到村民的讲述,多吉才让盯着百合微笑着说“百合,你怕丧尸吗?”百合想着自己心事,被旁边的村民提醒下,才恍过神来的。百合摇了摇头,说“我不怕。“然后看了看屋子,随便抓起一根尖头的木棍,站起来,低声嘟囔着:“我去杀了它!”说完就走了出去。

    几个村民愕然看着百合,又看着一脸微笑的多吉才让师傅。一个老者说“快去拦着,别伤了她!一个小女孩!”多吉才让伸手示意不要紧张。跟着百合走了出去。

    百合拖着木棒,推开围观着的人群。人群中,几个村民已经将丧尸用长绳困住,丧尸不停得嗷嗷怒吼。一时村民们也不敢近身,只有远远看着。

    百合若无其事的走近前,伸出胳膊凑到丧尸的鼻翼前,丧尸被百合吸引,头扭过一旁,奋力向着百合的胳膊咬去。百合瞅准空档,左手猛的一抽,闪过丧尸,身形向右边横跨一步。右臂一抡,手中的尖头木棒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准确地****丧尸的太阳穴。丧尸抽搐了两下,摊在地上不动了。

    身后的村民一阵惊呼,看上去可怖异常的丧尸在百合的眼中似乎小虫一般的就这样轻描淡写得立杀当场。百合没有一点表情,回转身,打算回去寺院了。

    百合走到多吉才让师傅身边。大师伸手拉住百合,带着和蔼的微笑说“百合,你等等,跟我来。”

    多吉师傅拉着百合,走到丧尸的身边。盘腿坐在地上,示意百合也坐在身旁。拉着百合的手,另一只手拉过死在地上的丧尸干枯的手。把百合的手心就着丧尸的手心,合着自己宽厚温润的大手。紧紧地捏合在一起。

    百合疑惑的看着师傅,似乎有很多的不解,但是还是没有问出来。

    多吉才让笑了笑。盯着百合的眼睛。嘴中念着不知所云的似乎是咒语又似乎是佛经的梵语。百合看着大师的眼睛,从开始的好奇,慢慢地似乎大师的眼睛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吸引着百合痴迷着看着,耳边大师的梵语像催眠曲一般,又像是空明中的一语召唤,黑暗中的一点光明在不停地引导着百合前行。

    百合怔住了,跟着大师的思绪。走进了自己的空明。

    百合似乎走进了幻境,身边的感觉一点点消失。沧海桑田在身边快速的飞转。自己仿佛和师傅飞入了天宇,望着苍茫宇宙变幻无穷。身边的丧尸也不断的变幻着,从一具丧尸变成一个辛苦耕作在田间的农者,幻化成一头山崖中捕杀的猎豹,一只竹林中的小鸟,一泓沙漠中的清泉。

    幻境中,一个饥渴难耐的旅者找到了这眼清泉,欢呼着一头栽在清泉中,甘甜如怡。

    猛的!一切幻象都消失一空。百合睁着眼,却只看到师傅微笑的双眸。手中本被师傅紧握着丧尸和自己的手。已经被自己牢牢抓在手中。仿佛捏着的是亲人爱人的手掌。百合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那只丧尸的干枯破败的手,有了意识一般,轻轻地散开,仿佛逝去的亲人一般,撒手而去了。

    百合眸子里闪动着泪水,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多吉才让似乎读懂了她的内心,点着头说“不需说,不需说!”站起身来,拉着百合走回到寺院。

    进了寺院,百合一头跪在多吉才让师傅面前。咚咚地磕着头。师傅还是笑着,摸着百合的头说“师傅知道你想什么。想见瓜瓜!“百合被说中了心事,更是头如捣蒜一般得叩个不停。

    “来来,坐下,别磕了!“多吉才让扶起来百合。盯着百合的眸子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百合垂着头,略有惶恐地说:“师傅,我看到了前世,我和那具丧尸有渊源!“

    “对的!曾经他有恩于你,今天你遇到他,报了你前世的濯水之恩“

    百合不解的看着多吉才让,说“可是我杀了他!“

    大师笑了笑,手中转着脖颈上的念珠,悠然地说“是吗?我看到的是他安详的了却这一劫世,轮回去了!“

    百合楞住了,是啊。对于一个丧尸而言,能安静的化作尘土是多大的幸福。很多的事情,也许并不是自己看到的,看着的是虚幻,虚幻之后的,却又看不清楚。

    百合转念回来,又跪在地上。诚恳地说“大师,师傅!你之前答应收我为徒。我本应该放下尘世的所有情愫。放下对瓜瓜的牵挂,但是大师。我真的放不下,您能让我进入幻境再看他一眼吗?“

