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金鸡独狸 第62章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第52章

    不!晓晓在心里吼了出来,他们需要解脱,可是死亡并不是他们唯一解脱的方法!

    她站起来,猛地冲了上去,左挡月白,右避紫微星君。月白依旧面无表情,紫微星君倒是几次想避开晓晓,却还不是小心打中了她,把她打出了一丈开外,他收手停住,只是挡了月白几下,退后了几步,反倒是晓晓一抹嘴角的鲜血,冲过来和月白动起了手。

    紫微星君知道,她是怕自己伤了他,由她拦着他总不会像自己一样毫无顾忌的出手。

    虽然知道没什么希望,但是晓晓还是一边回手一边试图与他说话,“李月白!你醒醒啊!你傻了么?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你不是说会帮我的吗?你就是这么帮我的?!”

    可是任由她怎么喊,他始终面无表情,出手反倒更加狠了几分,晓晓不但没叫醒他,反倒连连被击中,这时她更加明白,为何此事上仙会让他来,他若继续下去,即使敌不过紫微星君,也能伤了他。

    “李月白!”晓晓一向是什么都不怕,只怕死,但是此时却丝毫不在意这样阻拦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果,不是为了救她娘,不是为了报恩,只是她明白,她怕的不是死,而是怕身边的人都离开她,要活也是大家一起活。

    可是月白黑色的眼珠里沉静的像一潭死水,再不见他平日那副浅笑的模样,就这样一直拼杀到最后,一直的一直,都在做无奈的事。

    晓晓觉得有点想哭,她宁愿他像以前那样,轻蔑地看着自己让她把地上的纸片拣起,或者笑着说要吃了她,可是他总是能够预见到将要发生什么,姨娘说,他什么都知道,因为知道所以无奈,所以悲哀,也许在青丘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才会这样和自己说话,依旧像以前一样,让她走,以后再来报恩,可是他骗过她很多事,所以直到最后,他还是在骗她,让她好好修行,有了本事再来找他报恩,可是她若是好好修行,百年,千年以后,他还能如以前那样浅笑着说,“小鸡妖,那就让我吃了你吧!”

    她若不来,他们还有可能见面么?

    他的脸虽然面对着她,可是眼里却不见她,晓晓突然觉得,这样的他,比以前还要让人恼火!她扬起手,一掌就要打过去,“你这个骗子!到底睡醒了没有!”

    她的手眼见就要落下,月白一伸手,扼住她的手腕,死黑的眼珠突然一下变成了碧蓝色,他看着晓晓,张口道,“若是醒了……又如何?”

    晓晓一下愣住了,他反手一击,把她推了出去,晓晓两眼一眨,眼泪从眼角滑落,就那白色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又冲向了紫微星君。

    若是醒了……又如何?

    其实他一直都是醒着,只是醒了,又能如何?

    晓晓背后一撞,摔在什么硬物上,她扭头一看,这个是原来的那棵松树,只是现在仅剩一根树桩了,月白每一招似乎都拼出了全力,不知他是想快些打倒眼前的人还是想快些让自己倒下,紫微星君自然不会让着他,晓晓想再次起身,却方才的一摔,后背受到了冲击,现在根本无法动弹。

    月白口念一咒,无数的枝条如手臂一般伸出地面,挥舞着涌向紫微星君,他侧身想避,可是四面八方皆冒出枝条,越冒越成,竟比宫墙还高,无数的枝条向中间聚集,在紫微星君头顶上方编织成一张网,然后继续收缩,似乎要将他彻底包裹。

    就在紫微星君方寸大乱之时,远远的传来钟鼎之声,只听赞者一声高喝,“冠礼成!”

    他突然周身闪出金紫色的光,那些枝条一见光立刻就全部枯萎,无力的软了下来,紫微星君一跃到空中,俯视着月白,伸手一指,一道金光直冲他射来,晓晓立刻睁大了眼睛,倒不是因为紫微星君挣脱了月白的法术,更不是因为他出手回击,而是因为月白站在那里,迎着他指尖的金光,一动不动。

    “月白,别……”

    金光散在空中,折出耀眼的光,晓晓闭上眼睛,过了许久,似乎还未散去,她一直闭着眼睛,觉得原本痛得不能动弹的身子似乎涌进了一股暖流,原本绷紧的神经慢慢松弛了下来,似乎像是进入了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渐渐的,刺眼的光淡去了,她朦胧的睁开眼,只见周围一片白亮,她似乎是站在地上又像是飘在空中,她扭头到处看,没看见月白,也不见紫微星君,“人呢?”

