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贵妃的现代生活 第四百零五章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rebiz.net 加入收藏
    姚静的眼睛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毒,她发出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尤其是“安馨”两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劈开了安馨脑海中的那一团重重迷雾,让她原本混沌的大脑又重新恢复了清明。

    安馨的身子剧烈的一震,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盯着下面的那两个熟人,握着娟纱的手却在逐渐的收紧,直到把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魃见到了安馨的异状,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和她对视着,只是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冷厉尖锐。在他的注视下,安馨却突兀的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姚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错,她依然对着安馨叫嚣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没想到你的命会这么大,罗斯家族的三大高手都杀不了你。”姚静已经被极度的怨恨和嫉妒冲昏了头脑,完全不肯掩饰自己对安馨那强烈的敌意。

    安馨的笑声猛地一收,她怒瞪着姚静喝到:“我和究竟你有什么仇恨?你要这样来害我,害我的家人。”

    姚静把自己含怨含情的目光投到了魃的身上,她一脸痴迷的说道:“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深深的爱上了你。为了能和你亲近,我甘心做你十五年的血食,并且四处为你收罗极品原石毛料。为此,我还拒绝了爷爷为我安排的亲事。可为什么你却连多看我一眼都不肯?而她。”姚静的手指向了站在围栏边,一脸冷漠的安馨。满是怨毒的说道:“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你的青睐,我不服,不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魃已经不耐烦听下去了。他随手一挥,还在滔滔不绝的姚静瞬时化成了粉末。没有了姚静的聒噪,四周立刻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安静。

    良久,安馨才冷冷的说道:“阁下真是一副铁石心肠,姚小姐的述说,连我都感到动容,你却能毫不手软。随手就取了她的性命。”

    魃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中的冰冷,漠然足以让安馨感到心惊。就听他冷冷的说道:“妄想得到她不配得到的东西,注定了不会善终。”

    安馨轻哼一声说道:“这句话。我应该还给你才对。”这时,突兀的刮起了一阵大风,地上那层厚厚的灰白色粉末在大风的吹拂下,四下飘散。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大风同样吹乱了魃的长发,他的头发在空中飞舞着。就像是妖异的群蛇在扭动。他却不加理会,只是死死的盯着安馨。安馨也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他。

    魃暗暗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现在不愿意,就再好好想想吧!”就见他袍袖一挥。安馨就不见了踪影。他又把青玉箫横在唇边,缓缓的吹奏了起来,只是这箫声中不再带有一丝的轻快。

    三年以后。格根塔娜站在山脚下。她抬起眼眸,惊异的看着山顶那在云雾缥缈中隐现的阁楼。喃喃的说道:“我怎么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好熟悉。”

    她为了寻找安馨,在这块神州大地上四处飘荡搜寻。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这块与世隔绝的神秘山脉,终于被她的神识给察觉到了。

    格根塔娜深吸了一口气,她的身体开始缓缓朝着那半空中的阁楼飘去。很快的,她就来到山顶。站在了阁楼下,狂风吹着她身上的白袍猎猎作响,而她的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定定心神,开始缓步朝着阁楼走去。当她走上青玉台阶,来到阁楼的大门前时,一道金色的禁制朝她袭来,却被她随手给化解了。

    推开大门,进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的大厅,摆着两张黑漆木案,上面文房四宝皆备。格根塔娜仿佛看见了两个穿着白袍的少年男女,一人盘踞着一只木案,正在摇头晃脑的背着功法秘籍。

    少女背了一会,显然有些坐不住了。她的眼睛咕噜噜的一转,然后放下了手里的秘籍开始去缠那个少年郎:“师兄,背书一点都不好玩,要不你吹箫给我听吧!”

    少年郎放下手里的书,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道:“就知道你会坐不住。不过,要我吹箫也行,可你须得弹琴于我伴奏。”

    “弹琴呀!我可不耐烦这么坐着。”女孩显然有些不愿意,她嘟嘟囔囔的翘起了嘴巴。她眼睛一转,笑嘻嘻的提议道:“要不我跳舞吧!师傅说我的‘白贮舞’已可一观。”

    “那速速舞来。”少年郎大笑着抽出了腰间的青玉箫,放在嫣红的薄唇边,细细的吹奏起来。那少女娇笑着,开始盈盈起舞。她的舞姿灵动,飘逸,清雅,在旋转中,裙摆在她的脚踝间荡起阵阵涟漪,彷如步步生莲的仙子。

    而他的箫声清空逍遥,缥缈幽长,忽如海浪层层推进,忽如雪花阵阵飘飞,忽如小溪潺潺......

