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寻真之门 第四卷 人间仙途 结局,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结局吧,总会到来的,写完了下面的文字,我的小说也就算画上了句号吧。

    纵然有千言万语,但是还是长话短说吧。

    当苍术道长一剑刺去,才蓦然发觉,在他剑下有个人影蓦然倒下,那却是一个酷肖真人的头颅,但却并不见半点血迹洒下。就在众人凑过去愕然发觉,那只不过是一个傀儡。一个丁云骥的替身——木人。

    此时,丁云骥和墨玉两人早已经在那碧灵峰中,两人抚掌而笑。

    那个玄清掌教,自然是暴跳如雷,而白泽此时回首望去,娇容失色,她做梦也想不出来,丁云骥是在什么时候,偷偷金蝉脱壳,而掌教似乎想起来什么,面色一变,身形一闪,向碧灵峰而来

    一道白色的屏障挡住了他的视线,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道黑影。“你是何人?”他沉声道。

    “怎么?你居然听不出我的声音么?”一个声音幽幽地说道,面前的黑影,将自己罩在头上的斗篷轻轻拉下,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眼若春水,但目光中已然出现了一些沧桑的蓝衣女子。

    玄清真人犹如遇见了鬼魅一般,颤抖着手指着她道:“你,你是”

    “不错。我就是来找他的!这一次,你还有什么话说。”她手中云袖一展,在她脚下出现了一道蓝色的云雾。缭绕于她身侧。面上不怒自威,衣袂生风,看上去在风中却并不纤弱。

    “他他不在这里!他”玄清真人张了张嘴,在远处的碧灵峰上清晰出现了一排身影,个个都是他所熟悉的人。为首的赫然是丁云骥,旁边站着跟他身量差不多的墨玉,还有白衣胜雪的倾绯,笑靥如花的苏叶。而在他们身后依稀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那是已经被山中的云雾或者是护体的真力所挡住的身影。

    玄清真人费力地向前看去,但是云雾中的人影却似乎飘摇不定,“你你你们”他已经看清了众人的面目,“你们”

    苏叶目光一寒,指着玄清真人道:“你可是问我们么?难道你以为你的诡计会瞒天过海么?”

    丁云骥低头瞥向身边人,目光中带着坚毅,道:“今天,你觉得你会有胜算么?”

    玄清真人却充耳不闻,指着那云雾中的身影,厉声道:“快说,你是谁?”

    蓦然似乎来了一道山风,将那笼罩在众人身后的云雾轻轻拉走。现出了一个身材飘逸,面上容貌有些憔悴,但丝毫不影响他风神如玉的荆芥。

    “若纤,是你么?”荆芥好像并没有听清玄清真人的问话,颤声问向他身前的绝美女子。那黑色的身影,蓦然回首

    “你不是”丁云骥蓦然想起这不正是在山脚下看到的身影么,难道

    眼前人影一闪,玄清真人手中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玉瓶,自那粉色的瓶中仿佛颇有灵气一样,钻出一道蜿蜒的肉红色的气体,饶是众人早有准备,但是那红色的肉线好似有生命一般,自若纤鼻管进入,一时间,若纤身子一晃,浑身瘫软,就要倒下。

    玄清真人伸手轻挥,那肉线好似可见,早已经将若纤控制在侧。

    众人眼中冒火,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玄清真人会使出这样的鬼蜮伎俩。

    “师师父!”荆芥哑声叫道。身子一个踉跄,随之面容一变,失色道:“师父。那个不是本门的禁忌,‘迷神引’么?您怎么”

    “闭嘴,小子!”玄清真人面色更是变得有如鬼魅,本来苍老的面容蓦然出现了一丝丝延展,此时他的皮肤忽然向四周延展,面容在眨眼中已经变得如许年轻,眨眼间,似乎年轻了数十年,看上去有如二十年许。那神情之间说不尽的厌恶。

    荆芥却好像见了鬼一般,“你你不是那个师父在一百年前才收过的入门的小师弟么?”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师父,那个小师弟么?不,不会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禁事。脑中不断出现一串文字,“迷神引兮,目眩神迷,情难自禁,有违天和”

    丁云骥望向此时面容姣好的玄清真人,跟墨玉对视一眼,对于玄清真人此时的形象,似乎有些熟悉。

    “是他!”两人不禁齐声说出来。就在这时,苏叶也轻轻对着倾绯说道:“姐姐,我看这人身上的气息怎么有些熟悉?”

