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超级弼马温 终章(大结局下)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张扬一家人已经团聚,其乐融融。新的世界规则与诸神也准备待续。但是张扬这几日却一直心绪不宁。

    而且,这几日他一直做着一个怪梦,梦中的他是一个叫做司徒墨渊的少年。

    他每日如梦,醒来时细心思考,才发现梦中的那个少年原来是下一个创世神的继承者。

    为了这无尽的梦,无尽的传说。张扬飞离了这个世界,前往另一个位面,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见证了另一位奇才的成长过程。

    ……

    天下豪杰,风云际会。无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为争那天下第一的虚名而无止境的厮杀。

    云墨今年二十岁,仅以弱冠之年便踏入了大陆强者之例。因其拥有着非凡的智慧与坚强的意志,为了成为一名强者自幼便独自离家而去,踏火山,游冰原,走遍大陆,不惧穷山恶水妖魔猛兽,硬是练得了一身好本领,更是自创出潮汐诀。

    “云墨哥哥,今年娶我好吗?”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云墨古怪一笑,轻轻推开她,看着她如玉的面容,微笑道:“雨儿,等我将潮汐诀练到第八层的时候再娶你。”

    她想了想,撇嘴叹道:“好吧,不过云墨哥哥你要说话算数!”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转眼二十年,云墨依旧守候在大海旁,修炼着潮汐诀。

    “云墨哥哥,我已经等你二十年了。如今雨儿再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了。我等到了,你也做到了。但是我们的约定不能不算数哦!”

    她白衣胜雪。伫立在云墨身后。双眼中薄雾晶莹。隐隐欲坠。

    二十年,云墨终于将潮汐诀练到了第八层,实力已是前无古人。眨眼间便可引起狂风,抬手间便可翻江倒海。

    他不是无情,而是淡漠了一切。

    “雨儿,你何必如此痴傻?以你的资质纵使不是天下第一,但也足以笑傲大陆。你又何必苦等我一人。我原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没想到你比我还要固执。”

    女子笑了。笑得有些凄惨:“我真的好傻,傻的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而你还是没有改变!”

    她走了,无声无息的走了,仿佛从未来过…

    而他却笑了,笑得无奈,笑得寒心。

    “雨儿,不要怪我。我要的是这天下,是大陆之内最强的实力!跟着我,你注定要受磨难!”他的心怎一个“痛”字了得?

    离开了这片海域。他开始树敌于天下。成为了正道与邪道以及大陆中所有高手的仇敌。云墨二字宛如利刃深刻在诸多高手的心里,令人闻其丧胆。见之失魂!

    他是杀神,他是恶魔。他是把屠刀斩尽天下!

    他终于走到了天地尽头,再无敌手。回头看,早已没有回头路。赢得了天下第一的美名,却丢掉了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灵魂。

    他是魔亦是神,起初他只不过要报自己的门派被灭之仇,怎料却成为了如今神魔为之丧胆的杀神!

    这一路,只有鲜血陪伴着他。他的心里只有仇恨与抱负,却丢弃了那微小的爱。

    没有了爱,只剩孤独,只有寂寞!

    风在呼啸,海在翻腾。身在风与海之间,体会着那种被撕裂灵魂的感觉,静立不动。

    他闭上双眼,感悟着大海与狂风的愤怒。这一闭,便是百年!却不知,在他身后一直有个身影在跟着他,或许他并不寂寞。寂寞的只是人心,只有无奈。

    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匆匆不过百年,但对于一名绝世高手来说百年时间并不长久,反而很短。此时,天地间正有一双深红的眼眸缓缓睁开,空洞的眼神却隐藏着一股肃杀!

    潮汐诀第九层终于突破!

    “你终于醒了。”一句似问候,似幽怨的话语自云墨身后响起。

    云墨惊讶,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害怕,这声音虽然温柔似水,却给他一种窒息的感觉。

    回头望去,却令他瞠目结舌。

    还是当年的天真少女吗?还是曾经的美丽女子吗?

    银白长发,苍白的面孔,再也不是曾经的她。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不漂亮了吗?”白发女子嬉笑问他,而这样的话却深深地刺痛了云墨的心。

    “你不是要天下第一嘛,今天我就要讨教一下。”

    “第一式,如若相逢,一生仿若一刹!”