    两行清泪慢慢的滑下了格根塔娜的脸颊,她提步踏着青玉台阶来到了二楼。绕过那熟悉的紫檀木屏风,那块张铺着虎皮的青玉床映入了她的眼帘。

    格根塔娜仿佛看见了那个少女正趴在上面嘤嘤哭泣,少年郎手足无措的站在床边,说道:“别哭了,最多我帮你再做一个小铃铛。”

    少女猛地翻身而起,她冰蓝色的眼睛还沁润在泪水中,显得格外明亮。就听她怒气冲冲的说道:“那个小铃铛是我娘亲手帮我做的,我每次听见它的声音就觉得我娘还在我身边一般。如今被你弄坏了,不管你做多少个都不是我娘做得那个了。”说着,她又趴回去,继续嘤嘤哭了起来。

    少年郎满心的愧疚,他呐呐的说道:“那,那,那我就多做几个吧。”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那少女哭了一会,觉得困倦起来。便趴在虎皮上昏昏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却听到满耳都是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她好奇的绕过屏风放眼看去,却发现原本四处飞扬的娟纱下坠满了小铃铛,全都和被少年郎弄坏的那只铃铛一模一样,被山风一吹,一起叮当作响。煞是好听。

    少年郎的手里还捧着一堆的小铃铛。他的双眼因为一夜未眠而布满血丝。他恳切的说道:“你娘做的那个我不能把它复原,可是我给你做了一百个同样的小铃铛。这样,你每次听到铃铛声。就会觉得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少女的脸羞得通红,她轻啐了一口,说道:“谁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了。”可是她眼角的盈盈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格根塔娜的手轻轻的在那块依然柔软的虎皮上抚摸着,脑海中忽然又出现了她极其不愿意回想的一幕。

    少女已经长大。成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而那个少年郎也变成了一个俊朗非凡的偏偏佳公子。就听她怒气冲冲的说道:“师兄。难道你就不肯陪我一起回大漠吗?”

    而他用青玉箫敲着手心,不甚开心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留在大漠,我们可以隔一段时间回去看看,也就行了。这神州大地的山水无处不美。我还想把足迹踏遍整个大地。”

    “不行。”她却断然的摇头拒绝:“我的家在大漠,我的亲人在大漠。我修习了这么长时间的仙法,就是为了能够守护他们。我不能跟着你去游山玩水。”那时的两人都是年轻气盛,谁都不能说服谁。谁都不愿意退让一步,于是不欢而散。却不知这次的分开,却几乎是永恒。

    格根塔娜的嘴角边露出一丝苦笑,她喃喃的说道:“要是你肯退一步,或者我肯退一步,我们也许就不会分开了。”

    就在格根塔娜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珍珠,是你回来了吗?”

    格根塔娜抬起头,露出了她含着泪水的美丽眼眸。她哽咽着说道:“是我,是我回来了”......

    格根塔娜带着安馨来到了她以前修炼的那个山洞,她指着那只硕大的白色蚕茧,对安馨说道:“三年前,李元昊被师兄给一掌取了性命,我怕他魂魄无所归依,就把他的魂魄收藏在了这里。”

    “原来只过了三年。”安馨喃喃的说道:“我还以为已经过了一辈子。”她被魃关在阁楼顶部足足三年,她逃也逃不出,死也死不了,就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格根塔娜终于找来了。

    随着格根塔娜默念咒语,那只白色的蚕茧慢慢分开,变成了两半。李元昊的魂魄正闭着眼睛正安详的睡在里面。一道金光从格根塔娜的手中射向他的眉心。在这金光的照耀下,他慢慢的醒转了过来。

    “元昊。”安馨欣喜的扑了过去。

    “老婆。”李元昊从蚕茧中漂浮而出,他们终于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对不起。”格根塔娜惭愧的对安馨说道:“师兄因为被尸毒攻心,所以丧失了很多的记忆。他只是凭着本能觉得你的气息与我相近,才会对你纠缠不休。”

    安馨倚在李元昊的怀中,好奇的问道:“他如今变成了一具僵尸之王,难道你一点都不介意吗?”

    格根塔娜微微一笑,说道:“不管他变成僵尸还是凡人,或者是仙人......他都是他,不会改变。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不会刻意去追求这虚无缥缈的修仙之路,还是珍惜能够在一起的每一天吧!只希望今后我们多做善事,能够赎回他以前造下的罪孽。”

    顿了顿,她又说道:“你们跟我来,我有东西送给你们。”说完,她率先往前走去。

    李元昊和安馨好奇的对视一眼,跟在了她的身后。格根塔娜打开了一间非常隐蔽的石室。李元昊和安馨好奇的看了过去,就见里面摆着两具骷髅形状的物体。而且材质看上去非常的奇特,似玉非玉,似骨非骨,还散发着莹莹的微光。

    安馨吓了一跳,说道:“你送我们两具骷髅干吗?”

    格根塔娜微微一笑,说道:“这可不是骷髅,这本来是我为自己还有师兄准备的。是用万年玉髓打造出来,它是最上乘的灵魂载体。只要你们附身上去,就会和常人无异。而李元昊也不会再惧怕灵魂飘散。”

    这对李元昊还有安馨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们立刻漂浮上前,隐身进去......

    当李元昊和安馨再度出现在安家别墅门口时,正好看见李四在院子里教一个小娃娃扎马步。那小娃娃别看个头小小,小脸也晒得红扑扑的,却练的十分认真。这时安妈妈的声音传了出来:“李慕安,休息一下吧!”

    “不行,李四师傅说了,我只要扎好了马步,爸爸妈妈就会回来了。”李慕安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他奶声奶气的说道。

    李元昊和安馨不禁相视而笑,安馨高声说道:“李慕安,爸爸妈妈回来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