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天龙不败 第五百章 东方宁定,世间唯爱不败(十)大婚【五千字大结局章节,最后求票求订阅】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ps:(今天首先继续感谢书友“事组则圆”的打赏!我的作品《天龙不败》发布了新章节《第五百章东方宁定,世间唯爱不败(十)大婚【五千字大结局章节,最后求票求订阅】》,/book/)

    在明朝日月神教二十一年中,东方不败纵横江湖,威慑群豪,遭际与在宋代丐帮混迹十四年的萧峰相比,其惊心动魄程度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峰听了一阵,起先还道是东方不败现编故事来消遣自己,可到了后来,便发现她所说的话不似作伪,渐渐相信起她的说法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萧峰已经对东方不败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而且对她在大明江湖经历中的每一件小事都是兴味盎然,要从头至尾问个明白,这才罢休。

    两人长谈了一夜直到天明,这才倦极而眠。

    醒来时日已过午,萧峰牵着东方不败的手,对她说道:“东方姊姊,走,咱们这就到上京去,向皇上禀报楚王妃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东方不败当即颔首应允。

    两人用过午膳之后,便乘快马飞奔向上京。

    这日清晨,耶律洪基正要召开朝会,忽闻宫中侍卫来报,说是南院大王萧峰已经带着选定的楚王妃赶赴上京,正在宫外等候皇帝召见并且赐婚。

    耶律洪基闻言大喜过望,当即让萧峰把将来的楚王妃带到金銮殿上。让满朝文武都开开眼界。

    萧峰携着东方不败,奉旨进入皇宫大殿开皇殿。

    当东方不败踏入开皇殿的那一刻,整个宫殿似乎都变得更加明亮了。

    大辽的文武百官只要微微侧头朝她望上一眼。无不被她的绝世容光所震慑。

    就连后宫佳丽三千,欣赏过各色美人的耶律洪基,面对此刻丹陛之下的这个女子,双眼都舍不得从她脸上移开,张大了口竟然合不拢来,刹时间目瞪口呆,手足无措。连一个字都吐不出了。

    在辽国君臣一起鸦雀无声之际,还是东方不败自己首先打破沉默,盈盈跪拜天子道:“启禀陛下。罪臣东方不败,欺君罔上,隐瞒自己女儿身长达两年之久,实乃大逆不道。还请皇上责罚!”

    萧峰也赶紧跪着说:“启奏皇上。这位秦王东方不败就是微臣所相中的楚王妃,还请陛下念及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以及平定皇太叔叛乱的大功,免了她的罪责,并且为我们主持大婚吧!”

    “什……什么?”耶律洪基听了他们的话,简直惊讶得差点从龙椅上摔下来。

    而大殿里的群臣一时也炸开了锅,对东方不败女扮男装还有萧峰迎娶她为妻一事议论纷纷。

    过了半晌,耶律洪基示意让满朝文武肃静下来。而后笑道:“哈哈,咱们大辽国。原本只有女人管事,还却没女人做官的。而三妹你这样一弄,倒是首开先河啊!好,好,朕这就下旨,宣布以后我大辽无论男女,只要有德有才,都可同朝为官。”

    文武百官闻言,登时齐声高呼:“陛下圣明!”

    而后耶律洪基又下旨说:“天下兵马大元帅东方不败,南院大王萧峰,公忠体国,为朕股肱,兹赐婚二人结为夫妻,钦此。”

    东方不败与萧峰听了这道圣旨后,心中欢喜无限,一齐叩头道:“臣东方不败(萧峰)领旨谢恩。”

    接下来数日里,东方不败就和萧峰一道,紧锣密鼓地筹办起自己的婚事来。

    耶律洪基考虑到他们成婚之后,不宜再分居两地,恰好北院枢密使此时告老还乡,于是他就升任原北院大王为新的北院枢密使,而将萧峰调为新任北院大王,长期居住在上京,陪伴爱妻。

    对于此番心意,东方不败与萧峰自然是感激涕零,也将包括东方不败其实年长于萧峰之类的实情向耶律洪基吐露。

    正当婚期日益临近的时候,这天耶律洪基突然将东方不败和萧峰招入宫中议事。

    一见二人,耶律洪基就给他们看了一份奏报,说道:“二妹,三弟,咱们的机会来了!南朝太皇太后崩驾,少年皇帝赵煦斥逐持重大臣,显是要再行新政,而且派人整饬北防、训练三军,又要募兵养马,筹办粮秣。嘿嘿,这小子胆敢来犯我,咱们就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连自己的江山也给丢了。哈哈哈!”