    白发女子轻喝一声,却令云墨口吐鲜血,脸色凄惨。但女子却并没有动。

    “第二式,几番天涯,清歌信手漫撒。”

    云墨苍白以对,双指忍不住颤动起来。但他终于忍不住悲吼:“苍颜白发、卷土成沙、红尘脚下、三千缘法、双泯双华、难与她共春暇、一场颠倒梦一生锁枷、如幻如化、执念长劫无解、生死河难渡十方虚空、无际无涯。”

    云墨疯狂的向白发女子追去,走到她的面前,却怎么也触不到她。

    那个叫做雨儿的女孩儿,十年前便自毁修行含泪而去。如今,在他眼前出现的场景只不过是自己心中所想而呈现的幻象而已。

    渐渐的,昏了天,暗了地。云墨又一次闭上双眼,却再也没有睁开过。他自海边而生,又在海边而化。

    “无尽悲凉,化为墨法。想我年少时傲气凌云,自创墨门,虽墨门被天下强者所灭,但我不惧天下豪强,不惧诸神群魔,修得这天下第一杀神之名,却也丢失了太多太多……”

    云墨临死之时将潮汐诀练至大成境界,它代表着绝望,凄凉。

    ……

    墨门破灭。云墨陨落。万千年后。再无墨门传说。

    厚雪如絮。千山暮雪。

    一只长着蓝红二色羽毛的单足怪鸟在北邱的上空盘旋着,给这白茫茫的天地增添了一道别样风景。

    大雪茫茫,整个北邱都不见人影。随着单足怪鸟的到来,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也慢慢地出现在风雪之中。

    这少年看起来很是怪异,他背着一架比自己都高出一头的古琴,腰上系挂着一支笔,左手拿一棋盘,右手执着白纸。却也不嫌累。

    他抬起头对着空中的怪鸟吹了一声口哨,而那怪鸟也回了他一声尖锐的鸣叫,二者便同时向着前方行去。

    北邱是北邱国最大的都城,是这座古老的国度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平日里整个北邱的大街都是人流涌动,因为近几日一直下雪,所以此时的街道上便鲜有人出现。

    怪鸟伴随着少年来到这广阔而又无人的大街上,少年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怪鸟在空中翱翔一圈,便慢慢地落在少年的肩膀上。

    少年回头看着怪鸟,叹了一口气。说道:“小方,你我不远千里来到这最繁华的北邱古城。北邱这么大,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四位师傅呢?”

    怪鸟眨了眨灵动的眼睛,突然啄了一下少年的脑袋,随即便扑腾着翅膀向着天上飞去,并发出响亮的叫声,似乎在挑逗着少年。

    少年轻哼了一声,向着空中的怪鸟喊道:“不用你总是捉弄我,等我这次通过考核找到四位师傅后他们就传授我仙术了。到时候我也会飞了,看你还敢不敢戏弄我!”

    就在少年大喊大叫之时,他的腹中突然传出辘辘之声。

    少年捂了捂肚子,露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唉声叹气的说道:“哎,好饿啊。都好几天没吃上一顿饱饭了。”

    “喂,大哥哥,外面的雪好大到我家来避避吧!”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自少年的身后响起,少年转身望去,发现是一个扎着两个冲天揪的小女孩儿正向着自己招手。

    少年心里直呼谢天谢地,自己终于有落脚的地方了。

    小女孩儿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狐皮小棉袄,小脸冻得通红,撅了撅嘴,看着发呆的少年,仰着小脸睁着水汪汪的大眼说道:“大哥哥,你到底跟不跟香儿回家,外面好冷哟!”