    “记不记得,在金步摇举办的惜缘姑娘献艺的时候,平台倒了,惜缘落水时出现的那个人?”丁云骥面上露出了戏谑的神情。

    “师父”荆芥忍不住出声道,“师父,你难道已经练成了‘迷神引’么?”

    “那是什么?”丁云骥忍不住问道,衣袖却被墨玉拉住,轻轻向他摇头,似乎知道这是难言之隐。

    此时,荆芥面上也似乎出现了一些难以启齿的面色,有些潮红,有些不忍目睹。

    “好徒儿,你有什么不好说的!看来你还是舍不得为师,心中对为师,不对,是小弟还有一些依恋。既然如此,”玄清真人此时身影飘摇,身上的道袍向后一甩,目光森然地望向身后的众位徒弟,目光一冷,自人群中蓦然升起一道粉红色的云雾,向众人罩去,待红雾被山风吹散之后,在他身后只剩下一个红衣美妇,剩下的人已经倒下,面上带着安详的神情。那美妇低声道:“尊主,奴家已经将他们全部催眠了,相信在没有人听过您刚才和下面要说的话了。您可以好好跟故人叙旧了。”那确是白霜真人,面上对于这种事情好像是平常得紧。

    “白霜真人,想不到你居然是帮凶。”丁云骥忍不住喊道。

    白霜真人面上却带着对于眼前人的无限柔情,对于丁云骥的声音却充耳不闻,只是痴痴地望着玄清真人。

    玄清真人对于白霜的神情,却是并不放在眼中,但是当他的眼神落在荆芥身上的时候,却充满柔情,露出了一些娇羞的神情,道:“荆芥师兄,难道你忘了小弟么?”

    众人听在耳中一阵恶寒,丁云骥忍不住道:“你这你能不能不做那伪娘的样子,实在是恶心人。”

    荆芥却道:“师父,这不是真的。你怎么会变成那个小师弟?你你不是的!”

    “哼!怎么了?当时我练迷神引已经到了第五层,偏巧那小子不识好歹,居然违了我的心意,居然让他为我牺牲功力都不肯,我就只好将他的功力为我所用,但是他并不情愿,结果连同他的相貌,在这第五层的时候,也改变了。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忽然有一种冲动,想穿穿他的衣服,结果,他那日或许是穿错了道袍,好死不死居然将你的衣服穿上了。对于那道袍上的味道我是如此喜欢,所以从那以后,我就”虽然他不说,但是他望向荆芥的眼神却充满了柔情。

    荆芥此时好像想起当时因为小师弟的道袍要洗,所以因为师父急招,忙乱之间,那个小师弟就将自己的道袍穿走。谁知道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玄清真人却将眼睛望向身边的若纤,恨恨地道:“谁知道这个丫头,居然想破坏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居然到这里来找你。而你的师祖也要传位给你。而作为你师父的我,居然越过去了。难道你真的有这么好么?不行,我要将你留在我身边,谁都不许将你夺走。谁都不行,就是师父也不行。”说到后来,他的目光森然,手中骨节咯咯作响,似乎仍然沉浸在当时的情境当中。

    “难道师祖不是坐化了么?”荆芥惊呼。

    “坐化?就算是吧!不过,他的功力倒是丝毫没有损失。”玄清真人说着,用右手轻轻摸了摸自己莹白色的手掌,仿佛极其满意。

    “你简直不是人!”苏叶望向他之时,眸光中闪动着愤怒的火焰。

    玄清眼睛望向苏叶,目光中一道贪婪的光芒闪过,令人不易察觉。“小姑娘,你们葛仙山的至宝——湘御髓,究竟哪里去了?”

    苏叶茫然,道:“那是什么?”面上似乎出现了爹爹的身影,“宝贝女儿,你可知道咱们山上爹爹最宝贝的是什么?”

    “当然是我啦!难道还有什么比您的女儿还宝贝么?”

    “哈哈!不错,不错!”

    就再此时,玄清长啸,声音震耳欲聋,尖利而敏锐,仿佛犹如一股巨大的重锤敲击着众人的大脑。

    人们脑中出现幻觉,丁云骥眼睛望着不远处,蓦然发现方才那漫天的红雾已然升起,那是白霜峰的云雾,莫非这里面有些端倪不成?