    东方不败看罢奏报,心下黯然。

    她知赵煦到今年其实已做了九年皇帝,只不过九年来这皇帝有名无实,大权全在太皇太后之手,直到如今,这位少年才是真正的皇帝。

    赵煦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物,他所思与他力所能及的距离实在太大,如今大权在握,多半会贸然起兵伐辽。

    这把老虎的屁股一摸,那可就祸国殃民了。

    但此时耶律洪基正在兴头上,东方不败和萧峰都知道不能当面忤逆他。

    而且耶律洪基对他们二人恩重如山,他们也不好与之对着干。

    因此三人在将防守反击宋军的方略计议一番后,耶律洪基便兴高采烈地宣布:“二妹,三弟,你们两位成婚之后,便一同挂帅南征,待打下了南朝的锦绣河山,那可真是双喜临门了。”

    东方不败与萧峰对视一眼,唯有无可奈何地应道:“所有喜事,尽皆托陛下洪福。”

    别过耶律洪基之后,东方不败携着萧峰一道退出皇宫。

    在回各自官邸的途中,他们商议阻止耶律洪基南征一事,但讨论好一阵子,半点计较也无。只好作罢。

    东方不败归到秦王府中,寻思今日耶律洪基提及宋国太皇太后驾崩、赵煦意欲对辽国用兵、而辽帝又准备采纳自己的谋略将计就计占领大宋之事,坐不安席。苦思冥想应对之策。

    至夜深月明,东方不败还没理出一丝头绪,于是步入后园,立于一处池塘边,仰望苍天。

    忽闻有人在对面亭畔,长吁短叹。

    东方不败悄悄走过去察看,发现那人竟然是自己义妹兰蕊。

    她站在旁边偷听半晌。终于出声问道:“兰妹妹深夜在此哀叹良久,所为何事啊?”

    兰蕊转身,发现东方不败立在自己面前。吓得跪下回答:“小妹拜见姊姊!请姊姊容妹妹伸肺腑之言。”

    东方不败伸手将她扶起,温言道:“你我之间,无需隐瞒,妹妹当以实情告我。”

    兰蕊应道:“好!妹妹蒙姊姊大恩。收为义妹。带回王府,优礼相待,妹虽粉身碎骨,莫报万一。近日来见姊姊大婚将至,却时常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妹又不敢问。今晚又发现姊姊自皇宫归来后行坐不安,妹心中忧虑。因此长叹,不想为姊姊窥见。姊姊倘有用妹之处。妹万死不辞!”

    东方不败听了兰蕊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心生妙计,对她说道:“嗯,兰妹子如此一番美意,做姊姊的哪里可以辜负?天下苍生的气运,宋辽两国无数军民的性命,如今都掌握在妹妹手中啦!好妹子,请随我到书房中来。”

    兰蕊跟着东方不败到书房中,东方不败命周围的侍卫全部退开,让兰蕊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自己叩头便拜。

    兰蕊吓得赶紧跪倒还礼,问东方不败说:“姊姊何故如此?”

    东方不败说:“妹妹,姊姊对不起你啊!可为了天下生灵,姊姊还是要冒昧求妹妹一件事,万望妹妹允可!”说完,泪如泉涌。

    兰蕊见状,也是痛哭流涕,坚定地说:“姊姊放心,妹妹刚才就说过:姊姊倘有用妹之处,妹万死不辞。姊姊所言之事,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妹妹必定慷慨以赴,绝不退缩。”

    东方不败点头赞许:“妹子高义,请受姊姊一拜!”说完又向兰蕊磕头。

    而后对她解释说:“兰妹妹,那日在西夏皇宫之中,你曾言明自己已经厌倦了呆在深宫的日子,因此想离开西夏太后身边,随我一道遨游天下。姊姊本来答应了你,要将你带在身边,一同闯荡江湖,纵情四海,只是现在姊姊无能,唯有食言了。”

    兰蕊颔首说:“姊姊好意,妹妹铭记在心。只是这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姊姊就算无法履行诺言,那也必定有天大的苦衷。”

    东方不败欣慰地说:“妹妹能够谅解,那是最好不过。如今宋辽百姓有倒悬之危,士卒有累卵之急,非汝不能救也。宋皇赵煦,将欲伐辽;辽帝洪基,借机攻宋。两国交战,军民必定死伤枕藉,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兰蕊接口说:“不错,妹妹生在南朝宋国,也不愿看到那里生灵涂炭。只是不知要阻止如此兵祸,小妹能出什么力?”