    小女孩儿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拉扯着少年的衣袖,少年才缓过神来,略带歉意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讪笑道:“好啊,多谢小妹妹的好意了。”

    小女孩儿将双手缩到衣袖中,欢快的跑在前面。少年也乐呵呵的跟着她去了。

    小女孩儿姓叶,小名叫做香儿,今年才五岁。因为她的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家里面只有母亲一人照顾着她。

    香儿的母亲是一个慈祥的妇人,她看到少年那一副饥寒交迫的模样便亲自替他做了一桌饭菜。

    少年将身上的琴棋书画放到屋子中,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一桌饭菜。

    他饿极了,见到饭菜就像猛兽见到猎物一样狼吞虎咽的将饭菜全都消灭掉了。

    少年吃饱饭后还打了几个饱嗝,他不好意思的看着坐在一旁观看自己吃饭的母女,挠着头说道:“嘿嘿,让你们见笑了。我实在是太饿了。”

    香儿坐在母亲的怀中娇笑着说道:“嘻嘻,大哥哥吃饭的样子比香儿还没规矩,好丢人哦。”

    香儿娘轻轻的打了一下香儿的屁股,绷着脸说道:“你好没礼貌,快给哥哥道歉。”

    “唔~~”

    香儿捂着眼睛呜呜大叫,但却没掉下一滴眼泪。

    香儿娘也是一脸无奈,尴尬的对少年说道:“让小兄弟见笑了,香儿一直这么古怪刁蛮。”

    少年摇头道:“香儿说的对,是我没有规矩。我也给您添麻烦了。”

    香儿娘轻笑一声,说道:“小兄弟别见外,看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也挺可怜的。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就和我说,我能帮就帮了。”

    香儿娘的这一番话说得让少年的内心无比温暖,他站起身对着香儿娘施礼,并恭敬的说道:“我叫司徒墨渊。将来一定会报答阿姨今日的赠饭之情。”

    香儿娘默念了一声少年的名字。并夸赞道:“司徒墨渊。很好听的名字呢。一听就是贵人家的子嗣。”

    “哎,不瞒您说。我其实是一名孤儿,从小被四位师父养大。并不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司徒墨渊轻叹了一声,眼神里有些失落。

    这时香儿突然从母亲的怀中跳了下来,指着窗外说道:“外面的雪停了,母亲我想要出去堆雪人!”

    香儿娘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你这不安分的性格哪像个女孩子,比男孩子都淘气。”

    司徒墨渊笑了笑。走过去牵起香儿的说,说道:“香儿想出去玩,大哥哥陪你去好了。”

    “好啊好啊!”

    看着女儿跟着司徒墨渊欢快的跑出屋子,香儿娘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却突然间脸色变得煞白,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被司徒墨渊遗留在屋子内的琴棋书画竟然都发出了神秘的光芒。

    见到如此异景,香儿娘脸色剧变,惊呼道:“竟然是上古四宝!”

    “凤栖梧桐,伏羲造琴;尧帝造棋。教子丹朱;苍颉造字,夜有鬼哭;夥首绘画。展现万物。”

    “想不到竟让我遇到了这传说中的上古四宝!”

    香儿娘看着眼前的琴棋书画而自言自语着,她皱着眉头,心里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是拼死反击,还是继续躲避?”

    “哎,终究是天意,但我心有不甘,这一次我不再躲避,我要逆天而为!”

    香儿娘突然大喝一声,身体竟然变成一把长剑!

    长剑展现锋芒,向着琴棋书画刺了过去。

    这四宝之中,琴为古琴,棋盘为棋,笔为书法,白纸为画。

    就在长剑刺向四宝之际,其中的笔突然凌空飘起,并与剑刃撞击。二者不相上下,但四宝似有灵识,其他三宝见笔难敌长剑便同时展现神通。

    古琴奏曲,空无棋子的棋盘上玄妙的浮现出棋子,无字的白纸上也浮现出一副炉火练剑的图案。

    在这一刻,长剑突然发出一声脆响,终是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司徒墨渊正在外面陪着香儿玩耍,忽然听到房间里的动静,便带着香儿迅速回到房间。

    当他们回到房间的时候,琴棋书画四宝已经归于原位,香儿娘却不见了身影,但是地上竟多出了一把长剑。

    司徒墨渊拿起这把长剑,仔细的观摩起来。他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司徒墨渊大为吃惊,但当他看到剑柄上的四个小字之后,更是令他惊讶的张大了嘴。

    剑柄之上,刻名于此,是为七星龙渊!

