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繁荣娼盛 外篇 溜达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溜达

    很早以来都一直想写这样一篇文字,不是为了纪念谁,只是想描述一种不属于我的生活状态,在别人的眼里,我似乎一直处于一种水深火热之中,我未置可否。

    小二说我难以融合到自己精神世界以外的是是非非里。或许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而我则身处其中,不愿出去,今天要写的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女孩子,至于她是不是也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我同样未置可否,但有一点在我看来,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道路,并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下选择了坚强。

    我们姑且称她为“刘”吧。

    刘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她没有光彩鲜艳的衣服,一年四季,她都会在合适的季节穿上合适的衣服,不会冷、不会热、不贫素、也不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每天早上,我们都要爬到5楼去听烦冗的专业课,每次看见她的时候,她的手里都会提着一个水壶,手里拿着各式的饼干或者面包。

    上课便坐在那里,很少和别的女生说笑,安静的听讲或者和我一样的发呆。有时候会看记一些笔记,基本上她总是很早去占最前面几排的座位,后来他们宿舍的一个女生有了男朋友,占座的活不再需要她去做了,于是每次上课前她和同一宿舍的女孩子们便会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教室里,那女朋友的男生总是诚惶诚恐的样子,刘跟在那女生的后面,不声不响地在座位上拿出笔记本。

    有时候,我在学校的马路边抽烟,和狐朋狗友等待猎物出现。那段日子我经常会打架,或许在那种状态下,身体上的碰撞总是能缓解莫名的渴望与冲动。

    等待的时候,我看见刘从自习室出来,耳朵上插着耳机,很是悠闲地一个人哼着歌曲,她走过我面前和我打招呼,待她走远,同在的人都嘲笑我怎么会认识这么寒碜的女子。

    我没有回答,因为在我看来,刘似乎是一种中性的动物。无论什么性格男生,都会很自然和她亲近或者交谈,完全没有异性间言语上词不达意或者炫耀卖弄。

    然而在另一方面,这种中性也意味着我们从来没有拿刘当过女生看待,每次想起同班的女孩子时,刘总是被遗忘在一旁。

    和刘熟起来是因为上实验的原因,我刚休学回来,上实验课的时候总是见缝插针,在各个分配好人员的组里混数据,刘的那一组我经常去,因为同组的另一个女生人也很好,每次看着他们做实验,我就在一旁发呆,有时候刘会在闲的时候和我侃上几句,甫一开口便很直接:“你是搞艺术的吧?”

    “没,谈不上艺术,就是瞎闹,不叫艺术。”

    “我哥也弹琴,我大爷的孩子,跟你一样,长头发。”

    “哦。”

    “有机会你应该跟我哥聊聊,你们挺像的。”

    “哪像?”

    “说不好,反正就那个劲特像,他也老发呆。”

    “我发呆是因为我傻,我有毛病,真的。”

    “骗人,你比谁都有思想,所以你才发呆。”

    “啊?”

    “有思想的人都发呆,没思想的才不会发呆,他们有时间就瞎忙,你们都想明白了所以就发呆了。”刘笑着说,“发呆的时候想什么呢?”

    “我?我发呆就是发呆啊,说不好想什么……有时候什么都想,有时候什么都没想,呵呵。”

    “你看,还是有思想。”

    “哪有……”很难得的,我笑了,因为很少有人会这样和我说话。

    “你听音乐?”

    “嗯,摇滚。”

    “女人听这个的不多,喜欢?”

    “一般,比没的听强。”刘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看不出她有什么心思。

    和刘一起做实验的时候,有时候她也弄不出数据,于是同组的女生自己忙活,我就和她随便扯皮,刘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女人我一堆,女朋友没有,这年头谈感情很难,我喜欢的都有主了,喜欢我的都不是真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像条狗。

    刘说他哥哥琴弹的很好,问我如何,我说自己弹琴很差,而且因为一些事情早就不再摸琴了。倒是经常听音乐或者去打电脑游戏。

    实验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各自离开教室,虽然彼此拥有对方的手机号但是几乎没有打给对方一个电话或者按过一条短信,现在感觉我和她的关系好象不是同学而是同事,离开了课堂,就不再有联系。

    有一次下午第一节课做实验的时候,刘中午洗澡完来到实验室,我进门时看见一个很好的背影,一头墨黑的长发披肩而下,开始还以为是别的院女生耽误了实验来和我们一起补课。直到刘留头从书包里取书我才发现这原来是我的错觉,坐在她的边上,洗发水的味道一阵阵扑进鼻子。

    那天的刘有她身上少有的一股女人味。

    期末考试的时候,每逢全系在大教室的考场我都事先找到刘让她把边上的位子预定给我,然后用斜眼瞄她的卷子。几次考试都这样的通过了,事后我说,刘,我请你吃饭吧。刘没有同意,我说要不我给你买个冰棍吧,老这样让你帮忙我怪不落忍的。

    刘没有答应,虽然每次成绩下来我都比她高几分,但我只是听同宿舍的女生或她觉得这次没考好,有点难过,但从没因为我的分数高过她而发脾气。

    刘似乎喜欢过某个男生,我曾经在图书馆遇见过她和那个男生,当时那个男生在追求他们宿舍的另一个女孩子,刘的表情是落寞的,或许是错觉,在一次专业课的课堂上,我看见刘坐在那个男生的后面发呆,然后突然趴在桌子上,表情痛苦。

    但愿这些只是我的错觉吧,刘这样的人,伤害她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日子过的很快,复学两年后我有了女朋友,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也会遇见刘,有时候她会打个招呼,有时候她会不出声响的走开。实验少了,但是彼此见面交谈的时候,她对我女朋友很不屑的样子。

    我说不出原因,或许女人天生有妒忌的本能。因为自从我有了女朋友,以前经常聊天的女生都逐渐疏远了。

    后来的考试,我都是自己做小条,或者给老师送礼才安然度过的。

    刘无论是容貌和身材都是普通的,如果把漂亮的女人比做哈根达斯,那她只能是北冰洋。大学里种种男女间的绯闻轶事都和她扯不上联系。

    她毕业离开了校园,找了份安稳的工作,有时候走在学校里,我经常会想起她拿着水壶,背着书包去自习的背影——那是一种我永远无法体会的生活状态。

    刘总在人群里按部就班的生活着,但是并不盲目,在别人为这为那的争取奋斗时,她总是按照自己的步调在自己的路上前进。感觉上她是一个内心坚强的女子,至少在大学里,我从没有见过她矫揉造作地博取别人的同情和怜悯。

    这就是刘,一个普通、执着的女子。

    2005-7-26

    大壳子

    于门头沟

    免费小说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