    东方不败回答:“妹妹莫急,听姊姊仔细讲来。宋皇赵煦,虽然胸怀大志,但是腹无良谋,最擅纸上谈兵。他就算提兵来攻我大辽,依据如今我国的军力,很快就可以将其击退,实不足为虑。可是我国皇上耶律洪基,却一心想借赵煦伐辽之机反扑大宋。”

    叹息一声,接着道:“唉,说到这事,还是你姊姊我出的馊主意。耶律陛下是我和峰弟的义兄,向来厚待我和峰弟。而他攻取宋国江山的意图由来已久,光靠臣下劝说,定是打消不了的。我与峰弟如果硬要劝说陛下放弃南征,他多半会一气之下降罪于我们。我们要是用逼宫、兵变等以下犯上的强硬手段阻止,峰弟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兰蕊听了,秀眉紧锁道:“既然堂堂大辽国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和北院大王都没办法阻止皇上伐宋,我一个小女子,又有什么能耐扭转乾坤?”

    东方不败抹干了眼泪,诡秘一笑道:“有,当然有!都说温柔软化了雄心。富贵断送了追求,当帝王眷恋起六宫粉黛的温软之后,又怎能不厌倦杀伐屠戮?红颜一笑抵得过万马千军。有多少卓然不凡的君王,都将博大辉煌的江山沦陷在一只瘦瘠的酒杯中?况且陛下今次南征之举,纯系为了一己私欲,如若有什么人能用另外的方式满足他的话……”

    不待东方不败说完,兰蕊已经恍然大悟道:“喔,小妹明白了,姊姊是想将妹子送入宫中。献予皇上,然后让我使他打消南征之念。”

    东方不败微笑着颔首道:“妹子真是聪明伶俐,一下就明白了姊姊的用意。皇上眼下虽然野心勃勃。但终究是个男人,美色当前,焉能不动心?而且妹子你的媚/功,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当年连同为女子的姊姊我都着了你的道儿。你要迷住皇上。那可以说是探囊取物般容易。你入宫之后,只需运用媚/术,使陛下神魂颠倒,痴迷于你,以绝攻占宋国的念头。而后宋辽百姓安康,社稷宁定,江山稳固,都是妹妹你的功劳。不知妹子意下如何?”

    兰蕊叩首应道:“如此美差。小妹我当然万死不辞。”

    东方不败还礼说道:“那就拜托妹妹了。”

    第二天傍晚,东方不败就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兰蕊入宫。拜见耶律洪基,说是为了报答他赐婚的大恩,特地物色了一位色艺双绝的江南美人进献给他。

    耶律洪基一见娇俏可人的兰蕊,当即觉得灵魂出窍,欢喜无比。

    在谢过东方不败之后,他就命兰蕊侍寝,一亲芳泽。

    接下来数日之间,兰蕊施展出浑身解数,挑逗得耶律洪基整日价欲/火中烧,唯有靠她体会那欲/仙/欲/死之感。

    又过了一阵子,兰蕊果然不负东方不败的期望,让耶律洪基对其爱不释手,终日沉湎酒/色,无暇考虑征宋之事。

    同时东方不败也加紧行动,一方面在宋辽边境上部属更多的兵士,炫耀军力,让宋军不敢轻举妄动,另一方面与宋国内主和派大臣取得沟通,为他们出谋划策,使赵煦不要轻举妄动。

    经过东方不败数月的经营,兰蕊被耶律洪基册封为贵妃,把持了后宫,而大宋稳健派势力在朝廷中也占了上风,宋辽两国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得到了缓解。

    直到此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东方不败和萧峰两人,才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