    司徒墨渊曾经听过四位师傅给他讲述的关于上古十大神剑的故事,而这七星龙渊便是上古十大神剑之一。

    香儿找不到母亲急的在地上打转,都快哭了。

    就在司徒墨渊安慰她时,屋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房门被推开,露出四个人影。

    “师傅!”

    司徒墨渊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人,这四个人正是他的四位师傅。

    大师傅名为抚琴,看样貌像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是四个师傅中最严厉的一位,实力也是四人中最厉害的。

    二师傅名为观棋,看起来三十左右岁的样子,此人沉默少语,性格内敛,却也是四人中最具智慧的一位。

    三师傅名为陶书,看起来是一位二十五六的青年男子,他平时最爱说话,是四人中最活泼好动的。

    四师傅是一位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名为知画。她是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性格也是最温柔的。

    司徒墨渊好奇的看着四位师傅,疑惑道:“四位师傅不是让我独自寻找你们吗,为何此时突然主动现身了?”

    知画走到司徒墨渊的面前,看着他手中的剑,问道:“这把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四宝可曾有过异动?”

    司徒墨渊看着身后的四宝,说道:“刚刚徒儿听到房间里传出琴声。便带着香儿回到房间。却发现琴棋书画四宝安然无恙。但是香儿的母亲突然消失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把古剑。”

    一开始四位师傅没有注意这把剑,当四人围过来观察这把剑的时候,无不发出惊呼。他们也认出了这把剑就是古剑七星龙渊。

    香儿躲在司徒墨渊的身后探出小脑袋,怯怯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个陌生人。

    观棋看着香儿,沉声道:“此女身上的灵气虽然隐藏极深,但仍被我察觉。看来,这女娃的母亲便是七星龙渊的剑灵了。”

    司徒墨渊疑惑道:“何谓剑灵?”

    不待观棋解释,三师傅陶书便抢先开口说了起来:“所谓剑灵。便是指剑的守护灵。当然一般的剑是没有剑灵的,只有像七星龙渊这样的上古神剑才配拥有剑灵。”

    香儿天资聪慧,听到了陶书的解释她便小心翼翼的从司徒墨渊的身后绕到身前,并翘起脚伸出手抚摸着七星龙渊剑。

    她摸着摸着便哽咽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变作了这把摸起来冷冰冰的宝剑了。

    四位师傅看着香儿伤心至极的模样皆是感叹不已,最终四人将司徒墨渊与香儿一起带走了。

    就在几人走后,屋子内突然传出一道神秘的声音:

    “千古剑灵今朝现,少年相逢结奇缘;

    琴棋书画在人间,不入魔道不做仙。”

    声音戛然而止,似乎别有隐情……

    “灵魄化剑。沉睡千年。剑灵归寂,是谓天道也。”

    北邱。墨灵府。

    香儿坐在司徒墨渊的身旁,聆听着四位师傅讲述着关于剑灵的事情。

    司徒墨渊细心地聆听着四位师傅的讲述,听到这里心有疑惑,便问道:“请问抚琴师傅,既然所说剑灵归寂是为天道,那么剑灵又为何化灵显形?既然天道不允许剑灵存于人世,而剑灵又是如何修炼显形?”

    抚琴欣慰的看着司徒墨渊,解释道:“剑灵乃是逆天者,是天道不允许存在的一种灵。铸剑师为了所铸之剑更有威力和灵性,便在天地人三界寻找强大灵魄。铸剑师们会竭尽全力捕获这些强大灵魄,而后将灵魄封印于剑之内,最后加之锤炼而炼成剑灵。”

    司徒墨渊略有所思,沉默片刻后说道:“师傅说天地间有三界六道,各有秩序。六道轮回之说更是世间法则。然而魂魄之体本该进入轮回之中,却被铸剑师强行擒获炼成剑灵。如此看来剑灵本身就是无辜的,天道要惩罚理应惩罚铸剑师,为何反而惩罚剑灵而让剑灵永世归于沉寂呢?”