    她的声音像风一样散在空气里,没有一句回音,她心里一慌,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突然远远的传来雷声,她定睛一看,突然就见逆光走近几个身影,她看了许久也看不清,待走近她才看了个清楚。

    来者是一个神仙般的老者,额有三理,足有八卦,身长九尺,耳垂齐肩,穿五色云衣,以神龟为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随行四周,头上雷声隆隆,气宇昂轩,威风凛凛。

    在他身边分立着两个童子,一个手持玉瓶,另一个……是鸭子?!

    晓晓立刻睁大了眼睛叫了出来,“鸭子!”

    哪知这个鸭子一模一样的童子却没有露出与她一样的吃惊,只是平静的说,“我乃玉荷童子,你见了太清道德天尊还不行礼回避?”

    晓晓再一看,他手中果真拿着一个碧玉荷花,整个人透着仙气,但为什么会和鸭子长得一样呢?而且他说的什么天尊,是什么人?就是这个看上去很威风的老头么?天尊,和上仙一样么?晓晓现在对这些天上的仙啊尊的,一点好感也没有,自然也不明白他们有什么好拽的。

    她斜了一眼,转身就走,与其和这个老头说话,不如赶紧去找月白和紫微星君,“李月白?李月白!”

    太清道德天尊一脸的和善,倒也不在意她的无礼,只是伸手一指,月白和紫微星君就出现在他面前一丈之外的地上,晓晓一见,立刻愣住了,慢慢地扭头看这那天尊,这老头……这么厉害?!

    月白虽然出现了,确实昏了过去,紫微星君依旧傲慢地立在那里,看样子是刚才的一回合,是他占了上风,晓晓一见他们,立刻就冲了过去。

    月白面如死灰,这样的情况晓晓见过一次,就是上次她出手杀他的那一回,她有害怕的伸手想探到他鼻下,紫微星君道,“没死呢!你没见天尊都来了么。”

    晓晓收手,扭头看向那老者,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上仙都不放在眼里的紫微星君都似乎对他有几分忌惮。

    那老者浅笑了一下,“难得紫微星君还能顾念我这老头的面子,及时收手,真是不易啊。”

    紫微星君尴尬地抽动了下嘴角,低头嘟囔了一句,“这事可别怨我,都是清虚和文泉折腾出来的,谁叫他俩和我对着干啊!”他说话的口气根本没有原来的傲慢,反倒有点像打了架的孩子在被长辈训斥而狡辩一样。

    那老者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看上去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却不知紫微星君为何如此怕他,“那就真的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紫微星君抬眼,撇了下嘴,“那就有一点关系吧……”

    “呵呵……”那老者笑了起来,“不用解释什么,我新收的玉荷童子早就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相比他俩之间的对话,晓晓更关心的是月白究竟怎么样了,紫微星君说他没死,可是这没死也分很多种不同的结果的,“他究竟怎么样了?”

    老者侧目看向晓晓,“你就是羽娘的女儿?”

    晓晓虽然还不清楚他究竟是谁,但是看样子应该是个厉害的角色,于是点头,“就是我。”

    他点了下头,“很好。”

    很好?晓晓抽了下嘴角,是说她很好,还是说她是羽娘的女儿很好,或者是月白现在这样很好?

    老者继续和紫微星君说话,“这事已经交由我来处理,清虚和文泉暂时不得插手人间的事宜,你也可以离开了。”

    “可是我是帝王星啊。”紫微星君道,“这永定王朝的皇帝还等着我呢!”

