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梦牵大明 第三卷 第四十八章 童瞳来也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丁煜嘿嘿一笑,不再说话,至于先前的话是玩笑,还是当真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过丁煜这个人在为人处世让闵岳是很放心的,尤其是在约束手下的手段上,也是他们无法比拟的。闵岳他们虽然懂得笼络人心,但是有的时候却会失去一些做上司的威严,这一点他们一直在和丁煜学习。

    闵岳望了一眼夜空,黑压压的一片呢,漫天的繁星,如同散落一地的棋子。谁才是这盘棋的赢家?闵岳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忧,现在可不是在玩游戏,虽然他们一直当做战略性的游戏在玩。不过与游戏不同的是,游戏可以重来,而他们一旦失败就会万劫不复。

    闵岳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配合着方勉,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去走。如果谈判不成会怎么样,谈判成了会怎么样?走到今天,闵岳突然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老五被钳制在了李朝,老六不知所踪,大哥,老三,老四又全部去谈判去了。而他只剩一个人,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至于丁煜,将来他们很可能就是两个势力的人。

    如果童瞳在就好了,闵岳撇起嘴角,想到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毒物。从相遇开始,就一直不断的斗嘴,现在屁股上还隐隐有着针扎的微痛。闵岳不经意的手就摸上了屁股。“啊!”屁股上突然多出几根颤抖的金属,闵岳吃痛一下尖声叫了出来。闵岳感觉着熟悉的痛,转头看到那笑颜如花,不是她,又会是谁?

    “将军,有什么事吗?”

    “没事!你下去吧!”闵岳对着外面的士兵呵斥道。现在他屁股上可是插在无数根银针,要是被士兵发现了,那他这将军的颜面可就丢尽了。闵岳忍着痛,一把揪下屁股上的那一把银针。对着正斜靠在他的卧床上窃笑的童瞳喝道:“谁让你来的?这里是前线很危险的!还有!有你这么和人打招呼的么?”

    童瞳低着头,掏出一根银针,拨弄着指甲,笑道:“别人我还不这么和他打招呼呢,也就你闵二爷有着特权而已。”闵岳欲哭无泪,又生怕外面的士兵听到,压低着嗓门说道:“我不要这样的特权好不好。”

    “不好。”

    “……”闵岳似乎可以从容的应对千军万马,但是在童瞳面前,却是使不上任何的力。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说说吧,怎么来了这里了?”

    “嘻嘻,你以为只有我啊?姐妹们现在可都成了深闺怨妇了。”

    “全来了?”闵岳有些惊讶,本来以为鬼灵精的童瞳来了也就罢了,若是全来了,那可就为难他了。军中不能有女子,这条规定是从将军到士兵都有效的禁令。虽然可以闵岳他们比较宽松,可以让家属来探亲,不过这一次若是老三和老四老婆都来了的话,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方勉和包资现在所在的地方本来就是千难万险,若是让项云娇和李华梅知道,那又要心疼了。而且若是将她们留在这里,难免瓜田李下。闵岳还没想好对策,只见童瞳站起身来笑道:“大嫂,三妹,四妹快进来吧。”

    营帐的帘子掀开,走进来三个士兵打扮的人,三人一摘下帽子,一头如水的长发飘洒下来。正是柳雪儿,项云娇和李华梅。“闵二哥,近来可好呀。”闵岳方才听到童瞳的称呼就已经被惊得七窍流血了,现在听到他们打招呼,只能木讷的点点脑袋。童瞳大咧咧的拍了拍闵岳的肩膀笑道:“怎么了?还在疑惑?你不知道么?大哥的师父已经将柳姐姐许配给大哥了,那柳姐姐现在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嫂了。所以呢,大嫂,三妹,四妹都念想自己的夫君,想要过来看看。”

    柳雪儿俏脸一红,轻轻地敲了一下童瞳:“童妹啊,你这么叫我,岂不是承认你就是二嫂了?”

    “呀!”童瞳尖叫一声,两颊通红:“大嫂呀!你又胡说,谁要嫁这个混蛋呀。”童瞳眼睛一扫,瞄到了正在窃笑的闵岳,顿时怒气冲冲的将闵岳拖了过来:“你笑什么?!”

    “我笑了吗?我笑了吗?”闵岳想到的那一把银针,立刻满脸无辜的辩解道。

    “你居然不笑!柳姐姐说要我嫁给你!你居然不笑?”童瞳双手叉腰。

    “好,我笑行了吧。”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笑我?还是得意的笑?”