    被司徒墨渊这么一问,在座的四位师傅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抚琴说道:“天地法则乃无尽玄机所成,个中机缘自有其道。铸剑师虽然有一身铸剑本领,但始终逃不脱百年寿命之终。他们也遵循了轮回之道。轮回之中,自有善恶因果。”

    “我明白了,铸剑师即便行恶,但也在因果轮回之中。但是剑灵却违背了天地法则而亘久存于世间,所以天道要惩罚它。”司徒墨渊侃侃而说,却又有些疑惑,便说道:“只是我不解,天道究竟是什么,又是谁在主宰天道,主宰天道的可是至高无上的神?”

    抚琴笑了笑,对着身旁的观棋说道:“你是墨灵府的智囊,渊儿这个问题就由你来回答吧。”

    观棋起身应是,随即对司徒墨渊说:“神虽有无上法力与长久的寿命,但也无法主宰天道。天道是无数的因果而形成,天道是天地间最至高无上而又无穷无尽的无形力量。”

    司徒墨渊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听起来好生玄妙,徒儿实在不懂,嘿嘿……”

    这时陶书却大笑了一声,走过来拍了拍司徒墨渊的肩膀,说道:“你已经很具智慧了,你师傅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连天道这个词汇都没听说过,哪像你小小年纪就敢问天道为何物。”

    被陶书如此夸赞,司徒墨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师徒几人正在交流学问,而坐在司徒墨渊身旁的香儿却是一直沉默不语。

    香儿的大名叫做叶凝香,自从知道母亲化为剑体而沉寂千年后。她便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

    知画是一个心性柔软性格善良的女子。她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眼睛红红的小香儿。忍不住发出叹息。

    “这孩子与渊儿有着莫大机缘,我们该如何处置她?”知画问道。

    抚琴说道:“墨灵府今日建成,这孩子也与我们有莫大的缘分。就将她收入门下吧。”

    知画闻言惊喜的说道:“不如就让师妹收她为徒吧。”

    “如此也好。”抚琴点了点头,说道。

    叶凝香就这样成为了墨灵府的弟子,也是司徒墨渊的第一个同门师妹。

    司徒墨渊今年十五岁,正好比叶凝香年长十岁。

    此时司徒墨渊牵着香儿的小手,柔声安慰道:“你不要伤心难过了,若想念你的母亲就看看龙渊剑。要是想再见你的母亲。就努力的和知画师傅修炼。到时候学有所成,千年后就可以再次见到你的母亲了。”

    叶凝香抬起头看着司徒墨渊,眨了眨眼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但始终都没有说话。

    也许,小小年纪的香儿此时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悲伤填满了心头吧!——

    墨灵府建在北邱一处偏僻的地带,而且不像其他门派那样刚建派就广收门徒。

    整个墨灵府也只有‘琴’‘棋’‘书’‘画’四个师傅与司徒墨渊和叶凝香两个徒弟,外加一个整天不见踪影的怪鸟小方。

    本来司徒墨渊一直与四位师傅生活在千里之外的一处无名山谷之中。一个月前四位师傅突然要考验司徒墨渊,让他自己带着‘四宝’孤身前往千里之遥的北邱城。

    如今司徒墨渊已经找到了四位师傅,还住进了刚刚建成不久的墨灵府。

    他从小生活在山谷中,并没有看到过世间的诸多繁华景象。

    连续数日的大雪终于转晴。整个北邱城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之景。

    今日,司徒墨渊奉师命前往北邱城以西五里外的虚铜山中采挖黄金。

    虚铜山虽然不算很大。但却资源丰富。山内蕴藏最多的资源就是黄金。

    根据住在虚铜山附近的村民所说,这座山上似乎能够长出黄金一般。因为连续十几代人在这里挖掘,但是黄金依旧只增不减。

    不过在这座山挖掘黄金却并非易事,这座山中不仅野兽众多,据说还有守山圣灵与一些成精的妖怪存在。

    也有一些贪财的人上山采挖黄金被妖魔抓走的传说,所以尽管知道这座山充满了财富,但依旧很少人来此。

    此时司徒墨渊背着一把大斧正一个人向着虚铜山上攀爬,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山林之中,爬山对他来说宛如家常便饭一般,不显一丝困难。

    “呼~”

    司徒墨渊爬到山顶,轻喘了一口气,便小心翼翼的向着前面走去。

    穿过一条小树林,便发现了诸多矿石,司徒墨渊方才找到了金矿。

    看着眼前各种各样的矿石,司徒墨渊不管三七二一直接举起斧子开凿起来。

    然而,当他第一斧子砸下去的时候,整个山都像晃动了一下一样令大地嗡嗡作响,并发出一阵宛如闷雷般的声音,吓得他不敢再轻举妄动。

    待惊人的声音消失后,司徒墨渊才缓缓的呼了一口气,自语道:“奇怪,难道这里真的有妖精?”