    老者笑了一下,“你?刚才羽娘的女儿说得还不够清楚么,你哪里有用啊……”

    “……”紫微星君脸色一变,似乎很想反驳却说不出口,只能拿眼睛去瞪晓晓,晓晓根本没在看他,他只得将怒气咽进肚子里。但是还是不死心的嘟囔了一句,“那我还能做什么……”

    “看着世间日出日落,潮涨潮落,未必不是一件有趣的事。”那老者淡然地说,“这永定王朝,就兴是衰,全凭帝王造化,天下大势,兴也罢,亡也罢,都是命数,而我们本就不该去强求。”

    紫微星君沉默不语,晓晓抬眼望着眼前的人,似乎和她一开始想的并不一样,老者迎上晓晓的目光,随意地说,“小鸡,去找寻你的快乐吧……”

    “快乐……”晓晓愣住了,傻傻地开口问,“快乐是什么呢?”

    “快乐……”太清道德天尊扭头看了一眼身边持玉荷的童子,然后笑道,“……就是鸟儿在天上飞,鸭子在水里游。”

    尾声

    几百年后,妖界,青池岭。

    “娘,八哥婶婶说……”一声清脆的童声传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蹦一跳的跑进一个山洞里,山洞从外面看简陋,可是洞里却布置的很是整洁精致,木桌竹椅一样不少。

    少年一脸的笑容在进洞时就立刻僵住了,无奈地看着洞里飞沙走石,电闪雷击,一个黄衣少妇双手叉腰骂道,“你个死狐狸!你说!你昨天是不是去青丘见你的相好去了!”

    她对面站着一个面带微笑的白衣男子,似乎把她的怒火当作耳边风,“是么?你看见了么?”

    “我不用看也知道!”那少妇一脸的怒气,似乎要喷出火来,“你说!你身上怎么多了一个绣花荷包!谁给你的!”

    少年叹息一声,沿着石壁走进洞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然后才慢慢走过来,对着白衣男子问,“爹,你又干吗了?”

    男子无奈的耸肩一笑,“不过就是路过青丘,遇上一只九尾狐狸,托我给青蛙带一个她才买的荷包而已……”

    “屁话!”那少妇立刻啐道,对着那少年唤了一声,“倾守,你别信你爹的鬼话!给青蛙的荷包里为什么要塞纸条,纸条上还写着‘月白大人’,哈,啥时候青蛙改名叫月白了?”

    “我哪知道她在里面塞了什么。”男子一脸的无辜。

    “你会不知道?!”少妇回道,“整个妖界,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那男子摸摸身边少年的脑袋,“当然有,呐,倾守,你刚才进来要说什么?”

    少妇见状也停了手,走过来,先剜了白衣男子一眼,才对着儿子慈祥地一笑,“你八哥婶婶说了什么?”

    “啊……”少年愣了一下,似乎原本要说的话都给忘了一样,“是什么的?哦,今天八哥婶婶带我去和青蛙蛤蟆打马吊,我把钱全部输光了,八哥婶婶说我遗传了我爹的容貌,我娘的智慧……爹爹的容貌,我知道是在夸我长得漂亮,可是娘的智慧,这是什么啊?”

    “噗嗤……”白衣男子忍不住立刻笑了起来。

    黄衣少妇一脸怒气,一把推开少年,冲去洞去,“死八哥!你给我说清楚!我的智慧是什么!”

    “爹?”少年仰头望着自己的父亲,“你不会真去找相好了吧?”

    白衣男子扬了一下眉梢,“相好?这个是一个很严肃话题,说到相好,你是不是也该找一个相好了?”

    “爹……”少年泪眼,“你说话不要绕弯子嘛,我又听不懂了……”

    白衣男子干咳了一声,“你娘每天晚上都要在山洞外的草垛上睡觉,你爹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机会啊……”

    “哦……”少年点头,“那娘要是不在家,你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咳……”白衣男子揽过儿子的肩膀,“这个话,是不能乱说的,万一被你娘听见……”

    “死狐狸!”他话音才落,洞口就传来一声大喝,“你又有什么歪心思了?!”

    白衣男子叹息一声,拍拍儿子的肩膀,“倾守啊,记得一定要找一个好脾气的相好,知道么?”

    少年眨巴一下眼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相好……他也要去找一个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