    “那我哭笑不得,总行了吧。”闵岳现在才真的知道什么叫哭笑不得。

    “万一你是哭我要嫁给你,笑的是我不知廉耻呢?”童瞳不依不饶的折磨着闵岳。

    闵岳大吼一声,一把拉过童瞳,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就把尖叫着的童瞳拥在怀里:“我要你,我要你做逍遥六义的二夫人,我要你与我执手相携,不离不弃。”

    挣扎着的童瞳突然软了下来,看似文弱,实则刚肠嫉恶的闵岳何时也会说这些让人面红耳热的绵绵情话了。童瞳心中羞赧,却又死要面子,半点不肯服软,只道:“也不知你从哪里学来的情话,却来对我说。”

    闵岳眉毛一挑:“这个可是我闵岳原创,掺不得半点假。”

    “那就是不知道你对谁家小姐使过了,觉得好使,便又拿来哄我。”

    闵岳这才想起,童瞳这小妞及其难缠,心生一计说道:“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也罢,也罢,此话不如留着明日与那花前,月下去说去。”

    “叮”一声脆响,童瞳手中寒光闪闪:“快说!谁是花前,谁是月下!”闵岳一见银针本就心惊胆寒,而此次的银针不比往日,上面闪着幽蓝的光芒,不知下的何种剧毒。若是沾上一点,只怕这小姑奶奶不让人好好的品尝一下,是不会罢手的。

    闵岳两眼翻着正要出主意,一边的柳雪儿也不想童瞳再闹下去了,闵岳现在可是三军主帅。就算童瞳无心,万一有个闪失,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小事。于是柳雪儿笑吟吟的站出来说道:“好啦,童妹,闵二哥的心思你还不明白?我不知到底是怎么个回事,这逍遥六义逍遥一生,何时服过任何人?偏偏遇上你们这几个小妮子,一个个都折戟沉沙了。”

    童瞳她们正要辩解,柳姐姐你还说别人,你看那华老大岂不是也被你收服了?不过一看柳雪儿的摸样,似乎有事要问,也不便打搅,便与项云娇李华梅二人打打闹闹的坐到了一边。

    “柳姐姐是想问老大?”闵岳整了整衣服,笑道。

    柳雪儿俏皮的眨眨眼:“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美人一去,英雄又像个英雄了,我还是喜欢和睿智的闵二哥说话,省得多费唇舌。”

    “大哥和老三老四可能暂时回不来。”闵岳瞥了瞥项云娇和李华梅,低声说道。

    柳雪儿眉头微皱:“攻打长门只留下闵二哥你一人,与李朝互相牵制也不过留下包老五一人,而竟然要华戟,方勉,包资三人同去,这是何等的难事?”

    闵岳低头不语,突然站起身来说道:“你们放心吧,他们三个同去,必然没有任何事的,这事说起来危险,但是也未必危险,无需动刀枪。”

    “莫非是游说出云岛?”李华梅疑惑的一问。她虽然在杭州,但是好歹也是带过兵,打过仗的女人。受到夫君他们的耳濡目染,早已不再是当年只知道一味防守的李华梅了。她也早已经看出了兄弟几个的意图,远交近攻。其实这也是方勉他们要攻取日本有很多种方法,至于为什么用这种,也是介于他们所在的那个时代。日本、印度等国用这种方法是最典型的。所以方勉他们才让他们常常他们的子孙所用的典型,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报复吧。之所以“远交”是因为远方的力量是潜在的战略同盟或战略宿敌。通过“远交”扩大自己的战略机动性,压缩敌国的战略机动空间,赢得战争的战略主动地位。之所以“近攻”,是因为敌国就在眼前。在那种以邻为壑、以邻为敌的历史条件下,相邻国家之间通常都是敌对国家,他们为了领土和资源而相互攻伐。历史上国土连接而互不为敌的国家关系是几乎找不到的。

    而方勉他们虽然不能把战果上升到国家的境界,但是却可以介于倭寇国内战国时代爆发前兆的混乱,来完成自己的计划。去扶持一个并不很强的势力,去不断的吞噬其他的势力。为什么不选强的?那样方勉他们会更容易取胜,但是那样取胜了,只怕这颗最大的棋子,就连方勉他们都搬不动了吧。所以方勉他们才想到了出云城那个没落的家族,也许成功就在此举。这才是方勉他们出动三个人前去最大的理由。(现在差不多恢复更新了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