    他此时有些踌躇,进退两难,是临阵退缩还是继续完成师傅所交代的任务?

    就在他犹豫之时,忽然间感到全身无力,最终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似乎在做梦又像是现实所遇。

    缕缕温婉的琴声回绕在耳边,司徒墨渊站起来循着琴声走去,发现周围的环境都变了。

    这里不是高山,而是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在河边有两个看不清容貌的老人正在下棋,二者时而微笑详谈,时而因为走错了棋步而争执不休。

    司徒墨渊在两位下棋者身边走过。而这两位老人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司徒墨渊一直向着琴音的方向走去而没有回头。并没有发现身后的玄疑变化。

    走着走着。他又看到一位闲人雅士正拿着毛笔书写着什么。但司徒墨渊并不关心这些,依然循着琴声走去。

    走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琴声的源头,却看到一位白衣女子正在细心的绘画。

    这一刻,司徒墨渊也感受到了一丝诡异。于是他便向着这位女子走来。

    这女子依然在低头绘画,她似乎感受到了司徒墨渊的到来,突然沉声说道:“墨如深渊,可有尽头?”

    司徒墨渊闻言一怔。这句话令他非常震惊。因为在他小时候被四位师傅收养的那一天,抚琴便给他起了司徒墨渊这个名字,而且当时抚琴说的话和这位绘画女子所说的一模一样,半字不差。

    “你是谁?”司徒墨渊试探着向前走了一小步,并小心翼翼的问道。

    女子依然没有抬头,却呵呵笑道:“无尽墨渊,却无墨香。”

    说完了这句话,女子的身影便玄妙的消失了。

    司徒墨渊露出疑惑的目光,带着好奇心拿起刚刚女子所绘的画卷。当他看到画上之人时忍不住惊呼出声,这画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而令他惊呼的是,画中的自己竟然满身鲜血。且背后有一个神秘的影子。

    看到这幅画,司徒墨渊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一双神秘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样,令他寒毛倒竖。

    他颤抖着手臂将画卷扔掉,猛然转过身去,竟发现一双血红的瞳孔在看着自己,却是无声无息,死寂的空间令人窒息。

    “啊!!!”

    司徒墨渊大叫一声,猛然睁开双眼,此时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拿起身边的斧头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发现自己仍站在虚铜山的上面,暗呼一声原来刚刚是做了一场怪梦。

    司徒墨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举起斧头胡乱的砸起了矿石,然而这一次山上却没有发出那闷雷般的声音。

    采集了一些旷世之后,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虚铜山,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

    当山下附近的村民看到司徒墨渊从山上安然跑出来的时候,这些村民都露出惊恐而又疑惑的眼神。因为几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上山之后还能平安回来的。

    司徒墨渊一路小跑来到虚铜山附近的村子里,在山上做的梦吓得他不敢逗留片刻,虽然是梦,但却感觉似真实所遇,令他有种扑朔迷离的感觉。

    “墨如深渊,可有尽头?”

    “无尽墨渊,却无墨香。”

    司徒墨渊心中一直回想着这两句话,第一句话抚琴收留他的时候曾说过,也是因此给他起的名字,梦到这句话也不足为怪。但是第二句话司徒墨渊平时从未听人说起过,却又怎么会在梦中梦到这样奇怪的话语呢?

    仔细回想着梦中的景色,那奇怪的琴声、朦胧的小溪、看不清面容的下棋老者、提笔写字的闲人雅士、以及最后遇到的低头作画的女子。

    他越想越觉得其中充满了诡异,经过仔细一番回想之后,他心里突然发现一个巧合的地方:这梦中所遇的情景正是和琴棋书画有关,虽然看不清下棋人、闲人雅士与作画女子的容貌,但看他们的身姿体型却与自己的四位师傅极其相似!