    在混沌之间,他眼睛望着周围众人,都已经如风中残烛,飘摇不定,此时耳边传来了玄清真人的厉笑声,最后一句听到的话,居然是:“想不到这至宝就在这小姑娘身上,哈哈!我终于找到了!”

    “恭喜尊主!”那是白霜真人的声音。

    昏沉中,他终于睁开眼睛,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楼阁,一个麻衣如雪的僧人站在他身边,跟他面容酷肖。

    “你是谁?”他忍不住问道。

    “我就是你呀!”对面的僧人微笑地望着他。

    “我这是在哪里?”

    “在你的来处!”

    丁云骥简直就要抓狂了,这人到底是谁呀?自己怎么跟这种人打着哑谜呢?看来,自己真的是要疯了。蓦然想到了方才的事情,不禁翻身起来,头脑中还是有些晕眩的,指着僧人道:“我不管你说什么佛语,还是哑谜?但是我要回去,我要找我的同伴,我不在他们会死的。”

    “这世间的事情,若是不亲自经历,那么就不会烦恼,你还是稍安勿躁吧!”那僧人还是一脸的淡然。

    “你…….”丁云骥不禁语塞,但是转眼他就蹦起来,指着那僧人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是我是人,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同他们生死与共!”

    僧人一笑,伸出莹白的手指在他面前轻点。

    蓦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墙,好像扩大了的LED,那上面尽是形形**的人等,贩夫走卒,高官贵人,但是面目都是他自己。

    “这是……”

    “我是佛祖的首座弟子摩柯迦叶,在众弟子中,只有我一人独传了佛祖的衣钵。但是我要里边人间疾苦,这是我经历的种种……”他面上尽是淡然。

    “可是你方才说我……”丁云骥忍不住说道。

    “不错,你是我经历的最后一世,完成了你方才的历练,也就完成了我对于人世间的历练。”

    “可是,你的这个历练的结果就是让那个伪娘继续猖狂么?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历练的,难道你高高在上的心里面有的只是对于良善的扼杀,对于邪恶的放纵么?或许你已经成神了,但是我就是我,我不是你,我也不是你化身的千千万万中的一个,所以不要将你的意见强加在我身上。我就是那个傻傻的,有着众多缺点的那个人。”

    “不错,你是我的最后一世,身上的缺点,乃是我将我经历这么多人世中的缺点集合到你一人身上所产生的化身,我就是想看看我这满是缺点的化身到底会怎么在人间生活。”

    想不到这摩柯迦叶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丁云骥忍不住有些愠怒,自己难道是佛祖缺点的集合体么?

    “至于他……”不知什么时候,面前的光墙已经出现了他们结伴的身影,那是他和墨玉还有倾绯和苏叶四人同行的场景,他们是那么快乐,尽管还是有吵嘴,但是此时看上去是那么温馨。

    摩柯迦叶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怀中,那里原来是一块玉牒的位置。“你的朋友墨玉乃是我的玉牒‘度云牒’所化,而倾绯则是当日佛祖手中拈花微笑的金莲花。被我封印在度云牒中,谁知这他们两人日久生情,居然会……”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丁云骥忍不住摇头,看来自己的来头居然这么强健。可是……

    摩柯迦叶此时抬眼望着他,“你是我的最后一世,看来要回来了。”

    “不,我要去救他们!”丁云骥手指忍不住轻轻抚着光墙上面苏叶的面上,那个情节已经定格。那是他笑着给苏叶买糖人的场景。

    “那个女孩子身体里面存在的‘湘御髓’,只要那个人将她的元气吸收入体,那么他的魔功自然也就散了,因为那个女孩子身体之中,本来就蕴藏着各种药性,其中刚好有几种药性就是克制他的。”

    “那么……”丁云骥用脚趾头也会想到苏叶的结局。“我不要!”

    “还有一种,就是……”此时光墙一变,出现在丁云骥面前的是墨玉被那黑蜘蛛的蛛丝遍身缠住,危在旦夕的情景。

    “墨玉乃是度云牒所化,他体内的佛性日久,自然可以将这些都消弭于无形。”

    这是一个二选一的谜题,朋友和爱人,到底选哪一样?