    多吉才让笑着,站起身上,走向禅房的大门,一边走一边说“你说了三个放下!你们汉语真的是博大精深,放下!放下!如果心中无物,何来东西放呢?你总归是不能放下。“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百合,大师慈祥地说,”我不是魔术师,我也不会带人入什么幻想。这些东西,你今天看到的,也许你未来能看到的。其实都在这里。“大师指着自己的脑袋。”阿赖耶识,从开天辟地以来,宇宙万物,纵是一粒沙、一缕风。它都有着自己的印识,不为轮回泯灭。永恒所在。就在这里!“

    百合呆呆得望着大师,看着多吉才让远去的背景。她想问师傅,怎么才能看到自己的阿赖耶识?走出门去的师傅好似听到了百合的心语一般,自顾自说地念着“放下了!空明了!便看到了!“

    放下了,空明了,便看到了……

    百合终日里默默念着,可是心从来没有平静,也从来没有放下什么。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日复一日的古籍整理中,百合逐渐认识了藏文,一点一滴得在古籍中汲取着无穷的智慧的养分。

    这一天,百合翻看到了地藏王经。一行行一句句,仿佛重锤一般的锤击着百合的内心。

    “一切饿鬼皆为悭贪嫉妒因缘,生于彼处……“

    百合想到了赖娃、包少郡、李力、张暖暖、李昆仑……

    “三千大千世界,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

    百合轻抚着自己残去的眼睛,耳朵。闭着眼,回想着痛苦的蹂躏、悲伤的离别……

    “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

    见诸男子、女人,百千万数,出没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

    百合盯着书卷,一个个藏文似乎幻化成了无穷无尽的丧尸的身影,无数的丧尸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断肢残臂。又有无数的惊恐四散逃离着的人们在丧尸饿鬼的血海中翻滚哀嚎……

    “堕无间地狱,千百亿劫,求出无期……“

    合上了书卷,百合怔怔地坐在禅房里,灰暗的油灯,外面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叮叮当当着门口的风铃在细风中翠翠作响。

    无间地狱,百合内心反复在念着。是啊,如果我的心仍在过去的泥沼中挣扎,我就一直活在我自己的无间地狱之中。我其实心中放不下的不是瓜瓜,而是曾经所有的磨难,所有的爱恨、所有的情仇。我其实内心放不下的是一间无边无际的无间地狱。

    霍然间,百合觉得内心一阵空明。黑暗中仿佛有一缕圣光射来,让自己不能直视。

    百合刹那间看到了所有的自己的前世积累的回忆。从那个遥远遥远的过去开始,电闪火花间,百合看到自己或是一株小草、一羽飞燕、一粒恒河之沙,一叶枯荣之岁;曾经的智慧人类,燃烧在腾空而起的史前核大战之中;过去的丧尸饿鬼,毫无意识的游荡在旷野冰原。

    百合睁开了眼,内心从未有过的平静。一切的问题都有了解决的答案。百合轻轻得对自己说着“缘起之有;性空之无!“

    ……

    又是一年的春天,清风拂过满山的绿草,几朵山花灿烂得绽放着。曾经满天的乌云在昨日的一场大风后,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晴空碧日,村寨里的所有人已经有三年没有见过这样晴朗的天气了,一个个踏青出门。老人们都兴高采烈地议论着今年的青稞总算可以播种了。田间快乐的歌声又回荡在山谷中,忙碌的农人开始播种着新生命的希望。

    百合坐在窗前,闭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窗外的绿色,案头是爸爸妈妈留给自己的牛皮笔记本,内页已经换成了多吉才让师父送给自己的一套新的内页。想了想,百合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上四个大字“饿鬼随行”。百合想把自己的所有经历都认真记载下来,把自己的魔障的饿鬼之心记下来,提醒着自己,随行着的饿鬼,随时都等着机会吞噬着自己。唯有时时提醒自己,坚守自己那一寸郁郁葱葱的心田。

    百合写累了,揉着眼睛,靠着书桌睡着了。

    门被轻轻的推开,一缕清晨的阳光暖融融地照映进来……

    一个少年,结结巴巴地说着“我叫付瓜瓜。对不起,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说话了。要想一想,适应一下……“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