    想到这里,司徒墨渊便更加惶恐不安起来。

    “墨渊哥哥!”

    就在司徒墨渊思考之时,气喘吁吁的香儿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并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此刻,叶凝香小小的身子上挂着琴棋书画四宝,怀中还抱着龙渊宝剑。

    她的小脸上沾满了泪渍,并露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见到司徒墨渊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扑了过来。

    看着跌跌撞撞跑来的小香儿,司徒墨渊走过去一把将其抱住,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就在司徒墨渊问话的同时,他也将香儿身上的四宝拿了下来。

    “师傅死了,四位师傅都死了!好惨好惨啊,香儿好怕……师傅让我出来找你。我终于找到了、我……”

    香儿正结结巴巴的说着。却忽然晕倒在司徒墨渊的怀里。

    “师傅死了?不会的!”

    司徒墨渊将四宝挂在自己的身上。拿着七星龙渊宝剑抱着昏迷的香儿一步步缓慢的向前走去。他要回到北邱,他要去见自己的师傅。

    正于此时,空中突然传出一声啼叫。原来是怪鸟小方从空中飞来,并叼着一纸书信而来。

    司徒墨渊打开书信,只见上面写着短短的一句话:不要回来,危险!带着香儿逃出北邱,不要与灰面人说话!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写的歪歪扭扭,看得出当时的紧张情景。即便字迹不整。但司徒墨渊依然看得出这正是三师傅陶书的字迹。

    突如其来的噩耗宛如晴天霹雳,重重的打击了此时悲伤无助的少年——

    在这座名叫墨村的小村子中只生活着十余户人家,因为这里靠近诡异的虚铜山,所以很少人到来。

    司徒墨渊在村里的好心人指引下暂时住进了一处空房子内。

    村里有许多空房子,这些空房子的主人最早的都是几十年前离开的,最古老的还有几百年前所留下的空房子。

    这些空房子的主人都是因为上了虚铜山之后而没有再回来。

    空房子已经被司徒墨渊打扫的干干净净,叶凝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司徒墨渊看着香儿红彤彤的小脸,知道她已经发烧了。

    但是村子里没有懂医术的人,出了村子就是北邱城了。师傅临死都告诫他不要回去,司徒墨渊现在很是为难。心里也是焦急万分,况且他的身上分文没有,就算找到了大夫也没钱看病买药。

    就在司徒墨渊焦急万分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龙渊宝剑竟然发出微光并嗡嗡作响。

    司徒墨渊拿起龙渊宝剑,竟隐约的听见宝剑内有人在说话。听着剑中的声音,正是叶凝香的母亲。

    “孩子,我教你一种疏导真气的心法。我会通过宝剑将自身真气注入到你的体内,你再将真气输到香儿的体内,这样她的病就会好了。”

    司徒墨渊拿着宝剑,惊奇的问道:“阿姨,您这么快就苏醒了吗?”

    “是你的四位师傅唤醒了我,我先教你疏导真气的心法,之前的事情我稍后再慢慢的和你说。”

    司徒墨渊点了点头,便细心的聆听起剑灵所传的心法。

    大约半个时辰,司徒墨渊便将心法记了下来,他虽然从未与四位师傅学习过仙术,但是记忆力很强,见到任何东西都会过目不忘。

    他默念着心法,引出龙渊剑内剑灵所发出的真气,随即便慢慢的转注到叶凝香的体内。

    香儿红扑扑的小脸逐渐恢复常色,呼吸也平稳起来,此刻正在熟睡,小姑娘一路从北邱城跑到这个村子也是累坏了。

    此时,司徒墨渊正在聆听着剑灵讲述着四位师父的遭遇。

    天下间有三类奇人,分别为术修者、武修者与文修者。

    其中武修者最为广泛,他们体质强悍,拥有各种武术,是人们常说的‘高手’;术修者最为罕见,这类奇人通常会修炼各种玄奇法术,或是修炼成如神如魔般的体质,或是借引天地间的力量为己用,这类人虽然不是真正的神仙,但也被人们称作‘神仙’;而文修者最特别,这类人虽然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但并不是普通的文人雅士。他们懂得广泛的知识与伦理,甚至通晓一些玄之又玄且鲜有人知的秘闻,但却很少有人关注他们。