    蓦然,丁云骥死死盯着对方,口中一字一顿道:“我谁都不选!在我的字典里面,没有放弃的这句话。我的朋友和女朋友我都不会放弃。你是佛祖,你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有些事情你根本就是在跟我开玩笑,根本就是在试探我。这些对于你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但是,如果你要是不肯救人,说不得,你的功德就不算圆满。那么,哼哼,我只是你的一个复制品,那么到时候,万一什么时候,你的主体有所懈怠,那么我这个化身,在你身体里面做出什么事情,可就说不准了。”

    摩柯迦叶眼睛望着眼前朝着自己带着笑意的丁云骥,心中暗自叹气,这种试炼在自己多次的化身中百试不爽,自己都因此得益受惠,但是若是自己纯净无尘的心中多了这么一个杂质,不知会怎么样?摇了摇头,他用手指在丁云骥的眉心轻轻一点,对方立时陷入了沉睡。思考了很久,他扬袖轻挥,原地已经失去了丁云骥的身影。

    “醒醒,云骥,你醒醒!”

    “醒醒,云骥,你醒醒!”

    “醒醒,云骥,你醒醒!”

    耳边好像有千万的人在呼唤着他,其中有个柔媚的声音,朝着他的耳朵吹气,鼻端闻到了一种甜甜的馨香,那是苏叶。

    睁开眼睛,满眼全是熟悉的面孔。

    “怎么?”他愕然道。“你们没事么?”

    “呵呵,老大!你好了!”面前凑过来一张胖胖的脸庞——那是山栀的肥脸。

    有些感动,但是面上还是带着有些厌烦地推开了山栀,“快离我远一点,你的唾沫都快给我洗脸了!”

    “云骥哥哥,你方才真了不起!”那是红豆的声音。

    “哦?”丁云骥不禁眯起眼睛,显得有些高深莫测,此时还是静观其变吧。

    在众人的七嘴八舌中,他终于知道,在众人的迷蒙之中,猛然吹来一阵醒脑的山峰,将面前的红雾尽数吹散。

    众人的心神一清,眼中出现了清明之色。

    蓦然,在丁云骥口中发出了清越的啸声,他手中抽出了一把寸长的匕首,人如魅影一般,向玄清真人飘去,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之时,手中寸芒的匕首蓦然变长,在玄清脖颈上面一抹,那双带着不解和迷惑的头颅已经自他腔子上滚落下来,而丁云骥也似乎脱力一般,人猝然倒地。

    就在此时,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也罢,缘来缘去。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众人的眼前一道银光闪过,出现了遁天戒中的红豆,而那银光将地上瘫软的白泽罩住,现出了她的元神,直直地向空中飞去。“叮”的一声,消失在天际不见。

    丁云骥心中暗笑,定然是那自己的本体假借自己的手,铲除了这个孽障。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糟糕,我的钱!我的钱!”

    转身,望向苏叶,“老婆,现在我是穷光蛋了!你还肯不肯嫁我?”

    “呸!谁喜欢?!”

    “哈哈!”

    (全文完www。Freexs。CN)终于完本了!

    这不算是结局,但是在我看来,这或许就是我这本书的结局。曾经很想跟众位战友一起并肩作战在QB5200这一块土地上,但是很抱歉的说,我做不到了。

    我是一个很喜欢书籍的人,看多了,也就想写一本这样的书,娱人娱己。对于这本书的设计,我本来预计三百万字,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坚持与否的事情,我曾经想过无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太监的,就像那些大神们一样,坚持到最后,或许成神,或许成虫。但是这一切的原因,都抵不过儿子站在我旁边,埋怨我不能够陪他玩了,因此这些誓言就都瓦解了。或许有一天,我还会拿起笔,但是我不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多少,但是我会为我这么长时间的尝试而骄傲,至少我曾经在网络上面发表过自己的东西。我心足矣。我居然还能够写出那么长部头的小说,真的很欣慰。很谢谢www。qb5200。Com我的责编,很谢谢www。qb5200。Com这里的每一位编辑。虽然由于长时间的不联系,他们的身影已经淡出我的视线,我想我也会淡出众人的视线中。

    曾经,我还想着去北京总部,去鲁园培训,但是这一切都化作了云烟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