    这夜大辽上京城楚王府内挂灯结彩,陈设得花团锦簇,正是东方不败和萧峰成亲的好日子。

    前来贺喜的各路达官贵人、江湖豪士挤满了楚王府,送来的珍宝贺礼也是堆积如山。

    虚竹携着银川公主前来道贺,说自己得知东方不败实为女子之时,还真吓了一跳。

    段誉和木婉清、钟灵、阿朱、晓蕾也从大理赶来参加东方不败与萧峰的喜宴。

    此时段誉的身世已被段正明、段正淳得知。

    当段正淳听闻刀白凤诉说当年那晚**给段延庆的经过时,非但不恼怒,反而愧疚不已,便拒绝承继皇位,执意带着刀白凤、甘宝宝、秦红棉、阮星竹四个女子在大理国中隐居,以弥补自己所亏欠。

    而段正明则称自己的皇位,本来应属延庆太子,他窍居其位数十年,心中常自惭愧,上天既然为段延庆安排了一个子嗣,自己该当物归原主,因此直接传位给了段誉。

    段誉和木婉清、钟灵明白真相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晓蕾则是银川公主许配给段誉的,他自然也纳其为妃。

    阿朱钟情于萧峰,如今依旧孑然一身,得见自己所爱之人终究得遇良配,暗自既欢喜,复忧伤。

    在众贺客觥筹交错之际,阿朱失神地在楚王府内游走,既想多看萧峰几眼,又怕相见争如不见。

    恍惚间,来到一堆贺礼前,猛然见到一幅书法,字迹肥腴挺拔,署名苏轼。

    原来那晚苏轼在皇宫夜宴上虽然被刺了一剑,但万幸他身体硬朗,而且那剑锋又离要害偏了寸许,因此他大难不死,伤愈后继续担任大宋礼部尚书。

    赵煦亲理政务后,本想将礼部尚书苏轼贬去做定州知府。

    苏轼文名满天下,负当时重望。

    他是王安石的死对头,向来反对新法,作风稳健。

    元祐年间太皇太后垂帘听政,重用司马光和苏轼、苏辙兄弟。

    而后太皇太后驾崩,皇帝便欲贬逐苏轼。

    幸得东方不败及时联络宋国主和派大臣,也包括苏轼,还给他献上奇谋妙计,使他得保继续留任礼部尚书。

    随后东方不败、萧峰等辽国主和派重臣与苏轼、苏辙等大宋稳健派人物通力合作,共保天下太平。

    苏轼感念东方不败恩义功勋,于是在其大婚之际,奏请赵煦,自己带团回访大辽。

    在见过身着女装的东方不败后,苏轼赞叹人间竟有如斯绝世美女,当即亲笔手书墨宝,作为贺礼送上。

    阿朱拿起那幅书法,轻轻读了起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这首词虽是十多年前苏轼谪居黄州游赤壁时所作,诵的是周瑜谈笑破敌的英雄业绩,但后来他却觉得用其赞誉东方不败,再也恰当不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个“东”字,既可指人世间的一个方向,亦可代“东方”这个复姓,“千古风流人物”,便是她一生的写照;说她“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描写的是其令山河变色的气魄,又说“一时多少豪杰”,赞她是真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这次是“雄姿英发”的东方不败要嫁做人妇了;“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仅是歌颂她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平定皇太叔之乱、收服高丽的丰功伟绩,还答谢了她想尽办法,将一场宋辽之间的兵祸消弭于无形的恩德。

    而念奴是唐代歌女的名字,传说玄宗每年游幸各地时,念奴常暗中随行,唐玄宗每次辞岁宴会时间一长,宾客就吵闹,使音乐奏不下去。玄宗叫高力士高呼念奴出来唱歌,大家才安静下来。

    念奴色艺双全,其声名一直传至后世。相传《念奴娇》词调就由她而兴,意在赞美她的美貌与歌技。

    兼之东方不败的容貌气质也是出尘绝艳,实能与“如画”的“江山”一争高下,以“念奴娇”三字赠之,可说十分贴切。

    阿朱低低念诵此词后,举头望月,心中默想:“也只有东方姊姊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他。”

    这一个“他”字,指的自然是当今的辽国北院大王萧峰了。

    阿朱如今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可是容色间却隐隐有惆怅意,似是愁思袭人,眉间心上,无计回避。

    过了片刻,阿朱悄悄穿过人丛,自楚王府后门溜了出去.

    她失魂落魄地在上京城中游走,不多时,来到一片树林之中。

    天上月明星稀,林间清风吹叶,夹杂这几声南飞乌鹊的低鸣,好不凄清。

    阿朱再也忍耐不住,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下。

    正是: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