    司徒墨渊的四位师傅就是文修者。

    文修者极其低调,一直少有敌人。但是司徒墨渊的四位师傅却惨遭神秘的灰面人灭口,并依旧在追杀着司徒墨渊这个弃徒。

    “当时你的四位师傅在关键时刻施展禁忌法术破解了七星龙渊的封印,并将我唤醒。所以我才能带着香儿逃了出来,只可惜你的四位师傅死的太惨。即使我已经活了几千年但也没有见过像那些灰面人一样凶残的人。”

    剑灵讲述完事情的经过。司徒墨渊的脸色阴晴不定。心里更是百感交集。伤心、愤怒而又疑惑。

    他不知道灰面人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师傅。为什么要赶尽杀绝连自己都不放过。他甚至感觉四位师傅之前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支开自己前往虚铜山,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不管敌人多么强大,我也一定要报仇,绝不能让师傅们枉死,我要解开一切的谜底!”

    司徒墨渊在心中暗暗发誓,心意已决——

    “术士无道,武者无德。可怜天下文豪不得善终。受尽欺辱!”

    “谁?是谁在说话!”

    司徒墨渊头脑一阵眩晕,走出破旧的屋子来到荒草萋萋的小院中。

    夜色下,整个村子都显得尤为宁静。

    司徒墨渊向四周张望着,露出疑惑的表情,自语道:“难道是我听错了?刚刚明明听到有人说话。”

    “小子,你不要找了。我就在你的身体里。”

    苍老的声音回绕在司徒墨渊的耳边,这一次他听得真真切切。

    司徒墨渊惊异万分,靠着房门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疑惑道:“你是谁,为什么要附在我的体内?”

    “我是这无边的黑夜。亦是这黑夜中的万千星辰。你不必恐惧,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此次现身。就是为了告诉你在任何时期都不要失去理智。你将要进行一场逃亡之旅,追杀你的就是神秘的灰面人。”

    司徒墨渊不解道:“灰面人为何要灭我师门,还要将我屠杀殆尽?”

    “呵呵,为什么?你看看眼前就知道了……”

    苍老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仍有些话没有说完。

    司徒墨渊抬起头向前看去,眼前的场景突然改变。

    这里不是宁静的夜间小院,而是烈日炎炎下烘烤的大地,大地上冒着浓烟,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司徒墨渊向前走去,翻越一处山坳,看到的是尸横遍野的场景!

    乌鸦啼叫,乌云遍布,尸体连山,恶风呼啸。

    司徒墨渊孤身一人站在这里,感受着这片天地的凄凉与血腥。他小心翼翼的向着尸群中走去,发现这些尸体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有一个同样的标志,他们的衣服上都标志着一个‘墨’字。

    “墨如深渊,可有尽头。无尽墨渊,却无墨香。”

    司徒墨渊回想起上一次在虚铜山中所做的怪梦,那梦中女子所说的这句话。如今看到眼前的这些场景,他才知道这句话说的就是这些衣服上都带着‘墨’字的这些人啊。

    望着无边无际的尸体,就像恐怖的深渊一样看不到尽头。这些人衣服上都标志着‘墨’字,却没有了书香门第的墨香,有的只是那令人窒息的腐臭血腥味!

    看着无尽的尸体,司徒墨渊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仇恨感。他可怜这些死去的人,更狠屠杀这些人的凶手!

    但是他现在无能无力,只能无奈的闭上双眼。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桌子上,叶凝香也在旁边的小床上熟睡。原来,方才所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魇而已。

    虚铜山上,张扬傲立于此,望着眼下的万里河山,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他沉思了一阵,随即自语道:“原来这个少年就是司徒墨渊,或许,万千年前的那个云墨与他有着复杂的关系。此子非凡,乃天定者!”

    说完,转身,离开这个世界。

    新的故事,新的开始,新的传奇慢慢呈现……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